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自杀程序员”前妻父亲:这个事我不关心 啥也不管


来源:澎湃新闻网

原标题:翟某欣父亲不愿谈苏享茂之死:相信黑的不是白的,一切等调查 苏享茂(右)与前妻翟某欣 因为网络

苏享茂(右)与前妻翟某欣

原标题:翟某欣父亲不愿谈苏享茂之死:相信黑的不是白的,一切等调查

因为网络电话软件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之死事件,其前妻翟某欣及其家庭被推上风口浪尖。

“黑的不是白的,白的不是黑的。”9月14日上午,在山东省泰安市岱岳区的住处,翟某欣的父亲接受了澎湃新闻记者的采访。

在得知记者来意后,翟父承认自己就是翟某欣的父亲,并将记者请进家门。

翟父身材高大,戴着银框眼镜,面庞方正清瘦。目前仍在山东科技大学任教。

但谈及翟某欣与苏享茂之间的事情,翟父反复重申,“一切等待有关职能部门的调查,我相信黑的不是白的,白的不是黑的。”

至于之前有媒体提及他谈及女儿的婚姻状况时,曾表示他知道的只有女儿这次与苏享茂的婚姻,翟父也对澎湃新闻记者称,一概不知道,等调查。

澎湃新闻记者发现,翟父所居住的这处三室一厅内显得颇为凌乱,酱缸、塑料筐、核桃在餐桌上摆得满满当当。“我年纪大了,身体也不好,自己也懒得收拾。”对于家里的凌乱,翟父连表歉意。

翟父称,目前仅有他一人在此居住。

翟某欣父亲在山东泰安的住处。澎湃新闻记者李继远图

“六七年前(翟母)就去北京照顾欣欣了。”一位在此久居的妇女告诉澎湃新闻记者,翟母多在北京,其中一套住宅已在多年前出售。

据澎湃新闻记者了解,翟某欣的母亲也曾是山东科技大学的职员,不过在2010年前后已经离休。

“对,她出去了,(两地)来回跑一跑。” 对于网上沸沸扬扬的舆情,翟某欣的父亲表示,都已经看到了。

当记者询问翟父为何没有去北京时,翟父说,“我去干嘛,我不去,这个我给你说,黑的白不了,白的黑不了。”

“我们当老人的就是这么个观点,一切还是以职能部门的调查为准。”翟父说。

“这个事我不关心,啥也不管,我这么个身体。”当记者问到翟欣欣近期是否与其联系,翟父显得颇为气愤,“如果这事发生在你们身上,你们父母是什么心情,心情都是一样的。”

翟父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他目前仍在学校承担教学任务,在东西两个校区之间往返,不过明年就要退休。

当记者试图询问更多问题时,翟父显得紧张却小心谨慎,对于涉及到翟欣欣的问题已不再多谈,他反复重申“一切以职能部门的调查为准”。

“程序员之死”事件被曝光于9月8日的一则网帖,该帖子称,WePhone开发者苏享茂因被前妻翟某欣所逼,遭索要1000万元和房产赔偿,后自杀身亡。

根据苏享茂家属和同学方面发布的信息,在苏享茂跳楼自杀前几个小时,陆续收到女方多条辱骂威胁恐吓消息。其中一条截屏信息显示,翟某欣曾在朋友圈发文称其舅舅荣升高级警监职位。

9月12日下午,中国人民公安大学宣传部回应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称,确认在职教师刘克俭是“翟某欣”舅舅,并称刘克俭并未参与到此事当中。

此后不久,刘克俭授权澎湃新闻刊登声明称:其与翟某欣本人少有来往,从未见过苏享茂,也从未以任何形式介入翟欣欣女士与苏享茂先生的任何纠纷。

早前报道

“逼死程序员”女子父亲首次发声:只知道女儿与苏享茂的这一次婚姻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李东)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坠楼身亡引发舆论热议,有关被前妻翟欣欣“相逼而死”的说法越来越多。通过苏享茂家人发布的内容及媒体报道的深入,翟欣欣通过世纪佳缘网站与苏享茂相识后“骗婚”的说法浮出水面。有消息称,翟欣欣此前用类似手法多次“骗婚”,并有过数次短暂的婚姻经历。9月13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就此问题采访翟欣欣的父亲,其父称他知道的翟欣欣只有这一段婚姻。

