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二战皇家海军最后败绩:被打沉了都没找到敌人


来源:崎峻文化

​ 丛丕|崎峻文化崎峻军史周刊自从诺曼征服时代以来,英吉利海峡就是保护不列颠群岛的天然屏障,无论是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还是拿破仑的大军,都未能跨越这道天堑,而最后一位止步于海峡的征服者是希特勒

​ 丛丕|崎峻文化崎峻军史周刊

null

这是二战英国海军在水面交战中的最后一次失利,也是德国海军的最后一次水面战斗胜利。

自从诺曼征服时代以来,英吉利海峡就是保护不列颠群岛的天然屏障,无论是西班牙的无敌舰队,还是拿破仑的大军,都未能跨越这道天堑,而最后一位止步于海峡的征服者是希特勒。从1940年夏季到1944年夏季,英德两国隔着英吉利海峡对峙了近4年,其间双方展开了数不胜数的海空战斗。由于海峡海域狭窄,不适合大型战舰作战,海峡地区的水面战斗多为驱逐舰以下的轻型舰艇交战。在1943年10月22日夜间,在布列塔尼半岛以北七岛群岛附近海面,一支由1艘轻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组成的英军舰队遭遇由5艘鱼雷艇组成的德军舰队,在短暂的交战中,德军以准确的鱼雷攻击击沉2艘英舰,取得胜利。这是二战时期英国海军在水面交战中遭受的最后一次失利,同时也是德国海军的最后一次水面战斗胜利。

“隧道”行动

在英吉利海峡战区,英国皇家海军的一项主要作战任务是截击任何通过海峡的德军舰船,特别是那些运载重要物资的偷越封锁船,为此特别拟定了代号“隧道”的作战预案。1943年10月中旬,英国情报机构获悉,一艘装载着天然橡胶和其他战略物资的德军偷越封锁船“明斯特兰德”号计划由布雷斯特启航前往瑟堡,之后伺机穿越英吉利海峡返回德国本土,英国海军随即启动“隧道”行动,调集兵力实施拦截。10月22日,一支舰队在朴茨茅斯港集结完毕,准备出击。

截击舰队的核心是“卡律布狄斯”号轻巡洋舰,该舰属于狄多级防空巡洋舰,1941年12月建成服役,标准排水量5600吨,航速32.25节。根据原始设计,狄多级应装备10门133毫米高平两用舰炮,但由于战时火炮供应不足,“卡律布狄斯”号完工时安装的是8门114毫米高平两用舰炮,安装在4座双联装炮塔内,采用前二后二布局,虽然威力不及133毫米舰炮,但射速较快,对于轻型舰艇有较好的压制效果。“卡律布狄斯”号在1943年时的防空武器为16门20毫米机关炮,此外在舷侧安装2座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卡律布狄斯”号的舰名源自希腊神话中海神波塞冬和大地女神该亚诞下的女儿,她因为犯错被宙斯镇压在墨西拿海峡,化为海妖。卡律布狄斯每天要三次吞吐海水,形成的大漩涡会吞噬过往的船只。

null

■ 1943年时的英国海军“卡律布狄斯”号轻巡洋舰,该舰在服役后先后在英国本土水域和地中海作战。

伴随“卡律布狄斯”号出航的是6艘驱逐舰,包括2艘舰队驱逐舰“格伦维尔”、“罗基特”号和4艘护航驱逐舰“林伯恩”、“温斯利代尔”、“塔勒邦特”和“史蒂文斯顿”号。“格伦维尔”号属于U级驱逐舰,1943年5月服役,标准排水量1770吨,航速36.75节,装备4门120毫米舰炮和2座四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罗基特”号属于R级驱逐舰,1943年8月服役,排水量1705吨,主要武器与“格伦维尔”号相同。4艘护航驱逐舰均为狩猎级III型,标准排水量1070吨,航速27节,装备4门102毫米舰炮和2具533毫米鱼雷发射管。上述7艘英军战舰此前从未在一起行动,此次临时编组出击,由“卡律布狄斯”号舰长乔治·沃尔克海军上校担任舰队司令。英军舰队于10月22日从朴茨茅斯启航,前往布列塔尼半岛以北海域寻找目标。

