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江歌案第二日上午庭审直录


来源:李淼

江歌案第二日上午庭审直录上午10:00准时开庭江歌母亲江秋莲女士出庭,进入法庭后,向法官席深深鞠躬。江女士一袭黑色西装,戴黑框眼镜,头发束在脑后扎起来,相比过往视频中常见的愁苦表情,今天的江女士显得干

江歌案第二日上午庭审直录

上午10:00准时开庭

江歌母亲江秋莲女士出庭,进入法庭后,向法官席深深鞠躬。

江女士一袭黑色西装,戴黑框眼镜,头发束在脑后扎起来,相比过往视频中常见的愁苦表情,今天的江女士显得干练沉着,意志坚定。

法官请她坐到证人席,她来到证人席,向法官席和检察官席深深鞠躬,然后落座。

陈世峰和昨天一样,身穿深蓝圆领衫,在两位法警护卫下出庭。法警解开手铐,陈在被告席落座。陈比昨天明显憔悴了许多,黑眼圈很重,表情呆滞,毫无精神,头略低,注视眼前,从旁听席甚至看不见他是睁眼还是闭眼。被告席距离法庭中央的证人席只有2米左右,但陈的视线一直只看地下。

法官确认了证人姓名身份。证人宣誓后,庭审开始。

江女士首先接受检察官询问。

检察官语调柔和而缓慢,问题简洁易懂。检察官先大略询问了江歌1岁时父母离异,由江秋莲将其一手养大的大体家庭情况,然后转入正题,就江歌在被害前的11月2日晚上和母亲的微信语音聊天内容进行询问。

检察官确认了的当日通话记录,总共3次,分别结束于北京时间晚9时26分、10时15分和11时8分,通话时间共约为1小时40分。通话时,江在其青岛家中。江歌在东中野车站附近找了一家店,边等刘鑫,边和母亲通话。

检察官问通话主要谈了什么内容。江歌母亲答:“说了很多,开始谈了刘鑫和她男朋友的事情,还有江歌对未来的憧憬和规划。”

检察官问:“你在和女儿通话前见过刘鑫吗?”

江女士:“见过,一次是2016年3月,在中国青岛机场见过。2016年8月26日至9月2日来日本看江歌时,也见过刘鑫。”

江女士还表示,她知道刘鑫住在江歌家中。她说,江歌有些调皮地对她说,“妈妈,你知道我见到谁了?” 江女士说:“不知道,是不是你以前追求过的男孩子?”江歌说:“你开什么玩笑,是刘鑫的男朋友。

江歌说,陈世峰傍晚曾来找刘鑫。刘鑫通过微信要求江歌把陈赶走。江歌在家门口见到陈,质问陈怎么知道自己的地址,要他走。

陈说:”你凭什么要我走?“

江说:”你在我家门口,我们为什么不能让你走。“

江歌还告诉母亲,“刘鑫男朋友很小人。”

江女士:宁可得罪君子,不要得罪小人。你要小心他打你。

江歌:你放心,在日本先打人要被抓的。

江女士:你怎么证明谁先打?

江歌:是哦。你放心,我不会和他打架的。

江女士还是不放心,不停叮嘱。江歌说:你放心,日本治安很好,邻居人也很好,警察出警也快,不要担心。

两人关于刘鑫和男朋友的事就谈了这些,接着谈到江歌未来梦想和规划。

江女士介绍说,江歌其时正在找工作,参加了许多公司说明会。她拒绝了母亲让她回国考公务员的建议,想在日本留下来,不去大公司,而是去中小公司锻炼自己。等到未来有了相当程度的收入和能力,甚至想在日本开一家公司。她还计划,如果有了足够的经济实力,想在日本开一个不以盈利为目的的酒吧。因为她觉得中国年轻人大部分是独生子女,朋友很少,不像她和江女士既是母女也是好朋友。她希望年轻人能够在她的酒吧里认识新朋友,彼此交流。

江歌还说要在2017年春节把母亲接到日本,母女俩一起过春节。

两人谈话之际,刘鑫来了。江女士听到江歌和刘鑫女士的如下对话:

江:“少女,我在这里,我买了打包的馄饨回来。”刘:今晚可以吃馄饨啦!”

江歌母亲在回忆她和女儿当晚通话过程中,一开始尚能保持冷静,说到中途,情不自禁地哽咽起来,但仍很克制,不影响证词的流利和连贯。不过,说到最后,江女士的声音越来越沉痛,几乎是痛哭着说,她很后悔,当时看到刘鑫回来,两个女孩在一起就放心了,挂了电话,其实应该像往常一样,等江歌回家锁上门才挂电话。她说自己非常后悔,如果没挂电话,或许江歌就不会遇害。

检方还问江女士,有没听过江歌提起拿水果刀防身?江女士说,没有听说,也没听女儿提到刘鑫带水果刀防身。江女士还说,她此前来日本时,也没有在江歌房间见到类似本次作案凶器的水果刀。

检查官特别拿着证据照片,请江女士辨认,江女士说没见过。

经过短暂休庭,法庭在11:05分重新开庭。

辩方律师询问江女士:“江歌有没有提到跟刘鑫一起回家的理由?”江:“刘鑫用微信告诉江歌,我害怕,在车站等我吧。”辩方律师追问:“刘具体害怕什么呢?”江:“不知道。”

辩方律师还向江女士确认,陈傍晚去她家找刘鑫时,刘鑫在屋里。

辩方律师还问到,江歌是否不愿意和刘鑫同住了。江女士答:“江歌说,刘鑫在家不买日用品,不做饭,不打扫,连垃圾都是我扔。所以不愿意和她住了。”

辩方律师还指出一个事实,江歌母亲曾在2017月11月29日,将江歌手机微信记录提交东京地方检察厅。

辩方律师主要围绕江歌如何在微信上认识昵称为“南侨15”的被告陈世峰做了质询。

江女士说,她回看江歌微信记录,了解到”南侨15“是通过刘鑫的微信,知道”左岸“为江歌的昵称,从而和江歌有了微信联系。不过,后来江歌将”南侨15“拉黑了。

辩方律师还询问了江歌被害时携带的黑色双肩包,里面有江歌的钥匙,江女士有没有见过钥匙。江女士说记得不是很清楚,有些记录在警察署有。

随后,检方向江女士确认了陈世峰和江歌在微信上加好友的详情。

2017年9月1日,陈通过刘鑫的微信,发信息给江歌的昵称“左岸”刘鑫在哪里?

左岸答:你是谁?

“南侨15”:我是刘鑫男朋友。

江歌其后还把她和“南侨15”的对话截图发给了刘鑫。

11:40分,法官宣布上午休庭。

(凤凰卫视凤凰网前方报道组)

[责任编辑:王家乐 PX043]

责任编辑:王家乐 PX043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