凤凰历史出品

兰台说史• “赴美生子”移民变难?自古就没容易过

2018-11-08 17:47:51 凤凰网历史 兰斯

引言:近日,美国总统特朗普准备立法堵上“赴美生子”的漏洞,让许多国内外的中产家庭如丧考妣。一些人乘机嘲讽特朗普的移民政策把美国的传统精神给“扒皮”了。但我们都知道美国的传统精神来源自古典欧洲和启蒙思想,想要搞清特朗普究竟是不是违背美国传统,我们就当从历史的故纸堆中寻找那个逝去的身影。

古代移民很容易?希腊教你有多难!

当人从自己出生的地方移动到另一个地方,我们是不能将其称为移民(Immigrant)的。比如说你家住在上海,因工作或者婚姻关系搬去北京,那么你只是“搬家”;如果你去国外读书,那么你就是在“留学”;哪怕你获得了所在国的绿卡,只要你的国籍还是中国人,那么你也不过是“侨居”在异国他乡而已。只有正式提出申请获得该国的“公民权”后,你才能被称之为“移民”。

很多愤青喜欢攻击那些拿到美国绿卡的人。可人家只是获得“永居权”,依旧是中国人

这套复杂的概念划分来源于遥远的古希腊时期。希腊在当时并非今天的国家概念,而是一个个独立的城邦。所有的城邦将居住在城里的人类分为三个等级:公民、居民、奴隶。三个等级的人分别拥有不同的权利与义务,只有世代居住在城邦中的男子才有资格成为公民。古希腊人相信只有本城邦出生的公民士兵才是可靠的,所以在希腊当兵是一种光荣的事情,这意味着你对城邦做出的贡献。

古希腊人不会抓丁,能成为士兵本身就是一种认同

这种“可靠”建立在一个小范围的认同上,所以大部分的希腊城邦对于公民权看待的十分严格。今天你去美国生下后代就能以监护的人身份得到美国居住权,然后再慢慢地搞定公民权即可。

可是在古希腊,哪怕出生在城邦内,你也只能是“居民”,无法享受到公民的福利更无法投票选执政官。我们从现有的资料看,非公民成为公民只有被城邦接纳一条路。

就拿希腊城邦中最为开明民主的雅典来说,某个执政官与外邦女子结婚,希望自己的儿子能成为该城邦的公民。(注:希腊规则,公民与非公民所生子女都没有公民权)于是他召开公民大会,让参与会议的公民全体表决是否授予其子公民权。最后大家比较认可他的执政能力,觉得他在位期间干出不错的政绩,出于奖励目的,通过这次表决授予他儿子公民权。

通常来说希腊的公民大会才是最高权力机构

还有一条路就是今天常见的“政治献金”,不过和一些“愤青”想象的不同,政治献金属于国家或者党派并非政客的个人财产。一些有钱的外邦人为了获取城邦的认同,直接“贿赂”整个城邦。有人甚至会了公民权出资建造战舰捐赠给所在城邦,以增加公民大会的认可度。

这些用今天的话解读想要成为希腊某城邦的公民,只有你父亲是该城邦(国)的执政官(总统),而且被公民认可极受欢迎(肯尼迪或罗斯福这种国民偶像级别的美国总统);哪怕你想走投资移民的道路,也远比今天困难——毕竟能捐赠一艘战舰的人至少是亿万级别的富翁,远非一般国内有点闲钱,又不敢炒楼炒股当韭菜的各国中产们所能企及。

如果算上划桨的奴隶,那一艘战舰的造价堪比轻航母

有限开放公民权的古罗马

相对于保守古板的希腊人,罗马人显得实在许多。随着疆域的不断拓展,逐渐从城邦国家过渡为领土国家的罗马仅仅依靠七丘之城的公民士兵维持统治,绝对是捉襟见肘的。不过罗马人是智慧的民族,他们巧妙地在公民与居民之间分出一个等级——拉丁公民。所谓拉丁公民是指罗马城的盟友和附庸国度的公民。由于资源分配的关系,这些地区保留自治权没有被罗马城直接管辖,可他们的公民只要在罗马城待上十年,就能靠古罗马版本的“分落户制度”自动成为罗马公民。

罗马元老院一直有“外邦人”的加入

这套思路传承到今天同样适用。美国的那些盟友如英国、澳大利亚、加拿大、新西兰地区的公民想要移民美国远比其他国家的公民容易。波多黎各这种独立却又附属于美国的“邦”,虽然不太可能直接加入美国,可它的公民却可以享受和美国公民同等的福利,只不过不能投票。

