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朝鲜战争到底是如何爆发的!


来源:这才是战争

我们来看看朝鲜战争到底是如何爆发的。

一、杜鲁门和艾奇逊的两个声明

null


1950年1月5日,美国总统杜鲁门在白宫发表声明:“美国政府现在无意在福摩萨谋取特殊权利或利益,或建立军事基地。它也无意使用武力来影响目前的形势。美国不打算采取一条导向卷入中国内部斗争的路线。同样,美国政府不打算向在福摩萨的中国军队提供军事援助和咨询。”

null


之后,美国国务卿艾奇逊为了配合杜鲁门,公开了美国在远东的防线。在美国全国新闻俱乐部的演讲中,他面对记者展开了一幅远东地图,用讲解棒边画边说:美国在西太平洋的军事防线确定为北起阿留申群岛,经过日本的琉球群岛,南至菲律宾,台湾和朝鲜在美国的防卫圈之外。换句话说,凡是在美国的防卫圈之外的事情,美国不会去管。

很多人把这两个声明视为美国准备在亚洲收缩,放弃南朝鲜和台湾的信号。

二、这两个声明的含义

我认为,这仅仅是杜鲁门和艾奇逊的主意。

1、美国军方的观点。

美国军方和共和党人中的“台湾派”并不这么想,在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眼里:“台湾的战略地位非常重要,如果共产党占领台湾,那将对美国的战略地位十分不利。大陆被共产党控制,美国将不可能在战争期间长期获得中国大陆沿海的港口、空军基地和铁路。所以台湾作为停泊军队、控制海、空作战能力的军事价值,变得尤为重要。而一个不友好的政府控制台湾海峡的周围海域,也将会对美国在日本、琉球群岛、马来西亚、菲律宾的利益构成威胁。为此参谋长联席会议建议,如果可能,美国应利用外交和经济手段防止共产党对台湾的控制,而一个非共产党的政权对美国的军事安全利益是极具价值的。”

这是美国参谋长联席会议的看法,麦克阿瑟更是认为:“欧洲是一个垂死的体系。它巳经筋疲力尽、元气大伤;它将变成苏俄的经济上和工业上称霸的场所。……在太平洋沿岸的土地及其几十亿居民,将在未来的一万年中决定历史的进程。”

null


麦克阿瑟的观点和马歇尔截然相反。马歇尔观点是,美国的重心在欧洲,美国在亚洲的利益不值得为之诉诸武力,“美国地面部队不应该被用于亚洲大陆”。

其实这就是美国的“两条路线”之争,到底是欧洲优先还是亚洲优先?

2、反对杜鲁门的那些人的观点。

麦克阿瑟所代表的亚洲优先派正好符合杜鲁门的反对者(里面有着各种错综复杂的关系,作为一篇网络新媒体文章,没必要说明的那么详细,统称为杜鲁门的反对者),所以两者一拍即合。

这些人作为“台湾的老朋友”,观点更为激进。

参议员诺兰提议,立刻派一个军事代表团去台湾。参议员塔夫托建议,派遣美国海军前去保卫台湾。前总统胡佛建议美国海军不但要保护台湾,还要保护海南岛。众议员史密斯向艾奇逊称:美国在技术上可以采取这样的立场,台湾是日本的一部分,美国作为在日本的占领军,可以占领台湾;并通知联合国,将台湾变为联合国的一个托管地带。

这些人跟蒋介石有或多或少的联系,或者处于美国对远东事务参与的考虑,希望加强美国在亚洲的存在。这就造成了,美国必须强力干涉中国内政的观点。特别是,对台湾的所谓“保护”,甚至直言占领台湾,这是我们决不能容忍的。

3、杜鲁门、艾奇逊声明的外部原因。

1949年12月16日,毛泽东抵达莫斯科,与斯大林进行了中苏签约的秘密谈判。

艾奇逊对此评价说:“苏联正在把中国北方各省从中国肢解出去,并使它们附属于苏联。这个过程在外蒙古已经完成。它在满洲也快接近于完成。而我确信在内蒙和新疆,一定有所谓非常可喜的报告从苏联的代理人那里发出来。”

“我们绝不可使那一定会发展的、中国人民的正直的憎恶、忿怒和仇恨,从俄国人那里转移到我们头上来。让它转移到我们头上,那才是愚蠢!我们必须采取我国一贯采取的立场——即任何人,只要破坏了中国的领土完整,他就是中国的敌人,并且违犯了我国的利益。”

