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化工围江”:被“磷”侵蚀的长寿之乡 | 图片故事


来源:北青深一度

原标题:“化工围江”:被“磷”侵蚀的长寿之乡 | 图片故事 记者/晨鸣 编辑/李显峰 宋建华 ▷原创

原标题:“化工围江”:被“磷”侵蚀的长寿之乡 | 图片故事

记者/晨鸣

编辑/李显峰 宋建华

▷原创视频:长寿之乡的磷污染

可能没人会把“长寿之乡”的标签,与“水源污染”、“粉尘漫天”、“废渣成山”这些词联系在一起。可这些图景又确实织叠在湖北钟祥——长江最大支流汉江沿线的工业重镇。“长寿之乡”和“中原磷都”是当地最为人知的两张名片。


“长江病了,而且还病得不轻。”习近平总书记这样痛心地形容长江。他在2016年1月、2018年4月分别在重庆、武汉召开的两次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都谈到了“化工围江”的突出问题。


今年4月的座谈会,习近平指出,从磷矿开采到磷化工企业加工直至化工废弃物生成,整个产业链都成为长江污染隐忧。加之地方政府担心整治过大影响财政,进而影响民生,一直对化工企业监管有畏难情绪,造成长江支、干流总磷污染日益严重。

“化工围江”的局面有多严重?数据显示,有12万家化工医药企业密布长江两岸。早在2012年,水利部水资源公告中称,全国废污水排放总量785亿吨中,有近400亿吨排入长江——几乎相当于一条黄河的水量。


如同一个缩影,困扰长江的问题,也代表着中国经济发展遭遇的瓶颈,推进长江经济带发展“突围”,将为中国经济向高质量发展转变探索一条路径。


2018年7月,北青深一度记者走访中原磷都湖北钟祥胡集、磷矿和双河三个乡镇,用影像记录下当地磷化工对空气、水源、农业和民生的影响。

矗立在湖北钟祥市双河镇路边的广告牌写着——“世界长寿之乡钟祥”,远处即是一处磷化工厂。2015年钟祥被联合国评为“世界长寿之乡”。钟祥也是继海南澄迈、海南万宁之后中国第三个“世界长寿之乡”。

傍晚,站在“长寿之乡”的广告牌下,能闻到一股刺鼻的气味。当地的官冲村村民表示,气味源于距广告牌约300米的晋煤金楚化肥厂。因官冲村与该化肥厂非常近,官冲村春天患呼吸道感染的人非常多,尤其小孩容易感冒。带孩子去诊治,医生看到就问村子附近是否有化工厂。从空中俯瞰,可看出该化工厂紧邻官冲村民宅。

双河镇双丰村村民刘少成站在一处堆积如山的磷石膏渣场前,满脸忧心忡忡。磷石膏渣通常是由生产磷铵(用硫酸处理磷矿生产磷酸)所产生的固体工业废料,其主要成分为硫酸钙,并含有磷、氟化物和部分重金属物质。这座渣场,属于当地一家化工企业。据该企业职工透露,虽然该企业利用磷石膏生产石膏板,但消耗量十分有限。


刘少成家的院子,就在画面右侧的密林中。院子背后,是如山的磷石膏渣场和配套的污水池。房屋位于山坡下,和高处的渣堆直线距离不超200米。

细如粉末的磷石膏渣。晴天,未经防扬散处理的磷石膏渣场容易扬尘。雨天,磷石膏渣中的磷、氟化物和重金属等污染物会伴着降水的淋溶,渗入地下土壤和周边水域。有关数据统计,我国是全球第一大磷肥生产国,每生产1吨磷酸,就会副产5吨磷石膏,磷石膏堆存量已超3亿吨,利用率仅为30%。


刘少成望着自家院里停用的水井有些无奈。他表示,今年上半年,磷石膏渣场污水池溃口,渣场的污水流入了这口水井。虽然他用水泵将井水抽干,再往井里撒入石灰中和水质,最后又用净水器过滤井水,但饮用该井水后仍肠胃不适拉肚子。他只好到镇上租房住,由涉事企业每月补助150元的饮水费。

刘少成的妻子李培英介绍自家鱼塘被污染的经过。原来,磷石膏渣场污水在流入刘家水井的同时,也流入了刘家院坝下的一处鱼塘。刘少成养在塘中的几十条草鱼全部死光,如今鱼塘已经荒废。

