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资讯出品

大鱼漫画:得了癌症怎么办?

2018-07-13 09:38:22 大鱼漫画

电影《我不是药神》猛刷了一把朋友圈

影片中的台词触动了很多人的心

“谁家能不遇上个病人?

你就能保证你这一辈子都不生病吗?

我不想死,我想活着,行吗?”

大鱼看完电影也不禁感叹

影片中徐峥扮演的程勇

从印度代购仿制的格列宁

卖给国内买不起正版格列宁的患者

格列宁是治慢粒白血病的神药(特效药)

它可以让绝症变成慢性病

带来生命希望的程勇

因此成为了病患们心中的“药神”

大鱼不禁想起魏则西

他因买不起专利药

也没有渠道买印度抗癌药

走投无路最终把命折给了无良医院

中国这么多人吃不起正版专利药

那为什么不能像印度搞仿制药呢?

本期,我们就以格列宁为例

说一下能救命的专利药

格列宁的现实原型是“格列卫”

《我不是药神》里的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

说白了就是一种血液癌症

治疗癌症一般有三种方法

最基础的是手术治疗

通过开刀取出肿瘤

不想或者不适合开刀的

可以选择放射治疗(放疗)

放疗是用高能射线破坏癌细胞

但射线同时也会伤到其他健康细胞

因此,放疗的副作用极大

接受放疗的患者往往备受折磨

最后,还有化学药物治疗(化疗)

化疗就是吃药,有口服也有打针

药物通过肠胃和血管传遍全身

癌细胞吃了药就会被毒死

健康细胞吃了药同样也会被毒死

所以普通化疗的副作用也大得可怕

那么,有没有一种“毒药”

进入人体后只毒死癌细胞

而不伤害健康的细胞呢?

这样神奇的“毒药”

被称为靶向药物

它们只攻击癌细胞特有的“器官”

让癌细胞残废

不能正常生长繁殖

并加速它死亡

格列卫就是一种靶向药物

造一粒格列卫的成本其实并不高

但药海茫茫,想挑出合适的靶子

需要勤奋+才智+运气+很多钱

研发靶向药的过程就像氪金抽卡

无数的研究者不断筛选药物库

直到抽中能命中癌细胞的靶向药

抽中药品只是万里长征第一步

紧接着就要申请临床试验

一期一期一期又一期的临床做完

十年的时间差不多就过去了

大多数新药都倒在临床这一关

让前期几亿甚至十几亿的投入打了水漂

因此,每一个成功上市并畅销的药品

都是支撑公司继续烧钱搞研发的摇钱树

研制出格列卫的诺华成立于1996年

是所有制药巨头里最年轻的

不过,诺华的年轻是“装嫩”

它的前身是瑞士的三家老牌化工巨头

三巨头在19世纪就已经赚得盆满钵满

后来为了进军医药行业才在20世纪末联合

毕竟,只有土豪公司才有能力造土豪药

诺华成立不久便开始疯狂氪金刷药

但刷出格列卫这样的畅销药的概率实在太低

至今为止也不过二三十种而已

如果你不让这些医药公司大赚一笔

他们也就没有能力继续不断研发新药了

于是,欧美便有了无比先进的医药专利制度

专利制度的发明鼓励了创新

同时也成为了巨头垄断逐利的工具

在欧美,药品专利的“保质期”一般20年

但医药企业总有办法“合法”地拖时间

比如改良一下药品成分就能申请新专利

也就变相地延长了专利保护期

只要合理地利用法律和制度

就没有什么事情是不可能的

包括正大光明地“盗版”

1970年印度颁布专利法

早早地取消了医药产品的专利

使印度本土企业可以合法仿制外国专利药

印度政府很“狡猾”

事实上,中国政府也并不傻

中国的专利法针对“救命药”

有一条“药品专利强制许可”

给仿制药打官司预留了后门

只可惜国内仿制药行业不太争气

没有什么拳头产品值得动用后门

仿制药虽然省去了研发试错的麻烦

但也并不是复制粘贴一下那么简单

和开发新药一样

仿制药也有规范的研发审评流程

技术难关和投入费用也不小

国内药企的仿药大多是小打小闹的“低仿”

“国产格列宁”造不起来

技术上达不到人家的门槛算一个原因

2013年起,全球每年到期的专利品种超过200个

中国国内的仿制药市场异常肥沃

药企不仅不缺钱赚,甚至还有点暴利

没有外国资本竞争、销路也稳定

也就没有研发新药和做复杂的仿制药的动力

在保护创新和造福大众中找到平衡点

我们的法律制度任重而道远

在志存高远、拒绝苟且方面

我们的药企还有很大很大的进步空间

虽然现实总体依然并不尽如人意

但还是不断有好消息传来

最后,大鱼想说

不生病是最好的

早起早睡多运动

多呼吸新鲜空气

最基本的幸福就是健康

 希望大家都能身体健康!

 

责编:许译予 PN184

一图看懂时事新闻,
凤凰网大鱼号工作室作品。

进入栏目首页

大鱼号官方微信号

扫这个二维码
看易懂好玩的新闻作品

推荐阅读

  • 数闻画说
  • 图片特刊
  • 在人间
  • 暖新闻
  • 第一解读
  • 日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