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献礼九十]解放军十大荣誉单位


来源:凤凰军事

解放军十大荣誉单位1、一七九旅:“光荣的临汾旅”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一支部队以一个城市的名字来命名,“临汾旅”是第一个。“

解放军十大荣誉单位

1、一七九旅:“光荣的临汾旅” 

“临汾旅”是解放军序列中第一支以城市的名字命名的部队

在中国人民解放军的序列里,一支部队以一个城市的名字来命名,“临汾旅”是第一个。

“临汾旅”诞生于抗日战争初期,其最初番号为山西新军青年抗敌决死第三纵队,基本部队是来自山西长治地区的十支抗日游击队。抗战胜利后,部队被改编为晋冀鲁豫野战军第八纵队第二十三旅,下辖67、68、69团,全旅4975人,旅长黄定基、政委肖新春。 1948年3月,二十三旅参加了由徐向前指挥的临汾战役。

临汾素有“卧牛城”之称,为晋南军事重镇。古城内高外低,远远望去,宛如一条黄牛。多年来,在日寇和阎锡山的经营下,临汾城池壕沟交错,碉堡林立,更成了一座易守难攻的坚固要塞。由于解放军缺乏重型武器,使得国民党军狂妄地叫嚣“共军插翅也休想飞进临汾城”。然而,就是这座“铜墙铁壁”成了二十三旅的扬名之地。在对临汾城工事和守敌兵力进行反复侦察后,二十三旅官兵在城墙底部挖了两条一百多米长的坑道。5月17日,两条坑道同时点火,爆炸后城墙被炸开两个50余米宽的大缺口。临汾被一举攻克!

二十三旅创造了奇迹!战后,毛泽东称赞临汾战役是“开创了城市攻坚作战的成功范例”。如今,在矗立于临汾战役纪念馆门前的徐向前元帅塑像基座上,镌刻着这样的一段文字:徐向前同志,指挥之临汾战役,取得攻坚城经验,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大胜利。落款:毛泽东,1948年6月1日。三天后,八纵在山西洪洞召开庆功大会。会上,徐向前亲手将一面绣有“光荣的临汾旅”的锦旗授予二十三旅。这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战争年代正式颂布的最大的荣誉单位,“临汾旅”从此名扬全军。

1949年全军整编后,八纵二十三旅被改编为第六十军一七九师。1951年3月改称中国人民志愿军第一七九师入朝作战,参加了第五次战役。1953年9月回国,恢复中国人民解放军第179师番号,1961年1月被中央军委确定为全军十大战备值班师之一,1962年参加东南沿海紧急战备行动。1971年,经中央军委批准,“临汾旅”奉命担负迎外任务,成为我军驻京外陆军部队唯一对外开放的单位。“临汾旅”先后接待160多个国家和地区的元首、政府首脑,为外宾进行军事表演600多场,荣获外国勋章、纪念章1000多枚,被誉为“中国陆军的窗口”而蜚声海内外。

2、三三五团:济南第一团

济南第一团

“济南第一团”的前身是1937年12月24日昆嵛山红军游击队在文登天福山暴动后成立的山东人民抗日救国军第三军第一大队。1939年3月,部队扩编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第十三团;抗战胜利后,十三团被改编为山东军区第五师十三团。莱芜战役前夕,十三团改编为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第二十五师第七十三团。

莱芜战役后的一年多里,七十三团先后参加了泰蒙、孟良崮、南麻临朐等战役,并在战火中锻炼成为一支能攻善守的劲旅。

1948年秋季,七十三团终于迎来了自己的成名之战。9月16日,华东野战军向山东省城济南发起进攻。战斗开始后,七十三团在在炮火掩护下,首先用炸药在城东南角炸出一个大口子,然后多人冒着敌人城上火力的封锁,将云梯搭在被炸开城墙的豁口下,一个接一个往云梯上爬。尽管云梯上不断有人负伤、牺牲,掉落下来,但勇士们硬是前赴后继,接踵而上。终于最先登上了济南城头。战后,七十三团死伤过半,全团仅剩500余人,中央军委为了表彰73团率先登城的卓著战功,特授予七十三团“济南第一团”的光荣称号。

