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乡村教师拾荒10年:不在意他人非议,会继续捡下去


来源:剥洋葱people

原标题:乡村教师拾荒10年:不在意他人非议,会继续捡下去“有时候我把一些质量比较好的书本带到教室,对学生们说不嫌弃就过来拿,有的学生还是挺捧场的。”文|实习生鲁智高对话人物:于

乡村教师于海龙从10年前开始捡垃圾,一直坚持到现在。图片来自视觉中国

原标题:乡村教师拾荒10年:不在意他人非议,会继续捡下去

“有时候我把一些质量比较好的书本带到教室,对学生们说不嫌弃就过来拿,有的学生还是挺捧场的。”

文|实习生鲁智高

对话人物:

于海龙,46岁,辽宁东港市小甸子镇中学教师。

对话动机:

从教22年,于海龙成了不被理解的对象。有人怀疑他,一个老师捡破烂,是脑袋有病,神经不正常。

这源于10年前,他开始利用业余时间捡破烂。于海龙家境并不富裕,但他并没有将废品收入补贴家用,而是捐出去做了公益。他觉得这个东西本不属于他。

“别人不理解很正常,如果换一个角度来说,我也不能理解自己的行为。”在于海龙看来,不管别人瞧不瞧得起或者说他有毛病,他不去计较,也不想那么多。

他的想法很简单,“改变不了别人,我改变自己,作为老师,天天给学生讲怎么保护环境和节约资源,但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觉得应该以身作则。”

10年中,于海龙捡了很多废旧电池,他不知道怎么销毁。

10年捡了七八千斤书纸,三四千斤塑料瓶

剥洋葱:从什么时候开始捡垃圾?

于海龙:我95年大学毕业后,就直接来小甸子镇中学任教。刚上班就有这个行为,当时骑着自行车上下班,偶尔看到纸壳、铁钉等可以回收且有用的东西就捡回来,不过没有刻意去捡。直到2007年3月,我正式开始捡破烂。

剥洋葱:为什么会有这个想法?

于海龙:当时校内垃圾是点火烧掉,我看到白花花的纸被烧掉,觉得挺可惜。后来我向学校申请负责垃圾管理,提议在不占用上课和备课时间的前提下做这个事情,也不影响教学工作,最后学校同意了。再就是我住的地方离学校近,两三分钟就可以到家,条件很方便。

另外,我觉得可回收利用的东西都是有价值的,这个东西是一种资源,浪费怪可惜的,就想把它回收。我还是同意那句话“勿以善小而不为”,虽然这件事微不足道,但是是好事,不管别人瞧不瞧得起,还是说我有毛病,我也不跟他们计较,也不想这么多。

剥洋葱:总共捡了多少垃圾?

于海龙:估算一下的话,书纸至少七八千斤,塑料瓶大约三四千斤,最多一次卖了800斤,如果按照一斤20个塑料瓶来算,得有16000个。

于海龙在卖塑料瓶。

剥洋葱:卖了多少钱?

于海龙:10年总共卖了4000元左右,有些书纸还没有卖,我觉得有价值的和可以回收的都捡,并不是都能卖钱。

剥洋葱:钱用在了公益上?

于海龙:一开始就是单独去资助别人,因为我在带几个班,发现贫困家庭比较多,想到我以前上学也比较艰难,得到老师的帮助,就希望能通过回报社会把爱心传递下去。

后面学校调查贫困生情况,我把钱捐给学校,由学校和贫困生对接帮扶。

剥洋葱:共帮了多少人?

于海龙:10多个,主要是学校的贫困生。因为能力和钱数有限,所以是找那些最困难和最需要帮助的人。一般情况下,一个小孩资助200到300元。我觉得就这么大能力,也就尽点微薄之力吧。

于海龙拿着卖垃圾的钱,很开心。

“只要有回收的,不给钱我也捡”

剥洋葱:主要是什么时间捡?

于海龙:没上班的时候。周一到周五在学校上班,我会去早一点,利用上班前的时间捡,中午午睡我也不休息,把这段时间用在分类整理上,还有下班后的时间,晚上一般干到九十点。

周末要看情况,农忙的时候,我周六干一天农活,弄下自家的两亩半地,周日捡大半天。不忙的时候,就去离家三四里地的垃圾场,这个地方是我经常光顾的。特别是寒暑假,隔几天就去垃圾场看一下。

剥洋葱:主要捡些什么?

