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生活服务的过去、现在和未来


来源:凤凰网综合

“我没有迟到,一单都没有迟到,都是好评。”

饿了么CEO王磊谈到最近自己的送餐经历时说。这位生于70年代末的阿里巴巴集团副总裁,已经在阿里工作超过10年,并于2018年正式担任饿了么CEO。

今年8月,王磊亲自送外卖,体验饿了么骑手送餐

“我好像挺喜欢做这样一种跨界的事情。”

由IT人到国内最早的电商专家之一,上海财经大学副教授劳帼龄经历并研究上海的改革开放近30年。

劳帼龄教授接受凤凰网采访

专家和企业家对谈,世代之间思想碰撞,谈数字化升级、谈行业竞争。一汽丰田皇冠独家冠名《少年锦时》第一期。落地上海,畅谈改革开放40年来,生活服务的美好巨变。

不是烧钱,是数字化升级

今年夏天,饿了么CEO王磊宣布在7月至9月期间花费30亿元人民币,希望将市场份额提升到50%以上。许多人将其解读为与美团争夺市场份额的“烧钱大战”。

王磊与劳帼龄教授聊生活服务数字化升级

王磊就此回应道:其一、饿了么加入阿里后,跟以前很不一样。“以前美团针对饿了么的竞争,美团说是从二楼打一楼,现在我们站在六楼了。美团如果来上海,可以更好地共同竞争发展,特别好。”

其二、一个行业如果没有竞争是非常痛苦的,“大家一起竞争会让市场更快速的发展,对消费者和商户都有好处。”

其三、30亿想要做的是生活服务的数字化升级,而不是简单的“你烧五块,我烧十块”的对消费终端的补贴。所谓数字化升级,从最简单的为每个骑手配智能耳机,解决各地方言交流困难的问题;到无人机解决送餐问题;再到订单与消费者需求的匹配分析,上游对接供应链,人、货、场的重构,更好地服务本地生活。

劳帼龄教授指出,以往大家认为“烧钱”就是打价格战,是市场的无序竞争。但今天的“烧钱”其实更多是“把火烧在后台”,是后台的数字化改造费用,是从流程上去改造。

“上海世博会有一句口号‘城市让生活更美好’,我有时候常常拿那句话改造,‘科技会让我们的生活更美好’。劳帼龄教授补充道。

商超:从流连忘返到便利取货

其实,数字化升级其实不仅限于饿了么,更需要行业联动。劳帼龄教授回忆20年前商超的动线布置,最希望的是顾客能流连忘返。而现在对于外卖小哥来说,最重要的是怎么取货方便。

劳帼龄教授慨叹于这种变化,也感叹改革开放带来了商业的黄金期。她回忆自己80年代参与上海最早的商业化电子项目,只限于把进销货存系统,把手工的变成电子化和自动化。

王磊则针对目前的商超数字化升级提出自己的方案,那就是通过前置仓来解决。针对外卖建立电商仓库,让外卖小哥进前置仓,告别进入商场兜圈采购的局面。

“适当地剥离,因为现在不比十年前,那时候大家进大卖场省家里的空调费。”劳帼龄教授笑称,“这钱烧得值得!” 

上海:新零售之都

上海外滩夜景

改革开放40年,不仅是商超的经营理念发生巨大转变,上海也经历了商业上的创新,或者称之为“螺旋式上升”的过程。上海,现在不仅是中国的经济金融中心,它还有一个新角色是新零售之都。

劳帼龄教授经历上海证交所的成立,也跟着上海第一轮商业自动化一路走来,她直言所谓“新零售”从严格意义上讲是利用信息技术,对商业做创新。其实促进“新零售”发展的无非三个因素,一是企业对这方面的投入;第二是消费者对它的接纳;第三看当地政府的支持。

劳帼龄教授认为,对比国外大城市,上海的硬件不输;对于软件来说,上海制度规则的执行在跟国际接轨。“我在上海,我可以一无所有,靠本事来打拼,因为大家给了你一个同样的评价规则。”

而王磊则看到了上海对于企业发展的重大契机,“上海是非常繁华的,特别是后面的生活服务类。对于互联网企业来说,前二十年更多的是互联网的红利期,在后面三十年应该是互联网新技术和行业的结合。跟行业的结合,上海是最全、资本力量金融力量又最多的地方。”

正是教授眼中的行业秩序、王磊眼中的互联网契机等等因素,共同打造了上海新零售之都的全新定位。

拼劲很足,使命愿景不变

展望饿了么的未来,王磊表示除了做好生活服务的数字化升级,也要承担平台的责任和义务,“我们所有做的事情只围绕两句话:围绕消费者、围绕商业互联网化;让天下没有难做的生意。”

铜火锅造型的饿了么总部前台

“商业也是一种文化,制造业的工匠精神也是一种文化。”劳帼龄教授总结到,“以往说上海是大都市,今天更愿意说是一个国际消费城市。”

饿了么与上海,消费和城市,在改革开放40年间就这样联动起来,最终带来了生活和服务的美好巨变。

[责任编辑:罗婧姝 PN169]

责任编辑:罗婧姝 PN169

推荐

泡泡直播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泡泡直播

X 泡泡直播

泡泡直播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