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土耳其将“东伊运”列入恐怖主义名单 中方表示赞赏


来源:外交部网站

原标题: 王毅:推动中土战略合作关系向更高水平发展2017年8月3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同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举行中土外长磋商后共同会见记者。王毅表示,我同查武什奥卢外长举行了中土外长磋商机

原标题:王毅:推动中土战略合作关系向更高水平发展

2017年8月3日,外交部长王毅在北京同土耳其外长查武什奥卢举行中土外长磋商后共同会见记者。

王毅表示,我同查武什奥卢外长举行了中土外长磋商机制第二次会议。我们一致认为,要以两国元首共识为指引,推进中土战略合作关系向前发展。近两年来,习近平主席同埃尔多安总统四次会晤,就中土关系健康发展达成重要共识,对两国关系未来做出战略规划。双方要全面落实两国元首共识,推动各领域合作取得更多成果。中方赞赏土方重申将坚定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双方应继续在涉及彼此核心利益的问题上相互支持。

我们一致认为,要以合作共赢为原则,深化中土互利合作。中土两国同为重要新兴市场国家,双方合作基础好、互补性强。新形势下,双方要深入对接“一带一路”和“中间走廊”倡议,创新合作思路,抓紧解决两国合作中遇到的具体问题,切实推进重大战略性项目合作。

我们一致认为,深化反恐合作,维护共同安全,完全符合中土两国的根本利益,也是深化两国战略互信的最核心内容。中方坚定支持土方为维护国家主权、安全和稳定所做的努力。外长先生强调,中方的安全就是土方的安全,土耳其不会允许在土境内发生任何损害中方主权、领土完整和安全的事情。土方已经把“东伊运”这股暴恐势力列入土方认定的恐怖主义名单,中方对土方采取的上述立场表示赞赏。

我们一致同意,要坚持政治解决热点问题,维护地区和平稳定。面对西亚北非地区局势的持续动荡,国际社会应始终支持政治和外交解决的大方向,寻求符合实际、兼顾各方关切的解决方案。各方应根据国际关系准则行事,履行各自承担的国际义务,为实现地区和平稳定发挥积极作用。

查武什奥卢表示,土方高度重视对华关系,将坚定有力奉行一个中国政策。土方把中方的安全视作自己的安全,绝不允许在土境内发生任何危害中国主权和安全的活动。土方赞赏中方引领推进共建“一带一路”,愿与中方继续加强安全领域合作,深化经贸等领域务实合作,扩大旅游、教育、文化等人文领域交流与合作。

背景资料

“东突厥斯坦伊斯兰运动”(简称“东伊运”)又称“东突伊斯兰运动”、“东突厥斯坦伊斯兰真主党”、“东突伊斯兰党”,是“东突”恐怖势力中最具危害性的恐怖组织之一。其宗旨是通过恐怖手段分裂中国,在新疆建立一个政教合一的“东突厥斯坦伊斯兰国”,其创建人是新疆极端分子艾山·买合苏木。

相关视频

相关报道

“东伊运”煽动“迁徙圣战”

来源:新京报 时间:2015年1月19日

针对偷渡活动持续高发态势,公安部成立“4·29”专案组。2014年5月至今,公安部门共破获组织、运送、偷越国(边)境案件262起,抓获涉嫌组织、策划、运送他人偷越国(边)境的疑犯352名,查获涉嫌偷越国(边)境疑犯852名。

经查,此类犯罪活动主要是境外“东伊运”恐怖组织在幕后操纵指挥,一些宗教极端分子在蛊惑煽动下寻求出境参加恐怖组织和“圣战”。部分人在偷渡过程中一旦遇阻,就地实施暴恐活动。如云南昆明“3·01”等多起暴恐案件,即是此类人员所为。

目前,经过重拳出击,偷渡高发势头得到遏制。我国警方已经查明一批藏匿在境外的幕后组织者和“蛇头”身份,并通过国际刑警组织对重点疑犯进行红色通缉。

西南边境线绵延数千公里,密布小道、便道,偷渡暗流不时涌起。

极端思想蛊惑下的“迁徙圣战”

