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历史出品

兰台说史•普京为何选择在这里给叙反对派最后一击

2018-09-17 11:51:19 凤凰网历史 重光

9月上旬,俄军一边举行冷战结束以来地中海地区最大规模的海上军演,磨刀霍霍,大秀肌肉,一边派出四架战机,从俄驻叙赫迈米姆空军基地起飞,北上叙利亚伊德利卜,对其境内的极端组织“征服阵线”军火库与无人机组装车间实施了空中打击,此外俄军还对“征服阵线”无人机活动区域进行了扫荡,并于当日夜间摧毁了两架试图攻击赫迈米姆空军基地的无人机。

叙政府军指挥室内挂着俄叙两国国旗以及普京与阿萨德的照片。

这可是生生打了特朗普一巴掌。因为就在之前一天,特朗普刚刚发推特警告叙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不得鲁莽进攻伊德利卜,若俄罗斯与伊朗参与这一潜在人类悲剧,则可能导致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数十万人将因此肝脑涂地,而这是万万不可的。

伊德利卜的一位妇女正在打水途中,其身后是古代遗迹。

然而普京无视了特朗普的“网络外交”,带头先对伊德利卜动手了,叙政府在周边集结的十万大军不久后也将在伊朗的支持下,对盘踞在伊德利卜的叙反对派最后残余势力发动全面进攻。

近日,又传出俄方与同样卷入叙利亚内战的土耳其达成协议,在叙利亚建立非军事区,隔离叙内战双方的新闻。外界将其解读为普京对叙利亚反对派的最后一战要“黄”……

回到正题,普京为何计划在伊德利卜给叙反对派最后一击呢?伊德利卜为何会如此重要呢?

8月底伊德利卜周边局势简图,红色为叙利亚政府军控制,黄色为库尔德人控制,绿色为叙利亚反对派控制,白色为极端组织控制。

伊德利卜省位于叙利亚西北部,总面积近6100平方千米,平均海拔400至500米。伊德利卜地形多样,北部有高原,中部与南部为平原,除东部外,省内其余三面均有山脉环绕,不过这些山脉海拔都不高,最高峰也只有970米,对交通不构成太大影响。而正是得益于这些高度正好的山脉的存在,西面地中海方向飘来的水汽在到达伊德利卜省时会被山脉阻隔,形成降雨,省首府伊德利卜的年均降水量由此可达473毫米,远高于首都大马士革的131毫米。同时伊德利卜省的地表径流与地下水资源也由此获得了补充,为工农业生产提供了充足而稳定的水资源。

伊德利卜省的景色

在常年高温、日照充足条的中东,水资源多寡与否是决定一地农业发达还是落后的关键,而伊德利卜省三者兼备,因此变成了土地肥沃,植被茂盛之地。伊德利卜省内有一南一北两块平原,总面积达2885平方千米,其中北伊德利卜平原土地尤为肥美,水道纵横,良田万顷,是叙利亚境内人口最多,面积最大的的平原之一。

伊德利卜的橄榄园

伊德利卜省坐拥如此优越的自然条件,农业自然不会落后,其地多产橄榄、棉花、小麦、无花果、葡萄、柑橘与樱桃,是叙利亚北部重要的粮仓。伊德利卜最重要的作物是橄榄,由于产量颇丰,为伊德利卜的橄榄油压榨业提供了丰富的原料,使其最终独霸叙利亚,成了全国的橄榄与橄榄油交易中心。此外,伊德利卜手工皂制造业也十分发达,其使用橄榄油制皂,品质优异,不仅在叙利亚国内大卖,而且还远销中东他国乃至欧洲。

储藏在地窖中的手工皂

除了农业与手工业发达,伊德利卜的商业也因其地理位置而繁荣昌盛。伊德利卜省东接阿勒颇省,南邻哈马省,西临拉塔基亚省,北靠土耳其哈塔伊省(1938年前归由法属叙利亚亚历山大勒塔郡),从亚洲方向运来的货物,必定经伊德利卜中转,方可运往地中海沿岸装船,送往欧洲,反之亦然。

伊德利卜省在叙利亚境内的位置

正因如此,伊德利卜早早地进入了世界贸易体系。早在公元前3000年前后,埃勃拉王国(Ebla)便于今伊德利卜麦尔迪赫(Mardīkh)周边区域兴起,其利用其海陆通衢的优异地理位置,建立了四通八达的贸易网络。埃勃拉在进行转口贸易的同时,也向外出口纺织品、木材与手工艺品,西至地中海上的塞浦路斯,南到埃及,东达今日的阿富汗,都有埃勃拉王国商品的踪迹。埃勃拉王国由此成了东地中海的经济与贸易中心,其从贸易活动中积累起了大量的财富,其富庶不亚于同时代两河流域的苏美尔城邦。

