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史上有名难伺候的皇帝雍正为何独宠汉族大臣张廷玉?


来源:凤凰历史

雍正是历史上有名难伺候的皇帝,对科举出身的汉族大臣尤为缺乏好感,因科举出身得宠者,仅张廷玉而已。

核心提示:雍正是历史上有名难伺候的皇帝,对科举出身的汉族大臣尤为缺乏好感,因科举出身得宠者,仅张廷玉而已。

雍正 资料图

本文摘自:《书屋》2017年第9期,作者:赵立波,原题为:《雍正帝的选人之道和御臣之术

一 雍正式用人

清世宗胤禛带着巨大的争议走进了历史,但是他选人用人方面的独特方法和驾驭大臣的能力,在清代皇帝中首推一指。

在给大臣鄂尔泰的批示中说:“治天下惟以用人为本,其余皆枝叶事耳。”这话不仅仅和近臣鄂尔泰说,在给署理江苏巡抚尹继善的奏折中强调:“朕之责任,不过擢用汝等数员督、抚而已。”

即位的第二年他就对一品的总督和七品的知县接连下发批示,告诉他们为官的要务。在他的屋子里,悬挂着登基那年亲自书写的“为君难”的匾额,并且在此后不久给闽浙总督满保的朱批中说:“为君难数字,朕写成匾额,镌刻宝印,时刻置放眼前,心中时常挂记思考。”之所以这样说,也是让大臣们知道“为臣不易”。

魏晋时期的司马昭给官员提出“清、慎、勤”三字后,成了历代帝王尊崇的用人圭臬,雍正对此却有不同看法:“巡抚一官,原极繁难,非勉能清、慎、勤三字便可胜任也。用人虽不求备,惟至督、抚必须全才,方不有所贻误。”

他以官员的实际作为为考核标准。在给湖南巡抚王国栋的考核里说:“王国栋心有余而力不足,清、慎、勤三字朕皆许之,然不能扩充识见,毫无益于地方,殊不胜任。”这个“殊”字表达雍正对他的极端不认可,于是将他内调虚职。

直隶巡抚李维钧考察吴桥县令常三乐,认为他“操守廉洁”,但“懦弱不振,难膺民社之寄”,拟将他调离虚职,上报吏部审核。吏部认为既然常三乐“生性怯懦,必有废弛实迹”,而李维钧又没有进行纠参,不予批准。李维钧对此认为,常三乐没有违法乱纪行为,就是个人能力不足,不能再予以重任。他不知如何是好,于是上书雍正。雍正批示说,这事好办,就裁定他“居官罢软,殊属溺职,相应革参”。

与此同时,他打破了清代的一些人事规章制度,他说:“朕用人原只论才技,从不拘限成例。”他认为官员的能耐在于做事,只要能够完成工作,不搞所谓的排资论辈。

大臣田文镜深得雍正信任,雍正经常要他从地方推荐人才,充实官吏队伍,并且向他交底说:“朕从来用人,不悉拘资格,即或阶级悬殊,亦属无妨。”那时候敢于提出满、汉资格无妨的,有清一代除了雍正再无第二。

[责任编辑:唐智诚 PN008]

责任编辑:唐智诚 PN008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