7月14日,在双河镇俐河的一条支流,也突然泛起了一定数量的死鱼。当地村民透露,13日清晨河水如米汤般浑浊,死鱼便出现在当晚。因该河附近有凯龙楚兴和晋煤金楚两家化工厂,且事发前连日降雨。当地村民认为,有化工污水随雨水进入了河道,因为以往“下大雨时就排污水,要不就在夜里12点以后排。”以致村民在河边种的粮食,自己都不敢吃。

河水绿藻中漂浮的白点多是死后翻在水面的小鱼,远处就是凯龙楚兴化工厂。这条小河为俐河支流。俐河水先汇入汉江,再汇入长江。在死鱼出现前,记者曾检测过该河水质,发现该河溶氧量低于3.5mg/L。溶氧量是指水中的氧气溶解量,当溶氧量低于5mg/L时,一些鱼类就会呼吸困难。

位于汉江江边的湖北钟祥磷矿镇。磷矿镇所在原本只是村庄,后因1958年附近的刘冲磷矿开采而兴盛,并于上世纪60年代设镇。刘冲矿采出来的大量磷矿石,也正是通过磷矿镇码头,从汉江、长江被运往大江南北。


磷矿镇拥有多家磷化工企业,让当地分布着多处磷石膏渣场。在磷矿镇刘冲村,一处两山之间的洼地,被磷化工企业湖北鄂中生态工程有限公司2010年投入使用,占地200亩的磷石膏渣场填平。渣场下的水池,是渣场的污水处理系统之一。据附近的住户介绍,污水中含有大量酸性物质。

磷矿镇刘冲社区位于鄂中公司渣场附近。社区多位居民反映,渣场的粉尘常常被风刮入社区。

在刘冲社区居民但前胜家院子里,本该于10月前后成熟的柿子在7月就掉落一地。但前胜介绍,自从社区周边出现磷石膏渣场后,他家的柿子每年开花结果后就开始掉,且掉落的柿子没有虫蛀的痕迹。类似的果树不结果、辣椒不挂果、水稻结空穗或在收割前就集体倒伏的现象,在紧邻化工厂的钟祥磷矿镇刘冲村、俐河村、双河镇官冲村、胡集镇均有发生,当地群众怀疑,是农作物受到了污染。

几乎每隔10分钟,就有一辆运送磷石膏渣的车辆从刘冲村内驶过,车辆颠簸,磷石膏粉难免洒落,日积月累,路上就积了厚厚一层磷石膏粉。一有车辆驶过,路上就会掀起白色的粉尘。

晴天时,刘冲村通往鄂中公司渣场的道路扬尘漫天。到了雨天,粉尘就变成了白色的泥浆。在通往渣场路边的玉米上,都能看到被车辆喷溅的白色泥点。当地群众用“晴天一身灰,雨天一身泥”,形容走在通往磷石膏渣场路上的状态。

刘冲社区居民李文华家就在通往鄂中渣场的路边,门口的树木上有厚厚的一层白灰。她在马路靠近房屋的一侧垒起了一道土垛,以便让往来车辆从远离房屋一侧通行,从而尽可能减少粉尘和泥浆对自家的影响。

李文华家正对面的一处房屋,因常年受粉尘和泥浆的影响,墙体已看不出本色。上面附着着厚厚一层白灰和泥浆。

除可能引发粉尘污染外,磷石膏渣场还会对周边农田构成威胁。这块刘冲村5组的水塘地处鄂中渣场约一公里外的一片洼地。当地村民介绍,几年前的一场大雨,曾将渣场的磷石膏渣冲入并填满池塘。后来磷石膏被挖出,池塘外却有一片草地在夏天枯死,村民怀疑是土壤受到了污染。

紧挨池塘边的一片红薯地里,还可以看到疑似灰白色的磷石膏渣的痕迹。当地村民坦言,如果感觉自家土地受到污染,种出的玉米、水稻等作物通常自家不吃的,要么喂牲口,要么经商贩卖到外地。


在鄂中化工渣场西北2公里外,还有一座地处磷矿镇刘冲村五组的钟祥市大生化工有限公司磷石膏渣场。该渣场占地3.4公顷,设计磷石膏存放量为200万吨,年存放量20万吨,使用年限为10年。渣场背后,就是大生化工公司厂区。



地处刘冲村七组的湖北华毅化工有限公司磷石膏渣场,大货车正不断运来石膏渣进行倾倒。

刘冲村村民反映,刘冲村近十年来频频出现癌症患者。一份由村民自制的刘冲村癌死亡和病危人员不完全统计表显示,村内至少有22人在2005年后患癌死亡,其中肝癌和肺癌最为高发。村民介绍,有机构也曾对该村11个村民小组组进行调查,结果显示该村处于化工污染范围内的1-5组癌症发病率为2.43%,显著高于6-11组的0.8%。

