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祝鸣:南非和中国如何携手开启金砖合作新黄金十年


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祝鸣:南非和中国如何携手开启金砖合作新黄金十年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祝鸣】 本月25-2

原标题:祝鸣:南非和中国如何携手开启金砖合作新黄金十年

【文/观察者网专栏作者 祝鸣】

本月25-27日,金砖国家领导人第十次会晤将在南非经济中心约翰内斯堡举行。此次会晤因其外部环境的特殊、举办时机的特殊而吸引了国际和金砖国家媒体的目光。

一、全球贸易战“黑云压城”

外部环境的特殊之处在于近几年在世界——尤其是发达国家——出现了一些令有识之士颇为担忧的变化。

伴随着英国“脱欧”、标榜“美国第一”的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欧洲难民危机等事件,民粹主义、去全球化等思潮在昔日担当全球化重要推手的发达国家内部沉渣泛起。

更让人深忧的是,部分发达国家还开始将国内矛盾外部化,寻找“替罪羊”国家,以强权主义和单边主义肆意放出各种严重违反世界贸易组织规定的贸易举措,全球贸易战的风险已越来越大,全球经济发展的不确定性由此提升。

在前不久刚闭幕的二十国集团(G20)财长和央行行长会议上,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拉加德在新闻发布会上向G20各方发出警告,切勿让贸易战风险升级。她表示,2018至2019年度全球经济预计增长3.9%,但在目前的加征关税下,最坏情况是全球经济增长会减少0.5个百分点。

南非作为金砖国家中综合实力最小的国家,抗外部风险能力也较为弱小,已开始受到全球贸易战的波及。7月,南非储备银行和知名智库斯坦陵布什大学经济研究部先后发布了对南非经济前景展望的专题报告,虽然两者的预测数值略有差异,但都将南非2018年的经济增长率下调了0.5个百分点。南非储备银行更直接表示:目前中美贸易战令国际金融情况不稳,南非的经济增长前景也受到影响。更新后的南非2018年经济增长前景为1.2%,低于之前预计的1.7%。

南非约翰内斯堡(图/视觉中国)

南非外汇市场开始也受到外部经济不利消息的影响,出现了南非兰特兑美元的走软。有金融分析机构指出:“随着贸易紧张局势日益升级,市场谨慎情绪势将仍是未来反复出现的一个主题。新兴市场货币可能会成为不断升级的紧张局势的牺牲品,兰特正是此类货币。”

二、南非新政府的金砖外交调整值得关注

举办时机的特殊之处有二点。

往大处说,这是开启金砖合作新“黄金十年”的重要起始之年。金砖国家已成为牵引世界经济增长最重要的引擎。金砖5国人口占世界总人口的40%,经济总量占全球比重从2006年的12%上升到2016年的23%,贸易总额比重从11%上升到16%,对外投资比重从7%上升到12%,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已超过50%,超过所有发达国家的总和。

尽管取得了这些成绩,但同样不可否认的是,金砖国家有些领域的合作还不够扎实,金砖国家普通百姓对金砖合作的获得感还有待提高。这也是为何此次南非担任金砖国家轮值主席期间,频繁推动金砖国家机制和南非市民社会、青年等多互动、多交流的原因。

举办时机的特殊之处往小处说,这是南非新政府上台以来的金砖“首秀”。今年2月,南非执政党非国大经过党内程序,迫使不得人心的时任总统祖马辞职,副总统拉马福萨接任南非总统一职,南非由此结束了近十年的祖马时代。

而南非应邀加入金砖国家机制就是在祖马时期,换句话说南非过去的金砖外交完全就是遵循了祖马总统的外交路线。祖马的下台,是否会导致南非的金砖外交由此出现重大的调整?南非对金砖合作的态度和投入是否会发生变化?

南非前总统祖玛(图/东方IC)

上月,笔者恰好赴南非参加国际会议,在近一周的时间内同南非的故旧新朋、官民学各界人士进行深入交流,以了解南非新政府内政外交的调整情况。目前来看,南非的金砖外交将不会出现根本性的变化,但一些局部调整将不可避免。

因为现在,南非外交部(尤其是有了新总统和外长后)、智库等机构有这样一种较为普遍的看法,即:在过去的祖马时代,南非外交有点过于偏重同新兴大国集团(如:金砖国家)的交往,而这种交往本可以不损害南非同欧美发达国家的传统关系为代价。但在祖马时代,南非外交却因为操作不当而出现了同欧美发达国家关系的退步。

