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退休6载,他带着老伴,开着“改装车”穷游全国,感动百万人!


来源:走吧自驾游

null


本期嘉宾:

沈阳老万 沈阳老万,1952年1月出生,今年66岁,退休前为沈阳市某中学后勤人员。2011年退休当年学考驾照,拿到驾照的当天购买了威志V2小车。2012年4月正式开始自驾游,随后自改床车,2012年9月开始了床车全国自驾游。至今游遍江南塞北,贯穿大地东西,6年自驾出游行驶9万公里,写下近30篇游记。被众多网友奉为“开创床车出游的先驱”“穷游的典范”“床车出游的榜样”“最佳搭档的出游标兵”等业余称号。

安琪:万老师您好,很高兴认识您,拜读了您在网上的自驾游记后更是被您深深折服,论坛的网友都称您万叔,我也这么称呼您可好?

老万:能认识才女安琪我也很高兴,现在一看,还是一位大美女。美女加才女称呼我万叔,那是再好不过了,咱也借光跟着美一下嘛。

null


在网上各个论坛中,除了几位称兄道弟之外,绝大多数的网友都叫我万叔,看出了帅哥美女们的自身修养和对我的尊重,我是存心赞扬和感激的。

但偶尔也因为对我的称呼发生过“斗嘴”:一位中年帅哥和一位美女都称呼我万哥,那帅哥就“批评”她:“万叔这个年龄你应该叫万叔”。那美女回答:“咱明白你的意思,随后让我也叫你叔呗”。这时候我只能和稀泥了:“别看她年龄小,辈分可大了,可比肩论兄,就各论各叫吧”。

null


有时也出现过这种情况,有网友这样说:“祝万哥万婶身体健康”;“万叔,不许再欺负万嫂哇”,这可真是“各论各叫”了。其实我说这些事儿,主要就是想表达网上不管咋称呼咱都没啥关系,主要大家开心就行。

null


安琪:万叔是从哪一年开始喜欢自驾游呢?是从一开始就想着做“床车”一族吗?

老万:从2011年3月20日车提到家后,第二天我就自己开出去练车了,三个月后第一跑高速,往返300多公里,感觉真不错。只是下高速上国道后,兴奋劲一时还没缓过来,仍然开到将近120迈,结果超速违章被扣分罚款了。老伴不在乎扣分,心疼钱,于是就劝我:老万呀,以后咱们在国道上练车,你就别跑120了,我看跑110就行了,这应该是自驾游的预习了。 

null


而真正的自驾游应该是一年后的2012年4月份开始,我们从沈阳经大连到丹东回沈阳,画了个三角形,用4天跑了1500多公里,走了一些景点,住旅店,吃饭店,觉得挺开心的。只不过在大连出现了一个小插曲:那时我半坡起步不过关,在早高峰时上一个大长坡,缓慢跟车,一启动就熄火,一熄火就溜车,真走起来还窜车,好几次还差点追尾。

null


老伴急的就说:要不我下车找个砖头帮你掩下车吧,我说拉倒,可别丢人现眼了。这个时候有辆警车插进我车前边,后面也紧跟着一辆警车,为啥出现这种情况,到现在我也不清楚,反正是在两辆警车先后的护送下我才走出这个“困境”。那会下车后,我的衬衫就好像是刚洗完就穿上了。

尽管这个时候已经从练车向自驾游转换了,但练车的成分还是很大的,所以最多想的是踏踏实实开车。

null


安琪:那是什么让您动了将车改造,然后产生自驾游天下的念头呢? 

老万:由于自驾出游时住店吃饭要花钱,我和老伴都比较心疼,有钱不如走更多的地方,于是决定出游时就带个帐篷,同时也带个小锅,三石磊灶自己做饭。

不巧的是,第一次带帐篷出游,一连三天都这样:白天大晴天,晚上下大雨。随着雨水把帐篷泡起来,我们的计划也就泡汤了。没办法了,只能退守车里,在前座上半坐半躺的,睡不着觉就闲聊天,聊天时老伴说了句:要是车里有张床就好了。

null


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回家后我就开始琢磨给车里加个床,几天后,这个床就改出来了。几次试睡后很成功,同时还做了个柴炉,感觉准备的都差不多了,就想远游一次,目标奔向北京。

目的就想开着咱这小车通过一次天安门,应该算成功了,只是我放慢车速拍天安门时,警察叔叔既友好地又狠狠地瞪了我几眼,咱也知趣的踩下油门。从这以后,我们就开始了“床车”游天下的念头了。

null


安琪:可能汽车论坛里的网友都非常了解您了,但走吧网的吧粉们也许对您的事迹还不大清楚,对您的“床车游”也还不太了解,能跟我们详细介绍一下您与众不同又别具特色的改装吗? 

