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献礼九十]军史上的十大恶战


来源:凤凰军事

1、漫川关:红四方面军生死大突围1932年11月11日,红四方面军主力在西征途中进抵山阳漫川关以东地区。这是鄂豫两省交界的一道重要关口,其地势之险峻,恰如当地一句顺口溜所云:"进了漫川关,恰

1、漫川关:红四方面军生死大突围

漫川关生死战

1932年11月11日,红四方面军主力在西征途中进抵山阳漫川关以东地区。这是鄂豫两省交界的一道重要关口,其地势之险峻,恰如当地一句顺口溜所云:"进了漫川关,恰似鬼门关,风吹石头响,仰脸不见天"。

与险要地形相呼应的是敌情严重:漫川关正面已"为陕军抢占;敌军一师陈兵云岭,四十四师东北据险;六五、五一两师尾追,四十二师迎面截拦"。如此,红四方面军被数倍于己的敌军合围在漫川关以东那条峡谷之中,两万多将士命悬一线。

军情十万火急,红四方面军总部在康家坪连夜召开紧急会议。会上,面对红四方面军主要领导人张国焘提出的"分散突围"主张。总指挥徐向前坚决反对,他认为部队集中在一起,就好比一大块肉,敌人一口怎么也吞不下去,分散了,割开了,敌人就能各个击破,一口一口地吃掉。徐向前提出,唯一的办法就是从敌人布防的薄弱环节--北山垭口打开一条通道突围出去。

会后,徐向前亲自向红三十四团团长许世友下死命令:必须不惜一切代价夺取垭口!许世友则坚定地表示:"三十四团只要拼不光,就一定为全军杀出一条血路!"

入夜,红军突击队向北山垭口猛攻。因地形过于狭窄,红军只有一条路可走,敌火力又十分集中地封锁在山脊线上。红军一个梯队冲上山脊,被敌火力压下来,又一个梯队冲上去,又被压了下来。关键时刻,许世友挥舞着大刀,带人冲上了垭口左侧高地。与此同时,总政委陈昌浩亲率一部分战士成功抢占了垭口右侧的高地。

突围通道被打通后,红四方面军丢掉全部的驭马和火炮,轻装前进,越过漫川关,翻越野狐岭,一举袭占竹林关,占领了通往关中平原的古道。至此,红四方面军终于脱离险境。

漫川关突围,红四方面军的生死之仗,战斗之惨烈前所未有的。垭口小高地上弹坑一个挨着一个,战旗也被弹片撕成一条条碎布。1000多人的三十四团只剩下不到200人。事隔半个世纪,徐向前在其回忆录中无限感慨地说:"漫川关突围,真是很危险啊,多亏了三十四团在北山垭口顶住了。"

2、湘江之战:长征最惨烈的一仗

血战湘江

1934年11月下旬,中央红军逼近湘桂边境。为阻止其前往湘西与红二、六军团会师,此时蒋介石调集30万军队,沿湘江布设了第4道封锁线。国民党军的意图是,依仗其数量和装备上的绝对优势,妄图围剿全歼中央红军于湘江东岸。

本来,红军有可能以较小的代价在较短的时间内突破敌人的湘江防线!由于国民党中央军与湖南、广西两省军阀部队之间的勾心斗角,桂系军阀白崇禧曾私自修改作战计划,使得整条防线一度出现了缝隙。然而,由于当时中革军委领导指挥失误,加之队伍中非战斗人员比重大,"坛坛罐罐"太多,以致每天行军不过十几华里。战机稍纵即逝!

27日,红一军团抢占了全州、界首之间的所有湘江渡口。次日凌晨开始,激烈的战斗在新圩、光华铺和全州觉山铺展开。湘军和桂军蜂拥而来,向正在渡江的红军发起了进攻。为了掩护党中央安全过江,湘江两岸的红军战士与占据优势的敌军展开了殊死决战。12月1日,战斗达到了白热化程度!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国民党军发动了全线进攻,企图歼灭红军于半渡之中。这是红军生死存亡的一战!红军的阻击阵地上,炮弹和重磅炸弹的爆炸声不绝于耳,许多来不及构筑工事的战士们被震昏了,耳鼻出血。但"保卫中央纵队安全渡江"的口号仍响彻在湘江上空,红军将士硬是用刺刀、手榴弹打垮了敌军整连、整营的一次次进攻,湘江两岸洒下了无数红军将士的鲜血,渡口始终牢牢地掌握在红军手中。战至当日17时,红军终于拼死冲破了湘江防线。

