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奥巴马时期“大数据”是榜样 到了特朗普美媒就双标


来源:观察者网

原标题:奥巴马时期“大数据”曾是正面榜样 怎么到了特朗普美媒就双标 【文/观察者网 王骁】炮轰特朗普

原标题:奥巴马时期“大数据”曾是正面榜样怎么到了特朗普美媒就双标

【文/观察者网王骁】炮轰特朗普,现在又有了新靶子。这两天最火的美国新闻无异于脸书公司(Facebook)泄露5000万用户信息,使得“剑桥分析”公司操纵美国选举,协助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了。

相信关注美国新闻的读者早就有这样的感觉,只要一件事对特朗普有利,那么在美国主流媒体上就鲜有正面报道。很多事情其实并不存在好坏,唯一的区别仅在于主角到底是民主党,还是共和党。

同样一件事情,不同的人做就会有不同的媒体报道风格,你信吗?那么我们就以这一次“脸书泄露用户信息”事件作为蓝本,聊聊“西式宣传机构”的双重标准。

按着扎克伯格的头道歉

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之后,美国政界和文艺界就兴起了一股所谓的“通俄门”炒作。美国媒体和政界纷纷指责俄罗斯利用黑客在社交网络上发布假新闻,攻击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最终帮助特朗普当选。

此后,基本上每次通俄事件炒大,脸书的估价就会在媒体的讨伐中跳水。

当地时间21日,脸书创始人CEO扎克伯格出面道歉。他表示:

我们有责任保护好大家的数据,如果我们没能做到这一点,那么就不足以向大家提供任何服务。我这几天一直在尽可能搞清楚整个事件的来龙去脉,考虑采取哪些措施才能才能防止此类事件再次发生。好消息是,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的最重要的举措,我们数年前就已经开始实施,但我们仍然犯下错误,我们还需更多努力,加大保护用户数据安全的力度。

而试图在脸书落水时再踏上一脚的有传统媒体、政客和商业界的竞争对手。

媒体此次在脸书泄露信息事件中的表现非常一致,不论是支持或者是反对特朗普的媒体,都没有给脸书好脸色。我们选取了其中最有代表性的反特朗普媒体CNN和挺特朗普媒体福克斯的态度。

CNN就巧妙地用标题传达删除脸书的行动。

而保守派媒体福克斯则攻势比较直接,他们对于扎克伯格的道歉并不买账,并且继续抨击扎克伯格的商业行为对民权的伤害。

他的商业对手更像是闻到了腐肉的秃鹰,争抢着要在这波脸书丑闻中分一块肉。那些传统的竞争对手我们暂时不提,其中有一个人的行为却非常有趣。

艾克顿曾经应聘脸书被拒,后来创办社交聊天软件WhatsApp。2014年,脸书以190亿美元收购WhatsApp,创下初创公司被收购金额纪录。也就是说,扎克伯格帮助艾克顿成为了亿万富翁。

但是艾克顿却在这次脸书危机中,第一时间呼吁大家删除脸书。

奥巴马时期,大数据曾经是个正面榜样

剑桥分析公司号称他们利用“大数据”协助特朗普当选,此事白宫方面虽然没有回应,但是并不妨碍媒体群起攻之。

据美国理性保守派媒体《国民评论》就从目前的舆论乱局中点出了问题的核心,即自由派媒体和民主党对于硅谷的态度取决于,硅谷是否能够让他们保持权力。

《国民评论》称,自由派对于英国退欧和特朗普当选的结果感到吃惊,他们不希望新科技帮助保守派对抗自由派。硅谷一贯和自由派保持合作。

特朗普抨击自由派媒体报道假新闻,但是自由派媒体认为是假新闻帮助特朗普当选。于是大量硅谷的社交网络公司开始聘用自由派记者担任网站信息审查员,对支持保守派的信息进行“自我审查”。

(科技和政治的较量,Spectator)

事实上,利用社交网络、大数据和用户信息为选举服务并不是什么新招数。保守派也不是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其实这一招最早就是民主党想出来的。

奥巴马竞选团队没有使用“剑桥分析”的“问卷调查”方式获取用户信息,他们做的更堂而皇之。奥巴马团队派出核心支持者使用他们的脸书账户登录到竞选网站,然后他们利用开发的先进技术把他们自己的脸书好友信息套取出来。

2012年,《麻省理工大学科技评论》杂志还专门以出版了名为《一个更好的联邦》的专题报道,解释奥巴马如何利用大数据“动员”选民。

当时麻省理工滔滔不绝写道奥巴马团队如何巧妙利用脸书用户数据和选民登记券等来源,生产出一种全新的政治货币,可以预测个人行为。文章还明确说道,竞选团队知道你是谁,知道他们想让你在选举的时候变成什么样的人。

文章还洋洋得意说道:奥巴马团队对于选举充满信心,他们早就知道了6945万支持者的名字。虽然投票是无记名的,但是在选举之前,他们就已经知道谁会给奥巴马投票了。

那么当时主流媒体又是如何评价奥巴马这种“套取信息,操纵选举”的行为的呢?他们象征性地监督了一下,并且帮助脸书找了个借口……

自由派的旗手,反特朗普媒体《纽约时报》报道说:这场选举触发了该网站内部安全的警惕,不过只要你承诺在投票日不这么干,就可以了。

而且《纽约时报》在文章中还轻松地将奥巴马团队的行为形容成跟上时代潮流,并且说道政治市场通常比商业市场行动慢,其实商业市场定向投放广告已经非常成熟,而奥巴马团队此举就是跟上时代潮流……

《国民评论》点评道,只要能够帮助到民主党和自由派,那么硅谷遇到问题解决问题就可以了,没有人会扣帽子。这次脸书翻车的最大原因就是,希拉里输了,而特朗普赢了……

传统媒体的“自救”?

这一次对于脸书的声讨在表面上看是传统媒体的双重标准,但是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传统媒体的生存危机。

《国民评论》指出,从宏观角度来看,自由派更喜欢传统媒体。传统媒体由精英控制,他们和民主党共享同样的价值观与意识形态。他们可以通过控制舆论来塑造民意。

硅谷社交网络的崛起却给传统媒体王国带来了革命性的改变。老百姓终于获得一个可以发声与串联的平台,而2016年大选的结果和传统媒体的预测大相径庭更证明了民众与精英的分裂。

传统媒体塑造民意的能力却越来越差,公信力不断下跌。如果宣传机构不能塑造民意,那么他还有什么存在的意义?所以炒作隐私权,摧毁脸书的社交基因,重建传统媒体的道德与舆论优势就成了目前传统媒体界的共识。

让我们回顾一下民主党大金主索罗斯在2018年达沃斯论坛上的发言吧。索罗斯当时已经用他的演说给未来民主党确定了工作方针。他说:

1、2018年中期选举民主党一定会胜利。

2、脸书和谷歌等社交媒体巨头要完了。

3、而2020年美国大选特朗普将不是威胁。

(索罗斯2018年达沃斯演说)

《国民评论》认为,当下事实就是这些科技大佬们在传统媒体、财阀和政客的围剿下已经举起白旗,表示投诚。那么自由派使用高科技窃取身份信息,操控民意将会更加高效。

自由派并不在意社交网络在第三世界国家创造多少的假选举,鼓动起多少的战争和族群冲突,只要他们在华盛顿可以立于不败之地就没问题了。而对于科技大佬们,有钱赚,少惹事儿就够了。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