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唐驳虎:中国天然气来源的最终指向 还是一带一路


来源:凤凰新闻客户端综合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 唐驳虎【全世界都在买LNG】接上一篇,美国的LNG都被谁定走了呢?首先,就近向拉美地区销售显然是比较合理的选择,比如2016年美国出口的第一船LNG就运到了巴西,另外还有墨西哥和智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唐驳虎

【全世界都在买LNG】

接上一篇,美国的LNG都被谁定走了呢?

首先,就近向拉美地区销售显然是比较合理的选择,比如2016年美国出口的第一船LNG就运到了巴西,另外还有墨西哥和智利也是主要接收市场。

其次,大西洋彼岸的西欧地区,对LNG也有需求。出口目的地包括英国、西班牙、法国等国。

而作为出口重点的亚太地区,日本、韩国都是LNG需求大户,进口量长期名列世界冠亚军。

随着新巴拿马运河的开通,主流的16万立方米LNG大船终于可以通过,曾经的交通阻碍也不复存在。

最后,美国出口的LNG也将为东欧国家实现能源供应多元化提供选择。这既是经济收入,也是政治武器——它可以削弱普京的政治影响力。

多年以来,俄罗斯动辄以断气为威胁,要重开谈判进行提价,使得中东欧对于现状极为不满。它们纷纷寻找新的天然气来源。

波兰声称从美国进口的LNG有可能取代80%来自俄罗斯的管道气。立陶宛、拉脱维亚、爱沙尼亚和克罗地亚等国也纷纷启动LNG进口终端建设。

实际上,一大堆国家都需要美国LNG。

2016年中,美国在隔绝多年后再度实现LNG出口。而在短短的17个月内,美国,准确地说目前唯一一家LNG出口商切尼尔公司,已向全球39个有能力进口LNG国家中的24个出口了LNG。

另外,在各国的长协订单之外,大油气公司自己的营销公司和国际经营商,也都定走了相当数量的美国LNG产能。打算以后在短期期货和现货市场,待价而沽。

【全世界都想要LNG】

笔者在系列文章的开头说过,因为难以储藏运输,对于大部分中国城市而言,进入天然气时代只有不到十来年的时光(至今未通的也为数不少)。

同样,对于许多发展中国家,天然气也是一种21世纪才出现的新兴能源,LNG让原本因运输不便造成的的区域隔绝被逐渐打破。甚至包括本系列文章所讲述的整个世界市场态势,也都是这十年巨变所带来的:

2005年全球LNG国际贸易量为1.35亿吨,最大出口国是印度尼西亚2250万吨(卡塔尔当时只有现在的1/4);最大进口国是日本5450万吨(折合763亿立方米),其次是韩国2200万吨、中国台湾700万吨——这也是它们全部的天然气来源。

此时的中国,天然气进口量还为〇——既无陆上国际管道,也无LNG接收站。

而目前年全球LNG出口液化能力已达2.9亿吨,实际贸易量在2.6亿吨左右,翻了一倍。

巨变的增量,首先自然是从〇发展到2015年1900万吨、2016年2600万吨、2017年3800万吨的中国,而另一个则还是全球最大的进口国日本。

2010年,日本年进口量还在7000万吨的水准。但2011年3月的东日本大地震引发了国际LNG市场的大震荡。

福岛核事故后,日本所有的核电站都被迫因政策停运,发电缺口由天然气发电来弥补,日本的LNG需求猛增了24%,一下跃升到8800万吨的水平。

值得注意的是,变动在短短几个月内发生,而且当时国际LNG市场并没有像现在这样,每年都有新投产项目,顿时形成了严重的供需缺口。

亚洲LNG现货价格迅速从10美元上涨到16美元、18美元,并在两年后的2014年,出现了超过20美元的峰值,也促使了澳洲、美国一大批高价LNG液化项目的上马——当然现在又跌回到年均7美元左右的水平。

日本是世界LNG乃至天然气的第一大买家,64%的气用于燃气发电,占发电比重达40%以上。

而且日本有财力支付得起高溢价,从卡塔尔到澳大利亚,从美国到世界各地,日本的电力公司、燃气公司到处入股、投资,买买买。而且比中韩出的价格都高出一大截,油气公司自然最喜欢这样的客户。

只有中日这两个国家在增加进口么?当然不止。

现在韩国每年有3700万吨,“用爱发电”的台湾有1500万吨,也都近乎翻番。和中国大陆一起,名列世界进口量的前四位。

除了东亚的进口大户,作为能源匮乏的人口大国,2016年印度的进口量猛增450万吨,达到到1900万吨。埃及原来还是天然气出口国,现在已经沦为进口国,2016年猛增430万吨,达到730万吨。

同样从出口国沦为进口国的,还有北海气田走向枯竭的英国,其中LNG进口量740万吨,占天然气消费量约13%(剩下40%依靠挪威和荷兰的海底管道出口,自给率47%)。