受影响的不仅仅是刘冲村村民。汉江支流俐河沿线建有多家磷化工企业。在磷矿镇俐河汇入汉江的入口处,能清晰看到有污水正经过俐河(左)汇入汉江。岸边的告示牌显示,这里是饮用水源一级保护区。


在距俐河汉江入口下游约400多米处,是磷矿镇杨湾自来水厂的取水泵船。汉江水由泵船抽上岸,经自来水厂处理后被送到千家万户。在泵船右侧,可以看到汉江水面上漂浮着一层白色污迹。

在泵船左侧,是一片裹挟着众多塑料瓶和生活垃圾的绿藻。甚至在岸边,还有塑料拖鞋等垃圾。据现场工作人员介绍,水厂即将将泵船迁往汉江俐河口的上游——因为“小河(俐河)的水不卫生。”

即便是在汉江俐河口上游的双河镇自来水取水点,从空中俯瞰,仍可见江面上漂浮着一层或白或绿的污迹。有当地群众介绍,这或与汉江上游密集分布的化工厂有关。


位于磷矿镇汉江上游的湖北钟祥胡集镇。因磷矿储量巨大,胡集镇素有“中原磷都”之称,也是钟祥磷化工最集中的乡镇。工业的兴盛带动了当地经济,乡镇街道仿佛一座城市,化工厂的高炉和烟雾在远处若隐若现。


钟祥胡集镇丽阳村九组一处磷石膏堆场。堆场的边界即是田埂、道路和房屋。周围群众介绍,此处废渣已堆放多年。每遇大雨,酸性的渣场渗虑液就会随雨水漫出渣场,周围很多村民家的玉米都因此死掉,周边水渠里的水也不敢用于灌溉,很多人因此搬走,只剩几户人仍居于此。


钟祥胡集镇丽阳村一组一处紧邻4家磷化工企业的玉米地,不少玉米已枯萎坏死。当地村民介绍,这些玉米本该于三个月后采摘,坏死正源于化工厂的污染——“化工厂排酸烟,风挂到哪哪就死。”

玉米地里一株坏死的玉米。当地村民介绍,除了玉米受损,附近的水稻频繁出现不灌浆的空壳,很多芝麻也不结果实,这种状况已持续了约15年。化工厂为此也会给周围村民一些补偿。

胡集镇一处化工厂周围闲置的农田,田间已长出不少荒草。附近村民表示,因化工厂对农作物造成污染等原因,很多村民放弃了种地,有些土地甚至已荒废了10年。


胡集镇桥垱村一处水塘至少紧邻着3家磷化工厂。隔着水塘即可望见工厂的高炉和烟囱。据水塘的承包者介绍,他承包该水塘养鱼已有十几年,多时能放3至5万斤鱼苗,但自从周边有化工厂后,水质开始偏酸,鱼群曾大规模死亡,损失超10万元。现投放量已降至1万多斤。虽然化工厂也会给水中撒药降酸,却始终无法杜绝对水质的影响。


记者用试纸两次测试了该水塘水质,均显示pH值约为5,呈酸性。而正常渔塘水的PH值范围为6.5~8.5,鱼类适合的水体为中性或微碱性。一位曾在水塘周边化工厂工作过,并负责为该水塘撒药的工作人员回忆——“周围化工厂生产复合肥,有时硫酸洒出来,必须要排出来。”

胡集镇丽阳村一处磷石膏堆,堆场上的疑似防扬散设施已残破不堪。附近的丽阳村村民对此称:“刮风粉子到处吹。”《固体废物污染环境防治法》规定,贮存、利用、处置固体废物必须采取防扬散措施。2016年该企业曾因“磷石膏堆场未建防扬散、防流失和防渗漏设施”被钟祥环保部门处罚。在记者走访的钟祥市6处磷石膏堆场中,该堆场是唯一一座拥有疑似防扬散设施的堆场。


除了工业固废和化工污染,因采矿造成的环境影响在胡集镇也很明显。胡集镇白云路因紧邻一处磷矿采场,往来运送矿石的车辆难免将矿粉及废石撒在路上。久而久之,白云路积起了厚厚的粉尘,车辆一过,就灰尘漫天。对胡集镇的粉尘污染,当地群众表示:“胡集人的衣服不能晾在室外”。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