如果从战斗的伤亡统计来看,红军在突破湘江的战斗中付出了重大牺牲,从出发时的8万多人锐减至3万余人。然而,数万红军将士的流血牺牲,换来了国民党军湘江防线的瓦解,粉碎了蒋介石"围歼红军于湘江以东"的企图,革命星火,重燃于未熄。

3、万源保卫战:打破川军"六路围攻"

血战万源

1932年10月的中国政局,蒋介石倾尽全力对中央苏区发动第五次围剿之际,远在长江上游的巴蜀大地也是激战正酣。

一年前,军阀刘湘和他叔叔刘文辉为争夺四川霸主所引发的"叔侄战争把全川各路诸侯牵扯了进来,以致他们谁都没有注意到,从鄂豫皖一路西行的红四方面军已经在川陕交界的大巴山区站住了脚。经过一番艰苦的努力,川陕根据地已经初具规模。这是刘湘乃至远在南京的蒋介石无论如何都不能容忍的。

1933年10月4日,刘湘宣布接受南京委任的四川"剿匪"总司令,调集以110个团约20万人从西起广元东至城口的1000余里弧形战线上对红军发动六路进攻。

尽管来势汹汹,但川军各部在作战中进展缓慢!红四方面以能攻善守著称,他们充分结合大巴山区的险峻地形,将主要兵力投放在对手可能进攻方向上作纵深梯次配置,凭借有利地形构成集团工事和多道堑壕。当敌人来袭时,红军先以少数兵力在前沿阵地顽强阻击,尽量迟滞和消耗敌人;待敌仰攻到几十米的距离处,步机枪突然开火,滚木雷石齐下;趁敌人处于一片慌乱之际,红军则不失时机地发起反击,以白刃格斗的方式消灭敌人。如此多次反复,真正做到了"一夫当关,万夫莫开"!而在那些次要阵地上,红军也没有掉以轻心,以少数兵力结合地方武装、赤卫队利用密林险崖,广布疑兵,假迷惑来犯者,并适时机动支援主战场方向上的作战。

就这样,打到第二年开春,川军的三次攻势均被粉碎,还损失了3万多人。虽然刘湘在增加兵力之后又发动了第四轮攻势,企图攻占万源及其以西地区,但实属强弩之末。这个时候,徐向前已经开始积极谋划反攻事宜了。这就是红四方面军战史上著名的"万源保卫战"!

7月11日,"万源保卫战"开始。一个月之后,红31军93师274团奇袭青龙观得手,随即,红军主力直插木门以西的黄猫垭、旺苍坝,向敌人第二路兜击。经过一天一夜急行军,红军刚到黄猫垭占领阵地,敌人便溃退下去。红军旋即展开,迂回包围敌人。战至9月22日,北起广元,南至阆中的嘉陵江东岸地区全部收复,刘湘精心策划的六路围攻彻底破产,折损兵力8万多人。

4、关家垴之战:锻炼了队伍

激战关家垴

百团大战后期,由第三十七师团参谋冈崎谦长中佐的带领下一股500多人的日军在误打误撞地袭击了黄崖洞兵工厂后,南逃至武乡县蟠龙镇时,被一二九师、决死一纵和八路军总部特务团包围。为了逃脱被歼灭的厄运,冈崎支队连夜占领位于砖壁村正北的关家垴。

决不能让这股日军逃回老巢!1940年29日晚,八路军副总指挥彭德怀下达作战命令,要求各部务必"彻底将关家垴、东庄、中村之敌消灭净尽。"就这样,八路军领来了其战史上最为艰难的一场攻坚战!

从军事地形上看,关家垴确实易守难攻!这是群岭环抱中的一个山岗,山顶是一块方圆几百平方米的平地。其北面是断崖陡壁,东西两侧坡度较陡,仅有南坡较平缓,方便出入。进驻关家垴后,冈崎将位于高地中心的窑洞成了指挥部,而那些村民遗留的窑洞被改造成一个个足以形成交叉火力的暗堡。他还让部下按1:3的比例构筑工事,也就是每一门炮,每一挺机枪,至少有两个或二个以上的备用工事。不仅如此,冈崎还派人抢占了柳树垴,以便与关家坳形成掎角之势的!

