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秦基伟战地日记中记载志愿军指挥上曾遇何最大困难


来源:中国新闻网

在指挥上最大的困难是反映情况战况敌情位置等,正因为这样使上面的决心部署都错过时间性,常常是上面的指示部署下达之后情况已经变化了,使部署失去了时间性。

核心提示:在指挥上最大的困难是反映情况战况敌情位置等,正因为这样使上面的决心部署都错过时间性,常常是上面的指示部署下达之后情况已经变化了,使部署失去了时间性。

秦基伟资料图

本文摘自:中国新闻网,作者:佚名,原题:开国将军秦基伟指挥上甘岭战役写80万字战地日记

开国将军秦基伟(1914-1997)十三岁参加革命,参加过长征,在抗战、解放战争期间屡建军功,抗美援朝时指挥上甘岭战役,打出了军威国威。在血火硝烟的峥嵘岁月里,他坚持写日记,留下这本近八十万字的《秦基伟战争日记———从太行山到上甘岭》(新华出版社出版)。日记跨度从1939-1953年,是一部中国革命斗争历史上重要阶段的大跨度连贯记录,具有从个人记忆向国家记忆和民族记忆转化的重要价值。

1951年4月24日

接受别人的经验而没有通过亲身的实践体会是不深刻的。经过这两天作战部队开始出击之后各种通信工具中断,后勤跟不上,部队粮弹补充伤员的转送收容等都不能应付部队前进的需要。在指挥上最大的困难是反映情况战况敌情位置等,正因为这样使上面的决心部署都错过时间性,常常是上面的指示部署下达之后情况已经变化了,使部署失去了时间性。因此在朝鲜战场上团师两级指挥员的机动灵活执行任务及时根据当时情况和总的意图大胆机动而又主动同友邻和上级联络报告情况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在解放战争过程一般通讯联络工作是比较及时且效率高,这次从战役开始后的两天中,限白天尚可同师联络外,对志司根本叫不通,尤其夜间最重要而最不好联络,这是从来没有遇见过的情况。

1951年4月27日冒雨行军

我军先头部队已越过议政府向汉城推进,我们当面的敌人仅以少数战车和步兵掩护,其主力不停止地向汉江以南逃跑,这就是美国侵略军所谓运动战法,敌人撤退的沿途武器弹药通信器材到处都是,被击散的散兵到处被捉到,这就是美军的逃命战法,当然这亦看到美国的经济力量对坚持这样小规模的战争影响不大。美国铁多人少这个特点与我国的条件相反,战争的胜败决定于战争的性质,决定于人,而不是决定于武器,武器只能说在战役战斗中起一定的作用不能起决定作用。历史上的经验证明了,朝鲜战争更证明了。我们仅依靠步兵的火器从廿二日开始到今天为止,我们前进了二百里,敌人的战车一样被打得落花流水地往后逃跑。李奇微吹牛说他仍采取运动法甚至连汉城都不包括在内,这是掩盖他们逃跑的借口。

1951年4月28日于逍遥山自在庵

空战终日我击落敌机五架。军指挥所受伤通信员医助等四名。这天真是有趣得很,我们三个炮团住在东豆川相距我们指挥所不到十里地,判断敌人的飞机一定会来而很难不暴露,因此第一天的晚间给敌人的飞机布置好一个高射炮火网。上午八点果然敌机两架在我炮兵驻地上空扫射,当被我高射炮部队击落一架。接着敌机十四架企图报复又被我击落两架。战至下午五时,先后共击落敌机五架。当最后一次飞机在我们指挥所自在庵的上空突然扫射的时候,我们都在作战科的办公室和院子门前,子弹落在我前面一公尺的左右,通信员和医助负伤了。人们情绪极高兴地击落了敌军的飞机,但又受到惊吓。

黄昏接到兵团集结整补命令,战役第一阶段结束了。我们研究了战隙的工作之后确定了部队后移的集结位置。指挥所是移动还是不移动曾发生了两种不同的意见,最后我是坚持要移动,否则要吃亏。

1951年5月3日230里

从二百卅里的交通线上一夜遭遇敌机三次袭击,尤其在内石桥附近被敌投弹扫射为最危险,炸弹落在我们侧面不到百公尺,扫射的子弹落在我的身边。司机把车开翻了,警卫员参谋都失掉联络,我一人跑到相距二百公尺的山边上谁也找不见了,这是进入朝鲜以来第一次最危险的场合,整夜敌机未断,我们即在敌飞机照明弹的灯光下运动着,至拂晓未赶到兵团。两个小车都搞坏了,特别是我乘的车已将方向盘搞断了无法修理,工人害怕得不吃饭病了。这是任何没有经过锻炼的人都会恐惧害怕,但同时我们看到沿途随伴的大卡车由于工人熟习[悉]道路且有了经验,他们在敌机扫射和照明灯下飞快地通过去了,由此可见战争对人的锻炼是很重要的,没有战争经验没有经考验的人是经不起危险的而又是紧张的场面。