null

■ 1943年5月,英国海军“格伦维尔”号驱逐舰在泰恩河口的留影,该舰一直服役到20世纪70年代。

深夜邂逅

在英军舰队出击的同时,德国人也按部就班地展开行动,“明斯特兰德”号由第2扫雷舰支队的6艘扫雷舰和2艘巡逻艇护卫,于10月22日夜间从布雷斯特启航,向北航行。此外,第4鱼雷艇支队的5艘大型鱼雷艇T-22、T-23、T-25、T-26和T-27号也在布雷斯特锚地集结,为护航船队提供支援。第4支队的5艘鱼雷艇均为1939型鱼雷艇,也被称为埃尔平级,以英美海军的标准相当于护航驱逐舰,但鱼雷武备较强,其标准排水量为1300吨,航速32.5节,装备105毫米舰炮4门,三联装533毫米鱼雷发射管2座。5艘鱼雷艇在第4支队指挥官弗兰茨·科劳夫海军少校指挥下,在10月22日深夜与护航船队会合,并在“明斯特兰德”号西北方占据警戒阵位,以T-23、T-26、T-27、T-22、T-25的顺序呈单纵队航行,整个德军舰队取东北偏东航向,沿着布列塔尼半岛北岸航行。

null

■ 一艘在海上疾驰的德国海军1939型鱼雷艇,该型鱼雷艇也被称为埃尔平级,总共建造了15艘,有11艘在战争中损失。

null

■ 德国海军1939型鱼雷艇的侧视及俯视图,该舰装备4门105毫米舰炮及6具鱼雷发射管,以鱼雷攻击为主要战斗方式。

null

■ 第4鱼雷艇支队指挥官弗兰茨·科劳夫海军少校。

10月23日零时刚过,英德两军舰队都悄然进入布列塔尼半岛以北七岛群岛附近海域。七岛群岛是靠近布列塔尼北岸的小型群岛,由5座小岛和2片礁石群构成,是很多海鸟的栖息地。英军舰队在抵达预定截击海域后,以“卡律布狄斯”、“格伦维尔”、“罗基特”、“林伯恩”、“塔勒邦特”、“史蒂文斯顿”和“温斯利代尔”号的顺序组成单纵队,以13节航速向西航行,同时以雷达搜索海面。然而,受到海岸回波的影响,英舰雷达的效果被削弱,而先敌发现的优势则被德国人占据。

null

■ 七岛群岛在布列塔尼半岛北岸附近,1943年10月22-23日夜间的海战就发生在七岛群岛附近。

23日0时25分,T-25的水听器捕获了一组可疑的水声信号,并通报了编队指挥官科劳夫少校,他判断护航编队北面有一支舰队正在接近,同时他也毫不怀疑那是一支英军舰队,因为德国海军已经非常熟悉英军截击作战的模式,而英军舰队沿着平行于海岸线的航线向西航行,对于德军鱼雷艇来说是实施鱼雷攻击的极佳位置。科劳夫迅速下定作战决心,通过无线电向护航编队发出警报,同时命令第4支队各舰做好战斗准备。在得到警报后,“明斯特兰德”号及其护航舰调转航向,靠近海岸航行,以规避即将爆发的战斗,5艘鱼雷艇则脱离编队,于0时56分向北转向迎敌。德军舰队的无线电信号被英军舰队中的狩猎级驱逐舰和朴茨茅斯的英军监听部门截获,但不知什么原因旗舰“卡律布狄斯”号未能收到这些信号。尽管在漆黑的海面上还看不到任何舰影,但英国人知道敌人就在附近。

null

■ 网络游戏《战舰世界》中的T-22级鱼雷艇,该舰在游戏中被设定为德系5级驱逐舰。

此时,月亮尚未升起,海上光线暗淡,能见度很差,天空中漂浮着低云,海面上涌动着起伏较大的长涌浪。从观察角度而言,德国人处于很有利的位置。英军舰队背后是开阔海域,夜空背景较浅,这使他们很容易暴露在海平面上,尤其是1时25分月亮升上夜空之后。相比之下,德军舰队可以将身影隐藏在背后海岸线的阴影内,一片从西南方向飘来的雨云为德国人提供了额外的掩护,增加了英军舰队目视发现目标的难度。