老万:哈哈,安琪美女这话太给面了,我就是按照自己的想法玩,这床车游是自己给取的名儿。我的车是天津一汽威志V2,两厢小车,1.3排量。车的大小接近奇瑞QQ,跟比亚迪F0、奥拓也差不多。这样小的车要改成床车,我当时信心也不大,轻易没敢动手。可我又认为:只有想不到的,没有做不到了,咱改不成大床,搭个小床,出游时能让老伴睡觉就行呗。

null


于是,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我开始“闭门造床”了。具体步骤是这样的:

一、先把后座的靠背拆下来,放家里不用了,搭床时要利用后座。

null


二、然后在后备箱的位置上搭一块合适的木板,基本和后座一个平面,这块木板从一而终,到现在都没换过。

null


三、再做两个小木箱,两个前座前移到最大限度后,把这两个小木箱放在前后座之间,木箱上搭放两块小木板,也和后座保持一个平面。

null


四、床面搭出来后,铺上适当的地毯之类的东西。

null


为了增添新鲜感,平时经常换换床单。这张床:长1.74米,最宽1.3米,最窄1.1米,至高点0.92米。睡两人是妥妥的,曾经还试过四个成年人坐车里吃饭都挺宽松的。

null


可能我介绍切来挺麻烦,但其实使用起来就简单多了,平时百分之七十的床位不用动,搭床拆床只需要动前边的座位就行了。强调一点,这改床车都是“绿色工程”,家里旧物重新利用,没花一分钱,而且全部手工打造。

null


安琪:现在车上的设备应该已经是经过多次考验和磨合升级的吧,觉得是不是越来像个移动的家了呢?

老万:这是我初次改床车,做不到面面俱到,所以即使到现在都还是在不断改进升级中。床车出游,主要是满足“吃、睡、用、电”几方面,有一个环节没做到,使用不方便了,这就是要升级的点,每次出游回来,我都记下哪方面需要改进。

一,睡:比如我的小车,床基本一步改到位了,不多说了。

null


二,吃:为了自己做饭,我先做的柴炉,用了一年,虽然挺省钱,但准备烧柴是很费事的,这个炉子在野外用还没啥说的,绿草茵茵,炊烟袅袅,挺有情趣的。但在人多的地方那就不方便的,狼烟四起,熏天缭地,特遭人烦。尤其在林区,在禁火的地方,更显得不实用了,毕竟防火是头等大事呀。

null


2014年我改用酒精炉做饭了,自己用易拉罐做的酒精炉,经过多次调试,完全可以煎炒煮炖的,而且,二元一瓶500毫升的酒精,使劲的用,一天三顿饭也足够用了。因为使用酒精炉比较便宜,所以一直使用到今天。当然,搭配12伏100瓦一升的车载电饭锅,那就更好了。 

null


三,用:床车出游,其实就是把日子过在路上,要想日子过的方便舒适,那准备的就尽量全面些。为了摆脱“地摊”做饭的局面,老伴先后缝制了几个帐篷,在帐篷里做饭,不仅雅观,还省酒精呢。帐篷还可以做卫生间,浴房,仓库等使用。可能自己粗针长线做的帐篷不好看,有人以此评定我们的出游是逃荒似的,严重影响了出游的质量。

null


女儿看到这条消息后,没说啥,只是在手机上点了几下,两天后,一个1.5米x乘1.5米的自动开关的淋浴帐篷快递来了。以后,我们就一直使用这个帐篷了,我感觉挺美观实用,但老伴说花70元钱买的,还不如她做的帐篷好呢。

这可咋整,我觉得世界上最小气的就是她了,但还不敢当面说。出游自己做饭,炊具餐具肯定不能少带,开始用那两个小木箱子装,后来改用三个周转箱装,但都不方便。最后,我干脆做了个小橱柜,所有锅碗瓢盆碟勺筷部分佐料都统统放了进去。

null


总重量大约十五公斤的橱柜,一搬下来,配上帐篷,“移动厨房”就出来了。出游时做饭要是有个稳定的“厨房”,那就不担心晴雨风尘了。而制作的简易保温箱,可以保证十天之内天天吃到新鲜的肉。至于路上的缝缝补补,洗洗算算,头疼脑热的之类的事,想到了,准备到了,都不是事了。 

null


四, 电:开始出游时手机相机的电池用完了,一停车就先找地方去充电,很不接洽的。后来带个150瓦的逆变器,这样出游时手机,相机,剃须刀,手电,充电宝等家用小电器都能随时充电了。

电饭锅做饭,是单独从电瓶上走的线,专线专用了。事实也真是这样,经过几年的不断改进,咱的小床车再出游时,多少还真像个流动的家了,至少吃睡用都不是问题了。

null


安琪:这里我想您要跟我们介绍您的幕后英雄了,其实应该也不算是幕后,因为从您的游记中我们也已经非常了解和喜爱您的旅伴——万婶~

老万:在网上大家都称呼她万婶,听得多了看得多了,我有时走嘴也喊她万婶。她拿自己不当外人,还真答应,后来我就改口喊“他万婶”了。

null


安琪:万婶从一开始就没反对过这样的自驾方式吗?万婶能干、贤惠、配合度极高,跟您在一起真的可称谓珠联璧合神雕侠侣,令很多车友很是羡慕呢~ 

老万:我和老伴虽然不是青梅竹马两小无猜,但中学时却是“同桌的你”,当知青时还是一个青年,懵懵懂懂,当时也不懂啥爱情的,有情有义但还相互回避,回城后,我们很不幸的凑合到一起了。

null


这么多年了,应该是相互了解的和掌握的,有时不说话,一个眼神,一个动作,就能知道对方想的是啥。 咱们平常百姓,普通人家,在进入老年队伍时能买辆小车开着玩,大家自然都很高兴了。