30日凌晨三时,总部特务团趁着夜暗攻上了关家垴,但很快遭到了隐藏在窑洞内的火力侧击,致使部队因伤亡过大而被暂停攻击。很快,各部队向关家垴和柳树垴同时发起攻击。由于地形十分不利,沿南面小路仰攻关家垴的战士们在日军的密集火力下伤亡极大;西北方向的部队虽爬上了20米高的陡崖,却被日军火力压制在一道坡上壕坎处无法行动。上午9时左右,关家垴飞来了几架日军飞机,进行狂轰滥炸。对关家垴地的进攻不得不暂停。下午四时,第二次攻击开始。进攻部队通过挖掘暗道和攀爬陡崖的方式攻上关家垴。战至深夜,八路军经过多次进攻,突破日军的第一道防线,但因缺少重型武器,围歼日军余部的战斗进展缓慢。

这时,从武乡县、辽县等地出动的日军增援部队正在向关家垴靠拢。腹背受敌的形势下,对关家垴的第三次总攻开始了。31日16时,在总部炮兵团的掩护下,突击队在前面开路,大部队紧跟而上。激烈的战斗持续了整整一夜,关家垴还是没有完全拿下。11月1日,由于日军增援部队逼近关家垴,冈崎支队残部最终得以突围。

由于地形不利,装备低劣,致使八路军在进攻关家垴的战斗中付出了较重的单价。但这场战斗的意义在于,一大批以决死纵队为代表的新部队被锻炼出来。

5、孟良崮战役:百万军中取敌上将之首级

孟良崮战役

1947年3月下旬,国民党军重点进攻山东和陕北。在山东,顾祝同指挥45万大军试图先把将华东野战军逼至海边,再行剿灭。为了打破敌人的重点进攻,华东解放军在一个多月中忽打忽停,试图于机动中调动对手,但未能达到预期效果。5月上旬,华东野战军主力转至蒙阴、新泰、莱芜以东隐蔽集结,寻找战机。这一次的诱敌行动见效了。顾祝同见解放军"东窜",即令各部"跟踪进剿",并特命第1兵团司令汤恩伯率领整编七十四师以及二十五师和八十三师扑向沂水。

这个七十四师的前身即为创建于抗战初期的七十四军,因对日战绩出色而跃居"五大主力"之首。内战爆发后,七十四师连续取得了淮阴、二战涟水等战斗的胜利。"连胜"之下,师长张灵甫口吐狂言:"把陈毅赶进东海里喂鱼去!"到5月13日,张灵甫已连续拿下三角山、杨家寨、马山等地。其前锋距坦埠已不足六公里了。

这时的张灵甫还没有意识到,因过于冒进致使得七十四师处在本军战线中较为突出的位置。这样,解放军无需对部署作大幅调整,就能对张部形成兵力上的优势。这个战机被华东野战军副司令员粟裕捕捉到了,他决心以"百万军中取上将首级"之气概消灭七十四师。当天黄昏,华野第一、第八纵队利用地形掩护,插入敌人纵深,割断了张灵甫与两邻的联系。14日上午9时,张灵甫终于看出解放军的企图,急令回军南撤。然而为时已晚,经过了一天的激战,到15日拂晓,解放军攻克垛庄,截断了七十四师的退路。为求自保,张灵甫决定全师退守孟良崮,固守待援。

孟良崮是一座海拔500多米的石头山,没有水源,并不是驻扎军队的理想地点。但张灵甫自恃美械装备战斗力强,友邻又近,守几天应当不成问题。而远在南京的蒋介石也打算"中心开花":如果张能将华野主力全部吸引在孟良崮,自己则可调动外围强大兵力对解放军来一个反包围,消灭华野主力。

事与愿违,外围的国民党军在解放军打援部队的阻击下寸步难行,被困孟良崮山顶的七十四师在华野5个纵队的围攻下伤亡惨重。内无粮草水源、外无救兵,张灵甫于15日曾多次尝试突围,但都宣告失败。16日拂晓,解放军向孟良崮发起总攻,至当日下午三时,全歼整七十四师三万二千多人。张灵甫也死于乱军之中。

6、汝河之战:狭路相逢勇者胜

杀出一条血路

1947年6月,晋冀鲁豫野战军兵分3路,千里跃进大别山。8月下旬,刘邓大军抵达位于河南南部的汝河。但这时候的蒋介石已看出解放军不是"溃不成军,向南逃窜",而是直至自己的软肋。他急调一个整编师又一个旅,兼程赶往汝河南岸布防,企图与北路的20个旅对解放军来个南北夹击。