2014年4月18日12时许,在位于中越边境的越南北风生口岸联检大楼内,突然响起了一阵阵枪声和喊杀声。此后,越方调集大批军警到达现场。事件最终造成8名中国籍偷渡人员死亡,2名越南军警人员死亡。

事发前,越南军警刚刚确认当日夜里截获的16名偷渡者是中国人,准备将他们遣返回国。

10名成年男子经过预谋分工,推举一名男子为“埃米尔”(首领),该男子借口上厕所,引开看管他们的一名越南警卫。当他走近一名持枪警卫时,突然抱住这名警卫,并大喊动手口号,其余成年男子马上打烂会议室的木椅,用木条袭击在现场的3名警卫,接着用抢夺的一支冲锋枪从3楼窗户向外扫射。

案发后,越南警方将所有涉案的中国籍人员全部移交给中国警方。警方查明,这16人全部来自新疆,偷渡受阻后,就地实施“圣战”。

在宗教极端思想蛊惑下,他们中一些人的行为让常人无法理解。

古丽齐娜尔·阿卜杜热西提虽然怀着8个月的身孕,但是在宗教极端思想的蛊惑下,她几个月前变卖了所有家产,和丈夫、孩子从新疆和田坐大客车到乌鲁木齐。在乌鲁木齐停留3天后,乘坐火车去广州。其间她丈夫负责联系偷渡出境。在随后发生的“4·18”案件中,她丈夫被越南警方击毙。

“对于她丈夫的死,在整个审讯过程中,古丽齐娜尔和她16岁的女儿一滴眼泪都没有流。”审讯她的警官阿里木说。

“越南警察最后围住一名偷渡男子时,本来劝其投降,但是他不顾劝阻,选择跳楼自杀拒捕。”曾参与处置此案的广西防城港市公安局刑侦支队支队长桂宝东说。

偷渡遇阻,鼓动暴力抗法

警方调查发现,此类犯罪活动主要是境外“东伊运”恐怖组织在幕后操纵指挥,极力传播宗教极端思想,一些宗教极端分子在蛊惑煽动下寻求出境参加恐怖组织和“圣战”,有些群众则是被蒙蔽裹胁偷渡出境。

2014年9月8日,云南省勐海县警方在中缅边境破获一起偷渡案件,抓获阿卜力克木·麦提尼亚孜等3名试图偷越国(边)境的人员,2名中国籍蛇头,2名缅甸籍蛇头。据阿卜力克木·麦提尼亚孜交代,2014年8月份他在听了几次关于鼓动参加“迁徙圣战”的非法讲经后,就萌生了偷渡到叙利亚参加“圣战”的想法,他和表哥一起在向组织者缴纳了13.44万元后,按照境内外“蛇头”安排的路线实施偷渡,最终被抓获。

部分宗教极端分子在偷渡过程中一旦遇阻,就地实施暴恐活动,滥杀无辜。

2014年8月30日,有人员在中越边境实施偷渡时,被广西防城港警方拦截,警察要求偷渡者依次下车,当问询到第3个人时,他对警察的指令毫无反应,却瞬间从腰里掏出一把尖刀刺向离他最近的特警,此时,另外一名特警果断开枪将其击伤。警方事后查明,该名偷渡者名叫艾麦提江·图尔贡,新疆喀什人,在中巴车被警察拦下后,就开始煽动同车的偷渡者一起就地“圣战”。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相关负责人介绍,在一批偷渡人员中,组织者往往要在其中安排几个有犯罪前科或者被网上追逃的人员,一旦遇到公安机关检查或拦阻,就带领其他偷渡人员就地“圣战”。警方缴获的偷渡者通讯工具中的信息显示,境外组织者会告诉偷渡者:“你们的生死由自己决定,安拉会保佑你们”,鼓动他们暴力抗法。

警方从已破获的此类偷渡案件中发现,涉案人员大都参与过地下讲经或收看过暴恐音视频。这些暴恐音视频内容上和伊斯兰教所倡导的“行善止恶”截然相反,散布“圣战殉教进天堂”的谬论。