当初我自己练车时,谁都没说啥,但她从不要求跟车,因为彼此心照不宣:我是新手,万一出点啥意外,那就是卖一个搭一个了。其实我很清楚,我自己在外边练多长时间的车,她就在家里担心挂念多长时间。大概过一个多月吧,她通过观察我那几天的神情后就说:别一天总你一个人兜风玩,就不兴带上我呀,我帮你押车去。

null


从那以后,只要我一动车,副驾上坐的就是她,我也自然的升级为“车夫”了。其实我那时还没想让她跟车,驾驶技术还不成熟是一方面,关键是她“压”车油耗明显上升。 

让我没想到的是,发现老伴特别爱坐车,每当她往车上一坐,那高兴得像小孩似的,即使在市内转,也是看哪都好,有时突然喊一声“老万你看,这不是太原街吗”,简直把我当外地人了。不过,当她一看到我总舔手指头时(我以前做过出纳员,点钞时习惯舔手指),立马就消停了,知道我看到复杂路况又紧张了。

null


后来的练车,都是她劝我往远跑,说这样练效果能好些。从这个意义看,自驾游也是她“诱惑”出来的。所以,她压根就没反对过这种自驾方式,而且,我几天不动车,她显得坐卧不安的,总攒拢我出去练车。

安琪:那么其他家人、亲戚是否有过反对意见呢?

老万:除了女儿一家和几位挚友支持我们之外,其他亲朋好友绝大多数都是“差评”。在他们看来,都这把年龄了,应该在家稳稳当当呆着,哪怕唱歌跳舞,打麻将钓钓鱼都挺好。开车花钱找罪受,还又很危险,何苦的呢。

null


我去三亚回来后,有位朋友用不相信的口气问:你真回来了。我说你啥意思呀?他说“人都说你这车根本就不能去三亚,去了就回不来”,我回他一句,你可拉倒吧,别一惊一诈怪吓人的。

当我们去西藏回来后,一位同龄邻居很郑重地对我说:“你简直就是沈阳第一大虎逼。你不为自己负责,还不为家人负责吗,真是太虎了”。我嘴没说啥,心里在想:不明白咋个情况就拉倒,咱也不解释。但你这么说,那简直就是喝酱油耍酒疯,咸(闲)的。 

null


不过后来也有人从不同渠道了解了咱们的出游情况了,有位邻居那天看到我,非常兴奋地说:“老万,前两天在办公室有位同事边看电脑边喊我,让我过来看看,沈阳有老两口开个小车就去三亚了,太厉害了。然后我接着一看,哎呦,我说这不是老万吗!我赶紧告诉同事说我认识这老头,他是我邻居。”

随着时间的推移和出游次数的增加,大家对咱们的出游方式多少改变了看法,在各自的圈子内一听到有关沈阳老万出游的事,他们还以认识我为自豪呢。

null


安琪:着实是以您为荣啊,那您和万婶一起自驾过哪些地方呢?有哪里是你们俩都共同喜欢的吗? 

老万:按行政区看,全国的省,直辖市(上海除外),自治区,港澳特区都跑到了。从方位上看,北极村,东极,三亚,最西点(伊尔克什坦口岸),西北第一村,也就是说,中国的东南西北的极点都走到了。 

在床车自驾游六年的时间里,我们游览的景(点)区也是太多了,比如先后游过八达岭,居庸关,嘉峪关,山海关,锥子山长城等;呼伦贝尔大草原,北极村,西北的胡杨林,酒泉发射中心,几大名窟,几大名山,几大名楼,几大古城,韶山延安井冈山,婺源的小桥流水,福建的东倒西歪土楼,香港澳门等等。 

null


因为老伴是满族正白旗,但一直不清楚是谁的后代,为了寻根祭祖,还特意搞了一次专题出游:《清·史前文化初探》。我们开着床车,从努尔哈赤出生地开始,几次建都,几次迁都,最后到清东陵清西陵。利用十四天的时间,行程三千多公里,最后也没整清楚她的祖先到底是哪支的。 

null


不过畅游祖国的大好河山,其实到哪都非常喜欢。与其说我们共同喜欢,不如说是我们共同好奇,那就是先把床车存放深圳某小区内,然后带着帐篷去香港露营。那里有“五星级”的贝奥营地,在海边住上一周,白天逛逛香港的市区,晚上睡帐篷,自己做饭,感到挺新鲜挺逍闲的。到澳门露营主要是看看几个大赌场,我也可以参赌的,但老万也怕老千呀,所以一直没敢下赌注。

null


安琪:看到您也带着万婶自驾西藏,而那段描述也特别生动有趣,跟吧粉们分享一下作为您们这个年龄段自驾进藏的心得和故事吧~ 

老万:我们是2014年去的西藏,当时虽然是有点冒险,但现在回忆起来感觉还是挺值得的。那年咱们都63岁了,我身体还不错,但老伴不行,别看她五大三粗的,但浑身是毛病。老伴体重180,血压180,就是个头没达到180 ,只有158。

null


这“三八妇女”关键是心脏还不好,先天哮喘,所以救心丹降压药氨茶碱等药品常年都得备着,说不定啥时候认可不吃饭也得吃药。就这体格,我还把她领西藏去了,难怪邻居说我真虎哇。 