23日,刘邓大军开始渡河。起初,因敌情并不紧张,一纵、二纵、三纵顺利过了汝河。就在到最后抵达北岸的六纵开始渡河时,敌情突变!敌军已抢占汝河南岸的渡口和村庄,并破坏和抢走了渡口船只;汝河水深三四米,两岸陡峭,水流湍急,又不能徒涉。这时尾追的国民党十几个师的先头部队已同解放军后卫掩护部队接火。前有阻军,后有追兵,中间横着一条不能徒涉的汝河,刘伯承司令员和邓小平政委还没过河,形势真是"千钧一发、险恶万分"。

否在短短几个小时内抢渡汝河,关系到整个跃进行动的成败,从而也关系到整个战局。危急时刻,刘伯承号召全体指战员:"现在要用进攻的手段来对付进攻的敌人,狭路相逢勇者胜!"邓小平也掷地有声地说"现在除了坚决打过去之外,没有别的出路。桥断了,再修;敌人不让路,就打"。听了刘邓首长的指示后,六纵官兵们群情振奋。他们采取了坚决措施:"各团以一至九连的序列,排成4路纵队,一律枪上刺刀,手榴弹揭开盖,遇到敌人坚决消灭掉,所过之处不许留下一个据点,一个敌人,打开一条进军大道!"

经过一阵激烈的争夺,六纵抢占了汝河南岸的桥头堡大雷岗,并用门板和木头等重新架起了一座浮桥。敌人却从东、西、南三面构成了一个马蹄阵势,企图阻止解放军渡河。24次日拂晓以后,国民党军在飞机、大炮的掩护下,分兵几路同时向汝河渡口两侧的解放军阵地猛扑,企图切断其南进通路。争夺大雷岗的战斗打得很激烈,也很残酷。阵地几度得失。猛烈的炮火曾经浮桥打断,但解放军工兵迅速将其修好。形势的扭转是从刘伯承和邓小平亲自到大雷岗前沿阵地开始的。这块阵地被在解放军牢牢控制在手中,敌军未能前进一步。

24日下午四时,冒着密集的炮火,刘邓首长、中原局和野战军机关、南下工作团等部全部安全地渡过汝河。

7、塔山:决定东北命运的小村庄

塔山阻击战

辽沈战役开始后,东北约战机以雷霆之向辽西重镇锦州发起首击。一旦这扇连通东北与华北的大门被关闭,包括新一军和新六军等美械军在内的数十万国民党精锐部队势必灰飞烟灭。

为了锦州的安全,蒋介石从华北抽调了11个师组成"东进兵团"向锦州增援;同时,沈阳地区的共11个师加上3个骑兵旅组成""西进兵团"增援锦州。两个强大兵团东西对进,就能将东野主力夹击于锦州附近。

蒋介石的梦想在一个叫塔山的小村庄破灭了。塔山村,原名塔山堡,距锦州约30公里,距葫芦岛不足10公里。两锦公路穿村而过,北宁铁路傍村而行,是关内国民党军增援锦州的惟一交通要道。因此,国民党军挽回东北战局的关键在于打通由葫芦岛上来的"东进兵团"的增援之路,而堵住这条路的咽喉要地就是塔山。塔山的地理位置,注定了两军将在这进行一场恶战!

10月10日凌晨4点,塔山之战正式打响。为了拿下锦州,国民党军不惜血本,但见敌机低空投弹,炮弹密如蝗群,几十分钟落弹5000余发。工事全被摧毁,铁轨枕木漫天飞舞。进攻部队也确实够猛!许多团营长在带头冲锋,还一度以夜袭的方式夺取了二○七高地。然而,在连续两天的战斗中,国民党军的"人海"进攻屡屡被解放军瓦解。

13日是战况最激烈的一天。为了拿下塔山,素有"赵子龙师"之称的独立第九十五师被调了上来。但就是这个战斗力强劲的王牌部队,刚一冲到解放军阵前,马上就被密集火力压得抬不起头来。第二天,在猛烈炮火鼓舞下,独立第九十五师的士气再次振作。他们采取多路密集冲锋的战法,曾一度攻入塔山铁路桥头堡,黑压压的士兵甚至爬到了解放军地堡盖子上面。但是,国民党兵还是被一次又一次地赶了回来。战至黄昏。自夸"没有一块攻不下来的阵地,没有丢过一挺机枪"的独立九十五师被打残了,全师缩编起来不过三个营多一点。

