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抗美援朝二次战役中三十九军116师抗命事件


来源:这才是战争

三十九军在第二次战役中没有歼敌很多,可以说并不出彩,而且还出现了军改变决心停止战斗,116师抗命不从,在115师和117师撤出战斗的情况下独自战斗的事件。为此116师被三十九军批评为“左倾”。而116师对此并不服气,对军进行了反批评。

 

三十九军那边面对的是美25师。该师自登陆朝鲜后被吹捧为“朝鲜最优良的作战机器”,自称“热带闪电师”,是美第八集团军顶在最前面的一把尖刀。这个师是和日军类似的兽军,1950年7月26日,该师伙同美骑兵1师制造了骇人听闻的“老根里惨案”,数百难民被屠杀。在越战中还发明了“闷烧鸡”以及“观测兵龄男子”杀人法则,以杀人为乐。

 


null

在第二次战役中,美25师冲得最快,位于美军战线的最北端。 和美2师不同,美25师为了加强战场警戒侦察搜索,组建了一支多尔文特遣队冲在最前。 多尔文特遣队由美89坦克营B连、火器排、侦察排、美25师师侦察连、美27团2营E连、美35团1营B连等单位编成,此外还额外配属了游骑兵第8213连,兵力1000多人,其中游骑兵8213连是特种兵,位于上草洞一线,其先头已越过九龙江到达石隅和立石上洞,一部还进至上九洞一线。 其右翼是美24团,已进至上九洞南、贵男洞、罗汉峰一线,这两支部队都在九龙江的东岸。 而左翼的美35团在九龙江的西岸,已进至桂林洞。 最后,在多尔文特遣队南面、美24团西侧是美27团,为预备队,在龙山里一线;师部位于宁边。 看起来跟四十军碰到的情况很像,但有根本的区别。25日,美2师进占新兴洞和苏民洞时,四十军也已抵达其北侧,美军虽然先抵战地,但未侦知志愿军到达。 而三十九军当面之敌美25师进至战地时,三十九军各部距离还远,这样就无法像四十军一样基本查明当前敌情。这种情况对用兵打仗是很忌讳的,孙子就指出:“凡先处战地而待敌者佚,后处战地而趋战者劳。”

 

而且部队运动过去需要通过战斗来保障后续部队进入战斗区域,对先头部队的考验很大,一旦作战不利,后续按计划行进各部就会极为被动,整个战斗部署都会被打乱。

 

从全局上来看,三十九军因为要接替四十军的防务,要承担的战场正面是各军中最宽的,达到差不多100公里,既要保障东线的战斗且必须充分考虑右邻六十六军的情况,而该军又较弱。在地形上,四十军渡过清川江后是清川江谷地,而九龙江南侧和东侧都是崎岖不平的山地。

 

对于三十九军来说,情势是非常复杂的。

 

这一仗怎么打,对三十九军来说是个考验。

 


null


最初23日的时候,三十九军的部署是:按志司命令从泰川一线东移,接替四十军防线, 115师在云山东上九洞一线展开,阻击球场方向来敌; 116师在云山北利洞一线展开,阻击宁边方向来敌; 117师在云山西龙兴洞一线展开,阻击龙山洞方向来敌。 25日,美25师多尔文特遣队、美24团1营已先于三十九军占领上九洞、上草洞一线。三十九军先头团115师345团,孤军奋战一日阻击了美军继续前进,使得三十九军主力能够得以进至预定地域。特别是该团先头营1营一直战到下午14时许,才终于等到援军,付出重大伤亡,但是立了大功。 345团主力赶到后继续与美军激战整夜,成功压制美军,保障了115师主力赶到战区。345团此时还不知道,被他们击败的是美游骑兵8213连和美27团E连,美军游骑兵首先丢弃自己防守的山头逃跑,根本就看不出这是特种兵。美军已经占领有利位置,却无法查明敌情,更无法阻止志愿军阵势展开,就是因为自己的侦察部队孬种所致。他们的任务是要侦察和破坏我军的进攻准备,查明我军进攻方向,迫使我军提前展开兵力,并予以迟滞和打击。在朝鲜战场上,正如之前在四十军的战斗中提过的,美军基本是全败,面对我志愿军,他们真没能力完成任务,这是他们大部队老是吃亏的一个重要原因。 多尔文特遣队遭到打击,两个连失去了战斗力,吃了大亏了后,紧急求援,希望离自己最近的美24团能够救兄弟一把。 26日白天,鉴于多尔文特遣队的窝囊表现,美25师师长基恩少将命令上九洞的美24团1营归入特遣队序列,由副师长威尔逊准将亲自指挥,改名为威尔逊特遣队。 26日下午3时,志司根据全局情况,命令三十九军发起局部反击,力争包围歼灭当面美军一部,钳制美25师,以保障左翼四十军、三十八军、四十二军战斗。 这时三十九军已基本查明当前敌情,决心各师以1到2个团实施反击,求得歼灭敌一部。(即115师抓住美24团一部,117师抓住美35团一部)因116师在纵深,当面无敌,命116师“派2个团渡过九龙江向上草洞一带之敌进攻,求得歼其一部。” 这个决心其实是有问题的。

