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敦刻尔克大撤退成功背后:两百英军战俘被残忍屠杀


来源:凤凰历史

即便如此,敦刻尔克期间仍然发生过两次屠杀,共有近200名英国战俘遇难。

核心提示:即便如此,敦刻尔克期间仍然发生过两次屠杀,共有近200名英国战俘遇难。

 

本文摘自:凤凰历史,作者:一点资讯·萨沙,原题:《为了敦刻尔克大撤退的成功:两百英军战俘被党卫队残忍屠杀》

敦刻尔克大撤退期间发生过很多惨剧,其一就是屠杀。殿后的英军拼死阻击,德军没有能够及时推进到敦刻尔克。打垮这些英军后,恼羞成怒的党卫军屠杀了90名英国战俘,地点是法国沃尔穆镇(Wormhoudt)附近。听萨沙说一说吧。 

原因也不复杂:一是德国在战争初期比较守规矩,以文明人自居,顾及世界舆论;二是德国人认为英国人是很纯正的日耳曼人,是同血统的兄弟。

即便如此,敦刻尔克期间仍然发生过两次屠杀,共有近200名英国战俘遇难。

其中之一,就是沃尔穆大屠杀。

1940年5月26日,英军第48步兵师负责殿后,死守敦刻尔克西南的沃尔穆等几个镇子。给他们的命令是,无论如何也要坚持到主力撤退。深知责任重大,这些部队拼死抵抗,尤其是沃尔穆的沃里克军团第2营防御特别顽强。

到了5月28日,德军终于攻破沃姆豪特。此时德军,准确说党卫军LAH第2营官兵发现他们的领袖约瑟夫·迪特里希(党卫军的创始人之一,战后被判处20年徒刑)失踪,误以为已经被英军打死。

恼怒的党卫军,对被俘的100名英军进行了报复性屠杀。

党卫军将被俘英军关入一个谷仓,以5人为一队带出去枪杀。

杀了10人以后感觉太慢和畏惧战俘逃走,党卫军改为直接向谷仓投掷手榴弹和用机枪扫射。

我们看看幸存英军士兵的回忆。

第208炮兵连炮兵法赫:谷仓里大约有100个人。1个德国军官吼道“带5个人出来”,这5个人就被开枪打死了。这个军官又喊“再出来5个”。排在前面的我没有办法,只能出去。德军让我们转过身去,然后几声枪响,我的背部中了1枪。我感觉就像被打中一击重拳,迅速倒了下去。但我没有死。我醒来的时候,谷仓里面已经没有声音了。我的肺被射穿了,血向外咕噜咕噜的流。

第2营士兵图姆斯:在第2批5个人被枪杀以后,也许感觉太慢,1个党卫军士兵从靴子里抽出1个手榴弹向谷仓扔去。我立马卧倒,另外2个年轻士兵躺在我的面前。随后,我清晰的听到机关枪的扫射和步枪射击声,然后1个接1个手榴弹扔了进来。没有多久,一切就安静了,我前面的2个士兵都被打死。几个党卫军士兵进来简单搜索了一番。当他们走我们前面的时候,我身后有个小伙子受不了压力,一下子坐起来大喊“杀死我吧”。德军慌忙向他开枪,我因此得救。

自然,也有逃走的。

第2营士兵伊万斯回忆:党卫军向我们投掷手榴弹。轰的一声爆炸后,我发现右臂被炸断了。乘着谷仓爆炸和外面德军士兵躲避弹片时,我的长官阿伦上尉一把抓住我的左臂,从一个炸开的缺口把我拖出了谷仓。我们拼命跑出了200米远,跳入一个浑浊的水塘里。此时德国人发现了我们,追了过来。阿伦上尉让我躲在一片水草下,自己则拼命向水塘那侧游去,吸引德军的注意。1名德军士兵发现了上尉,立即向他连续开枪。上尉被击中头部,当场就死了。随后,这个德军士兵又发现了水草下面的我。他对准我开了两枪,射中了我的脖子和肩膀。我昏迷了过去。也许这个家伙认为我中了3枪,必死无疑,就没有检查我是不是真的死了。

自然,不是所有德国人都是恶魔。

这些幸存的英军士兵,下场不同,一些被德国兵救活。

第208炮兵连炮兵法赫:我肺部中弹,躺在地上不能动。谷仓里还能动的人,为避免德军再来杀人,通通逃走或者爬走了。我和5个重伤员躺在或者坐在地上,一连躺了3天。我们没有任何食物或者水,人人痛苦不堪,祈求上帝尽快让我们死。有1个重伤的小伙子,在口袋里面找到几颗子弹。他居然拿出一颗对着自己脑袋,然后试图用另一颗子弹引爆它。第4天早上,一群德国兵来到这里,将我们抬了出去。他们是德国国防军士兵,看到我们的样子很是震惊。他们本可以杀我们灭口,但他们说:我们可不是杀人狂。他们最终将我们送到德军的医院!

第2营士兵图姆斯:我满身是血,其实受伤并不重。我们有5个人还勉强能走动,包括断了1条腿的凯利。另外还有几个重伤员不能移动,我们没法救他们。我们分批逃出谷仓,没有走多久就被德军发现了。1个德军士兵用步枪对准我们,大喊“站住”。我们只得举手投降,被带到另外一个谷仓。一个说流利英语的德军军官说“好了,伙计们,你们的战争结束了!你们将会去柏林(战俘营),我们将会去伦敦。”随后,我们被送到了战俘营。

第2营士兵伊万斯回忆:我从水塘里面爬上来,身后谷仓那边机枪还在不断的响。我一只胳膊被手榴弹炸断了,只能用剩下那只胳膊拼命爬,爬进了500米外的一个农场。也不知道多久后,农场的1个法国女孩发现了我。她以为血肉模糊的我是尸体,吓得尖叫起来。随后,1个德国军官从农舍出来,发现我没死。他帮我简单的包扎了一下,让马车送我去德军的医院。德国军医看了我的伤势,说“我很遗憾,你的胳膊保不住了”。他们给我动了手术,麻醉以后切掉了我受伤的手臂。伤势大体康复后,我被送到战俘营。我将我的遭遇,告诉战俘营军衔最高的英国军官。他对我说“从今天开始,你不要对任何人谈论这件事。不然你很快就会从这里消失,没有人再能找得到你”。我听从了他的话,再也没有说起这件事。1943年,作为残疾的战俘,我被遣送回英国。我对接待我的英国军官说了这件事,他们根本不相信,认为我是受惊过度发疯了“德国人没有屠杀过英国士兵”!其实,我确实受惊很严重,不得不经常去看心理医生,直到很多年之后才恢复。

此次被屠杀的英军大约是85到90人,幸存的是10到15人。幸存者中绝大部分被德军俘虏,他们都很聪明的再也没有提及此事,也就没有被杀掉灭口。还有2名幸存者步行10多公里逃到的敦刻尔克,乘船回到了英国。

可惜,同伊万斯一样,英国军官根本不相信他们2人关于屠杀的汇报。

直到战后,这些幸存老兵串联起来,上报了他们的遭遇,才被英国政府重视。在大审判中,当年指挥屠杀的德国军官大部分已经战死,活下来的都被判处死刑或者终身监禁。

战争是残酷的!敦刻尔克大撤退的黑历史更是残酷!

[责任编辑:高飏 PN035]

责任编辑:高飏 PN035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