至此,塔山阵地真正成了他们不可跨越的铜墙铁壁。国民党军的斗志被瓦解,14日入夜以后,然"东进兵团"得到了一个军的增援,期待已久的战车部队也运来了,但他们在15日所发动的最后一次偷袭还是失败了。这时候,由于锦州已失,"东进兵团"全线撤退。

塔山争夺战持续了六昼夜。国民党军付出了6000多人的代价,却未能越塔山前进一步。

8、三所里、龙源里之战:打出一个"万岁军"

最可爱的人

1950年11月下旬,"联合国军"旨在占领全朝鲜的"感恩节攻势"遭到中国人民志愿军的迎头痛击,被迫夺路难逃。

26日黄昏,志愿军第三十八军第一一三师受命由德川向三所里穿插,阻敌增援和突围,配合正面进攻部队围歼清川江以北的"联合国军"。27日18时起,一一三师在14个小时内,连续打垮途中的多股敌人的阻击后按时到达三所里。

28日8时,一一三师三三八团占领了三所里及其附近高地。还没来得及整修阵地,美军骑兵第一师在飞机、大炮和坦克掩护下向三所里发动猛攻。激战一天,美军连续对三所里发起十余次猛攻,均被击退。不仅如此,一一三师指挥员发现三所里以西还有一条经龙源里通往顺川的公路,迅速派出三三七团抢占阵地。29日,西线"联合国军"全线退却。志愿军总部命令正面各军迅速发展进攻的同时,要求第三十八军主力迅速向三所里靠拢,以求将"联合国军"主力包围于军隅里南北地区。眼见三所里久攻不下,北路敌军改道从龙源里撤退,位于南线的美骑兵第一师主力及英军第二十九旅各一部也火速北上接应。

30日的战斗达到了白热化!凌晨4时,三三七团一营在龙源里以东的葛岘岭与南逃的美二师先头部队遭遇。该营先敌发起冲击,将其击退。此时,恰好第三十八军侦察支队进抵龙源里,两支部队并肩抗击敌人的进攻。8时开始,美二师沿龙源里公路南撤,英军也北上到龙源里南侧试图接应。美军在20余架飞机和大量火炮、坦克掩护下,向第1营阵地连续猛攻,均被击退。更为惨烈的战斗发生在龙源里以南的松骨峰!在接近零下20度的刺骨寒风中,一一二师三三五团三连在没有工事依托的情况下奋战5个多小时,先后打退了敌人5次冲锋,全连打到只剩下7人。战后,三连的英雄事绩被著名作家魏巍写入了《谁是最可爱的人》中,并入选中学课本,成为几代中国人的精神读物。

就这样,战斗在三所里和龙源里的部队的采取坚守和反击相结合的战法,打退美军多次进攻,使南撤、北援之敌相距不到1公里而始终不能会合。12月1日,美军第9军见从三所里、龙源里突围无望,便遗弃大量辎重装备后转向安州方向突围。

当11月30日的战报辗转呈递到志愿军司令部后,志愿军司令员彭德怀非常高兴。他在嘉奖三十八军的电报末尾写为"中国人民志愿军万岁!三十八军万岁!"由此,第三十八军有了"万岁军"的光荣称号。

9、上甘岭:朝鲜战场上的"凡尔登"

朝鲜战场上的"凡尔登"

1952年秋季,美国第八集团军总司令范佛里特为了打破朝鲜战场的僵局而抛出了一个"金化攻势"。计划的要点,就是拿下上甘岭,突破五圣山防线。五圣山,美国人称之为三角山,它是朝鲜东海岸到西海岸的连接点,控制着金化、铁原和平康三角地带,是朝鲜中部平原的天然屏障。若能拿下五圣山,便可对志愿军防线实施中央突破。由于上甘岭是控制五圣山命脉的高地,范弗里特计划动用来自美军第七师和韩军第二师的两个步兵营,花5天时间,伤亡200人的代价拿下上甘岭。

10月14日凌晨3时30分,范佛里特通过美联社驻汉城记者向全世界宣布:"金化攻势开始了!"半个小时之后,美军300门大炮、40架飞机和120辆坦克向上甘岭597.9和537.7两个高地发射炮弹30余万发,投炸弹500枚,致使上甘岭主峰标高被削低整整两米,寸草不剩。在一片硝烟火海中,志愿军第四十五师一三五团担任防守的两个营依托被炮火摧毁的工事和弹坑,用冲锋枪、手榴弹、手雷等轻火器与密集冲击的敌人激战了4天。