 

三十九军的情况其实很微妙,从战场全局来讲,他们能够牢牢抓住美25师对我军是最有利的。彭德怀计划从美第八集团军右翼打开缺口,那么三十九军面对的美军中路就是个很大的关键。这个关键并不完全在于牵制住敌军不让美25师东援,也在于要钳制住美25师,不让其脱离与三十九军的接触。

 

为啥呢?我军左翼的三十八军和四十二军接下来的包抄首先的目标就是美2师,而该师因为要掩护联合国的右翼,不能轻易往后逃;第二个目标就是美2师边上的美25师。三十九军如果不牢牢的牵制住美25师,那么三十八军、四十二军的包抄,意义就少了一半。而一旦钳制住,美25师也会落入我们罗网之中。

 

而要钳制住美25师,必须和其保持接触,最好是让它在原地进退不得。各个师以1到2个团攻击当面之敌,顶多只能抓住一部分小敌,1到2个连。1到2个连,美军还是能舍弃的。而且各个师自己对当面之敌攻击,各个师就各自为战,互相之间没有配合协同,就跟二十军那几个师一样,各打各的,没有合力。还会形成平推,最大的可能就是击溃。这样子,美军凭借其机械化装备,很容易和三十九军脱离接触。一旦脱离接触,再想咬住就难了。美军在撤退时的战术是以坦克为后盾,我们对那玩意真是没什么办法,很容易被美军阻拦,一被火力阻拦,美军又会撒腿就跑。如果美军没有空中优势,这样打还可以试一试。但,完全没有。

 

要想和美军保持接触,并牢牢钳制。对我们来说,最好的办法就是集中力量包围其一个大部,迫使美25师必须救援。在围歼和阻援中,美军就会被吸住,时间就拖下来了。而这样,三十八军、四十二军就有时间向美军身后插。

 

针对美25师的阵型出现了九龙江东岸的威尔逊特遣队(我军以为是美24团)孤立突出;美35团被江水分隔的弱点。116师师长汪洋向军里提出建议,集中力量打上草洞、上九洞之敌。116师全部投入战斗,并请求115师和117师也加入战斗。经过反复争取,三十九军军长吴信泉同意,决定三个师全部过九龙江,先打九龙江东岸美军。

 

于是,吴信泉根据116师师长汪洋的建议,命115师主力由北向上九洞攻击,1个团向罗汉洞攻击掩护侧翼;

 

116师1个团由东北向上九洞攻击,配合115师作战,师主力向上九洞西南上草洞一线攻击前进;

 

117师经桂林洞向东攻击,保护116师侧后,并以一部兵力佯攻立石,钳制阻击敌援军。

 

计划集结三个师关门打狗,全力围歼美威尔逊特遣队和美24团于九龙江东岸区域。

 

之前我们讲到,115师已进至上九洞西侧,已与美威尔逊特遣队交火,并取得初战胜利;

 


null



116师在上九洞、上草洞北侧,正面之敌即为威尔逊特遣队;

 

117师在上九洞、上草洞东北侧,正面之敌为美35团。

 

按照汪洋的建议,三十九军的进攻方案就是116师主攻,115师助攻,而117师掩护侧后负责阻击。反正意思就是116师吃肉,115师喝汤,117师啃骨头。二纵到三十九军这么多年来几乎都是这么打。

 

于是,116师让348团经桂林洞渡过九龙江向南迂回夺取上草洞南侧的110高地,一部警戒立石之敌;


346团从云山东南石隅西侧渡过九龙江,夺取江南山地,逐步向柴山洞、上草洞攻击,尔后视情况,或协助348团攻击贵男洞,或向上九洞攻击,或搜索杏亭洞;


347团经云山东南石隅,南渡九龙江,夺取222.3高地,向上九洞攻击。

 

应该说116师对当前美军的薄弱环节看的很准,美35团被九龙江分隔,美军阵型已经脱节;而我115师经345团掩护,已咬住威尔逊特遣队,该部已和我115师犬牙交错,此时将116师和117师向美军后方运动,正是围歼该敌大好时机。

 

但是我们要看到,117师的任务非常艰巨。他们的目的地是立石,距离最远,又要掩护右翼阻击美35团,又要掩护背后,阻击美27团,中间还要拿下桂林洞和立石。要完成任务确实很有难度。其中的关键就在于必须先拿下桂林洞。而116师的348团也要从桂林洞渡江。

 

这是116师师长汪洋计划中的两个问题,1、117师任务很重;2、战场正面太窄,部队展不开,以致于116师346团的渡江点和117师部队重叠。


这样就有问题了。大家都要从这走,谁先走谁后走?部队完全挤在一块,这跟四十二军当时迂回的情况很相似。(桂林洞地平路快,从此渡江是迂回敌后的捷径。)

 

而桂林洞有敌,不把敌人拿下,通路就无法保障。

 

那么谁来打桂林洞之敌?