1949年2月,华野第九纵队奉命改编为第三野战军九兵团二十七军,该团编为该军七十九师第二三五团。渡江战役时,该团一营三连二排五班仅用15分钟率先在安徽繁昌夏家湖登陆,成为渡江第一船。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二三五团参加了著名的长津湖战役。对越自卫反击作战时,二三五团取得重大战果,二营四连被中央军委授予“老山作战坚守英雄连”称号。

“济南第一英雄团”是一个由无数鲜血与战火淬炼而成的荣誉番号,所辖9个连几乎都有荣誉称号,最有名的是该团三营,七连、八连、九连这3个连队都是英雄连队,号称:“铁七钢八锤子九”。全团以攻坚能力强劲闻名全军,无论是炮火纷飞的孟良崮上、还是白雪皑皑的长律湖畔、亦或是陈尸遍野的老山山麓,这支部队始终是敌人的噩梦。

3、武警二四一团:潍县团

虽然从解放军转隶武警,但“潍县团”被保留下来。

武警“潍县团”的前身是1939年6月以掖县三区海防大队、黄县县大队、掖县独立营为基础组建的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五支队第十四团团。1943年3月改编为八路军胶东军区南海军分区独立团。抗战胜利后,南海独立团被改变为山东警备三旅第十六团。1947年2月,华东野战军第九纵队成立,十六团改编为华野九纵二十七师七十九团。

1948年4月,华东野战军发起潍县战役。4月23日黄昏,七十九团奉命从城北攻击西城。6连和7连在我炮火有力支援下,分两路向外围1丈多高的土围子发起攻击,仅20分钟就扫清了土城和壕沟内之敌,为爆破登城扫清了障碍。24日零时21分,八连在东、四连在西,同时投入了爆破城墙的战斗。通过连续爆破,八连将城墙上部炸开了一大口子。担任突击任务的一、二排,高举着“把胜利红旗插上潍县城头”的红旗,在第一副连长曲月平的率领下,朝突破口猛冲过去。全连迅速登上了城头,占领了突破口,把红旗插在城头上。位于西侧的四连也爆破成功,登上了城头。这两个连队登上城头后迅速向东西两侧发展,连续夺下3个突出部,打垮守敌数次猛烈反扑。五连继四连之后也登上了城头,他们大胆插入纵深100多米,凭借几栋房子顽强坚守,直到后续部队的到来。

24日6时40分,敌人出动飞机狂轰滥炸,纠集重兵向我两个突破口作垂死的反扑。关键时刻,团长彭辉、政委陶庸亲临第一线,指挥全团在城上城下与敌撕杀。经过激烈战斗,歼敌900多名,守住了突破口。下午4时,该团一营和兄弟部队从两个突破口上登城,会同四连、八连杀进城内,与打退敌人20余次反扑的五连胜利会合。晚上10时,各攻城部队一齐攻入城内。

战后,七十九团被授予“潍县团”荣誉称号,所属八连为“潍县战斗英雄连”,四、五、七连为“潍县战斗模范连”光荣称号,一、六连和特务连荣立集体一等功。

潍县战役后,七十九团又参加了济南、淮海战役。1949年2月,部队被改编为二十七军八十一师二四一团,并参加了渡江战役和上海战役。抗美援朝战争期间,二四一团参加了著名的长津湖战役。1987年,该部开赴南疆参加两山轮战。1996年10月,二四一团转隶武警,改称武警二四一团。

4、三六七团:塔山英雄团

塔山英雄团

1949年3月25日,北平西苑机场,中央军委主席毛泽东在叶剑英、聂荣臻等人的陪同下,检阅了中国人民解放军。这次检阅最大的特色是:在受阅部队的队列中,飘扬着40多面英雄团、英雄连的旗帜。当检阅车经过“塔山英雄团”的旗帜时,毛泽东特意让车停了下来,目视良久,轻轻地说了一句话:“这是锦州战役的作战部队啊!”

