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国际问题学者:西方控制的非洲,如何衔接“中国梦”


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王洪一:受西方控制的非洲,如何衔接“中国梦”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洪一】 7月25日-

原标题:王洪一:受西方控制的非洲,如何衔接“中国梦”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王洪一】

7月25日-27日,习近平主席对南非进行国事访问并出席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习近平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以来,已经三次访问非洲,是世界上造访非洲最为频繁的大国领导人之一。习主席每年都接待非洲国家来访领导人,而且还在其他国际会议场合下与非洲国家领导人会晤,体现了中国对非洲关系的高度重视。

在举行金砖国家领导人会议之后,中国还将作为主会场,迎接非洲国家和政府领导人,召开中非论坛领导人峰会,对中非合作进行新的统筹规划。一年之内,中非之间的盛会接连不断,显示出中非友谊的醇厚,昭示着双方深化合作的强烈意愿。

 

 

7月24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比勒陀利亚同南非总统拉马福萨举行会谈。新华社记者 谢环驰 摄

中非合作不断取得丰硕成果

自习近平担任党和国家领导人以来,中非合作取得了硕果累累。在政治领域,2013年习近平提出“真实亲诚”对非政策理念和正确义利观,为中非关系的发展指明了方向。2015年,在约翰内斯堡中非合作论坛峰会上,中非双方一致同意将中非关系提升为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确定了中非之间政治上平等互信、经济上合作共赢、文明上交流互鉴、安全上守望相助、国际事务中团结协作的“五大支柱”。

在经济领域,从2009年起,中国超过美国成为非洲第一大贸易伙伴,2014年中非贸易额达到了2222美元的历史最高水平。尽管全球经济形势不振,2017年中非贸易额仍高达1700亿美元,是非洲第二大贸易合作伙伴美国的3倍。近年来,投资领域成为中非双方合作的重中之重,中国为非洲中小企业发展增资50亿美元专项贷款,新设100亿美元中非产能合作基金。2006年,中国对非直接投资存量仅有25亿美元,但到2016年,中国对非投资总量接近400亿美元,年度对非直接投资流量也从5亿美元增长到24亿美元。

目前,中国在非洲的企业超过3 000多家,为非洲解决了大量就业问题。而且,中国在非洲从事的合作领域和分布的国家远比其他合作伙伴广泛,中国对非投资分布在建筑、采矿、重工业、农业、制造和金融等行业,尤其是中非产能合作的推动下,中国在非洲建设起30多家工业园。从国别来看,中国对非合作项目分布在所有建交国,对非投资的总体状况比欧美国家更加健康。

另外,中国积极参与非洲基础设施建设,大大改善了非洲的产业发展条件。2010年以来,中国成为非洲最大的基础设施建设资金来源方,截至2015年,中国向非洲基础设施建设投入的资金累计达210亿美元,远高于非洲基础设施集团的投资总额。2017年建成运营的肯尼亚蒙内铁路,成为中非基础设施领域合作的典范。

国际事务中,中国积极通过外交渠道在非洲重大和平安全问题上“劝谈促和”,近年来为推动乍得和苏丹恢复正常关系、南北苏丹和解、实现埃塞俄比亚和厄立特里亚恢复关系正常化等做出重要贡献,还积极参与大湖地区的和平谈判工作。在安全领域,习近平2015年9月参加联合国大会会议期间宣布,中国五年内为非洲提供1亿美元,支持非盟常备军建设,并建设8000人的联合国维和待命部队。目前中国在南苏丹、马里等地派有约2500名维和士兵,是五个联合国常任理事国中派出维和人员最多的国家。

非洲面临严峻挑战

在全球政治经济秩序大调整的背景下,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政治上采取孤立主义政策,在经济上采取霸凌主义,背弃了自由贸易原则、市场原则,对外国投资横加限制。中国和非洲都是受害者,但非洲面临的挑战尤其严峻。

在经济领域,西方控制非洲本币、外汇、债务,当前美国经济政策让非洲经济步履维艰。非洲货币发行权受制于人,西非和中非20多个前法属国家的货币发行权受到欧盟控制;其他前殖民国家也控制着部分非洲国家金融命脉,如几内亚比绍的货币发行权在葡萄牙手中。同时,非洲国家经济体量有限,对外借债和发行主权债是非洲国家平衡外汇短缺的主要手段,但西方国家动辄降低非洲国家信用评级,加大了非洲国家获得外汇的难度。