另一方面为了解决罗马军队兵源不足的问题,罗马又创建“绿卡兵”制度。

凡事在罗马军队中服役的蛮族人,只要在部队时恪守军纪,那么等他退役时就自动成为罗马公民,还能从罗马政府手中获取一块可以维持生计的土地。可法律条文可以被进步派制定,细节问题同样可以被保守力量左右。当年制定的政策是十五年服役期满后,便获得身份与土地。可你兴冲冲地去移民办要求办理手续时,却发现在你打仗时上去一位保守派的执政官,他下令将服役期限从十五年改到二十年。这个中滋味恐怕只有当年那些“外籍军团”才知道。

外籍军团到今天也是不少国家的依靠,值得一提的是,法国人认为中国外籍兵很适合厨房,希望移民法国的人可以考虑一下

不过相比今天的移民而言,罗马的移民依旧是不幸的。今天,只要和移民地国家的人结婚,取得该国公民权就是时间问题。可在罗马时代,只有男性公民才有资格让自己的“后代”获得公民权,他的配偶一生也能是一名普通自由人。那些想要花钱“假结婚”的人,如果回到罗马时期估计欲哭无泪吧。

启蒙时代的美国更开放

当漫长的中世纪过去,欧罗巴的人民迎来文艺复兴和启蒙时代。许多古老的规则从故纸堆中被翻出,结合西方文明当时的状况重新发展。

某种程度来说这股复兴的浪潮直到今天依旧影响着世界

这股东风吹到美国,给这片曾经蛮荒的土地带去勃勃生机。相比古罗马,美国的主体民族更不明确——根据人口统计,德国的移民数量要比英国的更多,但主流的美国人却说着英语。这就不得不佩服美国的同化能力,无论什么族裔,在这里都会被消去标签,最后成为地道的美国人。

这也符合大众印象中的那个“美国”,但这只是美国的一面罢了。在和平年代或许美国确实对所有人都能温情脉脉,但到战争年代对待那些来自“敌国”的“敌侨”,美国人会毫不犹豫地将他们送入集中营。

许多华裔非常担心如果中美发生战争,自己会不会像当年的德裔、日裔移民那样进集中营

美国人也同样担心那些来自老欧洲的思想,更害怕那些眼红美国科学技术的外国“移民”。1943年,美国战争事务部军事情报部门特种分部的负责人卡特·克拉克上校出于对斯大林的不信任,下令组织一小队人马专门研究苏联的加密外交电报,它本来是为了洞悉苏德之间是否存在秘密的和平谈判,以防止纳粹德国同苏联达成协议后将全部火力集中对付英美。

维诺那计划的女员工正在破译电报

破译工作的第一份成果诞生时已是1946年,二战早已结束。被破译的电文对初衷并无帮助,电报显示,斯大林没有单方面讲和的倾向。然而,它们揭露的内容令美国人大吃一惊——所有电报无一涉及外交事务,全都是不折不扣的间谍情报。第一批破译电文里,有一封1944年自纽约发出,称苏联间谍已成功渗透到美国最绝密的原子弹项目中。

随着维诺那计划破译成果的增加,苏联间谍渗透的严重程度也逐渐浮出水面:不仅有大批原子弹开发资料被拱手送给苏联,帮助他们在1949年就成功爆破原子弹;从枪炮炸弹到喷气式飞机林林总总的常规武器资料也被交给了苏联人。

苏联间谍怀特曾成功阻断美国对国民党的援助,极大地改变了中国战场的局势

后来的调查发现,苏联间谍之所以能这么成功地渗透美国,根本原因是美国对外来人员的管理非常松散。这个结果成为麦卡锡主义崛起的重要契机。

那些年,不用说来自苏东国家的移民,连美国本土出生的公民都会被各种盘查:“你是否加入过共产党”“是否是共青团员”“是否出访过苏联”。

至于真正的俄裔移民,我们从各种影视剧中看到的“俄罗斯黑帮”,不难感觉到他们在美国生存有多艰难。从这方面说,今天试图移民美国的人应当感谢冷战的结束,否则移民门槛会比现在还要高很多。

结语

从上述案例我们不难发现,特朗普并没有给美国传统“扒皮”,他作为一名保守派,如同当年刁难蛮族士兵的古罗马执政官一般,在各种“细节”上下绊子。不过,就和古罗马最终颁布了“安东尼努斯敕令”一样,最终的结果肯定是放开移民,全球化大势所趋并非个人所能阻挡。

此次民主党的不出意外地拿下众议院,在可以预见的未来移民之路,都不会给旨在生个“歪果仁”的各位中产读者堵上。

责编:马钟鸰 PN018

凤凰历史精品栏目

进入栏目首页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号

用历史照亮现实
微信扫一扫

推荐阅读

  • 兰台说史
  • 重读
  • 观世变
  • 现代史
  • 近代史
  • 古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