“塔山英雄团” 的前身为八路军山东纵队第一团,创建于1940年夏。1942年7月,一团改称八路军胶东军区第十六团。抗战期间,该团是山东军区的十三个主力团之一,先后攻克烟台、平度,解放了除青岛以外的胶东全境。1945年8月,十六团编入新组建的山东军区第五师,改称第十四团。抗战胜利后,该团奉命横渡渤海,编入东满人民自卫军第三纵队四旅,番号改为三十四团。1946年2月初,部队改编为东北民主联军第四4纵队十二师三十四团。1948年8月,改称为东野四纵十二师三十四团。

东北解放战争期间,“塔山英雄团”历经沙岭战斗、三保本溪作战、鞍海战役、新开岭战役、四保临江战役及夏季、秋季、冬季攻势作战。

辽沈战役期间,国民党军为救援锦州抽调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并将主要突击方向选在塔山。东野四纵在塔山、虹螺山一线布防阻击,第三十四团奉命扼守塔山堡等主要阵地。10月10日开始,三十四团官兵凭借临时构筑的土木工事,与敌军展开反复争夺六昼夜,先后打退国民党军几十次集团冲锋,守住了阵地。创造了“模范的英雄顽强的防御战”范例。战后,东野四纵领导机关授予三十四团“塔山英雄团”荣誉称号。

1949年2月,东野四纵三十四团改变为第四野战军四十一军第一二三师三六七团,随后参加了平津战役、衡宝战役、广西战役。在对越边境斗争中,“塔山英雄团”担任总预备队,完成了保卫边疆的重任。1994年组建驻香港部队时,该团一部编入驻港部队步兵旅。

在该团数十年的光辉历程中,走出了大批我军的高级将领,原中央军委副主席张万年就是其中的杰出代表,他曾在1962-1966年担任“塔山英雄团”团长。

5、一零三团:襄阳特功团

襄阳特功团

襄阳特功团的前身是1938年10月,由八路军第三八六旅七七一团四连与地方抗日武装合编的一二九师先遣支队第一大队,次年年底扩编为先遣纵队第二团。1940年5月,部队改编为一二九师新编第十一旅三十二团。抗战胜利后,改编为晋冀鲁豫解放军第六纵队十七旅四十九团。1948年夏,改称中原野战军第六纵队十七旅四十九团。经过多年的战场锤炼,四十九团已经成长为一支作风过硬、作战勇猛的主力部队。

1948年7月9日,襄阳战役打响。四十九团三营受命攻击敌人重兵把守的琵琶山阵地。在炮火支援下,七连突击队迅速冲过200米开阔地,砍断了铁丝网后立即兵分两路,直插山头。同守军一个连展开了短兵相接的肉搏战,经一小时战斗全歼守敌一个连。激烈的战斗中,团长苟在合亲临前线指挥战斗,不幸触雷牺牲。第2天,国民党军在飞机和化学臼炮的掩护下向琵琶山发动了6次猛烈的反扑。接替七连担任防守任务的九连顽强固守,战至黄昏,全连只剩下16名勇士,仍牢牢地控制着阵地。就这样,通往襄阳的第一关被四十九团的指战员们敲开了。 

在三营官兵奋战琵琶山的同时,二营向襄阳第二关—真武山发起了攻击。10日晚,攻击部队各种轻重武器一齐向真武山开火.摧毁了山上的明火力点。五、六连指战员乘势向山上猛打猛冲,枪炮声和手榴弹声响成一片。这两个连互相竞赛,进展迅速,每占领一处阵地就点起一把信号火,只见炮火闪处,信号火一路不停的向敌团指挥部所在大庙延伸,前后不过几十分钟时间,我军又劈开了第二关。

