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黄维被俘后自认为败给陈赓不冤 原因竟是这个


来源:凤凰网历史

后来,黄维被解放军俘虏,当他知道与自己对阵的是他的黄埔老同学陈赓时,他竟说:“败在陈赓手上不算冤枉,陈赓是我的同班同学,在学校里我就比不过他!”

核心提示:后来,黄维被解放军俘虏,当他知道与自己对阵的是他的黄埔老同学陈赓时,他竟说:“败在陈赓手上不算冤枉,陈赓是我的同班同学,在学校里我就比不过他!”

黄维 资料图

本文摘自:凤凰网历史,作者:大风号,掌心岁月,原题:黄维被俘得知对阵的是陈赓 说了句什么令人哭笑不得的话

上世纪四十年代的三年人民解放战争中,被俘虏的国民党将领众多,黄维无疑是其中比较出名的一个。

被俘前,黄维是国民党军12兵团中将司令,又是1975年最后一批被特赦的国名党战犯之一。特赦后,他曾为争取祖国统一大业作了许多有益工作,晚年表现诚为可嘉。

黄维年轻时最初从事的职业是小学教员,后考入黄埔军校,和陈赓等成为同班同学。毕业后,黄维在讨伐陈炯明的两次东征和与直系军阀孙传芳的战斗中表现出色,很快得到提拔。1929年任第18军31旅旅长,三年后34岁的黄维升任18军军长。

1937年,黄维奉命赴德国学习深造,原定一年,因抗日战争爆发,被提前召回国。这年9月下旬,黄维接任第18军第67师师长职,率部参加淞沪抗战。此役中的罗店之战是他的成名之战。

面对日军猛烈进攻,黄维率部死守阵地一个星期。打到最后,其手下的三个团长,一人战死二人重伤,师部除一个电报员,连文书、炊事员都拿枪上了前沿。战后整编,全师活着的人连一个团都凑不上。

当时,国府的宣传机构曾大肆宣传黄师长忠勇可嘉。不过事后,也有不少人客观评价说,当时黄维的指挥死板僵硬,不机动灵活。因此“书呆子黄维”的名声就此传开了。

淞沪会战后,黄维奉令率部转战皖南山区。先后参加了武汉保卫战、缅甸反攻等战役战斗,在抗日战争中立有军功。

黄维前半生除了率兵作战,其余经历多是接受培训和从事培训教育,发挥了他的“书呆子”所长。

1944年,日寇侵入贵州,直接威胁当时的陪都重庆。国民党政府为扩大兵源,号召有知识青年从军入伍。蒋介石将“军事委员会督训处”改组为“知识青年从军青年军编练总监部”,总部设在重庆,由黄维任副总监。黄维主持编练一年多,培训学员达五六千人之多。

1947年春,黄维被调到国民党国防部联勤总部任副总司令。秋天,又到武汉筹备创办新制军官学校,任校长。这个学校是根据美国顾问团的建议而成立的,准备仿照美国西点军校的体制建校,专门培养陆海空三军军官。

有史料说,黄维的性格可用“儒”字来形容。这样的性格虽秉承了儒家“君子之道”的特色,使黄维为人处事光明磊落,不失君子风度。但“固执”、“墨守成规”、“守旧迷信”、“满脑子书呆子气”用在战场上就毁了大事。

国民党很多将领都领教过黄维“书呆子”的厉害。杜聿明率远征军出兵缅甸,但战事不利,杜聿明溃败回国。而奉命来对他的部队进行点检的就是黄维。

杜聿明久闻黄维是个书呆子,执法固执如山,但他还是希望黄维能够给自己留点面子,少报点损失。所以,杜聿明特意宴请黄维,想套套近乎。

但宴会上黄维不苟言笑,弄得气氛沉重,杜聿明的幕僚有人为活跃气氛,便没话找话,和黄维搭讪,不外乎什么天气很好,风调雨顺之类的废话。谁知黄说:“我老家江西正发水灾,哪里来的风调雨顺?”杜部下听他口气,以为他要索贿,便问黄将军是否需要些款子给家乡?结果黄维当即大怒,令全桌人尴尬不已···。杜聿明只好长叹退席,他知道这书呆子手下绝不会对自己留情。

1948年8月初,国民党政府国防部在南京召开军事会议,商讨重点防御及确保华中的规划部署问题。由于在战场上不断有整军整师国军被解放军地歼灭,以至于国民党部队已经不敢一两个军单独与解放军接战。遂就现有部队加以调整编配,组成若干兵团,以准备即将来临的防御战。

黄维出任司令的第12兵团就是在这样背景下组建的。它被确定为是国军主力兵团,下辖18、10、14、85四个军。

出任12兵团司令官之前,黄维正在新制军官学校担任校长。据黄维下属后来回忆,他向来不苟言笑,性格孤傲,是一个较难与下属相处的人。而且他多年离开作战部队,对大兵团作战已较为生疏。

1948年11月6日夜间,解放军军按计划发起淮海战役,各部队向预定目标挺进。就在同一天,国民党徐州“剿总”司令刘峙严令黄维所率的12兵团进至太和、阜阳地区东援。黄维遂率第12兵团于8日由驻马店出发,经蒙城、宿县向徐州靠拢,一周后,到达阜阳。

此前的进军途中,12兵团遭到解放军坚决阻击。为站稳脚跟,黄维决定以蒙城为核心,构筑工事,屯积粮弹,看准目标再打下去。当黄维正在实施他的“核心机动”战法时,蒋介石突然发来电报:因黄百韬第七兵团在碾庄被围,令黄维兵团火速向宿县疾进。黄维只得放弃守蒙城的计划,下令向北攻击前进。

11月23日,黄维为改变孤军深入的不利态势,急于渡过浍河与李延年、刘汝明兵团靠拢,在飞机、坦克支援下,分三路向南坪集猛攻。中野4纵在陈赓司令员指挥下顽强防守,鏖战整整一天,天黑后才按计划放弃南坪集,退到伍家湖一带防御。

而南坪集解放军的后撤,使黄维错误判断解放军已无力继续阻击,下令立即北渡浍河。11月24日,12兵团先头部队到达忠义集、东平集、杨庄一线,逐渐进入解放军的袋状阵地。此时,解放军乘虚占领蒙城,切断了第十二兵团退路。

参战的解放军中野四纵司令员陈赓,在黄埔一期时与黄维同窗。他早就熟悉黄维的性格,知道黄维是教书出身,迷信书本,墨守陈规,打仗老爱在书本上找依据,动不动就是“兵法云”尔尔。所以,陈赓就采用放弃已占阵地,诱敌深入的方法。黄维果然上当,使12兵团陷入解放军重围之中。

据说被围最初,12兵团曾有突围而出的时机。但黄维在决策上固执待命,没有临机决断的勇气和魄力,不敢根据战局变化进行必要改变,害怕自行其事而受责,在决定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葬送了机遇。当他醒悟时,为时已晚。

后来,黄维被解放军俘虏,当他知道与自己对阵的是他的黄埔老同学陈赓时,他竟说:“败在陈赓手上不算冤枉,陈赓是我的同班同学,在学校里我就比不过他!”

黄维的“书呆子”气怎么样?历史可鉴。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