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见证]李谷一:改革开放40年《难忘今宵》唱了32年


来源:央广网

原标题:[见证]李谷一:改革开放40年《难忘今宵》唱了32年   编者按:1978年,以中共十一届三

原标题:[见证]李谷一:改革开放40年《难忘今宵》唱了32年

  编者按:1978年,以中共十一届三中全会为标志,中国开启了改革开放历史征程。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从农村到城市,从试点到推广,从经济体制改革到全面深化改革,40年众志成城,40年砥砺奋进,40年春风化雨,中国人民用双手书写了国家和民族发展的壮丽史诗。”

  在这场深刻改变中国、深刻影响世界的伟大变革中,有多少波澜壮阔的征程,有多少值得铭记的时刻?在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之际,中央人民广播电台中国之声踏着改革开放40周年的历史轨迹,寻访到很多重大历史事件的亲历者,记录他们的回忆、他们的思考、他们的展望。

  回望历史,是为了汲取继续前行的力量。中国之声纪念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见证》,今天推出《李谷一:我只是长了个抒情的样子》。

  央广网北京6月1日消息(记者沈静文)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李谷一,1944年11月出生,祖籍湖南长沙,国家一级演员。1961年她进入湖南省花鼓戏剧院,开始舞台生涯。她于1979年年底录制的歌曲《乡恋》被称为“新时期中国大陆的第一首流行歌曲”。由于歌曲中“半声”唱法的运用,她在长达两年的时间里被批为“靡靡之音”“黄色歌女”。1983年首届央视春晚上,迫于大量观众来电要求,《乡恋》成为李谷一当晚演唱的第9首歌曲,一个时代的禁忌从此打破。

  74岁的李谷一,穿着宽松的格子衬衫,瘦瘦小小、脚步轻而密。她的皮肤、眼神、声音,她应答病床上丈夫呼叫时的敏捷,都绝不是古稀之态。《乡恋》,这首在过去39年里给她的人生留下特殊印记的歌曲,被她郑重铭记。

  她说,《乡恋》实际是1979年12月21日录的。那是改革开放的第2年,李谷一35岁,演唱事业如日中天。李谷一表示,《乡恋》这一版音域不是很宽,唱的时候娓娓道来,比较抒情。“你的身影,你的歌声,永远印在我的心中”,跟过去唱的抒情歌曲不一样,声音用得很甜美,再加上作曲家的配器,用了很多现代的手法,“咚咚咚”这种鼓点子有探戈节奏,文革以前不可能用这种节奏。

  《乡恋》的“不一样”正是此后一场风暴的伏笔。李谷一表示,可以很多种唱法。比如唱《绒花》,“世上有朵美丽的花”,可以温柔地唱,也可以雄壮地唱。

  《乡恋》之前,“高强响硬”是文艺界唯一的声音。李谷一说:“高强响硬是那个时代要求的一种革命豪情、激情,革命的浪漫主义比较欠缺。还有几个样板戏,但是听了10年,就像给你吃最好的东西,每顿除了鱼就是肉,你说腻不腻?”

  1980年初,《乡恋》通过中央人民广播电台首先播放。批判与溢美之词,几乎同时喷涌。李谷一介绍:“《乡恋》是1980年元旦播的,刚播出来文章就写出来了,说我是‘李丽君’(指模仿邓丽君),甚至反党、反人民、反社会主义,黄色歌女、靡靡之音,甚至说这些歌曲是厕所歌曲,不能公开唱。幸亏是改革开放,否则一锤子打死了。”

  李谷一表示,如果不是改革开放可能不会用这样的方式去唱这样一首歌,词曲作家也不可能这么去创作,不可能这么去配器。改革开放使他们有新的思维、思想,首先解放自己的创作思路,由此指明了创作的方向。

  反复被批判,反复据理力争――这是接下来两年李谷一工作、生活的主要内容之一。“甚至在音协开全国会议时,他们好心地说能不能重新把这歌录一下。如果说一个演员哪些地方还不够、可以唱得更完美,我可以重录,但如果是为了开批判会,否定我全部前段的唱法,我不录。我长了一个很抒情的样子,但我性格很刚强,宁可死也不认输。”

  但是听众是与李谷一并肩站立的。在执着反抗权威的两年多里,她不但没有被雪藏,还接下“50多天演70多场”的高强度表演任务。也正因为听众喜爱,1983年首届央视春晚上,《乡恋》的旋律响起。

  记者:那天从家出发时,您知道自己要唱《乡恋》吗?

