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并非蒋介石 为何戴笠却要在此人面前做“儿子”


来源:凤凰网历史

正在开会的一些参政员听说戴笠到黄炎培家认了错后,讥笑说:“以往做惯了老子的戴笠,这回栽在黄炎培手里做了一次儿子,活该!”还有的参政员十分佩服黄炎培的胆量和斗争艺术。他们说:许多人一听说戴笠,不寒而栗,避而远之,更不用说斗他了。只有黄参政员有这个气魄和胆量。

核心提示:正在开会的一些参政员听说戴笠到黄炎培家认了错后,讥笑说:“以往做惯了老子的戴笠,这回栽在黄炎培手里做了一次儿子,活该!”还有的参政员十分佩服黄炎培的胆量和斗争艺术。他们说:许多人一听说戴笠,不寒而栗,避而远之,更不用说斗他了。只有黄参政员有这个气魄和胆量。

戴笠 资料图

本文摘自:凤凰网历史,作者:大风号·史说新域,原题:做惯了“老子”的戴笠,为何在此人面前做了一回“儿子”?

1945年7月初,正值第四届国民参政会开会期间,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突然接到部下的一份秘密情报,说国民参政员黄炎培家潜伏有日伪地下人员,建议派人抓捕。

戴笠接到这份情报后,心想:蒋介石早就恨透了黄炎培,军统早就想找个机会报复他,一直没有合适的借口。现在终于有了这么个好机会,一定好狠狠地“教训”一下黄炎培。

对这个情报的真假,戴笠并未进行认真的分析,便下令特务将黄炎培的住宅包围起来,并强行搜查。

几名特务进入黄家后,不顾黄家人的阻拦、警告,在黄家耀武扬威,翻箱倒柜,弄得到处乱七八糟,却连敌伪人员的毛都没捞到一根。

当时,重庆官场的大小政客都惧怕戴笠,一般平民百姓就更不用说了。黄炎培胆大心细,骨头甚硬,一点也不怕戴笠,并曾当面斥责他惨无人道,滥杀无辜,还骂他是蒋介石豢养的一条狗。戴笠对黄炎培恨入骨髓,但因他名气太大,又没什么把柄被他抓住,只能把气吞进肚子里。

戴笠这次派特务无故搜家,更激起黄炎培的无比愤慨。他想,你戴笠没有抓到我什么把柄,我这回一定不饶你。不然,特务们以后还要来欺负的。

戴笠派人搜查他家的当天下午,他趁国民参政会正在开会之机,突然走进会场,大声对与会的参政员说:“各位参政员,我向大家报告一件刚刚发生在我家的事情。国民党军统特务头子戴笠下令他的手下,突然闯进我家,说我家藏有日伪特务人员。他们在我家里翻箱倒柜,挖地三尺,结果什么也没有查到。我是一名爱国人士,又系国民参政会参政员,国民党特务这样无法无天,这样对待我,这样不信任我,我还参什么政?我今天郑重告诉诸位,政府如不把这件事情查清楚,不给我一个说法,不处理违法乱纪的人员,我再不来开会了!”

随后,黄炎培又到国民参政会秘书长邵力子的办公室,痛骂了戴笠一顿,并表示“政府如不追究此次违法事件的责任者,我将退出国民参政会!”

邵力子从未见黄炎培发这么大的火,当即劝慰道:“黄参政员不必生气,我马上将此事向蒋委员长作一报告,并将你的意见一并转告蒋委员长,相信委员长会有个说法。”

从邵力子处出来后,黄炎培又跑去找国民参政会的副秘书长雷震。雷震曾留学日本多年,活动能量大,又是国民党内颇有名气的法学家,颇受蒋介石的信任,找他反映能起一定的作用。

雷震听了黄炎培的叙述,对戴笠这种做法很有意见,当即向黄炎培答应两点:一是马上向蒋介石反映,二是在最近找戴笠交谈一下,建议他亲自上门向黄炎培赔礼道歉。雷震还力劝黄炎培不要到处找人了,以免给“政府”造成不良影响。

黄炎培没有听雷震的,又去找国民参政会的一些同事傅斯年等人反映,争取他们的同情和支持,防止此事不了了之。

黄炎培的这一着很起作用。他的申述得到大多数参政员的同情和支持。他回家之后,傅斯年就去找邵力子、雷震两秘书长说:“戴笠是奉何人之命去包围、搜查黄参政员的家的?他这样任意妄为怎么行?他今天可以搜查黄参政员的家,明天岂不又去搜查其他参政员的家?戴笠这样搞,我们参政会这块牌子的面子还要不要保住?参政员的尊严还要不要维护?请你们二位将这件事面报国民政府蒋主席,要求他下令惩治戴笠,以平息正在开会的国民参政会同仁的愤怒之情。”

