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春晚历史上最经典十大金曲回顾


来源:虹膜

文| 沉思羊今年是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35岁生日。35年来,春晚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全国观众,见证了一年又一年的社会背景与流行趋势。在春晚的舞台上,有些歌经久不衰,有些歌昙花一现。有些歌因为在大众中流行而

文| 沉思羊

今年是央视春节联欢晚会的35岁生日。35年来,春晚陪伴了一代又一代的全国观众,见证了一年又一年的社会背景与流行趋势。

在春晚的舞台上,有些歌经久不衰,有些歌昙花一现。有些歌因为在大众中流行而上了春晚,有些歌则因为春晚而被大众所知而流行。它们都带有浓浓的时代烙印,见证了历史的变迁。 以下就介绍十首春晚金曲及它们背后的故事。

1983《乡恋》(李谷一)

《乡恋》从1979年发行到1983年春晚的首次亮相经历了坎坷的过程。这是一首由马靖华填词,张丕基谱曲、编曲,李谷一演唱的电视风光片《三峡传说》的插曲。

当时《三峡传说》在新闻联播一播出,立刻火遍全国上下,然而不久便遭到铺天盖地的批判,成为禁歌。由于《乡恋》旋律温婉,唱腔上李谷一运用了轻声与气声,十分柔美,不像文革期间大家常常能够听到的「高、快、响、硬」《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团结就是力量》等革命歌曲,也不像当时推崇的美声唱法《我骑着马儿过草原》、《克拉玛依之歌》等民歌,立马与港台流行歌曲一起被扣上了「靡靡之音「、」黄色歌曲「等帽子。

1980年2月,《北京音乐报》连续刊登两篇批判文章。在第二版刊发署名「莫沙」的文章《毫无价值的模仿》写道:「风光电视片《三峡传说》播映之后,它的几首插曲在群众中迅速引起较大的反响,对它们的评价也产生了尖锐的斗争。我觉得,其中一首情歌不论在艺术创作风格上或演唱风格上,都是对外来音乐的模仿,从艺术上来说,是毫无价值的仿造品。」

2月25日在《不成功的尝试》中写道:「《乡恋》拟人地怀恋故乡,但抒发的却不是健康的热爱祖国山河的怀恋之情,而是低沉缠绵的靡靡之音。」

1983年,中央电视台举办的第一届春节联欢晚会。晚会现场设置了4部观众点播电话。晚会刚开始不久,便不停有观众点播《乡恋》,春晚导演组着急请示领导,最终实在无法抵挡观众来自四面八方的点播,最终领导咬牙一拍板,《乡恋》算是正式解禁了。

1984《我的中国心》(张明敏)

《我的中国心》是张明敏演唱的一首爱国主义歌曲,由黄霑作词,王福龄作曲。时隔多年之后在2007年发射的中国第一颗探月卫星嫦娥一号上,就携带有该首歌曲,可见意义非凡。

80年代初期,邓小平和撒切尔夫人开始就香港回归问题开始正式会谈。在这样的大背景下,张明敏所在的香港永恒唱片老板邓炳恒抓住了机会,开始为张明敏策划一章具有爱国情怀的专辑。

邓炳恒找到了香港词曲家黄霑,请他写一首国语歌。然而当时的国语歌是没有市场的,既没有音乐创作人愿意写国语歌,也没有歌手愿意去唱,主要以粤语流行歌为主。

1984年,中英就香港问题达成协议,明确香港将在1997年7月1日正式回归祖国。当年的春晚剧组希望能找一个香港歌手来表演,以纪念这个特殊的年份。导演组派工作人员到广东香港地区采风,到广东及香港地区采风,无意间在乘车中听到张明敏这首《我的中国心》。于是张明敏成为了第一位登上春晚的香港歌手。

《我的中国心》从1982年创作出来,经历了两年的默默无闻,但到了内地后,春晚一夜便红透大江南北,张明敏也因此也成了全国人民心中的爱国歌手,之后在内地举办多场演唱会也是场场爆满,盛况空前。