公元前3000年前后的新月沃地局势图,蓝色为埃勃拉王国。

因贸易而繁荣的埃勃拉王国国力日益强大,踏上了对外扩张之旅,经过数代人的征战,以伊德利卜为中心的埃勃拉王国控制了几乎整个叙利亚,成了东地中海一霸。国势如日中天的埃勃拉王国成功跻身当时的世界强国之列,与法老统治下的埃及并驾齐驱。在保存下来的埃勃拉泥板文书中,伊德利卜的古名Duhulabum清晰可辨。

埃勃拉王国的遗址,位于伊德利卜附近。

尽管此后在公元前2000年与前1600年埃勃拉王国先后被阿卡德帝国与赫梯帝国征服,但其建立起的商路并没有随着埃勃拉王国的灭亡就此化为乌有,征服者继承了其商业网络,并加以利用。正因如此,伊德利卜没有就此作古,坍为遗迹,而是继续作为贸易节点发光发热,如在公元前15世纪统治埃及的“古埃及拿破仑”——图特摩斯三世就曾提及伊德利卜,这说明伊德利卜在东地中海仍具有一定地位。

法老图特摩斯三世的雕像

随着新月沃地“城头变幻大王旗”,伊德利卜也多次易主,希腊人、波斯人、亚美尼亚人都曾在此刀兵相见。公元前64年前后,庞培率领罗马军队,荡平了叙利亚,建立了行省,伊德利卜由此转由罗马统治。公元395年东西罗马帝国分治,伊德利卜随叙利亚行省转由拜占庭统治。在拜占庭统治下,伊德利卜受到希腊文化的深刻影响,其居民绝大多数是基督徒。他们在伊德利卜与阿勒颇之间沿着商道建立了一系列的城镇,不仅民居、教堂与澡堂等生活设施应有尽有,而且部分遗迹中连城墙与堤坝沟渠等大型水利设施也一应俱全。

伊德利卜附近的一处拜占庭教堂遗址

不过好景不长,634年,阿拉伯帝国北上入侵叙利亚,经过四年的战争,阿拉伯帝国击败了拜占庭,控制了包括伊德利卜在内的整个叙利亚。由于阿拉伯和拜占庭长期处于战争状态,西亚与东欧的贸易一度陷入停滞,伊德利卜及其周边的贸易城镇因而深受经济衰退之苦,最终衰落,大量人口迁出,成片的城镇荒废,剩余的人口也逐步被阿拉伯穆斯林同化。如今伊德利卜周边约有40座古村落保留了下来,且状况完好,被称为死城。

伊德利卜附近的赛吉拉遗址群

持续千年的衰退直到16世纪才有改善,在奥斯曼帝国统治下,伊德利卜的农业与商业因环境稳定再度兴盛。根据爱尔兰传教士兼旅行家乔西亚斯·莱斯利·波特的记载,伊德利卜被橄榄园环绕,且橄榄园的面积比大马士革、贝鲁特与加沙的要大得多;伊德利卜的棉纺品产量也节节攀升,长期对外出口;此外,伊德利卜的手工皂业也欣欣向荣,其产品不仅占据了阿勒颇、安条克与哈马市场份额的绝大多数,而且还远销奥斯曼帝国首都君士坦丁堡,获得了王公贵族的如潮好评。

在地窖中冷却的手工皂

到19世纪中期,奥斯曼帝国统治下的伊德利卜城人口约有8000人,其中有基督徒500人,其余均为逊尼派穆斯林。一战结束后,奥斯曼帝国解体,叙利亚归由法国委任统治。为了切断叙利亚内部各部分间的联系,更方便地分而治之,法国殖民者重组了叙利亚的行政区划,将原为一个整体的叙利亚拆为成了几部分,伊德利卜被划给了阿勒颇邦。

1920年至1922年间法属叙利亚托管地的划分

法国殖民统治时期,第二次工业革命后的各类新技术逐渐传入,伊德利卜有了长足的,基础设施日新月异。在1946年叙利亚独立后,伊德利卜延续了快速发展的势头,人口猛增,地位不断提升,最终被叙利亚政府于1960年从阿勒颇省中划出,以伊德利卜为首府,成立了新的伊德利卜省。