艾奇逊发表的讲话的意思就是,中苏条约必将不利于中国,会引发中国人民的怒火,这符合美国的利益。艾奇逊认为毛泽东掌权是通过自己的努力,而不是靠苏联的扶植,连同苏联在中国的行为,埋藏着中苏不可避免地发生冲突的种子。而这“是美国在中国的一项重要财富。”

其实就是美国政府当时对中国政策的一个考量,美国政府还是希望中国能和苏联分道扬镳。因为,《美国与中国的关系(白皮书)》中是这么认定的:“我们仍旧相信,中国的局面在最近的将来无论可能是怎样悲惨,无论伟大的中国人民的一大部分可能怎样残酷地处于为外国帝国主义(苏联)利益而效力的一个政党(中国共产党)的剥削之下,中国的悠久文明和民主的个人主义(指公知带路党的前身,美国人称之为‘进步人士’或者‘自由主义人士’)终将再度胜利,中国终将推翻外来制度。”

这个就是问题的实质就是,如上一篇文章所说,美国人希望拉拢中国,只是让中国继续给他当狗。这是新中国绝不能,也绝不会接受的。

所以在这些讲话后,艾奇逊展示了美国的防线,作为对杜鲁门之前声明的补充,同时也给中国释放一个信号,表示对中国并无敌意。

三、所以这两个声明并不能完全看为美国的既定政策,其实根本上讲是欧洲优先还是亚洲优先的一个对撞的产物,另一方面也是杜鲁门等人和美国国会中的反对派的一次交锋。

四、中苏蜜月期对美国以及朝鲜半岛的影响

null


同年2月,经过2个多月的艰苦谈判,《中苏友好同盟互助条约条约》签订。因为毛泽东的强硬立场以及斯大林从多个方面的考虑。苏联放弃了雅尔塔体系中它在我们东北的绝大,部分政治经济利益。

同样作为帝国主义的苏联的让步和美帝国主义希望继续奴役中国人民形成了鲜明对比。这是美国政府一开始根本没想到的,没想到苏联和美国不一样,居然会放弃在中国的利益。

在这种情况下,美国对华政策开始趋于强硬。艾奇逊甚至在公开场合对中国使用侮辱性词汇。

从斯大林的角度讲,对中国的让步意味着苏联将失去太平洋的出海口和不冻港,作为一个北方大国,从彼得一世起,俄国对于南方的出海口和不冻港就有着不懈的追求,从波罗的海、黑海到太平洋,都是如此。

另一方面,苏联虽然对“马歇尔计划”表现出了极强的反感,并作出了对抗性的反应。但因为整体实力的不足,在希腊、土耳其、柏林均在美国及西欧的强硬立场前退缩。

脱离美国密切关注的欧洲,在朝鲜半岛对美国进行再次的试探,这是苏联另一个战略上的选择,而且朝鲜半岛上的仁川和釜山两个港口,可以取代苏联即将失去的我国旅顺和大连的作用。

而且,因为中国和朝鲜的地缘关系以及历史渊源,在朝鲜半岛对美国进行试探,可以把中国一起拖下水,作为毗邻的国家,朝鲜半岛对中国有着重大的战略意义,斯大林显然看透了这一点。苏联也可借机继续使用长春铁路(在之前的中苏谈判中,对长春铁路的问题,米高扬直接说道:“作为同盟者,苏联无偿转让了巨额财产:长春铁路、大连、旅顺口以及在这些地区我们拥有的一切权利,而苏联仅仅在一条线路上调动军队,中方还不想同意。如果中方连做出这样的让步都不能,那我们还算什么同盟者呢?”)老谋深算的斯大林显然想获得一些弥补。

另外,斯大林深知,中国的重心在于攻取台湾,完成统一。为此我们向苏联提出了关于海空军方面的多项要求。斯大林可不愿意在台海因为帮助中国而承担与美国对抗的危险,这种对抗对苏联没有利益,只是在承担盟友义务。因此在朝鲜惹出点事来,有利于把风险从台海转移。