还有一些参政员用拒绝出席会议的形式抗议戴笠搜查黄炎培住宅的非法行为。

黄炎培及其他参政员的强硬态度,使邵力子和雷震感到了此事的严重性。他们都认为,参政会无能力处理此问题,只有将此事报告给蒋介石和国民党中央党部秘书长吴铁成、国防最高委员会副秘书长陈布雷。

戴笠派特务包围、搜查黄炎培住宅,事先未报告蒋介石,是他自作主张。蒋介石听了邵力子的报告后,觉得此事也损害了他的威信和形象。他立即将戴笠叫来问是怎么回事。

戴笠很快就来了。蒋板着面孔,向戴笠问道:“黄炎培的住宅是你派人去抄的?”

戴笠低头答道:“是的。”

蒋介石很恼火地怒斥道:“你这军统局长做事为什么不动动脑筋?”

戴笠低着头,默不作声。

蒋介石又训斥道:“日本人快要投降了,各地的汉奸也将要宣判处理,这里哪有什么敌伪人员藏在黄炎培家里呢?这两天,参政会的那些参政员抓住这个事情大做文章,又攻击我,又攻击政府,闹得会也无法开。你给党国抹了黑,给我抹了黑!”

过去,蒋介石很少这样训斥戴笠。蒋介石从未这样严厉批评他,他心里苦得无法形容。

戴笠从蒋介石处出来后,又被吴铁成叫去了。吴铁成在国民党内的资历颇深,年龄也比戴笠要大得多,吴打电话要他去,他不得不去。

吴铁成一见到戴笠,就批评他说:“雨农啊,这几天,山城政界搞吼了,都是你惹的祸啊。你那样搞法,自认为是忠于领袖和国家,那是你个人的想法,不一定是大家的想法。你给党国、给领袖帮了倒忙。你们作特务、情报工作的,要准确无误嘛。黄炎培虽然可恨,但他爱国和坚决抗日的态度,是众所周知的。说他家藏有日伪人员,没有哪个会相信的。下面有这样的情报来,作为局长,应慎重地研判一下,不能糊里糊涂地下令叫部下去乱搞。雨农,你知道,我过去也做过半个情报人员的公安局长。我那时处理这类问题非常慎重。这一回你恰巧碰到天不怕地不怕的黄炎培头上,所以闹得你下不了台。以后,你一定要吸取这次的教训。”

过去,戴笠虽然不大买吴铁成的帐,这次因事情弄出了大麻烦,他一句也没有顶,吴铁成批评完了,他闷闷不乐地回到戴公馆。

为了尽快平息风波,缓解国民参政会参政员的愤怒之情,蒋介石又找吴铁成说:“雨农的事情弄得太糟,参政会的那些人意见很大,你赶快到参政会去作个道歉说明,并把我们对戴的批评也告诉他们,希望他们谅解,并保证今后再不发生此类事情。”

吴铁成根据蒋介石的意见,马上到参政会赔了礼,道了歉。黄炎培觉得,吴铁成的“赔礼道歉”系官方所为,戴笠本人对此也应有个态度,更应到他家认错,以取得他和家人谅解,否则,这事还平息不了。他将自己的意见告诉了吴铁成。

吴铁成同意这一看法,当即以国民党中央党部的名义,又找戴笠谈了一次,要戴笠上黄炎培家道歉。

戴笠为此事挨了批,讴了气,心里虽然不愿去道歉,但又没有办法。他怕黄炎培老揪住这件事不放,只得同意登门道歉。

蒋介石为顾全戴笠的体面,又指示吴铁成找国民参政会副秘书长雷震,要雷震代表国民党中央党部,带着戴笠到黄炎培家认错道歉。

1944年7月中旬的一天,雷震带着戴笠上了黄家的门。戴笠一见到黄炎培,连连弯腰说:“黄先生,对不起;黄先生,请你原谅我。”

正在开会的一些参政员听说戴笠到黄炎培家认了错后,讥笑说:“以往做惯了老子的戴笠,这回栽在黄炎培手里做了一次儿子,活该!”还有的参政员十分佩服黄炎培的胆量和斗争艺术。他们说:许多人一听说戴笠,不寒而栗,避而远之,更不用说斗他了。只有黄参政员有这个气魄和胆量。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