其实我一直认为问题并不是那么严重,那么多人几次去西藏,那么多人生活在西藏,我们咋就不能去一次呢,别人能去的地方,我们也一定能去。不就是容易高反吗,没事,咱们不着急,一点一点的往高走,慢慢适应,实在适应不了调头往回跑呗。再说了,高原反应到底咋回事,咱们也没有体验,说不定咱们还天生的就适应高原生活呢。

null


我是连吹带哄的做老伴思想工作,她说你就蒙我吧,但还真同意去了吗,看来比我还虎。在我们所有的准备中,有一条是重要的:快乐出游,安全第一,发现不好,随时撤离。 

利用清明节高速免费的机会我们就出发了,在青海湖露营时我们就出现高反现象,比如老伴总需要长出气,我的嘴唇干裂,做饭夹生,只是当时我们没往高反上想,认为都是很正常的“偶发”事件。这就是说,你不去想高反,那就没有高反。尽管这样,在格尔木露营时我们还是买了两个枕头那样的氧气袋,以便急用。

null


本来一切都很顺利,但在昆仑山的路标牌下遇到好多车友,大家开始拍照,老伴一会过来和美女合影,一会过去和帅哥留念,几个回合就喘不上气了,那脸憋得都发紫了,我一看不好,赶紧扶她上车,坐下吸氧,一会就缓过来了。这回她明白了:在高原上咋兴奋也别快动作,就是和帅哥留念也不能着急。当然了,我也感觉也需要吸氧了。到了唐古拉山路标下,已经没有退路,只能往前闯了。而这时我们就剩一袋氧气了,我让老伴吸,她说吸氧嗓子发干不想吸,反倒让我吸,我说我一吸氧就头疼,也不想吸。

null


其实我们心里都明白:这袋氧气之所以都不想去动,就是想关键时刻留给对方急用的。到了那曲,还真的用上了。 在高原上坐车里不动可以缓解高反,但人体的机能还是受影响的。那天晚上我们在那曲露营,这里海拔4500米,稍微不注意,很容易加重高反的。

当时老伴就是不爱动弹,说想吃鸡蛋,喝点汤。我在家都不会做饭,但这可是表现的机会呀,于是自报奋勇:你别动,好好休息,我给你做。卸完车就开始做鸡蛋汤,我先把鸡蛋煎好搅拌碎了,然后加水烧开,盛在碗里给老伴端上来。

null


老伴看了苦笑一下问:老万呀,你做的是啥呀?原来老伴想吃荷包蛋,我没听清楚,结果做成这样了。因为失职而感到内疚,我就借高反“耍赖”往床上一躺说:我不行了。你自己先吃吧。没想到这个“假动作”差点惹祸,老伴一看我这样吓得心跳加速,胸闷气短,突然就喊;:老万呀,不好了,我咋感觉心跳到嗓子眼那了呢。我本能的感觉老伴不是在吓唬我的,赶紧起身,拿出一瓶葡萄糖给她喝下去,又服了救心丹,紧接着就把氧气管塞到她嘴里,随后就想启动车,准备送她去医院。可老伴却说:先不用,我感觉心脏归位了,等会再看看吧。

null


这时候我似乎明白:在高原上紧张情绪和受到恐吓将要加重高反的。所以接下来我就赶快安抚老伴了,唯一的方式也就是陪老伴聊天,那情景我都如实写在帖子里,至今记忆犹新,现在摘录如下: 

老伴说:老万呀,你可别出啥事,我不行了你能处理好,你不行了咱们俩就都完了。说着说着老伴就哭了,她担心她坚持不住回不去了,那就看不到外孙女了,她担心她高反严重影响了我的进藏计划,她担心她病倒了给我造成麻烦,她还怕...........

我一听真受不了,这哪是快乐出游呀,简直是花钱来伤害老伴呢,所以我赶紧劝老伴:可别想的那么多,都是些不搭边的事,我保证有能力有办法平安顺利地和你一起回家,只要你振奋起来,再挺一下,难关马上就要过去了,明天,肯定是个艳阳天!

整个一夜,我们是在相互安抚和鼓励之下度过,这样一来高反带来的难受感觉减轻了好多。 从青海湖算起,我们是经过四天适应过程到的拉萨,拉萨海拔3600米,尽管基本适应了,但还尽量缓步慢行,我们住了三夜四天,没再出现高反现象。 

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去了一次西藏最大的收获是:一是体验到了高反的滋味,二是认识到,在任何艰难困苦的环境下,首先想到关心照顾你的是你的另一半。

null


所以又开始忽悠老伴:听说西藏多去几次,心灵可以得到净化,人生可以得到升华,咱们再去一次呗。老伴回答:我没那么深的感悟,去西藏就知道心脏难受。告诉你呀,以后一不出国门,二不上高原,其他哪都可以去,这政策三十年不变。 这老太婆挺能整词的,不过,以后我们还真的都是在国内出游的了。

null


安琪:老万叔,您两口子实在让我太感动了,明明现实如此困难,但您的游记还特别诙谐幽默,细节处点点滴滴又无一不在感动着读者,您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在网上用游记的形式记录你们的出行呢?

老万:确切的说,是从2011年6月份开始,也就是说,当车买到手后两个多月吧,为了进一步了解车的知识和掌握驾驶技术,我就上网查问一下有关事项,无意中发现了一个汽车论坛,在这里有些问题能得到解决,同时还能发帖子相互学习。于是我就把自己每次练车的情况,出游的情况都写成帖子发在那里了。当然了,也是通过学习和练习阶段后,才会发帖子的。

null


安琪:您的每个帖子都跟帖无数,粉丝众多,每位网友的留言您都会观看和回复吗?  