宗教人士认为,暴恐音视频中所鼓吹的“圣战殉教进天堂”谬论,是对伊斯兰教义的恶意亵渎,杀戮绝不可能换取进入天堂的资格。“(《古兰经》中说)作恶者每做一件恶事,必受同样的恶报,可见那些制造暴力行为的恐怖分子,不仅得不到真主的喜悦,进不了天堂,还要受到火狱永久的惩罚。”新疆伊斯兰教协会常委、大毛拉加如拉·库尔班说。

境内外势力勾结形成利益链

公安部刑事侦查局副局长董小刚介绍,近两年来,我国西南边境地区偷渡出境案件呈现高发态势。在公安部门的严厉打击下,西南边境地区的偷渡暗流逐渐浮出水面。

日前,警方打掉以广西“蛇头”韦海为首的特大组织偷渡团伙。据统计,从2014年1月至4月的短短几个月时间内,韦海团伙就组织300余人偷渡出境。韦海告诉记者,每次偷渡时,在境外的艾力·艾买提(外号“阿乐”)会给他发指令,让他去接人,然后韦海指示自己的“马仔”雇佣黑车过去,接到偷渡人员后趁深夜时伺机在边境线交给越南人“蛇头”,再由越南“蛇头”雇黑车将偷渡人员从边境线上运到河内,然后“阿乐”再组织人运出越南。

“韦海每组织一个这样的人员偷渡,‘阿乐’会付给他2000元,这只是到中越边境的费用,要到达目的地,一个偷渡者一般要支付给境外的组织者3万到5万元不等的费用。近来,随着打击力度的加大,偷渡费用也水涨船高,涨到了8万到10万元,不少偷渡者甚至为此倾家荡产。”刘华明说。

发生在西南边境地区的此类偷渡案背后基本都有境外势力的“黑手”。阿里木介绍,日前有3人试图翻越大山从中越边境的广西某县边境偷渡到越南,途中3人因为迷路不得不返回县城,最终被警方抓获。警方从缴获的通讯工具中发现,其中一人在偷渡途中,不断用手机拍摄照片,传给境外的组织者,组织者在回传的照片上用维吾尔文标明具体偷渡路线,指引偷渡人员非法出境。

“为了逃避检查和打击,偷渡人员精心伪装,每一拨偷渡者中几乎都有妇女和儿童,这种组合容易被误认为经商或旅游者。在从广西境内偷渡时,偷渡者一般也不会从新疆直接到广西中越边境,而是绕道其他地方,再雇用‘黑车’到广西边境线,增加迷惑性。”阿里木说。

“到了目的地,也并非到了天堂”

韦海在越南有工厂,有着相恋多年的女友,如今他陷入深深的后悔。“我做了多年的边贸生意,并不缺钱,就是感觉这个来钱快,没有控制住欲望。”韦海的同伙陈某等十余人也被一网打尽。

在广西、云南的边境一带,一些黑车司机告诉记者,过去以为就是将这些人运到边境线上,最多是非法拉客,没想到竟然成为跨国偷运的一个环节,特别是其中一些人到国外是从事“圣战”的,现在想想都很后怕。

1985年出生的阿布力孜·依布拉依木本来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他在宗教极端思想的蛊惑下,非法越境,并参与对越南军警的袭击。如今他还被关押在防城港市看守所,等待着法律的审判。

东南亚问题专家、广西社科院研究员孙小迎说,这些偷渡分子偷渡到目的地要经过多个国家,成功者寥寥,因为在任何一个国家都可能被查处,最终将被遣返。

“即使到了目的地,也并非到了天堂,极端组织对人员选择极端挑剔,成年男子往往成为战场上的‘炮灰’,而老弱病残者根本进入不了组织,而被无情地抛弃。”孙小迎说。

本版稿件/新华社 新京报记者贾世煜

[责任编辑:吕凡 PN144]

责任编辑:吕凡 PN144

推荐
新疆暴恐案被告人:东伊运成员境外指挥作案 http://y0.ifengimg.com/pmop/2014/12/08/58ad9cd3-61e2-4c9b-b856-4ca74ad78a0f.jpg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