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蒋介石为何事当众表演 诅咒发誓:为共产主义而死


来源:中国新闻网

他一再声称自己对共产主义绝无异义,是极为赞同的,并公开发表言论说:“我们要党成功、主义实现,一定要仿效俄国共产党的办法”、“三民主义之成功与共产主义之发展,实相为用而不相悖”、“中国革命是‘世界革命中的一部分’、世界革命不能无共产主义”、“国民党、共产党不可分,而应合”,甚至还当众诅咒发誓,愿“为国民革命、三民主义、共产主义而死”。

“静兄,你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中常委打算让孙先生兼任校长,而孙先生属意程潜和许崇智,只让我和李济深为副校长,我实在不愿意给人家做嫁衣裳!”

蒋介石这句话总算让张静江明白他负气出走上海的真实意图,是在以退为进,给孙中山施加压力,是在要挟孙中山。

“你回去,”张静江见自己盟弟受如此委屈,便一拍桌子:“我马上给孙大炮写信,校长之职非你莫属,我的话他不会不听,一定叫他让你当校长!”“反正我已向总理提出辞职了,先回奉化看看动静再说。”

“对!”张静江怂恿道:“他不委任你为校长,你就不要出山!”

张静江、蒋介石都曾是上海证券交易所的经纪人,两人义结金兰,换贴拜把,情深义笃,利害相关。刚才张静江对蒋介石讲的那番话并非是口出狂言,他与孙中山的交谊确非寻常。

早在1902年5月,孙中山赴欧美向华侨募捐革命经费,在轮船上邂逅浙江湖州四大富豪之一的张家公子张静江,他当时正赴法国出任清廷驻法国公使馆一等参赞。孙中山见张静江虽也算朝廷命官,但官位不高,且尚年青,谈吐不俗,便将自己真实姓名和推翻清廷的革命主张相告。经说服、引导,张静江愿意参加孙中山的组织,当即慷慨表示,愿以白银3万两相助,让孙中山凭其亲笔信到纽约通运公司找姚叔兰(张的妻舅)提取。3万两白银,这在当时可算一笔惊人的数目。孙中山到了美国,果然凭信取得白银3万两。以后,张静江对孙中山继续疏财相助,孙中山对他虽说不上言听计从,却也十分重视。

蒋介石原以为他这一走了之,可以使军校办不起来。然而,在蒋负气出走后,孙中山即命廖仲恺代蒋职,继续筹办军校事宜。同时,于2月29日亲自电陈蒋介石复职,内称:“军官学校以兄担任,故遂开办。现在筹备既着手进行,经费亦有着落,军官及学生远方来者,逾数百人,多为慕兄主持校务,不应使热诚倾向者失望而去。”

孙中山拍完电报,又于3月17日将禁烟督办杨西岩免职查办。

按说,这已是给足了蒋介石的面子,他该回任了吧?可还是没有。他私下里向人透露,本人的“行止不应以杨西岩免去而定”。很明显,他只不过是借杨西岩不拨经费为发难之借口罢了。

3月2日,蒋介石曾给孙中山写了一封长信,开首之言,不外是“知遇之隆,并世稀有”这类的奉承话,接下来笔锋一转,便端出陈其美(陈英士)。

陈其美的确是孙中山的信徒,孙中山搞中华革命党,要党员摁手印向他个人效忠,连黄兴这样老资格的革命党人也拒绝,而陈其美则二话没说。蒋介石正是由陈其美介绍并监誓而加入同盟会的。辛亥年,蒋介石在杭州举事成功后赴沪,出任陈其美的沪军第五团团长,遂跟陈其美换贴拜把结为兄弟,这是蒋介石生平多次结拜异姓兄弟之第一遭。后来,在孙中山最倒霉的时刻,在许多老朋友纷纷离他而去的时刻,经陈其美引荐,蒋介石才得以单独拜会孙中山,始与孙直接牵上线。于是,他在信里用标榜自己与陈其美的关系,希冀打动孙中山。他写道,自己与陈其美“万古交情,虽手足之亲,未足间其盟契;骨肉之挚,不能逾其思义,肝胆相照,可质天日”而盟兄对他“信之专爱之切而知之深也”。接着便和盘托出他蒋介石侍奉孙中山于永丰舰的事。那是在陈炯明叛变后,蒋介石从上海赶到广州,冒险登上永丰舰,护卫孙中山,率海军与叛军对抗,深得孙的好感。蒋介石颇有心计,不仅让人拍下了孙中山坐在藤椅上、自己身着戎装威武地站在孙中山身后的照片,而且事后还写了一本《孙大总统广州蒙难记》的书。孙中山不仅为该书作序,称蒋介石“日侍予侧,而筹划多中,乐与予及海军将士共死生”,并且还对外国记者说:“蒋某此来,不啻增加两万援军也。”这也就成了蒋介石在国民党内崭露头角的一笔丰厚的政治资本。这次他又旧事重提,说有几人能像他蒋某这样对先生忠心赤胆、生死与共呢?

一番表功之后,他便将话挑明了:“如吾党同志果能深知中正,专任不疑,使其冥心独运,布展菲材,则虽不能料敌如神,决胜千里,然进战退守,应变致方,自以为有一日之长,断不致临时纷乱,乃陷危境……”最后,他进一步要求:“先生不尝以英士之事先生者期诸中正乎,今敢还望先生以英士之信中正者而信之也。”

蒋介石在信中答应孙中山于日内起程。实际上,他是先应付过去,至于何时动身,还要等待火候。

见好就收

蒋介石出走后,黄埔军校一应筹备事务,全摊在廖仲恺身上,但蒋介石挂着名,许多事情不经过他又不好决定,可他又迟迟不归。廖仲恺最后也有些忍耐不住了,不得不于3月26日电蒋:“转介石兄,归否?请即复,俾得自决。”言下之意,来与不来必须明白回话,不要说来而又不动身。不来,这边即另行考虑。

事实上,蒋介石自交辞呈后,粤沪两方不断地往奉化函电相催,说尽了好话,不断满足他的具体要求。他的另一盟兄胡汉民曾两次致函蒋介石,劝他见好即收,再消极下去恐怕物极必反。

至此,蒋介石也知道,军校不会因他辞职而不办,遂以婉转的文字给廖仲恺复电:“函电敬悉,弟必来粤勿念。”并在电报中对校务做了一些安排。

因尚未获悉孙中山是否决定委任其为校长的准确消息,所以蒋介石又拖了一些日子,孙中山实在等不及了,不得不命粤军总司令、蒋的盟兄许崇智去奉化找他,并交代说,无论什么理由,蒋必须立即返回。显然,孙中山也生气了。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责任编辑:马钟鸰 PN018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