老万:由于年龄比较大,写个帖子也不容易,所以大家都比较理解,支持,鼓励和尊重我,我也不能倚老卖老呀,所以我都是这样做的: 一般的情况下,我对网友的留言都要看的,针对不同的内容,做出适当的回复,以表示对网友的尊敬和感谢。而对提出问题的留言,我仔细看完后,都尽量做到详细的回答,必要时还要补充回复。哪怕同一个问题已经回复多次了,但只要有人再提问,我也都能耐心的重复的回答。

null


尊重网友不但要热情,还要有耐心,人家看得起咱,咱就得对得起人家吗。 特殊情况下,比如电脑出毛病了,忘了账号不能登录了,有事长时间不能上网了,这时的留言不能及时看到和及时回复,我都会在下一篇帖子中统一道歉回复的。 

至于一年前的老帖子中的留言,为避免有自我灌水之嫌,我尽量都在私聊里回复。对于语言偏激的留言,以前我也反唇相讥,后来觉得这样做不妥,再出现这样的留言我就呵呵一笑。也没啥原则问题,网上相遇是缘分,不争不吵和为贵。 虽然我努力去做了,但也难免疏漏,借此机会再一次对没能按时给网友回复的网友,表示深深地歉意。

null


安琪:都说写游记比出行更累人,但又是一个甜蜜并痛苦的事情,您是怎么看的呢?  

老万:对于文字底功很深,电脑操作娴熟的人来讲,发个帖子举手之劳,轻而易举的事。可对于我的情况来讲,写帖子真比出游要累多了。电脑学的晚,至今打字“一指禅”,总是低头看键盘,打出十个字,八个需要改,发个帖子确实不容易呀。 

尽管如此,但凡于车有关的活动,我都坚持用发帖子的方式做个记录,写游记更是如此了。 手法不行难免费点劲,受点累,但这都无所谓。至少,游记写出来,以后自己看看也方便嘛,纵使浏览满墙照片,不如阅读一篇游记。事实真实那样,如果要问我们每次出游都去哪里了,对不起,我得找出游记才能说出来。

null


老伴有时更发懵,有一次闲聊我们出游的事,她说:上次我们去西藏,回来在阿尔山多呆两天就好了。我脑子使劲的转悠:去西藏回来怎么能经过阿尔山呢?老伴一口咬定,就是阿尔山,有啥不对的呢。没办法,我们只好把游记打开,还参照地图,结果她想说的是鄂尔多斯。可在铁证面前她还不强词夺理:都是内蒙古的,都有个尔字,还都有大草原,也都出羊毛,差不多少就行呗,干嘛这么较真呢。

如果问她月牙泉是那年去的,她都可能说出1894年来。 更主要的是,游记写完发到网上,分享与广大车友,通过相互交流经验和吸取教训,以利于大家今后的出游,比如说,我把在拉萨露营的位置写在帖子里,后来好多车去拉萨也都住这里了。

null


再比如,有车友半路做饭的汽油炉子不能用了,正一筹莫展的时候,突然想起我在帖子介绍的酒精炉,很快就做成了,在当地买点酒精,解决了一路做饭的问题。当看到自己的帖子起到作用时,再累点也感觉值得。 

我总认为:自驾出游是愉快,写游记也同样是愉快。放松心情才能写出轻松的帖子,也是大家捧场,有的帖子一发出,留言可谓五彩缤纷:夸万婶的多,“指责”的我也不少,但更多的是“中毒”后马上改床车出游。一篇帖子能出现这样的效果,写的时候累点也认可了。 

null


安琪:我们看到您的游记都是轻松的,让人看得不禁会心一笑的,那么途中是否有遇到过困难或者不是很好处理的问题呢?  

老万:好像在途中没遇到啥值得记忆的困难,见招拆招,遇到困难就克服,能克服的就不是困难。比如说到晚上还没找到合适的露营地,看到炊烟四起时,老伴就流漏出“无家可归”的感叹。这时候我就说:车是咱们流动的家,只有流动才是家,不用着急,马上就安新家了。 

要说问题吗,还真的遇到过几回。有一次露营低洼处,半夜一场大雨下到第二天中午,车被困在泥泞之中40个小时,请求救援还要花钱,最后还是自己想办法把车开出来了。再有就是去新疆回程途中离合烧了,还是打电话求援,这次不花钱不行了,还得花大钱呢,虽然一波三折,但也都顺利解决了。

null


一般情况下,每当困难和问题出现的时候我怕并不太着急,办法总比问题多吗。我首先先把老伴安抚好,不想让她为此着急上火。我要让她相信,只要老万在,什么困难和问题都能克服解决的。把老伴安顿好后,我才着手去解决问题的。

安琪:从出发开始就没有担心过万一途中遇到危险的时候吗?  

老万:平时还真经常有人问我:你们这样出游不怕有危险吗?我就反问:能有啥危险呢?他说:比如遇到野兽了,遇到坏人了。我就又给他加上几条:还有交通事故呢,还有地震滑坡发水呢。他赶紧说:我可没那个意思呀。我就哈哈笑了起来。 

null


其实,出游前要说不担心遇到危险那是假话,但是又不能因为这种担心而放弃出游哇。担心是对危险的提前认识,注意是预防危险的前提,做啥事“往坏处着想,往好处努力”是我们常规的传统做法,自驾出游又何尝不是这样呢。 

现在社会稳定,治安良好,人为的危险轻易遇不到。但遇到一次也真够呛,我在珠海免费停车场露营,车上睡觉不关门,单发相机和部分现金被人“借”走了,还能说啥呀,举一反三,以后注意点呗。

null


自然灾害造成的危险,一半凭天由命,一半自己主动回避。比如说,雨天尽量不要通过山体下的路。交通安全那必须时刻注意,出游前保证车况良好,行车时精神一定要集中,是快是慢,适度掌握,或躲或让,当机立断,防人护己,都要顾及。总之,小心无大错,细心少麻烦。

