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如果袁崇焕不死 能否阻止清兵入关挽救明朝国运


来源:凤凰历史

袁崇焕之死距今近480多年,由于他在辽东抵抗后金的成绩,又因崇祯帝中了皇太极的反间计而被处死,今日之公众对袁崇焕抱有极大同情,因而往往假设,如果袁崇焕不死,清兵难以入关。

张岱否定了袁的能力与数年之边功,嘲笑其“五年复辽”计划似痴人说梦,不仅不认为他能挽救明朝,还把他与秦桧并列,肆意调侃:

秦桧力主和议,缓宋亡且二百余载,崇焕以龌龊庸才,焉可上比秦桧;亦犹之毛文龙以么魔小卒,焉可上比鄂王?论者乃取以比拟,不特开罪鄂王,亦且唐突秦桧矣。

抛开事实层面的偏颇不谈,如张岱这般辛辣讽刺,到清代中期之后则基本绝迹。

清中期,袁氏通敌冤情披露,清廷仅表彰孤忠

清代官修《明史》的流行,厘清了袁崇焕之死的重要问题,即崇祯二年的“通敌”之说,实为皇太极所施之反间计。

《明史》袁崇焕传记有言:

会我大清设间,谓崇焕密有成约,令所获宦官知之,阴纵使去。其人奔告于帝,帝信之不疑。

关于明史中为何能对当年扑朔迷离的情况下结论,赵翼在《廿二史札记》中指出,修史时史臣得以参考《清太宗实录》,因而反间之事才列为信史。④

《清太宗实录》天聪三年十一月戊申条的确明白记载了反间计的全过程,时间、地点、人物,无一不详。随着这些证据为大众所知,袁崇焕“通敌”之冤得以昭雪。

乾隆四十七年,乾隆帝偶然翻阅《明史》,读到袁崇焕之事迹,认为其人“督师蓟辽,虽与我朝为难,但尚能忠于所事。彼时主昏政闇,不能罄其忱悃,以致身罹重辟,深可悯恻”。⑤

袁崇焕是广东东莞人,乾隆帝便令巡抚调查其有无后人,第二年,查出袁氏五世孙袁炳⑥尚在,因而以熊廷弼裔孙之例,选补佐杂等官,以示朝廷抚恤孤忠臣子之意。嘉庆三年,又从广东巡抚陈大文之请,以袁崇焕入祀乡贤祠。⑦

经过官方史书为袁崇焕沉冤昭雪,以及乾隆、嘉庆两位皇帝相继表其孤忠,确立了这一时代官方对袁崇焕的基本看法,即强调其为孤忠蒙冤之臣,不大重视当年的是非曲直。但不同意见仍然存在。乾嘉之际,清廷宗室昭琏所撰的《啸亭杂录》在《毛文龙之杀》一节,直言批评袁崇焕“不计大事,冒昧诛之,自失其助”。

围绕袁崇焕之死与国运,康有为梁启超做了文章

将袁崇焕之死与“国运”联系起来,是袁崇焕的老乡——康有为与梁启超于清末所作的文章。

“明清之际,关于中国亦大矣,非止系一朝之兴亡也。”1891年,康有为作《袁督师庙记》,开篇即如是说。按康文的说法,袁崇焕之死,为明“自坏长城”之举,而“国亦殄灭”⑧。这一判断,较之明史“边事无人、亡征决矣”的意见,又向前推进了一步:他在“袁崇焕-明亡清兴-国运兴衰”之间建立起了直接的逻辑联系。

与康文的言简意赅不同,梁启超则洋洋洒洒写就《袁督师传》,文章不仅历数袁崇焕的诸多功绩,还为其杀毛文龙之事巧言设辞,着意辩解,试图坐实袁崇焕在明亡之际起到的决定性作用。在梁氏看来,袁崇焕“一人之言动、进退、生死,关系国家之安危,民族之隆替”,为古今第一人。

而梁启超此文的真意,用他自己的话说是:“读袁督师传,二百年前事,其犹昨日也,”“袁督师一日不去,则满洲万不能得志于中国”,“今日之国难,急于明季数倍,而举国中欲求如一袁督师其人者,顾可得耶?顾可得耶?”⑨

寥寥数语,已表明梁文不仅仅是为考订史实,而是有感而发,借古说今。

北京袁崇焕祠的《明袁督师庙碑记》中,作者王树楠阐述了康、梁二人的未尽之言:“诚以督师之生死,为明清兴灭之所由关,而种族之见,遂酿为四千余年世局之大变,而不可收拾。”⑩可以说,康、梁等人对袁崇焕的重新塑造,不仅有他们的现实政治需求,也因应着20世纪初风起云涌的排满思潮。此时将袁崇焕的个人命运与所谓“国运”紧密联系在一起,动因实起于现实关怀。

参考文献:

①《三朝辽事实录》卷3。

②《明熹宗七年都察院实录》,天启七年六月初七日。

③《崇祯长编》卷二五,崇祯二年八月庚午。

④《廿二史札记》卷三一,袁崇焕之死。

⑤《清高宗实录》卷一一七〇,乾隆四十七年十二月丙寅。

⑥据实录载,袁崇焕本无嗣,堂弟文炳之子过继为嗣,袁炳为其五世孙。

⑦《清仁宗实录》卷三四,嘉庆三年九月己卯。

⑧康有为:《袁督师庙记》,《袁崇焕资料集录》下。

⑨梁启超:《袁督师传》,《袁崇焕资料集录》下册,广西民族出版社。

⑩王树楠:《明袁督师庙碑记》,《袁崇焕资料集录》下册。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