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在全球人工智能和机器人峰会上偶遇“VAR新媒体”


来源:大众网潍坊

2018年7月1日下午,为期三天的第三届全球人工智能与机器人峰会(CCF-GAIR)在广东省深圳市落幕,两院院士张钹、高文等国内顶级专家,美国等大学和研究机构专家,英特尔、英伟达、腾讯、小米、科大讯飞、雷锋网等企业专家和投资人,深圳市政府相关领导和研究机构专家以及数千名国内人工智能与机器人行业人士共同讨论了人工智能、智能安全、金融科技、计算机视觉、仿生机器人、机器人应用、智能物联网、人工智能芯片、智能驾驶、自然语言处理、高科技投资等前沿话题,其中一个关于“VAR新媒体”的全新话题引起了记者的兴趣。

“此VAR非彼VAR”,本届峰会主办方邀请的VAR新媒体专家、中国新闻史学会网络传播史研究委员会理事刘焱飞告诉记者,在正在举办的世界杯期间,VAR更多是指“视频裁判系统”,而巧合的是,基于网络科技的“VAR媒体”则是指基于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和混合现实(MR)的全新媒体形态,这样的新媒体形态正方兴未艾。

记者注意到,刘焱飞带领的VAR新媒体团队全程参与了本届峰会的现场报道,其中一个账号,先后发布峰会内容20多条,每条都有上万人观看,短短三天共产生阅读超过30万,这个平台就是腾讯公司的“微视”。

“腾讯的微视,毫无疑问是一个VAR新媒体平台”,多年从事科技前沿理论研究的雷锋网创始人林军解释说,人们只关注了微视作为小视频应用的一面,忽略了它作为平台方的科技含量,比如对于小视频的贴纸、特效、变型等处理,都是一种增强现实(AR)技术,峰会现场并没有这些内容,是微视作为平台,为开通了微视账号的用户提供的一种赋能,最终呈现结果,远比峰会现场更多样化。

姬晓峰所从事的就是增强现实(AR)、虚拟现实(VR)和混合现实(MR)行业,二十年来一直年从事计算机软硬件的开发,他说把各种“现实技术”合并起来,就是“VAR新媒体”,VAR新媒体平台不仅有腾讯微视,还有抖音以及一些专业的VAR平台。如果按这种逻辑,目前仅中国从事“VAR新媒体”的活跃用户已经远远超过一亿人,“真正使用了VAR技术的新媒体平台,不仅可以实时开展现场报道,还能根据地理位置的定位,看到此前谁在这里报道,时间和空间彻底被数字化,人们每到一处,都可以回望过去、展望未来。站在某个地理位置,通过全息技术展示,也许你能看见昨天曾经出现过在这里的某个美女或帅哥,如果几十前已经有了VAR技术应用,你甚至还能看到当年邓爷爷在深圳南海边划了一个圈的历史场景。”

VAR新媒体专家刘焱飞对于学术界和业界把VR(Virtual Reality)翻译成“虚拟现实”并不准确,他认为“virtual”一词的词根“various”、“verity”本意是“多样性的”,正如著名哲学家罗素所说“多样性乃幸福本源”,所谓的虚拟现实,本质是基于互联网新技术的,而不是空中楼阁,凭空想象的,VR(virtual reality)跟增强现实AR(augmented reality )合并起来以后叫“VAR”,其实质是“多样化的信息现实呈现方式”。“回顾大众媒体从第二次世界大战开始的勃兴,到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各种变迁,再到今天的VAR新媒体,有一件事情从未改变,那就是媒体的本质是人类对信息的采集、处理、传播和交互的过程。大众媒体时代的信息采集工具是记者的眼、耳、口、鼻、舌,加上触觉等感觉器官,以及钢笔、照相机、摄像机、录音笔,采集和处理是分开的,而VAR新媒体的信息采集工具主要是手机,也有少量正在全世界各个实验室里正在研发的各种眼镜等智能硬件,信息采集、多样化处理、网络传播以及用户信息交互都在同一个设备上完成,都在同一个类似微视的平台上操作,本质上并没变,只是信息的生产方式在变化,内容以短视频为主了,传播以手机为主了,交互更加实时和频繁了,人人都是VAR媒体从业者,大家相互之间已经没有了UGC(用户生产内容)和PGC(专业内容生产)的区别,我们的实践已经证明,哪怕再高大上、再令人费解的科技报道,都可以引起数十万甚至数百万青年人的关注,这完全是新时代的媒体样态,更加贴近群众、贴近生活、贴近实际。”(刘焱飞 郑若楠)

null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