 

按照116师的计划,是117师必须先拿下桂林洞以掩护116师部队行进。

 

实际情况是116师348团26日15时出发,最先抵达桂林洞一线,在此之前已经侦知此地有敌200余人,该团击溃桂林洞东北桥头的美军两个排后,查明桂林洞美军为两个连。指挥该团穿插的副师长张峰向师里请示,怎么办?打还是不打?

 

汪洋考虑,如果打,时间肯定会被拖延,348团难以完成向上草洞美军侧后穿插任务。于是命令不打,改走桂林洞以东九龙江东侧山岭的小道前进。27日4时,348团渡过九龙江。5时该团2营进至110高地、216高地、216.4高地。

 

这就是第三个问题,走小路肯定比走桂林洞那边慢,但汪洋认为能及时到位。可是,348团能到位,117师怎么办?

 

117师必须拿下桂林洞,不然整个侧翼没有保护,他们的预定作战位置还在348团之南,348团能到,117师到不了。


我觉得,汪洋应该立即将情况报军,并建议以348团接替117师任务,拿下桂林洞。以117师主力接替348团任务,在348团掩护下强行通过,最后的350团视情或为348团二梯队或继续投入战斗。这样建议就是要看117师主力两个团能进到什么位置,再视情决定攻防部署,是全部阻援,还是一部阻援一部向北进攻上草洞。

 

或者考虑到117师已经难以完成任务,立即向军建议停止行动。这个时候116师、117师各部队都没渡江,还来得及。

 

但是汪洋没有考虑117师,我估计116师习惯了被人配合,没习惯配合别人。而且这次117师还不怎么愿意啃骨头,任务这么重,自然有意见。他们开始想自己往美35团左翼迂回包抄美35团的后路,后在军命令下才向桂林洞攻击前进。距离又远,任务又重,个中滋味只有117师自己知道。

 

116师346团在26日22时渡过,向上草洞发展进攻,击溃美军后,其余美军大部在上草洞东南地带以数十辆坦克布成环形防御圈。

 

347团1营走错了路,于是改以3营为一梯队,夺取了222.3高地;其2营主力负责清除九龙江北石隅之敌,暂未过江。

 

而115师方面,撤下了有一定伤亡的345团,改以343团攻击233.5高地并拿下。上九洞之敌向南逃跑,与上草洞之敌会合。其一部向九龙江方向逃跑,正遇上347团2营4连,我军利用俘虏喊话,该部美军全部投降,这个就是著名的美军建制连——美24团C连黑人连投降事件。这件事给美国国内带来了深远影响,在美25师师长基恩少将的提议下,三个月后,美军宣布了一项改编计划:解散黑人步兵二十四团。美军从那时开始至今始终实行黑人和白人混编体制。应该说三十九军对美国国内的种族歧视现象进行了坚决的抗议,用自己的行动推动了美国黑人解放运动的进步。

 

344团也已与敌交火,驱逐了罗汉峰美24团一部,其2营与348团2营对接上。

 

27日5时许,美军一部溃兵向110高地逃窜时被348团4连击退。6时30分,被围美军以3辆坦克一个连的兵力再次进攻,再次被击退。

 

至此,当前的态势为,参战的115师343团、344团,116师346团、347团、348团取得初步战斗胜利,已夺取上草洞、上九洞一线有利地形。117师349团攻克了桂林洞。



null


 

美威尔逊特遣队、24团一部被围,但原来分散的美军已经抱团,还初步查明了逃跑道路上的我军情况。

 

并且,天快亮了。

 

我们虽然包围了美国人,但有个最大的问题,就是封锁美军南下逃跑通路的部队只有348团2营和344团2营。

 

这时候,三十九军突然命令,各部撤出战斗。

 

这下116师着急了。他们认为美军被包围,已形成歼灭战态势,27日白天阻击,晚上可以收割人头了。这个时候突然要撤,他们想不通。

 

这个命令确实也有问题,117师和115师还好说,116师这时是背水的情况,他们要撤退,难度很大,马上天亮,被敌人袭击的风险太大了。因此,师长汪洋和政委石瑛两个人反复和军里沟通,坚决不肯撤。最后军里在电话里说:“你们要打你们打,我们已经给115师和117师下达撤出战斗的命令。”