之前,艾奇逊关于美国防务线的声明,无疑给了斯大林在朝鲜冒险的勇气,中苏刚刚形成的同盟关系也使得苏联的冒险成本降低,因为必要时,斯大林可以推中国出来。

然而,应该说,斯大林没有判断准确美国的反应。

美国对苏的政策是把苏联遏制在1947年的范围之内,不能越过这条线。而且自“杜鲁门主义”出台后,美国相继在希腊、土耳其、柏林取得成功,这也给了杜鲁门继续遏制苏联的信心。

至于朝鲜半岛的两个政权,反正都不是什么好鸟,依靠大国来谋取国家统一都是他们的基本想法,虽然这种想法近乎与狼共舞。

金日成自然对斯大林的决策欢迎之至。对此,毛泽东自然非常之不愿意,对于我们来说,东北边境出现战争不符合中国的利益。所以毛泽东一再强调,北朝鲜并没有做好准备。

朝鲜的金日成在1950年5月13日来北京告知毛泽东即将对南方动武,不过是因为斯大林要求他这么做,斯大林想拖中国下水,自然会让金日成这么做。金日成因为得到了苏联的援助,根本没把北京放在心上,他的观点是“一切要求都已经在莫斯科得到了满足”,只不过迫于斯大林命令,来北京履行告知任务。

五、愚蠢的美国决策

虽然苏联和金日成都准备在朝鲜动武,可是只要美国做出正确的战略决策,我们中国还是有机会置身事外。

可是,杜鲁门在1950年1月5日的声称只是个幌子,美国在1949年3月就坚持“台湾问题未定论”,它实际的主张是“台湾从法理上看不是中华民国的一部分,该岛的地位留待对日合约来决定,它仍然属于被占领地区,美国对此区域享有专有权益。”几乎1949年整个一年,美国在全世界贩卖它这一说法,英国也对此大声附和。

之所以有那个1月5日的声明,其实就是前文所说的内容,需要注意的是,所谓的欧洲优先或亚洲优先,并不是放弃亚洲不管,只是美国在对亚洲的介入上对采取军事手段还是政治经济手段没有形成统一的意见而已。

因此,不难理解,在朝鲜战争爆发后。

杜鲁门就宣布:“确定福摩萨的未来地位问题必须等待在太平洋地区恢复安全,等待跟日本的和平条约的缔结,或等待联合国的考虑。”并命令美国第七舰队入侵台湾。

对韩国,杜鲁门也声称:这是远东的希腊。

远东的“希腊”不“希腊”跟我们没关系。但台湾就不一样了。美国人直接把朝鲜问题和中国挂钩,做出了侵犯我国领土的决定,这是赤裸裸的对我国内政的干涉和主权的侵犯。

要知道,当时的我们,有三个战略诉求。一是保证我们的战略安全;二是祖国的统一;三是;联合国的席位问题。第三个问题最不急切,而且会随着第二个问题的解决而解决,当国民党伪政权消失后,哪里还有什么联合国席位的问题呢。

杜鲁门的决定直接影响到后两点,这已经是我们不能容忍的了。但,当时我们的底线,也就是国家的战略安全还没有被美国触及。

一直到1950年8月,朝鲜人民军已经处于颓势,麦克阿瑟即将进行仁川登陆。美国虽然还没大举反攻,但已经居于优势。这个时候美国已经开始有了越过三八线的念头。

到了9月7日时,艾奇逊首先宣布,粉碎北朝鲜的侵略决不是联合国的任务的终了。两天后,美国远东事务助理国务卿迪安·腊斯克在概括美国远东政策时声称:“联合国必须有机会实现它长期坚持的政策,即赞助按过去三年的联大决议的路线,成立一个自由、统一的朝鲜的政策。”同时,联合国秘书长莱伊断言:只是使北朝鲜人撤退到三八线是“不够的”,而“联合国的目标是,也必须是一个统一的、独立的朝鲜,在那里朝鲜的各族人民能自由地选择他们自己选中的政府”。(这些人讲的话我们先记住,因为下一个连载还要用到)(同时,我们也要注意,并不是仁川登陆胜利后,美国才开始考虑进入北朝鲜,之前就已经进行舆论战了)

当美军无视我们一再发出的警告越过三八线后,我们的最后底线也被美国践踏,我们出兵就成了唯一的正确选项。

因此,我们可以看到,虽然斯大林老奸巨猾想拖我们下水,但美国不要那么蠢,朝鲜战争是不会变成中美战争的。避免这一切的主动权在美国手中,取决于美国的决策者。这就是抗美援朝战争被定义为保家卫国的原因。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