  李谷一:没有,绝对没有。我提供给他们的作品是另外6首歌,场上对唱两首歌都是临时安排的。没有任何准备,剧组没有,我自己更没有。没想到观众不停地从电话点歌,全是点《乡恋》的。后来采访黄一鹤导演时他就是一句话,我们节目就是为观众服务的。导演后来讲,部长(指时任广电部部长吴冷西)考虑了半天,最后拍板通知导演组,就让李谷一唱《乡恋》。

  记者:您听到《乡恋》的前奏在春晚舞台上响起的时候是什么感觉?

  李谷一:心里想总算是名正言顺解放了,感慨万千。但那时候我因为唱了别的歌,已经很累了。找我的伴奏带子,结果都没有。后来一个灯光师傅找到了。

  记者:那是他自己的磁带?

  李谷一:他自己的磁带,他自己喜欢我的歌。

  这场春晚,无论对于中国文艺界还是李谷一都意义非凡。在个人层面,她的身份由“体无完肤”的被批判者转为文艺改革的先锋。

  李谷一介绍:“中央电视台1983年肯定了以后,知道了我们创作的方向,不再完全延用过去那种僵硬的、保守的、一成不变的创作手段。只要是真善美的,不管是抒情的还是高强响硬的,都可以表现出来。”

  7首独唱加2首对唱,李谷一在春晚演唱的记录,仿佛不可逾越的至高荣誉。第二年春晚,她唱了6首歌,其中之一是保留至今的“最后一曲”,《难忘今宵》。她说,《难忘今宵》是1984年以后写的歌曲,34届春晚用了32届,想改革变下别的歌没变成,直到去年唱的还是《难忘今宵》。改革开放40年,《难忘今宵》唱了32年。

  对于李谷一,如果《乡恋》是勇气和坚持的注解,《难忘今宵》则事关传承和转身。虽然唱了32次春晚,但没有唱腻。“每年的变化不同,想到国家的不同变化,‘共祝愿祖国好’。改革开放40年,高楼林立,高速公路、高铁发展快,会把这些东西融到歌曲里。唱可以换很多人,形式可以换,但我们共同的愿望在这里,谁不爱自己的国家?”

  这位“吃得苦、耐得烦、不怕死、霸得蛮”的湖南女性,直到今年还活跃在歌唱一线。这40年里,李谷一以一贯的炽烈回应外界的敌意和脆弱。

  以“流行”为标签达到世俗意义的成功后,李谷一更在意的,是传统文化的延续。“我是戏曲演员出身,‘戏歌’是我90年代初提出来的一个概念。我国有300多种戏曲品种,很多作家用戏曲的元素创作了很多艺术歌曲,还有一种是原来戏曲里比较好的唱段。《浏阳河》里‘浏阳河弯过了几道弯’,包括黄梅戏,‘树上的鸟儿成双对’,这是原来戏曲里好的唱段。我教学生时,让学生一定要老老实实地学自己家乡的一段戏。”

  李谷一说,自己从从1974年开始就做传统文化保护工作了,在中央乐团唱民歌时,去国外去访问,在澳大利亚、新西兰、美国、法国、日本这些地方都唱自己的花鼓戏。这两年比较可喜,尤其是提出非物质文化遗产保护后,已经很重视这个问题。包括诗词朗诵、过去的诗词谱成新的创作作品,还是比较满意。

  见证者说

  李谷一:习总书记说的很对,我们要文化自信,改革开放40年感触特别深。我们不能因为学国外的时髦、时尚,把自己的根本忘掉,你知道你要唱什么、要表现什么,要突出什么、希望什么。现在创作天地很轻松、很自由,是国家给了我们好的政策,让艺术家们充分去调动自己的积极性,创作思维,解放思想,没有阻拦。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