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真打光了14000发子弹?“奥马哈之兽”小传


来源:筑垒地域

早几年互联网上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一篇帖子:“在1944年的诺曼底登陆作战中,一名来自352步兵师的下士海因里希·塞弗罗(Heinrich Severloh)在短短的6个小时里使

早几年互联网上曾经出现过这样的一篇帖子:“在1944年的诺曼底登陆作战中,一名来自352步兵师的下士海因里希·塞弗罗(Heinrich Severloh)在短短的6个小时里使用MG42机枪在62号堡垒内向着海滩上登陆的美国第1步兵师的单位疯狂扫射,在打光了上万发的机枪弹药后端起手中的98k继续对美军射击。直到弹尽粮绝后被冲上来的美军俘虏。光是这一名机枪手就让美军损失了至少3000人。”

但是根据战后的统计显示,整个诺曼底登陆期间中盟军的伤亡不过万人,而5个滩头上(宝剑,黄金,朱诺,犹他,奥马哈)的总共阵亡人数也不过4414人。那么这一“3000”人的击杀数字是如何从一个机枪手的身上算起的?不妨让我们先从海因里希·塞弗罗的一生说起吧。

 

 

 

1923年6月23日,塞弗罗出生于德国北部城市梅青根(Metzingen)一个普通农民家庭中。1942年7月23日,年仅19岁的塞弗罗应征入伍。他先是在汉诺威的第19轻炮兵后备师登记入伍,随后在8月转调至当时纳粹德国占领下的法国,以一名摩托传令兵的身份加入了当时的第321炮兵团3营服役。12月,塞弗罗从法国启程前往东线,并在321炮兵团后备单位里学习驾驶雪橇。由于某些不正确的言论,塞弗罗被强制要求进行沉重的体力劳动作为惩罚。而这也导致了他的身体健康恶化并在医院里待了半年,康复后的塞弗罗以病假为由回到了父亲的农场负责园艺和收割工作。

1943年10月,塞弗罗回到部队后被送至当时的布轮瑞克(Brunswick)进行士官培训。但在训练了不到一个月后就被重新召回了法国编入当时驻守在诺曼底的352步兵师序列中服役。

 

 

▲塞弗罗于1943年末身着士官服的留影

 

在诺曼底战役开始时,整个奥马哈海滩的防御是自东部圣奥诺里纳德佩尔泰起(Sainte Honorine des pertes)至西部滨海维耶维尔(Vierville sur-Mer)止,总长约8公里。根据战后学者所提供的照片显示,德军在这一段防线上布置了8座配属75mm或更大口径的火炮,35座碉堡,18门反坦克炮,6个迫击炮发射阵地,35门火箭发射器,85座机枪巢以及6门坦克炮塔海防工事外加5个连的步兵。这5个连的步兵被分散在15座叫做“抵抗力量强点”(Widerstandsnester)的工事,自东向西的代号为WN-60至WN-74,而塞弗罗则位于WN-62号工事,这里也是整个奥马哈滩头最难啃的一块“硬骨头”。

WN-62号工事长332米宽324米。高于整个滩头12-50米。整座工事离滩头最远不过450米。1944年6月6日登陆之时,62号工事中还有40名德军士兵(27人来自第716步兵师,13人中包括塞弗罗在内皆为352步兵师的单位)他们这些人的任务是作为5公里外的105mm榴弹炮的观察哨直接对登陆的美军部队进行直瞄轰击任务。62号工事内的防御包括两个混凝土炮塔(1个装有75mm榴弹炮,1个则是空的),1门50mm反坦克炮,2具50mm轻型迫击炮,一挺双联的MG-34机枪用于防空,以及两挺缴获自波军的过时机枪。工事的后方有一门50mm反坦克炮作为掩护,此外周遭遍布雷区和铁丝网,看上去坚不可摧。塞弗罗当时负责为伯恩哈德·弗雷尔金(Bernhard Frerking)中尉指引炮击目标。在弗雷尔金中尉发起炮击后的第一时间里,塞弗罗端起了自己的MG-42机枪向着自滩头登陆的美军单位疯狂的扫射,直到下午的3点30分工事被攻克。在此期间他还打光了两只98k步枪的弹药(其中有只步枪是个不知姓名的中士递给他的),据塞弗罗自己的估计,他打了至少13500发的机枪弹药和400发步枪弹药,而这些弹药总重加起来能有560公斤!

 

 

▲从62号工事方向看奥马哈海滩

 

而攻方角度来看,海因里希塞弗罗似乎并没有给美军造成过多的伤亡:1944年6月6日时,负责进攻德军62号工事的是来自第1步兵师的第16战斗群(包括G和E连)以及第29步兵师的第116战斗群(包括E连),在斯特雷奇克中士(Sergeant Philip Streczyk)以及约翰·斯帕丁(John M.Spalding)中尉的指挥下,这两支混编单位成功的在64号与62号工事间的“红E”区登陆。至6日9点05分时,德军观察哨报告61号工事已经被美军攻克,而62号工事也只剩下了一挺机枪在不断开火。而更早的一封于7点35分发往德军第726掷弹兵团的电报显示,防守“绿F”登陆区的德军称有100至200名美军已经冲过了海滩并对61,62号工事的后方发起了渗透攻击。

塞弗罗最终成功的和一名来自352步兵师的战友库尔特瓦内克以及另一名716步兵师的士兵跑出工事,躲进了滨海小村维耶维尔。他的上级弗雷尔金中尉没有这么幸运,被美军击毙在62号工事里。之后,塞弗罗的好运也到了头,他在6月7日被美军俘虏并被带回美国本土作为战俘关押。1946年12月,塞弗罗被转至位于英国的贝德福德郡服刑,在此期间他被强迫参加了道路修驻等体力工作。1947年3月,塞弗罗终于得到释放。原因是他的老父亲亲自写了一封信请求英国政府放了自己的孩子以便回到农场重新进行生产工作。

 

 

 

 

▲上两图所标识的就是奥马哈滩头登陆作战期间美军对红E,(第一张)绿F滩头(第二张)进行肃清的战术图分析。而第62号堡垒就位于这两个滩头之间。

 

 

 

 

▲现如今的62号工事(上图)部分窗扉以及设立在62号工事之上的美国第一步兵师的纪念碑(下)

 

 

 

 

 

▲而这个传说中的“奥马哈巨兽”于2006年2月14日于梅青根附近的拉亨多夫(Lachendorf)去世,享年82岁。

2005年的诺曼底登陆纪念日时塞弗罗与一名参加过诺曼底登陆作战的美军老兵大卫席尔瓦(David Silva)拥抱在一起。照片上左边这位就是席尔瓦。作为随军牧师的他在奥马哈滩头作战时被3发子弹打中脖子奇迹般的活到了战后。而席尔瓦第一次听说塞弗罗的名字还是60年代时安东尼·比佛扬名欧美的“最长的一天”(The Longst Day)。早在德国的卡尔斯鲁厄时他们就已经面见过了,而他们的友谊也一直延续到塞弗罗去世。

 

 

▲塞弗罗重回诺曼底墓园时感慨万分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