LNG作为清洁燃料,还越来越受到新兴的巴基斯坦、孟加拉国、南美诸国市场的欢迎。目前印度在建的接收能力达3400万吨,而巴基斯坦也将上升到3000万吨,即使贫困的孟加拉国,也从〇增加到1580万吨。

当然,还有前面说过的因为政治原因选择进口美国LNG的东欧诸国。沿海有条件的各国都在兴建LNG接收站,纷纷与美国供应商签署长协。

【能提供的国家却在相对减少】

有统计显示,全球能源消费增长的一半来自天然气。拥有LNG进口能力也就是接收站国家的数量从2005年的15个增长到如今的39个。

但是,在全世界需求大增的情形下。新增的天然气出口国却不多。

除了遥远的大西洋沿岸供应欧洲南美的产能,对亚太有意义的,只有东非地区刚刚开始建设的莫桑比克,以及尚未启动的坦桑尼亚,而且规模也不大。

与此同时,原先东南亚地区的数一数二的主要出口国印尼和马来西亚,本国消费的天然气也越来越多,出口量相对在减少。曾经的世界冠军印尼的年出口只有300亿立方米。

原先基本能自给的泰国、越南,也要沦为进口国。有机构预测,东南亚未来整体将变为天然气进口地区。

这些热带国家买LNG、用LNG干什么?当然不是冬季取暖了,而是主要用于发电。

放眼在全世界,从日本到英国,从中东到东南亚,从澳洲到南美,从美国到俄罗斯,天然气最大的用途,基本都是燃气发电。

虽然在我们看来实在是暴殄天物,但不是每个国家都有充足煤炭,并且愿意修建燃煤电厂的。天然气发电在世界上很流行。

现在,有数的LNG出口大户,仍旧是卡塔尔、美国、澳大利亚这三家。

2017年1月,全球正在建设的LNG液化项目共计1.146亿吨的产能,大部分位于美国(5760万吨)和澳大利亚(3110万吨)。剩下主要就是亚马尔的1650万吨。

但是,澳大利亚新产能贵得上天,美国份额大部分已被定完(虽然可以转购)。唯一的新动向,就是卡塔尔2017年5月新宣布的,计划到2024年扩产2000-3000万吨了。

虽然先前卡塔尔一贯坚持高价策略,但随着油气价格下跌,各国产能有竞争的态势,可以料想能谈出一个较理想的价格。

【被遗忘的伊朗】

当然,从更长远来看,出口潜力更大的国家是卡塔尔对岸的伊朗。在我们之前的讨论中,几乎没有提到这个国家。

但是,按BP能源年鉴的统计,伊朗是世界天然气剩余可采储量第一的国家——33.5万亿方,俄罗斯32.3,卡塔尔24.3,土库曼斯坦17.5。这四个国家的剩余可采储量占全球近六成。

而美国已不到10万亿,澳大利亚也就11万亿(均算上页岩气)。论潜力和可采年限,前面四个国家比美澳不知高到那里去了。

但伊朗目前每年也就出产2000亿立方气,基本自用(发电和民用),实际并没有参与到天然气国际贸易当中。

除了土库曼斯坦每年有约70亿立方气经过伊朗管道转口出口土耳其以外,伊朗的管道、LNG对外出口,几乎都是〇。因为它既没有管道联通消费大国,也没有LNG液化出口设施。

本来在世纪初,伊朗也想像对岸的卡塔尔开发北方气田一样,开发己方这边的南帕斯气田。

但是因为试图发展核武,遭遇多年西方制裁。而大型LNG液化厂,又是高精尖科技+巨额投资的代表。

虽然伊朗已经是伊斯兰国家中工业实力最强,但也就是勉勉强强会炼一点油的水平,于是这计划就生生搁置了15年。直到2015年达成伊核协议,伊朗放弃核武开发,换取各方解除制裁。

2017年7月,伊朗国家石油公司与道达尔、中石油签署了投资48亿美元的第一份合作协议,计划开采南帕斯气田中的一个小区块,计划年产量200亿立方米(约1400万吨)。作业方道达尔持股50.1%,中石油持股30%,伊朗国家石油公司持股19.9%。

但是,这个协议仅仅是开采而已。从细节和投资额看,尚不涉及LNG液化部分,这至少还需要约200亿美元投资。

实际上,伊朗已经规划了合计年产7000万吨LNG的七个项目,以及通过陆上管道向中国、印度和欧洲出口天然气的规划,但这和澳大利亚的诸多项目一样,需要总额约1500-2000亿美元的巨额投资。