安琪:有些人的旅行观念是去了外面就要体验跟家里不一样的感觉,吃跟家里不一样的菜,而您们是到哪儿都跟在家一样,一日三餐自给自足,你们也特别享受这样的旅行生活。而现在的年轻人真的对动手下厨这件事接触得越来越少了,更别提在路上了,也想采访万婶这样会不会累呢?有没有想过今儿不做饭了,歇一歇。

老万:每个人的出游理念不一样,其过程的内容也不尽相同。多数人遵循“穷家富路”的方式,不吝消费,吃住都选择“于家不同”的,实际就是比家好的,这都可以理解的。至于年轻人做饭的事,也有各人喜好的成分, 据我了解,这位万婶不管在家还是出游,都非常的爱做饭。

null


她经常说:做饭是一种职业,也是一种技术,更是一种乐趣,我天生的就爱做饭。事实也真是这样,平时一日三餐,从不断顿,即使粗茶淡饭,也总花样翻新。而对她最大的褒奖,那就是她做啥你就都说好吃,爱吃多吃,吃光盘了她才高兴呢。

出游时她也保持这优良传统作风,做饭从不觉得累,有时让她歇歇少做一顿,她就这样说:咱俩在一起那就是个家,只要有家在,必须要做饭,不管吃多少,一顿都不断。 既然她有这么高的觉悟,咱也别打消人家的积极性了:她能做,咱就能吃。

null


安琪:车上除了柴米油盐酱醋茶,还有哪些装备是每次出行必带的呢?  

老万:我们随车所带的装备具有普遍性,谁都可以做到。而有个特殊装备我开始不想说,既然提出来了,那我就多说两句吧。 近两年出游必须带的有两个,一个是轮椅。好像是东北老太太的“专利”似的,俺老伴的腿也说不清是滑囊炎还是滑膜炎,走路一多就疼,医生没少看,药也没少吃,时轻时重的,但一直没有痊愈。这种情况每到一处景区她都很难走全,甚至都不进景区,比如黄果树瀑布,石林等,她都没游览,想起来都觉得对不起老伴。

null


而我自己单独游还觉得没意思,同时还惦记她,也都是快去快回的,这样很大程度的影响了我们的出游。后来在景点内看到有人坐轮椅,就受到了启发:回家后也没征得她的意见,我就武断的把轮椅买回来了。老伴看到后开始表示出不满,认为我在赌咒她呢,等我嬉皮笑脸的一解释,她也就同意了。可我的超常消费在熟人中引起了很大的负面作用,他们当面不好意思问,背后都在猜测和议论:老万脑血栓后遗症了?不像呀,是不是他老伴腿残了?不对吧,今天早上还看她去市场买菜呢。

null


等我有解释的机会时,还是有人半疑半信的,那就随他们去吧。而正面作用是,用轮椅推着老伴,不但总走绿色通道,优先上车,有的景点还免票呢。有时把我们关照的心里直发愧,总有点欺骗人的内疚。

不过,这个轮椅使我们的旅游方便多了,至少,老伴感觉累了随时都能坐着休息,遇到下坡路,她还经常推我呢。 另一个装备是用朔料桶自做的坐便器。人上了年龄,难免要有“三急”,在没有卫生间的情况下,那就更急了。带个坐便器,配合帐篷使用,不管在那里,都能很从容的解决“三急”的。尽管经常冲洗,但由于不雅观,太具体的就不细说了。

null


安琪:每次的出行都会有周详的计划吗,比如说每天多少公里,当天必须要到达哪个景点什么地方住宿这类的,或者是只有个大概方向,随走随停呢?  

老万:说了不怕大家见笑,到现在我都不清楚啥是“路书”啥是“攻略”,我们每次出游也从来不做周密的计划。至于每天走多远那就随心情,而露营更是随遇而安了。每次出游基本定个最远的目标,去的时候途中设几个准备要游的景点。而返程几乎都是看到哪里好就临时决定游哪了。 

null


几次出游所定的目标:2012年北京,2013年春三亚,2913年秋北极村,2014年拉萨,2015年港澳,2016年春三大名楼,2016年秋中国第一陨石坑,2017年新疆伊尔克什坦口岸。 

这样安排出游有个最大的弊病:那就是附近有好多景点,但当时不知道,就没去,回家以后发现了,就常吃“后悔药”了。比如在张家界时,离凤凰古城不太远,可不知道就绕过了,新疆的赛里木湖也是这样错过的。

null


安琪:您的爱车跟你们走过大江南北,有想过要换一辆更大功能更全的车吗?

老万:有过换车的想法,但不太坚定,所以也就很难落实了。从改床车的角度看,大车有足够的空间,改装以后,其功能和舒适度绝不亚于房车的。每个人改床车的用途不一样,他们或为旅居,或为露营,也不排除商业广告,所以都尽量选择或者换成能满足自己需求的车型。很多车友用新世代,依维柯,大通以及各类面包车改成的床车,那效果真的很漂亮。而我的小床车基本能满足我们的需求,所以换车的愿望也就不太强烈了。

null


好多车友建议我也该换换车了,主要是看我们的车实在太小,住在里边肯定要憋屈的。其实不然,他们是外观视觉,看的是大概,我们是亲身体验,感受的是细节。繁简要看细节,细节决定成败,虽然咱的小床车很难“抵抗”他们的大床车,但从使用功能的细节来看,也绝不输于他们。为了避免“嫉妒”之嫌,咱就只能说说自己的小床车了。