最后决战的时刻,四十九团在友邻部队的配合下,攻破襄阳西门,活捉国民党中央常委、特务头子康泽,取得了襄樊战役的重大胜利。战后,四十九团团被中原军区授予“襄阳特功团”的光荣称号。

1949年初,四十九团改编为中原野战军第十二军三十四师一零三团。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该团再立新功,六连荣获“一等功臣连队”的称号;该团勇士杨春增被志愿军总部授予一级战斗英雄称号。1998年11月,“襄阳特功团”被改编为常州陆军预备役通信团。

6、火箭军导弹“英雄营”

二营用“竹竿捅下”了美制U-2飞机

1964年7月23日,毛主席在人民大会堂接见了“英雄营”—空军地空导弹部队二营的全体官兵,这是他一生中唯一一次成建制地接见营级单位。

“英雄营”自成立之初便被蒙上了一层神秘的色彩。为了保密,在1958年12月26日部队组建的这一天起,就拥有了一个神秘的代号——“543”部队。所有官兵不着军装,对外声称是打井队、勘测队。二营最初装备的是从苏联引进的萨姆-2地空导弹,部队成立仅仅成立半年多,便在北京通县击落了一架美制RB-57D高空侦察机,就这样,年轻的二营在世界防空史上首次开创了用地空导弹击落敌机的记录。上世纪60年代初,台湾国民党军驾驶的美制U-2高空侦察飞机频繁深入内地侦察骚扰,如入无人之境。为了遏止其嚣张气焰,1962年9月,二营挥师南下,机动作战到江西南昌,于9日成功击落一架U-2高空侦察机。这一战果震惊了世界!一位外国记者曾向外交部长询问,中国军队究竟是用什么方式击落U-2飞机的。为了保密,陈毅幽默地回应:“我们是用竹竿把敌机捅下来的。”

此后的一年多里,U-2飞机再次入侵大陆。然而,当二营打开雷达跟踪时,却发现U-2飞机像长了眼睛似的迅速逃开。连续几次,二营终于发现了其中的门道儿,原来此时的U-2飞机已经换装可以发现萨姆-2地空导弹的设备。

“苏联的老办法行不通了,必须要创新战法”,这成了二营官兵的共识。当时,苏联教令规定飞机距离120公里时开制导雷达天线,8分钟之内把导弹发射出去。然而,这对于重新改装后的U-2来说太慢了。为了再次打下U-2飞机,二营全体官兵苦练基本功,38公里开天线,8秒钟把导弹发射出去,就这样,“近快战法”应运而生。1963年11月1日,一架U-2飞机再次入侵大陆,二营将其一举击落。

1964年6月6日,国防部发布命令,授予二营“英雄营”荣誉称号。没几天,第四架U-2飞机在福建漳州被“英雄营”击落。这个时候,毛泽东再也抑制不住心中的喜悦与好奇,“这支部队在哪里?我要见见他们!”。

7、步兵第三七九团四连:刘老庄连

血战刘老庄

“刘老庄连”前身为八路军第一一五师六八五团一营一部,后转隶为新四军三师七旅十九团四连,现为““叶挺独立团”二营四连。抗战期间,面对20倍于己的日伪军,全连82名壮士毫不畏惧,奋勇拼杀,激战至最后一息也不屈服,最终全部壮烈殉国。这个英雄连队就是新四军第三师七旅十九团二营四连。

1943年春,侵华日军对淮海抗日根据地进行大规模“扫荡”。3月17日,日伪军1000余人,分兵11路合围驻六塘河北岸的淮海区党政领导机关。四连奋勇阻击各路敌人。是日,日伪军进行第二次合围,四连与日伪军在淮阴北老张集、朱杜庄一带遭遇。激战半日,于黄昏后再次突围,转移至老张集西北的刘老庄地区。18日晨,日伪军进行第三次合围。四连奉命组织防御,掩护主力部队和淮海区党政机关转移。全连82人英勇抗击日伪军攻击,使主力部队和党政机关安全转移,四连却陷入日伪军重围。连部通信员在火线入党申请书中写道:“在党最需要的时候,我将把自己的生命献给党和人民,绝不给我们党丢脸,绝不给中华民族丢脸!”四连官兵在强敌面前,浴血奋战,连续打退日伪军5次进攻,毙伤日伪军近百人,终因寡不敌众,全连弹尽粮绝,全部壮烈牺牲。

