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揭开国领袖工资:仅谁与毛泽东拿行政一级工资


来源:中国新闻网

最突出的事例是宋庆龄,被评为行政一级,当时全国被评为一级的仅有她和毛泽东两人。

“你们怎么多花了我一分钱?”

“第一家庭”的生活尚且如此,其他领导人也都差不多。据国务院原副总理纪登奎之子纪坡民回忆,中央领导人当中,刘少奇、朱德过得最“穷”,因为要照顾的子女人数众多。叶剑英元帅爱书如命,大约八成的工资都用在买书,只剩下20%的工资用于生活开支。

作为“丁克家庭”,周恩来自己虽无子女;但他还要抚养他的侄儿,据周秉钧(周恩来弟弟周恩寿的孩子)回忆,在他小的时候,他们兄妹就和周恩来一起住在中南海西花厅。“伯父把我们当成他自己的小孩,我们家孩子多,他把每月工资分一半抚养我们。”

周恩来坚持凡个人事务他都要自己付费。周恩来外出工作的时日较多,他工作到哪里,就在哪里简单用餐。而且,这种工作餐周恩来都是如数付钱。一次,周恩来在北京饭店接见完外宾后,已过了晚饭时间,他便在饭店吃了顿便饭,一共是2.8元钱。上车后,周恩来问秘书饭钱结了没有,秘书发现临走时忘了。周恩来当即让秘书下车去补上。再比如在用车上,他不仅在去公园、到饭店、理发等私事用车上坚持交费,而且把到民主人士家中拜访,去宾馆饭店看望外国朋友等这类在很大程度上应算是公事的用车,也都算作私人用车。一次,周恩来去人民大会堂接见外宾,他乘车由西花厅先去北京饭店刮脸理发,之后再去人民大会堂。从北京饭店出来上车后,周恩来提醒司机说:“从西花厅到北京饭店算私事,从这里到人民大会堂才是公事。你不要又笼统搞错了。”1963年,周恩来赴杭州治病,邓颖超为照顾他也到了杭州。她在杭州的住房和吃饭费用都是自己掏的。那一次,花费了他们好几年的工资积蓄。

周恩来的司机杨金铭掌管家里的一切收支。一天中午,总理突然对杨金铭提出要听听家里近两个月详细的收支情况。杨金铭翻开账本,一笔一笔地汇报。突然,周恩来喊了一句:“停,食盐应该是每斤1毛4分钱,你们怎么多花了我一分钱?”杨金铭赶忙放下手中的账本,跑去找来了当初买盐时的那张原始发票,只见上面清晰地写着:“咸盐一斤,壹角伍分。”便把发票递给周恩来看。周恩来接过发票仔细查看后,眉头不经意皱了一下,示意杨金铭退出办公室,接着便拿起电话打给北京市有关部门,询问民用食盐每斤为什么比原来多了一分钱,原来是因北京卫生局为预防市民患甲亢而对食盐普遍加了碘,根据成本对食用盐价格每斤提高了一分钱。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