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香港女指挥家叶咏诗:她将麦兜带入交响乐殿堂


来源:凤凰新闻

将麦兜请入音乐厅,要归功于小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女指挥家叶咏诗。2006年,她与麦兜第一次合作,是在电影《春田花花同学会》中。随后,《我个名叫麦兜兜·古典音乐小计划》趣萌登场,大受欢迎。

图片:2015年,《麦兜我和我妈妈》音乐会

图片:女指挥家叶咏诗(中)与她的香港小交响乐团

“很多人说,古典音乐应该从小认识;所以平日致力培养麦兜成为社会栋梁的麦太,这个复活节就决定不带麦兜去茶餐厅,而带他去音乐厅认识古典音乐。”

2007年7月,香港小交响乐团《麦兜茶餐厅嘉年华》在沙田大会堂上演。“好佩服他们竟然可以将很多人不太懂得欣赏的古典音乐变得这么有趣,现场小朋友都很感兴趣,听到轻快乐曲手舞足蹈,”一位现场观众事后回忆,笑得合不拢嘴。

将麦兜请入音乐厅,要归功于小交响乐团的音乐总监、女指挥家叶咏诗。2006年,她与麦兜第一次合作,是在电影《春田花花同学会》中。随后,《我个名叫麦兜兜·古典音乐小计划》趣萌登场,大受欢迎。

“茶餐厅嘉年华”

初见叶咏诗,不敢相信她已57岁。身材娇小的她剪一头精干短发,圆溜溜眼睛看人特别专注,话语直率,看上去似乎只有三十出头。

她1960年出生于广州音乐世家,在香港长大,留学英美,跟随世界一流指挥大师学习。1986年起任香港管弦乐团驻团指挥,五年后获邀成为中央交响乐团首席指挥,声名鹊起。1996年她成为广州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使该乐团真正实现职业化。2002年,她接任香港小交响乐团(简称“小交”)音乐总监至今。

她的指挥风格被形容为“清澈澄明、表现力强,偏属浪漫一方”。最为人称道的,是她敢于跨界、大胆尝新,让古典音乐与其他艺术形式实现各种融合。早在1996年任职香港管弦乐团时,她就与张学友合作《爱与交响乐》;后来在“小交”,合作对象更包括流行歌手。

她喜欢麦兜的独特幽默感。从2006年起,“小交”几乎每年都推出麦兜系列音乐会:2006年《我个名叫麦兜兜·古典音乐小计划》;2007年《茶餐厅嘉年华》;2008年《乐器擂台》;2009年《超级音乐记忆法》;2011年《一起看天看海看星星》;2012年《感人至深小圣诞》;2015年《我和我妈妈》;今年12月还将推出《音乐厅里的图画》。

叶咏诗一再强调,麦兜的两个主创人物——谢立文和麦家碧——都很喜欢古典音乐,也有很丰富的知识。他们会为麦兜系列音乐会专门创作动画,偶尔也会巧妙地重新使用电影中的素材。

叶咏诗最喜欢的是2007年的《麦兜茶餐厅嘉年华》。当时的选曲,是法国作曲家圣桑在1886年写作的《动物嘉年华》(又译《动物狂欢节》),里面一共有14段音乐,分别形容不同的动物。圣桑写这首作品,虽借动物为名,其实每一种动物都在讽刺他不同的朋友。也许正是因此,他要求自己死后才发表这部作品。

“你不得不佩服谢立文的想象力,”说起《茶餐厅嘉年华》的动画配图,叶咏诗忍不住笑,谢立文将每一种动物配成一种茶餐厅的食物,比如“丝袜奶茶”、“厚多士”、“窝蛋牛肉饭”。

“有时他是抓音调,有时是抓音乐的形象,有时是抓感觉。比如厚多士就应该很舒服、很软。他是一个对音乐很敏感的人,”她满怀真诚地赞美自己的合作伙伴。

有一段音乐叫“蛋挞”,配词是:“平静湖面像蛋挞,朵朵白云像鱼扎。初春卷卷的风,像刚刚卷起的肠粉般:滑!”

图片:《茶餐厅嘉年华》中的“蛋挞”

另一段音乐原题是“杜鹃”,用单簧管模仿“布谷、布谷”的叫声,而谢立文配的动画则是清洁阿婶,在茶餐厅里手脚飞快地收拾,边拖地边喊客人“缩脚!缩脚!”

“窝蛋牛肉饭”更是一绝,先是形容铺满鲜嫩牛肉的米饭如何热气蒸腾、美味诱人,但还要忍住不能吃,因为要等那个窝蛋。“那段音乐很温柔,形容满心期盼等待窝蛋的时光。每次我们演到那里,人们都会心一笑。”

再比如“野驴”,以45秒节奏极快的钢琴曲,形容这种动物难以控制。谢立文配的是:茶餐厅里的“捞丁”——每个香港人都熟悉的“捞出前一丁面”。动画则是一份“捞丁”45秒内在厨房被迅速制作出来的场面;最后结束时,随着音乐“噔”的一声,一盘“捞丁”溜光水滑哗地滑到桌上。

这样的场面,香港人如何能不爱?