致命雷击

1时09分,第4支队的5艘鱼雷艇向东转向,在做了一次S形机动后于0时19分取东北偏东航行。英德两军舰队以大致平行的航线相向而行,迅速接近。就在月亮升起前不久,“林伯恩”号的雷达终于从海岸和海浪的反射杂波中分辨出正在向东疾行的德军舰队,并向旗舰发出警报,该舰的报警信号被德军鱼雷艇截获,科劳夫意识到进攻的突然性已经丧失了,他命令编队于1时31分转向东面,力争占据鱼雷发射阵位。几乎与此同时,“卡律布狄斯”号的雷达也在13000米距离上发现目标,沃尔克上校立即命令各舰加速接敌,遗憾的是仅有编队末尾的“温斯利代尔”号收到了信号,该舰依令行事,加速超越,这一举动让其他驱逐舰颇为困惑,英军编队开始出现混乱。

null

■ 英国海军“温斯利代尔”号护航驱逐舰。

1时36分,“卡律布狄斯”号通过雷达测定德舰位于舰首左舷方向约8100米处。几分钟后,该舰发射照明弹,试图照亮目标,然而战场上空云层很低,照明弹都在云层上方燃烧,大部分光线都遮挡了,未能显示出德舰的方位。在“卡律布狄斯”号发射照明弹的同时,德军瞭望哨也发现了英军巡洋舰的侧影,科劳夫于1时43分下令编队向南急转向,以规避英舰随时可能发起的炮火急袭,他很清楚对方的火力会在短时间内彻底压制他的小舰队,只是他此时尚未意识到没有任何一艘英舰通过目视发现德军舰队。

在德舰转向过程中,英军舰队的火炮始终保持沉默,这让科劳夫感到机不可失。他在1时46分下令各舰向东转向,同时发起鱼雷攻击。除了T-25外,余下4艘鱼雷艇都发射了全部鱼雷,总共24枚鱼雷组成一片死亡扇面直扑英军舰队。在鱼雷发射完毕后,德军舰队再次向南转向,并在1时51分转向正东航向,加速撤离战场。

null

■ 借用《战舰世界》中T-22发射鱼雷的截图,帮助大家自行脑补一下第4鱼雷艇支队齐射鱼雷的场面。

1时52分,就在“卡律布狄斯”号继续尝试使用照明弹锁定目标之际,该舰的瞭望哨猛然发现左舷的海面上两道迅速逼近的鱼雷航迹,沃尔克急令左满舵规避,但是只躲过了其中一枚,另一枚鱼雷击中了左舷中部鱼雷发射管下方的舰体,爆炸撕裂了舰壳,海水灌入舰内,很快淹没了2号发电机舱和B锅炉舱,左舷电力中断,航速锐减,舰体左倾20度。旗舰的突然中雷让英军舰队顿时陷入慌乱状态。“林伯恩”号发射了信号火箭,火箭的辉光照亮了受到重创的巡洋舰和海面上更多的雷迹,“格伦维尔”和“温斯利代尔”号都险些中雷。在英国人回过神之前,第二枚鱼雷在“卡律布狄斯”号左舷135号肋骨处炸响,这是致命的一击,导致全舰动力丧失,在几分钟内舰体左倾达50度,已经无可挽救。

在“卡律布狄斯”号被第二枚鱼雷击中后一分钟,正在海面上剧烈转向的“林伯恩”号也遭遇厄运,一枚鱼雷击中该舰舰体前部,引爆了前部弹药库,整个舰首几乎被炸断,舰体向右舷大幅倾斜,在海浪的冲击下起伏不定。

null

■ 1943年10月22-23日七岛海战交战形势图。

在遭到鱼雷攻击的数分钟内,整个英军舰队一派混乱,群龙无首,很多人甚至搞不清到底哪艘舰被鱼雷击中。过了好一阵儿,“格伦维尔”号舰长罗杰·希尔海军少校才明白,自己实际上已经成为舰队的最高指挥官,而旗舰“卡律布狄斯”号在中雷后半小时内就连同编队司令沃克尔上校在内的数百名官兵一起沉入海底。可悲的是,在交战过程中,英军舰队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到一艘德军舰艇。