出游时,咱的车小省油,停车方便,同时,小床车还具备“卧室”和“厨房”两大功能,这个“卧室”,一扭屁股就上床,两腿一骗就下地,躺着睡觉能伸开腿,坐着吃饭头不碰顶,这就足够我们用的了。橱柜和帐篷组合的“移动厨房”,再配上经济适用的酒精炉,更能让老伴的厨艺得到淋漓致尽的发挥。

null


不足的是,每次露营必须先卸车,好在十几分钟的“乔迁之喜”也同样是旅途中的一种乐趣。而最最最重要的是:换车,改装,那需要一大笔资金呀,只买对的,不买贵的,还是省省吧。 对比,能找出差距,可以扬长避短,发挥自己的优势; 攀比,能让人气馁,原本的正常功,使用时都打折扣。 我不想攀比,所以,暂时就不想换车了。 

null


为了自勉,模仿胡诌一首:

《陋车铭》 

车不在豪,实用则名。人不惧老,体健则灵。斯是陋车,惟吾趣情。霓裳于外红,帐蓝入车青。出行有伴侣,往返游记成。可以搭睡床,自做餐。有景色之入眼,有风情之益神。北观游牧包,南赏竹楼亭。老万曰:“陋车可行。” 

安琪:对于您而言,自驾现在于您的意义是什么呢?  

老万:当初买小车就是为了兜风遛弯玩玩而已,后来顺其自然的转型成为自驾游了,主要是增加了退休后的生活乐趣。而老伴的认识好像比我深点,她先夸我后夸自己说:出游能体现你的动手能力,要不你一天净勾扯的不务正业;另外自驾游可以挑战咱们的野外生存能力,包饺子烙饼咱都能做,西藏都能去,说明咱体格还行。

null


而且我认为,生命在于运动,从物理学的角度来看,坐车本身就是一种运动,也很消耗体力的,要不咋有“舟车劳顿”一词呢。但我觉得最重要的现实意义是:在家呆着,老伴不是这疼去医院,就是那难受吃点药,等开车一出游,她白天一路观景,晚上露营掂对菜谱做饭,忙的都没工夫犯病了。除了去西藏之外,其他旅程所带的日常小药,几乎都原封不动的带回来了。按她的话来说:剩下看病钱买汽油,值个了。 

当然了,出游前的准备,途中的游玩,回来后写游记,这些不但是一种乐趣,同时也充实了我们的晚年生活,何乐而不为呢。

null


安琪:那么万叔会考虑团队或者约伴出行吗?或者更享受这样两个人自由自在无拘无束在路上的感觉呢?  

老万:从个人的性格看,年轻时爱往人群里扎堆,喜欢热闹;年龄一大,性格有点孤僻了,孤僻的都不愿意搭理老伴了,要不是为了路上有人做饭,出游时连老伴都不想带了。 从条件来看,咱们人老,车小,手新,如果约伴出行,唯恐给别人添麻烦。

从实际情况来看,各人性格喜好不同,途中难免有分歧意见,处理不好,高兴同出,生气分手,伤了感情,得不偿失。即使和老伴同车出游,也经常意见不统一,更何况外人了。 综上所述,我们从没约伴出行。不过,以后“走吧网”组织的出游,我倒喜欢参与,这毕竟不同于个人的约伴。

null


安琪:您的游记里对万婶的描述都是打趣和调侃型的,有这样一位人生旅伴在身边一定是非常幸福的事情呢,不过也好奇的问一下在路上是否有意见分歧的时候呢?这时候听谁的呢? 

老万:老话说,情人偶生气,夫妻常拌嘴。我和老伴在家总拌嘴,在路上出现意见分歧也是常事了。不过,每当意见不同的时候,咱们也是摆事实讲道理的,谁主张,谁举证,不许玩赖。 

null


我口轻,她口重,每次做菜我吃觉得很咸,她却说没味道。大概在一个服务区吧,那菜炒的比咸盐都咸,我说话的口气就有点变味了,问咋整的?她一吃感觉是挺咸的,想了想,然后说:坏了,我把味精当咸盐了,我的错我的错,要不重新再炒一个菜吧。杀人不过头点地,算了吧。 

开始出游时有些事不太明白,有一次傍晚,看到路旁有一条大上坡的岔道,岔道下边挺宽敞,就准备在这里露营。停车后我开始卸车,老伴总觉得不对劲,先没说啥,四处望望,然后问我路边牌子上写的“避险通道”是啥意思,我解释说可能刹车失灵后往这里开的吧。老伴试探问:如果半夜有刹车失灵的车要上来,那咱不影响人家吗?我突然明白了,赶紧装车撤离,这时候真有刹车失灵的上来那咱们可就成“幽灵”了。以后但凡选择露营地的时候,都先征求一下老伴的意见,她一皱眉头,咱立马就走,直到她点头了,咱才住下。

null


不过她也有失误的时候,有一次我觉得挺好的露营地,可她就不同意,咱只好继续往前走。远远地看到路旁有个挺漂亮的大院,开到院前放慢车速,大门敞开,院中间大花坛鲜花怒放,茂密的树林中延伸着林荫小路,环境优雅肃静,老伴显得很有远见的指挥我:今晚就住这里了。当我把车开进去,刚饶过花坛首先到的是“第一祭祀厅”,我没等老伴下令赶快开出来。