1951年5月5日新兴洞150里

参谋把时间当[耽]误了卅分钟,晚出发了,恰好刚行至内石桥附近又遭受敌机两架袭击。敌人飞机在我前进路上放下几十个照明弹接着往返扫射,打火箭炮,当时让工人同我加足马力往前冲过去,但工人缺乏战斗经验,一名警卫员掉队又只能暂停下来等待机会再前进。当我到山上树林中隐蔽的时候工人将车开走了,让我徒步行走了卅余里才遇见,真是气人。一百五十里地汽车行驶了一个通夜,到天明了未到达宿营地,汽车又坏了,到兵团开一次会往返受敌机两次袭击扫射,两小吉普车都坏得不能用了,同时还感到特别疲劳。近日牙痛身体又不好确实受罪不小。但每次车坏了总遇到很好的机会。刚刚我的车坏了,恰好兵团三号乘车在我前面走错了路正往回返,顺便搭车到达了住地。东方不亮西方亮,否则的话更麻烦了。1951年5月6日新的任务下达了

近数日我的牙病又复发了。这种难以忍受的痛苦只有病者自己知道,尤其今天在紧张残酷的朝战中除了忍受痛苦继续坚持照常的工作外还有什么办法呢?共产党员高级指挥员除了完成任务打好仗争取更大的胜利再也没有任何的私欲。

1951年5月12日白云洞山沟40里

从来没有遇到这样拥挤开进情况。汽车从下午几点至天明走了八里地而且徒步走了五里。敌机扫射投照明弹相距我们这个拥挤的道路只一个山梁。部队仍然不在乎地往前拥挤着赶路。大车汽车各种炮大行李步兵等白天在沿着公路两旁的山林中休息,吃着自己背上的炒面。有的为了赶路完成任务白天也在公路上继续前进。敌人飞机往返不断地扫射着,部队仍然行进着。没有到过朝鲜战地的人们谁也想象不到这种艰苦的生活环境和志愿军英勇无敌的伟大精神。

我同政委在深夜挤到前面了解为什么拥挤不堪,结果连警卫员都掉队了,拂晓时找到一个山沟的森林住下,天明之后才知道就在公路的下面不到五十公尺,敌机就在这公路上投弹扫射。这是朝战中的一个特殊情况。没有制空权,在现代大兵团运动确实困难而且增加许多伤亡。这种对我们高度机动和行速的限制是减少战役战斗胜利及不能保障部队生活的基本原因。1951年5月15日

我预计于洪川东北地区歼美二师廿三团一部或全部并保障东线主力达成歼李伪军三个师为作战目的。由于作战位置的变化部队运动距离远加之天雨连绵战士们体力减弱极感疲劳。朝鲜东侧均为大山,气候时冷时热最易得病。在这种环境中部队在生活上没有保障和连续的作战行动,人员的体力无法坚持长时期的作战。这种情况须重新考虑今后在朝鲜作战的方针。敌人采取不坚守阵地与杀伤战法,我们依靠徒步同敌人的摩托化部队作战,实际上疲劳的不是敌人而是我们自己。作战部队完全依靠自己带上炒面行军作战,每个战士平均背着五十斤的重量,一夜行程常常在六十里以上,白天不能好好休息夜间整晚不停留地行军,但部队中没有叫苦畏难情绪。这是多么高尚的政治质量和顽强的军队。在这样的部队面前没有不能战胜的困难和敌人。

1951年5月24日100里

深夜里翻山越岭。北朝鲜的每一条公路上几乎都是像白天的太阳一样,敌机投下的照明弹在公路的上空在交×[叉]点上,从黄昏到天明很少中断的间隙,勇敢而又有技巧的司机们不慌不忙地驾驶着汽车牵引着大炮和运送粮弹伤员,你往前他往后像赶集会似的热闹,从黄昏到天明从没有中断过。前面的炮弹声和后面的飞机声与汽车声整夜都是轰动着的声音。人们精神无时不是在紧张的环境中生活。白天在防空洞里,夜间行军,这就是朝鲜战场上的艰苦。战士们除了枪支子弹和一袋炒面再也没有别的东西,有时连炒面都接济不上,老天下着雨住不到房子吃不上饭一不慎即遭敌机空袭,这种生活和艰苦只有亲自参加朝战的人才真正感到深刻具体。我们指挥所住在一个完全被敌人毁灭了的山庄里,见不到一个老百姓,炊事员警卫员给我们扯野菜吃。

1951年5月25日15里

西南方向的炮声越响越近,敌机整天不断地轰炸扫射着,这是敌人为了挽救他的失败所谓向我们“追击”,但美侵略军比国民党蒋匪军接受教训快,李奇微的所谓消耗战法便是采用了我们过去游击战中的战术手段,当我主力进行攻击时敌人不坚守阵地步兵后撤炮火杀伤封锁运动道路。当我某一战役结束部队向休整位置集结转移时敌则随后跟进以战车炮火向前延伸,其飞机在交通线上活动侦察破坏使我休整部队得不到安静的休整环境。敌人的这种战法加之高速度的运输工具对付我们的徒步和少数车轮的作战条件确真大大增加其困难,尤其在战役刚告一段落之后伤员转运和部队供给更发生困难,在这种情况中如果我们不研究新的对策,仍凭过去的经验而不注意新环境下的新问题,将势必难以争取朝战中的完全主动权乃至造成损失。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责任编辑:王诗云 PN132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