战后,第七旅重新组建第四连,并命名该连为“刘老庄连”。当地人民群众为82位烈士举行公葬,修建了“新四军抗战八十二烈士之墓”的墓碑。

解放战争时期,连队从白山黑水一路征战到天涯海角,屡立战功。上世纪70年代,连队参加边境自卫还击作战,被授予“南下模范连”荣誉称号。在和平时期,“刘老庄连”是人民的忠诚卫士。无论是1998年的特大洪水,还是2008年汶川地震,人们都能惊喜地看到那面飘扬在就在现场刘老庄连的旗帜。刘老庄连还相继参加并出色完成了“铁拳——2004”涉外演习、“和平使命——2005”中俄联合军事演习、赴苏丹达尔富尔维和等多项重大任务。

8、步兵第一团六连:硬骨头六连

硬骨头六连

“硬骨头六连”,1939年3月由14名红军骨干为基础在河北雄县组建。战争年代,以留恋刺刀见红威震敌胆著名,两次荣获“战斗模范连”荣誉称号。全连作战138次,用刺刀杀出了“硬骨头”的英名,涌现出“拼刺英雄”刘四虎、“孤胆英雄”等15名全国战斗英雄,荣获“英勇善战,杀敌先锋”等奖旗和“战斗模范连”称号。

新中国成立后,出色地完成了剿匪反霸、抗美援朝、战备训练、抢险救灾、施工生产等任务。1962年,开赴东南沿海地区执行任务,以“战备思想硬,战斗作风硬,军事技术硬,军政纪律硬”而闻名。

1964年1月22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授予该连“硬骨头六连”称号。这一天,刘伯承、贺龙、徐向前、聂荣臻、叶剑英等5位元帅欣然为六连题词,号召全军弘扬硬骨头精神,锻造过硬的思想、作风和军事技术。1977年1月,中央军委向全军发出学习“硬骨头六连”的号召。时隔7个月,邓小平在军委座谈会上指出:“对连队来说,学硬骨头六连是对的,因为硬骨头六连的作风不只是一个连队的作风,所有的连队以至各级干部都应该像他们那样勤学苦练,有他们那种政治思想。”这次讲话后来被收入《邓小平文选》第二卷,“硬六连”因此成为唯一一个在《邓小平文选》里出现的连队。1984年1月,中央军事委员会赠予该连“发扬硬骨头精神,开创连队建设新局面”的锦旗。1985年6月,因六连在老山对越防御作战中战绩突出,中央军事委员会又授予该连“英雄硬六连”称号。

伴随着中国军改的步伐的加速前行,“硬骨头六连”从“摩托化步兵”改编为“两栖机械化步兵”。作为解放军跨越式发展的一个缩影,插上科技翅膀的“硬六连”正努力实现从传统步兵向机械化信息化步兵的历史性跨越。

9、步兵第三六五团四连:长白山英雄连

四连的故事后来被拍成了电影

该连前身即著名的“肖永华英雄连”。1946年,东北民主联军第四纵队十一旅三十二团四连沙岭战斗中与国民党军五大主力之一的新六军部浴血奋战,著名干部模范、连长肖永华孤身冲入敌阵壮烈牺牲。战后,四连被授予“肖永华英雄连”光荣称号。新中国成立后,该连被改编为步兵第三六五团四连,长期驻守祖国南疆。

1979年2月17日拂晓,对越自卫还击战打响,四连接受了夺取长白山的任务。长白山,位于朔江东北地区,大小岩洞众多,且草遮藤护,非常隐蔽。越军依仗熟悉的地形,潜伏在洞穴和草丛中负隅顽抗。四连对长白山的前几次攻击并未奏效,反造成不小的伤亡,连长牺牲,副连长负伤,部队被压得抬不起头来。局面一时很被动!怎么办?当晚,四连指导员组织了班长以上干部和骨干开会,根据白天的战斗情况,仔细分析地形、敌情,终于找到了攻打长白山的对策。