躲过初一,躲不过十五,那天晚上我们是在有围墙的空场里露营的,半夜我起来解手,跨过墙豁子到那边,低头进行中,就听到响声,抬头一看,我的妈呀,身后是一大片墓地,风吹挽联招幡哗哗作响,月光下花圈上的亮片闪闪发光,这情景,即使胆再大人,恐怕也得汗毛竖起。裤子尿湿我都没发觉,几乎连滚带爬的回到车内,眼睁睁的等到天发亮,还做啥做饭呀,赶紧跑吧。油门踩下都没抬过,也不知道跑多远了,老伴才说话:其实,我半夜也发现墙那边是坟地,但没敢和你说,怕吓着你。 

null


总的来讲,出游时大的目标都听我的,小来小去的听她的,有点分歧意见很快就同统一了。感到对不起老伴的是:两次经过云南,老伴提出去西双版纳,我都没同意,主要是当时看她被蚊子咬得浑身是包,不能再南下了。不过,以后我肯定会找机给补上的。

安琪:“把日子过在路上,床车出游平安为主,家常饭菜平淡是真,两人总相随,拌嘴也是乐,两人常相伴,在哪都是家”文章里这段朴实的话感动了我,觉得这才是人生这才是爱情,您能跟我们的年轻吧粉们分享一下两个人携手走了这么多年依然能够如此和谐默契的秘诀么~ 

老万:和年轻人谈这个问题也是“代沟”。其实路子大致是相同的:燃烧的岁月分不清你我,平淡的生活检验出恩爱。既然两个人走到一起了,那首先就得有个“执子之手与子皆老”的态度,千万别去套用什么“三年之痛七年之痒”的陈词滥调,那要误人误己的。

null


人到中年,就要对家庭负起责任,更要对另一半负责,最后是“一声老伴,陪伴到老”。 我经常说老伴难看,她也反击我长得磕碜,这很大程度表明我们真实的长相。但换个角度看,磕碜找个看难看的,那不正般配吗,俩胖子到一起,谁也别说肥。我们之所以经常相互调侃,主要是平时我们都能把对方装在心里。当然了,偶尔浪漫一下,更能增加老夫老妻之间的感情。

有一次情人节,我在马路边买了一束处理的玫瑰花送老伴,别看她嘴上埋怨你:真能扯,买这玩意还不如买捆大葱呢,但心里高兴着呢。事实上也真是那样:你心里有她,买个发卡她心里有暖呼呼的,心里老惦记别人,买个大项链套她脖子上,她心里也是拔凉拔凉的。

null


夫妻之间对感情是最敏感的,谁也唬不了谁。 平时我们也基本都能够做到“通情达理”,就是说,感情沟通了,相互说啥对方都能听进去,认为对,认为有道理,就是说她难看她不同意。两人吵架时,你蹦高的使劲大声的喊,对方也听不进去,因为这时两个人的心隔的太远了;谈恋爱时,你悄悄说声“我爱你”,她甜蜜蜜的问:没听清,再说一遍,这时候两个人的心已经贴近了。两人平时过日子,不也是这样嘛,心,一定要时刻贴近。 

我脾气不好,老伴身体不好,但我的脾气必须给她的身体让路,因为她一生气,新病老病一起发作,这时候遭罪的可是咱呀。所以我平对老伴言听计从,不惹她生气,也就是说,她说啥做啥咱必需绝对的顺从。

null


顺从就是谦让,谦让也是宽容,宽容就是照顾,照顾好老伴实际也是照顾好自己了。我要想“衣来伸手饭来张口”,那就得委曲求全了。 

感情世界,一人一世界。我和老伴能混到现在的方式方法,只适合我们,不见得适合别人。前天老伴买件衣服对照镜子反复的试穿,咱得赞扬一句呀:我看你活得咋劲劲的呢。得,翻脸了:咋地,盼我死呀,告诉你没门,只要你在我就得活着。 我们的日子就是这样过下去的。

null


安琪:近期还会有什么出行计划呢?提前预约下回来写游记是否也可以在走吧网微信公众号或者社区分享给我们的吧粉呢? 

老万:一般每年九月份都有个十几天的出游,具体去哪还没最后定。如果出游写游记,我必须在咱们的走吧网发了。至少,咱要回报美女的访谈,回报走吧网的广大吧粉。

安琪:非常感谢万叔本次的访谈,让我们感受到另一种不一样的自驾旅行体验。最后,您有什么想对我们吧粉们说的呢?  

老万:2017年8月26日,有位网友转发一个帖子,我打开一看,帖子所介绍的自改房车的花甲老头“沈阳老于”是我的朋友哇,所以我就反复的看了几遍。虽然帖子的字体很小,但我还是看到了走吧网的公众号和加入走吧网群的暗号,于是毫不犹豫的添加了,第二天我就成了走吧网群的一吧粉了。 

null


别看咱年龄大,但吧粉的资历却最浅了,所以,还得请各位老吧粉多多关照了,老万不胜感激。 由于咱是新生,必须抓紧补课,还别说,收获不小哇。在走吧网的公众号里,不仅有经典路线,也有为人鲜知的景点,还有定期组织的自驾活动。这一切正是我的倾心所向呀。

null


也许,我下一个出游路线就要在走吧网的公众号里选了。 同时,我还积极参加群里的互动,发现这个走吧群既正规,又活跃,感觉非常适合吧粉的交流,于是我就斗胆的发了个我自驾游的帖子。没想到这里的主编和群主个个都是伯乐,当天就“盯”上我了,慧眼识珠的发现,使我这匹伏枥的老骥又要奋起四蹄了。

null


啥也不说了,我要实际行动来感谢走吧网的关爱,感谢安琪美女的访谈,感谢诸位吧粉。中国梦,走吧梦,走吧网势必走向全国,走向世界,走向未来。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