余音未平

惊魂稍定的幸存英舰在避开了鱼雷和彼此相撞的风险后,开始向外海撤退。在确定没有更多的鱼雷来袭后,希尔少校重新整队,他发现除了旗舰外,“林伯恩”号也从队列中缺席了,于是带队返回战场,展开营救行动。在黎明前及次日白天,总共有207名幸存者获救,其中107人来自“卡律布狄斯”号,100人来自“林伯恩”号。英军的人员损失很大,“卡律布狄斯”号上有464人阵亡或失踪,包括舰长沃尔克上校,“林伯恩”号的损失人数是42人。英舰试图将被斩首的“林伯恩”号拖回港口,但是没有成功,最后决定弃舰,由友舰自行击沉。“罗基特”号用舰炮为这艘不幸的战舰送终,由“塔尔邦特”号用一枚鱼雷为它的棺材钉上了最后一颗钉子。最终,这场海战以英军被击沉1艘轻巡洋舰、1艘驱逐舰,损失官兵506人而告终。除了不利的战场观察条件外,临时编组的舰队内部缺乏协调以及通讯联络上的失误是导致英军战败的主要因素。

null

■ 英国海军“格伦维尔”号驱逐舰舰长罗杰·希尔少校,他在“卡律布狄斯”号中雷沉没后接过了舰队指挥权。

5艘德军鱼雷艇在完成了一次经典的鱼雷攻击后,在科劳夫少校指挥下全身而退,很快和护航船队会合,所有德军舰船都平安返回基地。此次交战,德军成功确保了运输船的安全,并在未损一人,未伤一舰的情况下给英军造成重大损失,可谓全胜,如果说有什么遗憾的话,那就是由于英军拦截舰队的出现,“明斯特兰德”号取消了前往瑟堡的行程,转而进入圣马洛港避难。战后分析显示,击中“卡律布狄斯”的第一枚鱼雷来自T-23,第二枚鱼雷则是T-27发射的,而断送“林伯恩”号的鱼雷则出自T-22或T-26之手。至于T-25未能发射鱼雷完全是人为失误,该舰的鱼雷军官是位刚上舰的新手,而且是由德国空军转调而来的,他还没有掌握在夜间行动中捕捉高速移动目标的技巧。

null

■ 德国海军T-23号鱼雷艇在1943年时的涂装。

七岛海战是德国海军水面舰艇部队在二战后期取得的最显著的胜利,这为他们在国内的新闻报道中占据了一席之地,而之前关于海军的版面上几乎全是潜艇部队的胜利消息。在巴黎,德国海军西部集群司令克兰克海军上将对此次胜利极为欣喜,他在战争日志中对科劳夫少校在此战中表现出的指挥技巧和精明谨慎深表赞赏,立即推荐科劳夫获得骑士十字勋章,并在10月29日获得批准。除了科劳夫的卓越指挥以及第4支队官兵的默契配合外,德军海岸雷达站及无线电监听站对于海战胜利也功不可没,它们通过监控掌握了英军舰队的行动模式,从而让德军舰队能够知己知彼,把握战机。不过,七岛海战的胜利并不能扭转德国海军在交战态势上的劣势,面对掌握海空优势的盟军,德国海军走向失败的趋势无可逆转。

null

■ 1943年10月29日,科劳夫少校因为七岛海战的功绩而被授予骑士十字勋章。

在七岛海战结束后,还发生了一段令人难忘的插曲。21位阵亡英军官兵的遗体漂到海峡群岛的根西岛上,这里是英国属地,此时已经被德军占领。岛上的德军收容了遗体,并为他们举行了隆重的军事葬礼。然而,让德国人没有料到的是,这场葬礼让岛民们获得机会表达对英国的忠诚和反抗德国占领的情绪,大约有5000名岛民参加了葬礼,并向阵亡英军官兵敬献了超过900个花圈。此后,德国占领当局发布命令,禁止占领区的平民参加此类葬礼。至于在七岛海战中逃过一劫的“明斯特兰德”号最终也未能完成返回德国的航程,该船在1944年1月21日偷越英吉利海峡时,被多佛地区的英军岸炮击毁。

null

■ 今日位于海峡群岛泽西岛某战争公墓中的“卡律布狄斯”号遇难舰员的墓碑。

本文完结,原创辛苦求关注本号。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