1984《难忘今宵》(李谷一等)

1984年,中央电视台春节文艺晚会总导演黄一鹤觉得缺少一首与整台节目相配合的歌曲,于是黄一鹤找到了词作家乔羽,希望他能为猪年春晚的结尾曲写一下歌词,内容要有家人团聚,祖国大团圆,亲人间的骨肉之情和对未来的希望。

乔羽是著名的词作家,泰斗级人物,写过《让我们荡起双桨》、《夕阳红》等人尽皆知的歌曲,他把对对祖国的赞美,对未来的期盼等等全都写进了《难忘今宵》。

歌词完成后,黄一鹤找来了作曲家王酩谱曲,然而导演组内部对这首还没彻底完成的歌曲发生了争议。有人说这曲子写得不太健康,软绵绵的像哀乐一样。但作为总导演的黄一鹤并没被这种声音所左右,与李谷一坚持把这首歌录了下来。

此前的晚会,往往到最后一首歌结束的时候,就容易落下一个俗套,以一个高潮大合唱结尾。可这次李谷一在春节晚会结束时,以一曲短小精悍的《难忘今宵》 令人耳目一新。从此《难忘今宵》便成为了春晚的传统压轴曲,一直到今天。

1987《冬天里的一把火》(费翔)

1987年全中国的少女们都被一位来自台湾的偶像迷得神魂颠倒,茶不思饭不想。在1987年的春晚上,一位身着红西装,头顶时髦的烫卷发,浓眉大眼酷似混血儿的费翔刚深情款款地唱完《故乡的云》,便用一曲《冬天里的一把火》点燃了全中国寒冷的冬天。

他性感的唱腔与舞蹈给了全国观众带来视觉与听觉上的巨大冲击,一瞬间点燃了全中国所有人的热情。费翔不仅影响了一代男青年的发型,满足了全中国少女的幻想,还颠覆了当时内地流行乐坛死气沉沉的局面,打开了新的大门。他在海峡两岸刚刚开始交流的关键历史时期成为了第一位来到中国大陆的台湾歌手。

《冬天里的一把火》前身为1980年爱尔兰女子组合诺兰(The Nolans)原唱的歌曲《Sexy Music》。1982年,由台湾歌手高凌风翻唱为《冬天里的一把火》。至于那火爆全中国的舞步背后还有故事。费翔在《金星秀》访谈中聊到,当时导演组一直定不下要上《故乡的云》还是《冬天里的一把火》,直到演出前一天才知道两首都上。

于是费翔在彩排前一天晚上,自己在酒店洗手间的镜子前自己编排了舞蹈。结果第二天彩排一跳,惹得领导不满,不让摄影师拍摄头部以下。但由于导演的坚持,让摄影师一定给全身的镜头,才有了火遍大江南北的《冬天里的一把火》,也从此改变了费翔的命运。

1989《爱的奉献》(韦唯)

1988年,中央电视台文艺部刘瑞琴导演想把电视台的《人与人》栏目中的一些节目改编成小品。《人与人》由许多感人的小故事组成,致力于表现人与人之间的美好情感和关系。

刘瑞琴导演请来了一些词曲作家,其中包括黄奇石和刘诗召, 并给每人都分配了任务。黄奇石拿到的文章题目叫《她比幸子更幸运》。故事说的是北京的一个中学生患了严重的肾病,需要进行换肾手术,可是,中学生的父母都是工薪阶层,无力承担高昂的手术费。

中学生的父亲心里非常难过,想到女儿从来没有去过海边,他想带孩子去看看大海。事情被中学生的同班同学知道后,孩子们纷纷把自己的压岁钱都捐了出来。班主任知道后,又把这件事情及时报告了学校的领导。于是,在学校领导的倡导下,在全校范围内展开了捐助。

