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一碗正宗的海派罗宋汤是怎么样的?


来源:新周刊

本文转载自:半岛便利店微信号:bandao711文/ 半岛君讲到罗宋汤,便想起了有它的西餐前菜,白汤、红汤,我通常会选择后者。吃的时候,先来一口搽了软滑牛油的餐包,再喝一大口酸甜开胃的红汤,想想都要流

本文转载自:半岛便利店

微信号:bandao711

文/ 半岛君

讲到罗宋汤,便想起了有它的西餐前菜,白汤、红汤,我通常会选择后者。吃的时候,先来一口搽了软滑牛油的餐包,再喝一大口酸甜开胃的红汤,想想都要流口水。

以前一直以为罗宋汤的故事,应从常见的港式西餐和茶餐中寻找,却万万没有想到,最早的渊源要回到纸醉金迷的旧上海,那里才是中式罗宋汤的发源地。

到底我们钟情的这口滋味经历了怎样的改良,它于何时出现在香港,罗宋汤的背后又有着哪些有趣的饮食变化?

今期,半岛君和你穿梭到20年代的上海、40年代的香港,一起来探索罗宋汤的美味情缘。

「逃难走佬」的俄罗斯人

把罗宋汤带到了上海

原来,罗宋汤是俄罗斯人的日常主食,用当地盛产的红菜头、马铃薯加骨头熬成汤,吃的时候要配上一勺酸奶油,口味又酸有咸。

-罗宋是英文「Russian」的译音-

罗宋汤之所以远道而来到中国,这必须要讲到一件历史事件,没错,就是我们高中学过的那场「俄国十月革命」。

1917年发生革命后,沙俄的废柴贵族(简称白俄)失去了世袭的权利财富,被迫离开国家,分别逃到了欧洲,中国的上海、天津。

到了1937年,

一共有25000名白俄在沪生活

走难到异乡,不能坐食山空等死,于是一些白俄开起了面包房、西餐厅谋生。

上海当时还有法国菜、意大利菜,在众多西餐里,罗宋菜大件夹抵食,几个铜板既可以吃到西洋风味,又开了眼界,自然备受欢迎。

当然,除了便宜,俄菜也按照了上海口味进行改良:像必放的红菜头,知道上海人吃不惯,厨师便用了梅林牌番茄酱和卷心菜代替,前者取色,后者取菜的口感。

用番茄酱还是太酸,厨师又想到用黄油煸过,加白糖的方法去酸。

和牛肉、马铃薯、洋葱熬上几个钟头,就是一锅鲜中带甜、香浓不腻、吃到糯糯蔬菜丁的罗宋汤啦~

据说老上海的做法是放大白兔奶糖

甜得来又有丝丝奶香

正宗的吃法,要配上老大昌面包房的罗宋面包。这货长得两头尖尖,半球型,上面略有点酥皮,微咸而焦黄...张爱玲还一度在书里不吝赞美过它。

罗宋面包传到香港后,又被叫做了「猪仔包」。把中间切开,夹一块煎猪扒,就是我们常在茶餐厅吃到的猪扒包。

广东有豉油西餐

上海有罗宋大菜

到了40年代,部分的广东人、上海人偷渡到香港发展,豉油西餐、俄式西餐,两大流派饮食也跟着迁徙了过去。

不久后,这些在上海经营过西餐厅的老板东山再起,在香港开设了一大批俄式餐厅,名气响亮的有莎厘娜、皇后饭店等。

当时的父母会偶尔带小朋友去喝罗宋汤,锯扒。饮食作家欧阳应霁还记得童年时,他和外公会按照dress code穿戴整齐,在餐厅里正襟危坐,学习着餐桌礼仪。

时代在不断改变,当各式精致、名贵的西菜越来越多以后,罗宋大菜慢慢式微,现在硕果仅存的俄式餐厅只有皇后饭店,这还是当年哥哥拍的《阿飞正传》给捧红的。

-电影海报也是在皇后饭店拍的-

到现在,俄国菜唯一流行的只有罗宋汤,这里面还有罐头汤的功劳。

我们都知道,粤港人对于汤有着一份执念,连吃个快餐也要有例汤。

但当年的香港就像现在的北上广,很少有人会费时费力地煲碗老火靓汤,所以这种只需几分钟加热的罗宋汤罐头,自然是家家常备。

后来这个风气甚至影响了茶餐厅:他们用罐头汤做各种下饭的红汤、白汤,又或者加通粉、意面,做出各式风味十足的料理。

如此的灵活多变,罗宋汤能发展到今时今日也就不难理解了。

众多罐头汤里面

罗宋汤销量一直排在前三位

即使是一碗汤,只要能屈能伸,变化多多,就可以拥有越来越强的生命力,反观回人类自身,其生存技能也是和这碗罗宋汤一样的。

有人说城市里的生活无聊乏味

那么希望透过这些形形色色的故事

给到你半岛便利店般的温暖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