10月18日,前沿部队因伤亡太大退入坑道,表面阵地第一次全部失守。第二天入夜,四十五师反动反击。在空前惨烈的激战中,来自135团二营的通讯员黄继光在身负重伤之后,用自己的身体堵住了敌人的枪眼……20日晨,美军再度反扑,表面阵地再度失守。这时的四十五师再无一个完整的建制连队,而敌人的伤亡也高达7,000之众。

此后,志愿军退入坑道顽强防守。他们克服缺粮、缺水、缺氧等困难,屡屡粉碎敌人用炸药、毒气、喷火器破坏坑道的企图。电影《上甘岭》里主要反映的就是这一段的战斗。在坑道内坚持战斗的部队为后方赢得了时间。

30日,志愿军再度反攻,仅用了5小时便收复主峰。次日凌晨,韩军第二师三十一团和阿比西尼亚营大举反扑,连续攻击40余次却一无所获。11月1日,美军第七师,韩军第九师的进攻同样没有得手。

11月15日,当美军第一八七空降团和韩军第九师的进攻再告失败后,他们被迫向新闻界承认:""到此为止,联军在三角形山是打败了。"

上甘岭战役在当时就被美联社称为"朝鲜战场的凡尔登",在这个面积不足3.8平方公里的山头上,随手抓把土,便能数出32粒弹片,一面奇迹般地屹立在高地上的红旗上有381个弹孔,一截1米不到的树干上,嵌进了100多个弹头和弹片。

10、谅山之战:打残越南王牌师

血战谅山

1979年2月17日,中国军队对越南发动全线自卫反击作战。经过一周天的战斗,东线各部队穿插东溪,会攻高平,缠斗同登,至2月25日,已形成威逼越北重镇谅山之势。

古人云,"下谅山而越王降"。谅山北距中越边境18公里,南距河内130公里。城市周围

被扣马山、巴外山等一系列高地所环抱;市区则分为南北两部,以横穿而过的奇穷河分界。守住谅山便可将来敌挡在越北山地;失去它,从这里到河内则一片坦途。为了保住谅山,越军统帅部调来了第三师。这支部队又称为"金星师",曾喊出过"打到友谊关吃早饭,打到南宁去过春节!"的狂言。他们企图利用谅山的险要地形,大量的明碉暗堡,与中国军队决一高下。

27日清晨,谅山战役开始。在坦克引导下,中国步兵不断向纵深插入。仅用了一天时间,外围扣马山、巴外山、417高地的越军阵地便被一一清除。29日,中国军队已从东、北、西三面直逼谅山市区,而越军统帅部因担心被中国军队围点打援而不敢调预备队增援,而谅山的地位又使得"金星师"不敢轻易放弃,只剩下负隅顽抗一条路可走。

3月1日上午9时30分,中国军队的300余门火炮急袭30分钟,落弹一万余发。随着最后一发炮弹落地,各部队分路向市区突击。越军依托防卫阵地,以高射炮、高射机枪和重机枪组成密集火力封锁了进攻道路,致使中国军队。中国军队伤亡很大。为消灭越军火力点,中国的大炮和坦克前推至距敌几百米处抵近射击,掩护步兵小群多路从侧翼接近。中午时分,谅山省府大楼、谅山市公安局、国际旅行社等地纷纷升旗中国军队的红旗。战至次日旁晚,越军的零星抵抗被肃清,谅山北市区全被中国军队控制。

本来,仗打到这份上,中国军队已经达成了战前的预定目标。然而,这个时候的越南官方却通过宣传工具向全世界宣布:中国军队没有占领谅山!其依据是谅山北市区不过是新市区,而奇穷河南的才是老市区。越南人的这种口舌之争为自己招致了更大的打击。

4日6时50分,中国军队各突击集群在猛烈炮火的掩护下,沿奇穷河大桥和乘冲锋舟、橡皮舟等分数路抢渡。越军虽拼死抵抗,然大势已去。11时,老市区被中国军队夺取,谅山彻底陷落。越军第3师苦战不退,遭到了歼灭性的打击。至此,谅山战役以中国军队的完胜而宣告结束。

[责任编辑:张岩松 PN020]

责任编辑:张岩松 PN020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