后来孩子父亲单位的同事也知道了这件事情,大家也纷纷捐款,有的人甚至把自己当月的工资全部捐献出来,大家都怀着一个心愿:希望中学生的病能够尽早医治好。

这件事情经《北京晚报》报道后,真个社会都动员起来。大家都有一个心愿:那就是,希望孩子的病能尽快得到医治。刘瑞琴导演希望黄奇石能根据这个故事写一首歌词,要求贴近生活,不要喊大口号。

看完文章后,黄奇石心潮起伏,很快就把歌词写了出来。1989年又韦唯首次在春晚上演唱,感动了许许多多的人。如今《爱的奉献》已成为成为公益歌曲的标志,具有很深刻的意义。

1993《涛声依旧》(毛宁)

《涛声依旧》由陈小奇作词、作曲,毛宁演唱的的一首流行歌曲。这首歌曲的灵感来自张继的唐诗《枫桥夜泊》。当时内地流行音乐首度成功包装的杨钰莹、毛宁这对金童玉女开始了他们的娱乐圈神话。

广州新时代唱片公司也成为后来所有内地唱片公司的雏形,从此开启了内地流行音乐的新时代。这首歌曲有着古诗词的古色古香,也融合着现代人的情愫。在1993年春节联欢晚会上采用舞蹈和歌曲相融合的表现手法,令亿万观众耳目一新,也让毛宁一夜走红,从此这首歌传唱于大江南北。

后来,这首歌还被赵本山在春晚春小品上演绎了一次,「我这张旧船票,还能否登上你这条破船」成为民间广为流传的时髦用语,白云和黑土「涛声依旧了」的结局,也为小品大团圆的结尾方式带来了一股清新的风。

1998《相约一九九八》(那英王菲)

《相约一九九八》是由靳树增作词,肖白作曲。这是香港回归后的第一个春节晚会——1998年春节晚会上由内地歌手那英和香港歌手王菲共同演绎的一首歌曲。

这首曲子的成功之处在于将难以处理的宏大情怀与主题往小格局处理,用圆舞曲的节奏与小调式写出了隽永,充满现代感。此曲不仅仅流行了整个1998年,并且超越时间成为了经典。

1998《好日子》(宋祖英)

《好日子》是由车行作词、李昕作曲,宋祖英演唱。这首耳熟能详的民歌也是春晚的独特产物。她的特点在于喜庆、热烈这个基调,歌曲节奏欢快,歌词简单易懂。

《好日子》见证的是改革开放十几年来中国日新月异的变化及人民生活水平有所提高这一特定的历史时代。

1999《常回家看看》(陈红蔡国庆)

1998年初,车行将十几首歌词寄给戚建波,其中有《常回家看看》。接到歌词后,戚建波深深地被《常回家看看》打动,谱成了曲子。1995年9月,车行67岁的父亲去世了,送走父亲后,车行试着回想与父亲在一起的日子,结果发现,一家人在一起的温暖和快乐太少了。

参加工作前,他常和父母犟嘴,惹老人生气,参加工作后又很少回家。车行很后悔回家的次数太少,心中充满了对父亲的深深怀念。此后,车行为父亲写了一首《爸爸,再见》。

1996年,在一次坐火车出差的途中,车窗外的美好春色触动了车行,他又一次想起父亲、母亲、家,而写下了「常回家看看」。这首歌无论词曲都十分质朴,很适合吟唱,也很容易走进人心。

2006《吉祥三宝》

2006年的《吉祥三宝》像一缕来自草原的清风吹入了春晚的舞台。马头琴伴着欢快的打击乐,加上深沉男声的蒙古语Rap和小女孩明亮的嗓音,就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吉祥三宝》由蒙古族歌手布仁巴雅尔作词作曲,并和妻子乌日娜以及他们的小侄女英格玛演唱的描写日常家庭生活的一首对答式的蒙族小曲。这首歌在春晚的亮相也标志着民族融合的时代背景。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