全力望乐团可持续健康成长

叶咏诗每天想得最多的事情之一,就是钱——不是自己挣多少钱,而是如何能有更多资金,让“小交”(香港小交响乐团)能健康发展。

“小交”于1990年由一群音乐系毕业生成立,1999年改组为专业团体,叶咏诗则于2002年加入成为音乐总监。当时42岁的叶咏诗早已成名,担任香港管弦乐团(简称“港乐”)驻团指挥、广州交响乐团音乐总监。从“港乐”转到“小交”,几乎是从“大白象”跳到“小白兔”,但叶咏诗一到,“小交”便大有起色。

“回归20年,香港学音乐的学生多了,水平也有提高,”叶咏诗告诉记者,香港从“四大艺团”(四大演艺团体,指香港管弦乐团、香港舞蹈团、香港话剧团与香港中乐团),发展到“九大艺团”,转变值得肯定,政府资助也多了。

“小交”如今终年无休,每年举办超过110场音乐会,光靠目前的政府资助是不够的。但叶咏诗仍然坚持尽量不做太多商业演出。她认为商业演出不得不顾及大众品味,做多了乐团水平会下降,乐师也会觉得疲乏。

“作为音乐总监,我的工作之一,就是要看着我的乐团健康成长,不能说零食好吃,就一直吃零食。”

因此,每一个乐季,她精心平衡各类曲目的演出,努力通过演练使乐团的质素得到提升,同时服务于香港不同类型的观众。

尽管控制商业演出场数,她却热心于“教育性质的音乐会”,比如“麦兜”系列:“麦兜虽然只是卡通人物,但它每一个故事背后,都有一个主题,不只是给小朋友欣赏,可能只有成年人才可以真正明白。”

将于今年12月上演的《麦兜·音乐厅里的图画》,票价并不高昂,在香港就是约一顿饭价钱。

“再贵就没有人来看了,”她直言,如果不是有政府资助,根本难以维持。

同样是要想办法“雅俗共赏”,商业演出与“教育性演出”,有何不同?她说,与某流行歌手的合作,就属于商业演出。“这种演出我们是受聘。如果《麦兜》做成商业演出,我们会亏本亏到倒闭——麦兜的动画制作费我们负担不起;麦兜那边要聘请我们也会亏本。”

“如果不是两个团体都很想做这个事,有共同的一个目标,那肯定没得做。如果要商业化,我们的票价可能要提高,而且至少要演十场,才有希望覆盖大部分的支出。”

如今她坚持麦兜系列的票价不能太高。观众都是一家人来看,不希望给观众造成太大负担。

她希望能有更多人才进入音乐行业。“入我们这行的人,一定很喜欢艺术,否则无法在这个工作中找到满足感和成就感,不可能长待。”

图片:香港小交响乐团音乐总监、女指挥家叶咏诗

“我妈已经不问我做什么了,”在“小交”工作十年的市场推广经理Amanda忍不住笑,“我们的音乐会通常都在周末,我妈现在只抱怨我很少回家吃饭。”

这个面容姣好的姑娘,看上去至少比实际年龄年轻十岁——“学音乐能让人年轻,”叶咏诗不无骄傲地补充说。 

“学音乐的小孩不会坏”

叶咏诗跟大陆的渊源很深。她1960年出生在广州,在香港长大。成名后于1996-2003年被广州管弦乐团聘为音乐总监,是该乐团真正职业化的关键人物。

“我第一次去大陆演出,是1984年。我还没有毕业,还是学生。那时经济环境真的不好,我记得广州乐团的排练室,没有空调,只有风扇,8月份的天气,大家练得大汗淋漓。演出之后我就病了,实在太辛苦。1997-2003年,我每个月都去广州跟广州乐团合作,那时连订乐谱那么简单的事,都要我从香港订,人肉带到广州。”

然而短短十数年间,今非昔比。“现在广州乐团的团址、设备都很完善。你看一个国家经济发展好的时候,政府也觉得需要发展艺术,愿意注资,这就是发生在广州乐团的事。他们现在在二沙岛有很好的团址,拥有任何一个专业交响乐团都希望能有的一些设施,乐团可以更加健康地成长。”

“当年真的很难想象这样的进步,作为一个中国人我是为他们开心的。而且现在有资金邀请更多外来团体,大陆的观众有福了,可以大开眼界,观众的欣赏水平也越来越高。”

她记得,八、九十年代在大陆办音乐会,观众还不懂得礼仪。“但现在如果你去上海、北京、广州办音乐会,观众的反应经常比国外还好。”

她深深相信,音乐能使人变得优雅、高尚,甚至有助于社会进步。

“每个年轻人都很想表现自己。音乐不但可以自己抒发感情,还可以为别人演奏,那种满足感可以填补内心的需要。很多小朋友所谓学坏,是因为缺乏别人的关注;没有倾诉对象,自觉被社会遗忘。但如果在这种感觉还不是很强烈的时候,让他通过音乐来抒发、来获取关注,这样的人生我觉得会开心一点。”

“学音乐的小孩子是不会坏的,”她骄傲地说,“我爸爸说的。”

(作者:孙莹)

[责任编辑:罗潇 PN130]

责任编辑:罗潇 PN130

推荐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