第二天黄昏,四连一部在长白山东侧佯动,吸引敌人注意。连主力则以三班为先锋,利用夜暗从越军不备的北侧悬崖秘密登上长白山顶。

19日凌晨,长白山下的部队从侧翼向上猛攻,四连主力则从山顶对敌形成两面夹击之势。越军顿时乱成一锅粥,三三俩俩地钻进山洞里。对于敌人的“化整为零”,四连指战员早有准备。他们由上而下避开敌人的正面火力,以小群多路的战术,对每一条石缝和每一个石洞进行搜索攻击。经过两天两夜的激战,四连最后终于夺下了长白山,全歼踞守在长排山上越军二四六团之守敌及其配属人员,为大部队攻打塑江及向敌纵深发展打开了交通要道。

战后,四连被广州军区授予“长白山英雄连”荣誉称号,三班长谢振华被中央军委授予“战斗英雄”荣誉称号。

10、步兵第三三七团一连二排:郭忠田英雄排

215:0,郭忠田和他的排创造了战史上的奇迹。

抗美援朝战争期间,该排在敌人百余架次战机和数千颗炮弹的轮番轰炸下,巧妙地利用地形,仅靠手中的轻武器顽强地阻击了拼死逃命的美军,歼敌215人,自己无一伤亡。

1950年11月27日,志愿军第三十八军进行了大穿插,14小时强行军72.5公里,先敌抢占了三所里,关闭了逃敌退路。战斗刚刚开始,一一三师发现美军有向三所里以西的龙源里逃窜的迹象。一旦敌人那里跑了,我军就将前功尽弃。为堵住敌人,师首长下令“把二梯队337团拉上去,拼死赶到龙源里!死死守住龙源里!” 三三七团受命之后,将尖刀排的重任交给了一连二排。这个时候,二排战士们已经5天5夜没正经睡一觉了。排长郭忠田向全排战士发出了号召:“同志们,加油呀!这回决不能让敌人跑了!”为了胜利,二排战士们不顾疲劳,经过12个小时内的跑步前进,终于在28日凌晨抵达龙源里东侧的葛岘岭,关闭了美军南逃的大门。

利用南逃美军尚未赶到之际,郭忠田登上主峰观察地形:主峰虽然是制高点,但面对拥有空中优势和炮火优势的美军,太过突兀。北面那个山包虽然不高,但公路在这里恰好有一个拐弯,任何车辆行驶到这里都必须减速。且二者不过50米,非常便于步兵发挥火力。更绝的是,山包上的巨石下还有一个天然石洞,可以防炮,放一个班进去没问题。于是,郭忠田决定不按照上级的部署,转而将主阵地设置在小山包上。他带领战士们抓紧一分一秒,挖工事,搞伪装。所有阵地的工事都挖好了。郭忠田仍不满意。他下达命令:“再造些假工事,来个真假猴王。”

早上8点多钟,美军在三所里碰壁后,果然向龙源里逃来。由于缺乏反坦克武器,郭忠田下令放过先头坦克之后,集中火力向后面那些乘坐卡车的步兵射击。突如其来的打击使得敌军猝不及防,大批步兵收到来自几十米外的火力打击而伤亡惨重。后来,虽然也呼叫几十架飞机对葛砚岭狂轰滥炸,但击中的不过是那些假工事,二排官兵躲在那个岩洞毫发无损。敌人持续九个多小时,毫无进展,被迫退去另寻出路,尖刀排完成了阻击任务。

战斗结束后,清点美军尸体215具,而二排无一伤亡战后郭忠田荣立特等功,二排命名为“郭忠田英雄排”。

[责任编辑:张岩松 PN020]

责任编辑:张岩松 PN020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