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爱因斯坦真的说过这些话?连“上帝不掷骰子”都不是原话


来源:澎湃新闻网

在《爱因斯坦全集(第十五卷)》出版之际,安德鲁·罗宾逊(Andrew Robinson)重新审视了那

在《爱因斯坦全集(第十五卷)》出版之际,安德鲁·罗宾逊(Andrew Robinson)重新审视了那些所谓的爱因斯坦名言。
除了对物理学做出了无与伦比的贡献外,爱因斯坦还热衷于对教育、婚姻、金钱、天份、音乐创作和政治等等方面发表评论。正如今年出版的《爱因斯坦全集(第十五卷)》所示,他的见解广博而深刻,甚至在美国国税局的网站上面也载有他的话(据他的会计引述):“世界上最难理解的东西是所得税。”
《爱因斯坦语录》(The Ultimate Quotable Einstein, 2011) 一书的编辑爱丽丝·卡普拉斯(Alice Calaprice)指出:“从爱因斯坦庞大的档案资料中似乎可以挖掘出来无限的语录宝藏。”这不由得令人心惊 。确实,爱因斯坦可能是历史上最常被引述的科学家。据维基语录(Wikiquote)网站显示,关于爱因斯坦的条目比亚里士多德、伽利略、牛顿、达尔文或者霍金还要多,甚至比爱因斯坦同时代的丘吉尔和萧伯纳还多。”
但是这么多语录当中实际有多少真的出自这位物理学家之口呢?比如说一些占星术网站显示的这几句:“占星学本身是一门科学,并且包含了许多启发性的知识。它教会了我很多东西,我非常感激它。”这几句话在 2007年被《怀疑探索者》(Skeptical Inquirer) 杂志揭露出来其实是一个彻头彻尾的骗局。其真正的来源是一本再刊的《占星指南》(Manuel d’astrologie, 1965) 的前言,由瑞士加拿大双籍占星家维尔纳·西西尓(Werner Hirsig)在1950年首次出版。现在唯一已知的爱因斯坦对占星术的评论见于他1943年写给尤金·西蒙(Eugene Simon)的一封信中:
“我完全同意你关于占星术是伪科学的看法。有趣是,这种迷信非常顽固,居然可以流传数百年之久。”
在卡普拉斯(Calaprice)指出的几百条对于爱因斯坦的错误引用当中,其实很多都是有争议的。有些话是被修改或转述过的,目的是为了让原意更加凸显和直白。卡普拉斯提到,“任何事情都应该尽可能地简化,直到没法再简化为止”这句话其实可能是爱因斯坦1933年讲座发言的一个缩简版:“很难否认的一点是,所有理论的终极目标都应该是在对所有实验数据的充分解释基础上,使得整个理论尽可能的简单,包含尽可能少的基本元素。”
而另一句爱因斯坦名言“宇宙最难以理解的地方在于它是可以被理解的”出处则更加确凿。这句话其实改写自1936年《富兰克林研究所杂志》(Journal of the Franklin Institute)的一篇文章中的一段:“世界的永恒之谜在于它的可理解性......它是可以被理解的这一事实真是一个奇迹。”
“上帝不掷骰子”也许是爱因斯坦最著名的一句名言,但是其实也不是他的原话。它出自于爱因斯坦在1926年12月用德文写给理论物理学家马克斯·波恩(Max Born)的一封信(波恩是爱因斯坦的好友兼研究搭档)。这封信收录在最新一卷的《爱因斯坦全集》当中,编辑们对于这句自20世纪20年代以来“一直在变的译文”做了一些评述。
这本书中的版本是:“量子力学......确实有很多结论,但并没有让我们更接近老家伙的秘密。无论如何,我确信他不掷骰子。”在这里爱因斯坦并没有使用上帝(德语Gott)一词,而是用了老家伙(德语Der Alte)。物理学家和诺贝尔奖获得者莱昂·莱德曼(Leon Lederman,《上帝粒子》(The God Particle, 1993) 的作者)指出,这其实是一种把大自然人格化的修辞手法。
爱因斯坦去世后,一些别人的话也被贴上了他的名字。例如,爱因斯坦档案管理员芭芭拉·沃尔夫(Barbara Wolff)证实,“疯狂的定义是不停地做同一件事,但是每次都期待不同的结果”这句话出自美国作家丽塔·梅·布朗(Rita Mae Brown)所著的小说《猝死》(Sudden Death,1983)。而另一句话, “能计算的不一定重要,重要的不一定能计算。” 则出自社会学家威廉·布鲁斯·卡梅伦(William Bruce Cameron)的《非正式社会学》(Informal Sociology,1963)一书。
如此浩如烟海的语录,抑或真实,抑或捏造,抑或虚构,都说明了爱因斯坦崇高的地位。在他去世60多年后,他的声望仍然至高无上。我觉得至少有四个原因让我们直到今日仍然为他着迷。
第一,爱因斯坦的科学发现是根本性的,他统一了时空、质量、能量和力的概念。这些发现改变了我们对于现实的看法。而且他还不止一次向不懂物理的普罗大众宣传这些知识。他在1921年第一次访问美国时,就半开玩笑地向迫不及待的媒体介绍相对论:“以前人们认为如果所有物质都消失了,留下来的就是时间和空间。然而,根据相对论,时空将会与物质一起消失。”
第二,爱因斯坦敢于挑战世俗的精神获得了广泛的认同。他在德国上学时的学术表现不错,但远远称不上才华横溢。他不喜欢德国学派的僵化体制而最终选择离开。大学毕业后他没有立刻获得教职,部分原因是他嘲笑了他的物理老师。1901年,虽然处于食不果腹的状态,他还是坚持不屈从于学术权威 。他写信给他的未婚妻说“自负”是他的“保护神”。这一信条贯穿他的一生。
第三,爱因斯坦积极参与政治和社会活动,经常出现在公众视野当中。他支持在巴勒斯坦建立犹太人家园,还帮助建立了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Hebrew University of Jerusalem),1952还受到出任以色列总统的邀请。然而,他在1938年的一次演讲中说:“我对犹太教基本教义的认识和建立一个有边界、有军队、有俗权的犹太国家是相左的。”
1933年 ,他公开反对纳粹德国,后借道英国逃往美国,躲避暗杀。尽管1939年爱因斯坦进言美国总统富兰克林·罗斯福制造原子弹,但1945年原子弹在日本的杀伤效果还是让他感到不寒而栗。他在美国公开反对种族歧视。在20世纪50年代,他义愤填膺地抗议氢弹和麦卡锡主义。就在他去世的1955年,他还被联邦调查局局长小埃德加·胡佛(J. Edgar Hoover)以苏联特工的名义驱逐出境。
最后,爱因斯坦深邃的智慧无可企及。1930年他致友人的一句话可以作为爱因斯坦一生智慧的浓缩:“为了惩罚我对权威的蔑视,命运把我自己变成了一个权威。”(是真的:我已经在耶路撒冷的爱因斯坦档案馆确认过。)

(原标题:爱因斯坦曾说过......等等,你确定他真的说过?本文原载于微信公众号“nature自然科研”,澎湃新闻经授权转载,禁止二次转载。)

推荐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