山东科技大学泰安西校区摄影记者李东

此前有媒体报道称,翟欣欣曾经有过婚史,但在世纪佳缘的资料上却显示“未婚”。由此博得苏享茂信任。今天傍晚,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在翟欣欣老家泰安其父亲的住所处见到了翟父,翟父称其女儿翟欣欣的婚姻情况,他知道的只有这次与苏享茂的婚姻。

翟父目前仍在山东科技大学教书,他称自己已经看到了网上流传的消息,但是不便发表评论,一切以相关部门的调查结果为准。

自杀程序员母亲首发声:已聘请律师 暂不接受采访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李东杨雪邱锦张丽)距离WePhone创始人苏享茂离开人世已经过去5天,苏享茂与前妻的对话截图仍旧在网上疯传,有关被前妻翟欣欣“相逼而死”的说法越来越多,其与前妻这段短暂且并不幸福的婚姻史随着苏享茂从天台的坠下,散落在了舆论的目光中。

根据苏享茂哥哥发布的内容,苏享茂与前妻于6月7日领证,7月16日离婚,18日办理了离婚手续。而这段只有1个多月的“婚姻”,全部都源于今年3月30日苏享茂与前妻翟欣欣在世纪佳缘网站上的相识。

在苏享茂从天台坠下的前一天,这名IT创业者用Google ID Wen Qiang Xu发帖,称自己被恶毒前妻相逼,将要离开人世,WePhone以后将停止运营等信息,并公布了前妻翟欣欣的手机号、工作单位、聊天截图以及离婚合约等内容。

苏享茂在帖子中说,翟欣欣以举报自己个人漏税为要挟,同时要举报WePhone有网络电话功能是灰色运营。声称要让其倾家荡产,由此索要1000万元及三亚的房产。

苏享茂称,与翟欣欣离婚协议中涉及到660万补偿款已付清,剩余的340万要在12天内付清,否则每天利息10万元。随后,翟欣欣以电话及带他人来骚扰自己,最后导致轻生。

9月12日,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联系到了苏享茂的母亲,其母称目前已经针对此事聘请了律师,未来将由律师发布对外消息,自己暂不接受媒体采访。

此前,苏享茂的哥哥一直负责对外发布弟弟坠楼身亡事件的声明,声明中称,此次婚姻是苏享茂第一次结婚,之前其有过女友,但没有婚史。而前期翟欣欣有短暂的婚史,但女方在世纪佳缘网站上并未披露其有婚史的信息。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随后登录世纪佳缘网站,却未能在网站搜索到翟欣欣的账号。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注册后缴纳了16元后成为VIP会员,但是记者却发现,整个注册过程世纪佳缘网站并未审核,更没有进行实名认证。记者随便填写了性别、年龄、收入、户籍等信息,提交后发现页面上显示的靠谱度为62分,超过了55%的同性用户。而经过测试发现,记者随意编撰了性别、年龄、收入的账后注册的账号,已经开始受到异性的关注,并且能够通过搜索功能找到记者的这个账号,也可以开始相互交流。

在填写完资料后,网页上弹出一个小窗口:“世纪佳缘作为一个海量信息平台,从技术上合成本上,皆无法确保每一条信息的真实性,也无法确保每一个会员的人员及其对待感情的态度。”该弹窗中还写道,“为了您的征友安全,请您承诺做到如下两点:不借钱给任何会员,也不与对方发生任何形式的经济关系;拒绝一夜情,自尊自爱,理性交友,不轻易发生亲密关系。”

9月12日下午4时许,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来到位于朝阳区安定路的世纪佳缘公司。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公关部门正在开会,不方便接受记者采访。工作人员留下了记者的联系方式,表示会告诉公关部门工作人员,待会议结束后联系记者,但截至发稿前,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未收到世纪佳缘公司的任何回应。

推荐
Wephone开发者自杀 遗书称遭前妻要挟巨额分手费 http://p0.ifengimg.com/pmop/2017/09/12/wf2_4724972_133836.jpg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