伊德利卜街景,摄于2017年。

至叙利亚内战爆发前夕的2010年,伊德利卜省共有人口150余万人,其中绝大多数为阿拉伯逊尼派穆斯林,也有少部分阿拉伯基督徒,但此地的阿拉维派穆斯林却很少,而这正是伊德利卜在叙利亚爆发反政府示威浪潮后成为冲突热点的根源。

叙利亚民族与教派分布示意图,亮绿色为阿拉维派、黄色为基督徒、深绿色为什叶派、绿色为德鲁兹人、橙色为逊尼派、粉色为库尔德人,阴影部分为混居区,白色为人烟稀少区域。

自1970年起,现总统巴沙尔·阿萨德之父哈菲兹·阿萨德发动军事政变,登上叙利亚权力的最高宝座,阿萨德家族信奉伊斯兰教阿拉维派,属于什叶派的一个边缘分支。在阿萨德家族上台后,阿拉维派便成了叙利亚的最高统治集团。由于阿拉维派只占叙利亚总人口的11%,与占总人口75%的逊尼派相比是绝对的少数,因此阿拉维派推行了一系列宗教宽容与世俗化的政策,力图在减弱教派对政治与经济的影响的同时,拉拢同为少数的其他什叶派穆斯林、基督徒以及德鲁兹人,以此巩固自己的政权。

阿萨德家族合照,后排左二为现总统巴沙尔·阿萨德,前排男子为已故前总统哈菲兹·阿萨德。

但少数统治多数的政治结构必然是不稳定的,在2010年前后,叙利亚饱受经济衰退之苦,国家资源有限,却赶上了人口爆炸,结果失业率与贫困率节节攀升,民众生活水平常年在低位徘徊,贫富悬殊。与此同时,各教派与族群间利益分配不均,以阿拉维派为首的少数族群占有了更多的资源,这加深了被压制的多数逊尼派穆斯林对叙政府的不满。

霍姆斯民众上街抗议,摄于2011年4月。

因而在2011年叙利亚内战爆发后,伊德利卜连同南部的德拉迅速被以逊尼派为主体的叙利亚反对派以及多个恐怖组织控制,成了叙反对派的北部大本营。叙反对派与以努斯拉阵线(今沙姆解放组织)为首的数个恐怖组织借助伊德利卜与土耳其接壤的地理优势,获得了源源不断的外国(美国、土耳其、卡塔尔与沙特等国)军火补给,因而才有力量与叙政府军周旋多年。

叙利亚重要城市简图

而在俄罗斯干涉叙利亚内战后,叙政府军在俄空天军的加持下逐步收复失地,不仅几乎消灭了“伊斯兰国”,而且还拿下了叙反对派的南部大本营德拉,其仅存的老巢伊德利卜唇亡齿寒。

此次普京带头对伊德利卜展开攻击,是打着消灭其境内沙姆解放组织等恐怖组织的名号,而这些恐怖组织也是美欧等国所承认的,因而特朗普至今还找不到干涉伊德利卜战事的借口,只能老调重弹,借所谓的“化武袭击”威胁阿萨德。美国的缺位无疑对叙政府以及俄罗斯进攻伊德利卜极为有利。

伊德利卜隔壁的土耳其则对此忧心忡忡,目前土耳其已经接纳了约300万名叙利亚难民,埃尔多安担心若伊德利卜爆发大规模战事,必有大量叙利亚难民再度涌入土耳其,而这将使处于衰退期的土耳其经济雪上加霜。因此埃尔多安在9月7日的俄土伊三国首脑会议上明确表示,希望能在伊德利卜促成停火。

由此看来,叙政府军与俄军短时间内只会对伊德利卜的叙反对派与恐怖组织武装展开低烈度攻击,伊德利卜目前爆发全面战争的可能性较低。但在可预见的未来,盘踞在伊德利卜的叙反对派余势力若得不到美国与土耳其等国的直接援助,那么其必定被叙政府军击败,丢了伊德利卜这个最后据点的叙反对派也将因此彻底输掉叙利亚内战。

责编:马钟鸰 PN018

凤凰历史精品栏目

进入栏目首页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号

用历史照亮现实
微信扫一扫

推荐阅读

  • 兰台说史
  • 重读
  • 观世变
  • 现代史
  • 近代史
  • 古代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