 

于是116师只能孤军作战。

 

当时三十九军其实已成骑虎难下的状况,2个营的阻援部队,确实太少了。这2个营白天必须面对美25师南北两路的夹击,北边的威尔逊特遣队和美24团要逃命,南边的美27团要救命,肯定所有的陆空火力都会倾泻在这两个营头上。可以要撤出战斗已经不光是吃不掉被包围美军的问题了,是怎么避免在撤出过程中被美军陆空火力杀伤,甚至美25师反扑的问题也必须考虑。

 

这是个两难。

 

既然116师坚持要打,还不如让115师留下来协助,两个营阻击总比一个营成功概率大一点。117师不动,也可防止美35团侧击。毕竟348团已经前出那么远,117师撤出桂林洞的话,348团要撤退,必须侧敌行动,这个团太危险了。一个团危险还是让两个营冒全部伤亡的风险,真的是个太难太难的选择题。就好像《雪山飞狐》里的胡斐,面对失足的苗人凤,这一刀是砍还是不砍下去。

 

但是,毕竟115师和117师都撤出了战斗。现在阻击部队只剩下348团2营了。

 

这时他们占领要害部位110高地的是4连。美25师师长基恩已经命令美27团救援。27日9时,美27团2营配属了炮兵8营北进,而被围美军也以一个加强营的兵力南下,各以坦克为先导对348团4连开始了反复攻击。4连1、3排以两面交叉猛烈火力,击退突围之敌的多次进攻。2排炸毁增援之敌的先头坦克,割裂敌步、坦联系,以猛烈的火力反击和坚决适时的反冲击。在营炮火的有力支援下,打退援敌两次进攻。

 

13时,南逃之敌再次集中步兵1个营的兵力,在14架飞机和8辆坦克的配合下,向4连阵地发起猛烈进攻。4连1排奋战至全排壮烈牺牲。于是局部阵地突破,敌人涌入阵地,该连干部身先士卒奋勇搏杀,连长、政指、副连长、排长相继牺牲,全连只剩下70余人,且子弹已打光的情况下,以“压倒一切敌人,而决不被敌人压倒的英雄气概”,同数倍于己的敌人展开了肉搏战。3排阵地仅剩2人,阵地仍在我手,全排3个爆破组全部负伤牺牲,无一退缩。连通信员石春木见爆破手未完成任务,立即抱起炸药包炸毁2辆突围坦克,3辆卡车,生俘坦克手3名。尔后,他从地上拿起一枝敌人的卡宾枪,向敌群猛烈扫射,子弹打光了,又端起刺刀,与包围连指挥所的敌人激烈拚杀,连续毙敌25名,不幸中弹牺牲。

 

16时许,美威尔逊特遣队在美27团接应下,在付出重大伤亡后,突过我阵地败逃。而我348团主力因白天美机空中压制,无力支援战斗。


美25师开始全线退缩。

 

三十九军见状再次改变决心,命令各师追击。唉,朝令夕改,这让人说什么好啊。这个时候追击,115师和117师又得走回头路,哪里能追得上。

 

这次上草洞、上九洞战斗,116师的作战计划虽然也有不妥的地方,但毕竟已经包围美军,可以一战。那时退缩,不仅对战场局势不利,而且伤我士气。三十九军犹豫反复,屡次改变作战决心,未能形成大捷。

 

而心高气傲的116师认为作战失利。虽然逼降美军建制连是朝鲜战争仅有的一例美军成建制投降事件,美军战史对此一律不提,忌讳莫深。而348团4连独抗美军一个团亦是被志愿军总部列入抗美援朝典型战斗的事迹。但116师还是认为作战失利,师长汪洋至死耿耿于怀。

 

116师,原东北野战军二纵5师,东北军区评价:“该师是东北解放军12个纵队36个师中表现和成绩最突出的。该师是红军师,是新四军的甲等旅。是四野部队中最有朝气的一个师,突击力强,进步快,战斗经验丰富。攻防兼备,能猛打、猛冲、猛追,以三猛著称。善于运动野战,攻击力亦很顽强,是四野头等主力师,也是全军战斗力最强的主力师之一。”

(未完待续)

——————————————————

作者简介:王正兴,原解放军某野战部队军官,曾在步兵分队、司令部、后勤部等单位任职,致力于战史学和战术学研究,对军队战术及非战争行动有个人独到的理解。其著作《这才是战争》于2014年5月、6月,凤凰卫视“开卷八分钟”栏目分两期推荐。他的公众号名亦为“这才是战争”,欢迎关注。

 

这才是战争 微信ID:xiaoxiongchumo123



null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