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为什么中国人没有发现新大陆?


来源:书房记1

  不少学者指出,新大陆的土地资源带给欧洲的益处简直不可思议18。单从土地面积来说,欧洲的面积约1000万平方公里,南北美洲却有4000多万平方公里资源丰富的土地。这一笔意外收获对欧洲后来

 

不少学者指出,新大陆的土地资源带给欧洲的益处简直不可思议18。单从土地面积来说,欧洲的面积约1000万平方公里,南北美洲却有4000多万平方公里资源丰富的土地。这一笔意外收获对欧洲后来的发展所起的作用是无法估计的。我们不得不问:为什么中国人(或其他东亚人)没有发现新大陆?

 

 

远洋探险是一项投资巨大、风险极高的行动,除非回报很高,否则是不值得把金钱和性命做赌注的。15世纪,西欧国家非常渴望得到印度和东南亚的香料及中国的丝绸,但当时唯一通往东方的道路却被新兴的土耳其奥斯曼帝国控制,因此不得不另寻通往东方的海路。当时有两个可能,一个是绕过非洲大陆南端到达印度,另一个是假设地球是圆的,因此从欧洲往西行,希望越过大西洋后便到达东方――这便是为什么西班牙国王答应资助哥伦布的航程,但结果哥伦布却意外地发现了新大陆。值得一提的是,欧洲的葡萄牙、热那亚和威尼斯都拒绝资助哥伦布的航程,哥伦布需要几经唇舌才终于说服西班牙国王支持他。由此可见,虽然欧洲有寻觅新海路的动机,但还是有很多欧洲国家认为越洋探险是一宗不合算的赌博。

中国和印度的情形刚好相反。中国和印度是当时地球上最发达富庶的地区,欧洲几乎没有任何产品是他们渴望得到的,因此中国及其他亚洲人缺乏远洋探险、寻觅新海路,特别是尝试横渡太平洋的动机。

但另外还有一个与地理有关的重要因素使中国人未能发现新大陆。15、16世纪的远洋航行主要是依赖风力和洋流。图6.1至6.3的海洋风向和洋流图显示,欧洲人横渡大西洋其实并不困难。他们全年都可以利用东北信风、加纳洋流和北赤道洋流把他们从西欧送到加勒比海岛屿或南美洲,全程只需一个月左右的时间;也可以依赖西风、墨西哥湾暖流和北大西洋洋流把他们从新大陆送回欧洲。即使欧洲人不是刻意横渡大西洋,终究一天也会有欧洲船只意外地被东北信风吹到新大陆。

但东亚的情形和西欧完全不同,中国人要横渡太平洋非常困难。图6.1至图6.3显示,中国人如果在秋冬季出海,东北季风会把他们送到东南亚,他们需要在那儿逗留至春夏季,然后乘西南季风回国19;如果他们在春夏季离开中国沿海,西南季风会把他们送到日本。

 

 

中国人要横渡太平洋并非不可能,但要找到这条航路极不容易。西班牙自从麦哲伦船队于1521年成功横渡太平洋、由南美洲西行到菲律宾后,便致力于找寻一条从菲律宾东行返回墨西哥的路线。但这条航路一点儿也不易找,西班牙经过五次失败,牺牲了许多条性命,才终于在1565年由一位修士航海家乌尔达内塔(AndresdeUrdaneta)找到20。该航路于春夏季从菲律宾出发,首先乘西南季风到达日本以东――这段时期刚好是台风季节,远洋航行风险倍增;船只到达日本附近后,再借助北太平洋洋流和加利福尼亚洋流,横渡太平洋至墨西哥――但这段路程的风向不合作,船只很容易被风吹到阿拉斯加。全程一般需要七八个月的时间。相反,从墨西哥往西行至菲律宾,一般只需两三个月时间。自16世纪后期至19世纪初的两个半世纪里,共有25艘从马尼拉往东行的船只沉没,但只有15艘从墨西哥往西行的船只沉没21。

 

 

西班牙人刻意找寻从亚洲东行至美洲的航路,但还需要40多年时间才成功。中国人缺乏横渡太平洋的动机,他们意外发现这条航路的机会就更微小22。日本人发现这条路线的机会也许大些,但可能性也不高。

最后要谈一谈澳大利亚。澳大利亚的面积比中国略小,但它的土地大部分是沙漠,今天澳大利亚的人口及国民生产总值和中国台湾相差不大,因此即使明清的中国人能够发现澳大利亚,它可以提供给明清中国的资源也很有限23。

但中国人发现澳大利亚的机会也不大。澳大利亚的北部尽是不毛之地和沙漠,中国往东南亚的船只有可能意外地被风吹到澳大利亚北部,但就像日本船只有可能意外地被风吹到西伯利亚,以及北欧的维京人曾经到达加拿大东北部一样,这些意外不会影响东亚及欧洲的长远发展。

 

 

澳大利亚只有东南部和西南部较适合发展农业,但中国南端和澳大利亚东南部和西南部相距6000~7000多公里,与日本和温哥华的距离相当,加上风向不合作,中国船只能够到达澳大利亚东南部和西南部的机会微乎其微。

自16世纪开始,许多葡萄牙、西班牙、荷兰、法国和英国船只在东南亚和印度洋一带航行,但他们经过200多年仍然未能发现澳大利亚。澳大利亚要到18世纪后期才被英国航海家库克(JamesCook)发现,但库克不是从东南亚往南行,而是从南太平洋往西行才发现澳大利亚的。

文/阎明(摘自《往事不忍成历史》)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