当前,美元加息加剧了非洲国家的外汇流失。2015年以来国际上美元流量急剧减少,埃及、安哥拉、尼日利亚、埃塞俄比亚、南非等国先后出现了严重的美元荒,很多国家采取控制外汇的政策。而且,在美国减税背景下,大型公司的利润优先流向美国,进而影响了非洲的税收收入。

在美元短缺的情况下,非洲的国际债务负担造成生活成本上升。非洲的经济是“活命经济”,很多非洲国家在粮食、糖类、食盐、柴油等基本商品进口过程中给予直接或者间接补贴,当前一些国家债务沉重,不得不取消补贴,直接导致民众生活水平和购买力下降。

在政治领域,国际地缘政治斗争危害非洲安全。进入新世纪以来,中国等新兴大国在非洲经济领域的强势上升,使得欧美国家在非洲的影响力急剧萎缩。但美欧等国维护全球主导地位的雄心并未泯灭。近年来,美欧国家以使馆为基点,以非政府组织为工具,以拓展西方公司利益为目标,在非洲各地煽风点火,制造冲突。利比亚战争、中非内战、马里危机此起彼伏,使非洲蒙受了重大损失。

在思想舆论领域,非洲国家暗潮汹涌。当前全球化进入徘徊期,消极和迷茫情绪有上升趋势。世界各国都在思考人类政治经济发展的未来方向,西方世界的“黑天鹅”事件在非洲吸引了效仿者。同时,当前非洲的社会变革和转型远未成功,非洲社会精英和知识分子寻求突破和拯救方案,更容易接纳全球的各种非主流思潮。尤其值得关注的是,反全球化浪潮如今在全世界范围内获得了更多社会底层和破产人群的支持,“矿产资源民族主义”“全球化危害非洲”“以群众街头运动赢得社会权利”等各种思想在非洲的拥趸者有增多趋势。

 

 

非洲期盼加入“一带一路”

自2013年习近平主席提出“一带一路”倡议以来,得到了世界各国政府和人民的积极回应。短短5年时间内,“一带一路”倡议成为全球经贸合作的新引擎,成为国际合作的新方向,众多务实合作项目纷纷落地,一系列重大项目初步竣工,大大鼓舞了相关国家的合作热情。

对非洲而言,由于非洲长期以来成为西方合作的受害者,已经对“西方模式”、“美国模式”深深失望,越来越多的国家和人民将目光投向东方,热烈回应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实现“中国梦”与“非洲梦”相结合的倡议。

当前非洲各国在联合国“2030议程”和非洲联盟“2063愿景”的指引下,希望克服面临的困难,实现和平与繁荣的“非洲梦”。在中国提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概念之后,非洲国家密切关注这一倡议的发展势头,热切期盼能够加入这个国际合作的新盛举。

南非、埃及、肯尼亚、坦桑尼亚、莫桑比克、埃塞俄比亚等非洲国家纷纷期待同中国对接“一带一路”合作战略,如埃及早在2014年就明确提出“一带一路构想是中埃合作的契机”。2015年,中国发改委公布的“一带一路”国家名单中,埃及榜上有名,成为非洲最早加入“一带一路”的国家。2017年5月,肯尼亚总统乌胡鲁·肯雅塔、埃塞俄比亚总理海尔马里亚姆应邀赴华出席“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标志着肯尼亚、埃塞被列入“一带一路”在非洲的支点国家。2017年11月,摩洛哥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谅解备忘录。2018年7月,塞内加尔成为第一个与中国签署“一带一路”合作文件的西非国家,中国与卢旺达也签署了共建“一带一路”合作文件。

随着“一带一路”在非洲大陆的成员国不断增多,中非合作也日益融入到“一带一路”的发展进程中。在即将召开的中非论坛北京峰会上,如何更好地对接中非合作与“一带一路”倡议,将成为一个重要议题。

首先,中国和非洲仍然处于国际竞争的不利环境,需要更加团结,凝聚共识,抱团应对各种挑战,维护国际政治经济秩序朝着更加公平合理的方向发展。

其次,中非合作需要创新合作模式,在融入“一带一路”倡议的过程中,应该更好地结合中阿论坛、上合组织峰会、中国与东南亚合作机制等各个地区合作合作机制,创新出跨地区和跨领域的合作新模式。

第三,中非合作需要更加开放包容,非洲国家应该在贸易、投资、科技领域进一步开放,更好地融合到全球经济合作中,中国应该积极推动多边合作,全面深入地挖掘在非洲事务上的合作潜力。

总之,“一带一路”建设已经为中非合作展现了无限机遇,中非合作必将奔驰在一带一路的大道上。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