但当下的中东局势,有哪家公司就敢如此投入重金呢?这问题又转到了川普的中东政策上,当然还有伊朗本身严苛的国内投资政策,一切都还有待于观望。

【把目光转回陆上的俄罗斯】

最后回过头来,看看能给中国提供陆上管道气的俄罗斯、土库曼斯坦。

一般认为俄罗斯的可采储量达45万亿立方米,是世界天然气资源真正最为丰富的国家。世界23个可采储量超过1.5万亿的特大气田,俄罗斯占了16个。

这些资源主要集中在西西伯利亚北部濒临北冰洋的亚马尔-涅涅茨自治区,目前该区共发现了储量在5000亿立方米以上的巨型气田15个,总储量为10.4万亿立方米。

中石油与俄诺瓦泰克公司、道达尔开发的亚马尔项目,仅仅是其中的一个而已。但是,这里与中国相距实在遥远,管道运输的办法不合算,所以采用了LNG模式,4年内建成投产。

另外,这也是俄天然气出口部分放开后第一个私营公司(其实老板与普京过从甚密)出口项目。长期以来,俄罗斯的天然气出口,都垄断在国有的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气”)手中。

2013年俄修改法律允许私营公司经营LNG出口,给亚马尔项目开了绿灯。但管道气出口权,仍然为俄气所垄断——因为这是俄罗斯重要的外交武器和经济命脉。

因此,中俄东线管道谈判持续了15年之久,修建管道及配套气田又要5年。而计划年输送300亿立方米的中俄西线管道,因为价格谈不拢,2015年后宣布无限期搁置。

目前来看,比较好谈的仍然是私营公司,诺瓦泰克正在筹划亚马尔2号项目,预计2022-2024年投产。但对于中国而言,需要造出能在冬季走东北航道向国内运输的破冰LNG运输船,才有实质意义。

【“中亚朝鲜”的潜力与困难】

土库曼斯坦天然气可采储量17万亿立方米以上,位居世界第四,仅次于俄罗斯、伊朗和卡塔尔。中国修建的3条中亚管道,年输气能力达550亿立方,但目前实际年输送不到350亿方。

主要原因就是土产能不足,这些年一直停留在600亿方的水平上。但土自身就烧掉了一半也就是300亿方——这个国家只有700万人,人均年消耗4000多方!

相比之下,乌兹别克斯坦储量只有1万亿方出头,产量也达到了600亿方。

而且尽管乌兹别克人口达到3300万人,能源结构也是以天然气为绝对主力,但乌兹别克的消费量只有500亿方,还能向俄罗斯和中国各出口50亿方左右。土库曼斯坦的浪费和低效可见一斑。

目前中亚D线正待施工,设计输量为每年300亿方。为此配套复兴气田二期300亿方产能开发,已于2014年启动,预计耗资100亿美元,承担施工的自然是中石油,提供贷款的自然是国开行。

这个气田可采储量7万亿方,但高含硫、含氯离子、高温、高压,对管路腐蚀性大,在苏联时期就已发现,一直得不到开发,需要配备最先进的净化工艺设备。

但可这还不是项目最难的地方,土库曼斯坦,俗称“中亚朝鲜”,对外高度封闭、戒备。土方规定人员中、土比例要达到1:9,只好招募当地牧民,克服语言障碍,手把手培养成技术工人,土方还动辄拒签、遣返中方人员。总的来说,这是一个难打交道的国家。

当然,没有人跟钱过不去。土库曼也是吃够了以前被俄罗斯掐着出口,有气卖不出去的亏。除了中国,它还在2015年开工修建经过阿富汗,通往巴基斯坦和印度的管道,年输送330亿立方米。修建这条管道的难度和危险可想而知。

乌克兰和欧洲也希望土库曼建设经里海、黑海或伊朗、土耳其,绕开俄罗斯向欧洲出口天然气的纳布科管道,但至今未能落实。总的来说,闭关锁国的土库曼斯坦资源丰富,开采潜力大,但需要很多很多工作。

【一带一路是纽带也是资源】

行文至此,大家就发现,中国的大宗天然气供应增长,除了现阶段的土库曼斯坦和澳大利亚之外,未来的重点开拓对象还只能是土库曼、卡塔尔、俄罗斯、伊朗,几乎都指向中东-内亚方向。

土库曼要设法继续开采新的气田,修建更多的陆上管道,尽量保证该国冬季正常供气;卡塔尔要谈下价格适宜的新长协大单。

俄罗斯我们难以施加太强的影响,只能顺势而为,尽力争取;伊朗则需等待合适的局势和时机。至于美国,适宜作为补充和保险。

总的来说,四个“一带一路”国家是今后的工作重点,要从陆上和海上两个方向保证能源安全,那就需要更强有力的各种手段。

大体上看,中国未来几年的天然气供应,如果努力对外开拓,每年3000多亿方的消费量在数量规模上还是能够得到满足的。但是供应偏紧,任何一个主要供应国有波动,中国国内的供需就会出现紧张。

而在价格上,中国平民和国家的经济能力究竟消费得起天然气么?适宜大量消费么?这又该是下一个篇章的问题了。

凤凰新闻客户端主笔唐驳虎

[责任编辑:朱家浒 PN054]

责任编辑:朱家浒 PN054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