因此,现在南非有人批评祖马总统的外交是“把所有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有南非评论甚至提出:南非的外交应该学习中国。因为中国在兼顾各方的利益方面就做得比较好——既拓展和深化了同新兴大国集团(如:金砖)的合作,同时和发达国家的关系也没有受损。不过,南非精英们也主张:这不意味着南非会淡化同金砖国家的合作,而只是追求一种更为均衡的、能够多方获益和发挥影响的经济外交而已。

三、中国和南非如何开启金砖合作的新“黄金十年”

南非虽然是金砖五国中最弱小的国家,但却是非洲数一数二的经济大国和重要的门户国家,在非洲的跨国物流、金融、投资等方面发挥着举足轻重甚至不可替代的作用。中国和南非地理上并不毗邻,因此并不存在和一些其他金砖国家那样的任何领土甚至地缘上的直接冲突,双方的合作基础和空间环境因此相当良好。

中国已连续9年成为南非最大的贸易伙伴和主要投资、旅游来源国。2017年,中南双边贸易额达391.7亿美元,较1998年建交时15亿美元增长了25倍。这也是为何去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厦门会见南非总统祖马时指出:近年来,中南全面战略伙伴关系保持强劲发展势头,双边关系处于历史最好时期。

为了让两国关系百尺竿头更进一步,为金砖合作增光添彩。笔者认为可努力的方面不少,简而言之首先可在经济合作、人文合作这2大方面继续有所努力。

(一)多多开拓双方经济合作增长点。

笔者因工作关系而最近几年多次赴南非实地调研,亲眼见证了中南这两个金砖国家经贸关系的扩大和深入发展:

在约翰内斯堡郊外,新南非开国总统曼德拉当初做律师时的故居是外国游客几乎必到的当地景点,故居的资料发放处最近已摆上了宣传中国银联的中文材料;去年1月中国春节期间,南非最大的机场——约翰内斯堡机场内甚至看到很多店铺还按照中国春节的习惯布置了不少小红灯笼;华为手机、海信电视等中国品牌的广告在南非也越来越多。

约翰内斯堡机场大楼外墙上张贴的海信手机广告

但不可讳言的是,双方经济合作还存在着一些突出和长期问题。

南非长期抱怨双方贸易结构的不够合理。因为南非向中国出口大多为农矿产品而从中国进口则以工业制成品为主,这在南非看来不仅造成对华贸易的较大赤字,还客观上助长了其近年来的“去工业化”,甚至有部分人士炒做这是中国的“新殖民主义”。

而中国企业面对南非强大的工会和市民社会、复杂的商业法律,也大为头疼。笔者一位在非洲经商多年的中国企业家朋友最近就抱怨说:近年南非的营商便利性不仅没有上升反而有所下降。有时在南非办理相关业务的审批流程之烦琐使人不禁怀疑相关部门“对所谓程序的追求超过了对效果的要求”。

目前,南非的经济增长率还不到2%,而为了解决其国内庞大的青年失业人口,有预测认为南非的经济增长率需要大幅提升到6%。南非新政府上台以来,积极学习中国等国家建立自贸区的经验,在国内也采取了一些促进外资和进出口的改革措施。但笔者此次实地所了解的情况是:南非一些政府部门学习的效果因学习不彻底、不到位等原因而打了不少折扣,其成效还有待提高。

南非近年来的外资净流入(单位:美元)

(二)提升人文交流打造双方的民心之桥。

通过与南非各界人士的普遍接触和对南非的实地调研,笔者发现:无论是南非的传统媒体还是新媒体,关于中国的报道都并不多,而且其报道的内容也相对比较狭窄——大多局限在中国的经济新闻。由于两国官方建交相对较晚(今年是两国建交20周年),中国的“南非通”和南非的“中国通”都还非常少。笔者一位从事中国研究的南非智库朋友告诉笔者:迄今在南非学术界,可以说所有的中国问题专家没有一个会中文的。

南非普通老百姓对中国的认识有时更到了让人哭笑不得的地步。6月,笔者去南非期间,和一位南非司机相识。问他对中国有什么印象?他反问道:“是不是中国黑社会帮派很多?是不是中国人都会功夫?”笔者一开始还对此回答大惑不解,后来才突然想到了一个可能的原因,一经核实,果然印证了笔者的猜测。原来该南非司机对中国的了解,大多是来自其少年时看过的香港黑帮和功夫电影。

南非对中国的了解匮乏,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也限制了南非商界开拓中国大市场的成绩。笔者的另一位南非学者朋友就认为之所以中国和南非的贸易还不平衡,就在于南非商界开拓中国的成绩还不很给力。而这种情况的原因就在于南非商人几乎都不会中文、更不了解中国的各种情况。虽然他们可以请中文翻译提供临时帮助,但毕竟发挥的效果不如那些商人自己就能用中文直接沟通来寻找商机要有用。

本文系观察者网独家稿件,未经授权,不得转载。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