于海龙:书纸、圆规、塑料瓶等,只要有用、而且能回收,我都捡起来。只要收废品的要,我就捡,不要我就没辙了,他要是不要,我捡这个家里也放不下。除了尘土和塑料袋,只要有回收的,哪怕不卖钱,我也捡。

我捡垃圾的自行车已经报废了2辆,还有1辆也基本要报废了。

整理回收后,能卖钱就卖,有些文具修一下,就让学生去学校传达室拿,或者我带去教室给学生。我有些衣服和鞋就是捡学生不要的,穿着也挺好的,挺舒服。

于海龙穿的这件运动服是捡垃圾捡来的。

剥洋葱:你家庭收入如何?

于海龙:2007年时,我工资1700元,我妻子700元,我买了房,也需要照顾母亲和养小孩,当时还是挺紧张的。再加上我哥哥从2007年遭遇车祸到2008年去世,我掏了将近10万元的医疗费和丧葬费,当时家里比较困难。

剥洋葱:有没有考虑过将捡垃圾的收入补贴家用?

于海龙:没怎么想这个,要是补贴钱家用,我可以用礼拜天打零工,农村农活比较多,一天七八十元没问题,捡破烂一天才几个钱。但是从环保的理念来讲,废品资源可以重复利用,第二个就是这个捡废品的钱还可以资助学生。

当然不是说我就是要挣钱去资助学生,我没那么高尚。其实资助学生有很多方式,因为这个东西(废品)不属于咱们,要把它捐出去。

于海龙捡垃圾的自行车已经报废了2辆。

“把捡的书本带到教室,学生不嫌弃很捧场”

剥洋葱:周围人怎么看待你的行为?

于海龙:有些人见面就开玩笑说,两个大工人,还捡这个东西,能卖不少钱吧。但是一说几毛钱,他们就不屑一顾:有些农村妇女外出打工,一天一百多,捡破烂一天十块八块,没有意义。我不想和他们辩解,说不为了钱谁信?

学校同事我倒没看出来有挖苦讽刺,有些人还是比较支持,将一些作业本和用旧的参考书让我收拾回来。至于学生,有时候我把一些质量比较好的书本带到教室,对他们说不嫌弃就过来拿,有的学生还是挺捧场的。

还有人觉得,别的老师怎么都不捡,怎么就你捡,好像你有什么怪癖。这个东西也不值钱。要是说直白,觉得这个扔了可惜,为了环保,他就说哪有什么环保不环保,就扔那放着。为了捐款,别人也不理解,你自己都需要别人救助,大家都挺困难的,你还弄这钱给别人捐款,他想不明白。

于海龙的母亲患病卧床。每天于海龙都给母亲做足底按摩。

剥洋葱:对于他人的不理解,你是怎么看的?

于海龙:别人不理解也很正常。如果换一个角度来说,我也不能理解自己的行为。因为我要是站在他们的位置和处境来看这个老师,我也可能这么想,他们的想法很正常,我能理解。

老百姓是以钱的数量来考量这个行为该做还是不该做。我的观点就是做好自己,要是我能从行动上影响别人,那就最好,影响不了,那我做好自己。作为老师,天天给学生讲怎么保护环境和节约资源,但我们是怎么做的呢?我觉得应该以身作则。

剥洋葱:坚持去做的原因是既能做环保也能做公益?

于海龙:我最主要的想法还是环保,我做公益跟捡废品没关系,只不过很巧合地结合在一起了。我愿意做环保,又愿意做公益。我捡废品可以做环保,有这个收入后还可以做公益,做得心安理得。

我和家里面人说,虽然这么困难,但是我没动用工资,我用业余的时间,做点自己喜欢做的事情。有点收入后,我做另外一件自己喜欢的事情,我觉得自己过得挺舒心,挺好的。

不过捡这个东西很有瘾,看到一些可以回收利用的,不捡回来就觉得心疼,就把它随手给带回来。捡得多了,有这样一个习惯了。

剥洋葱:家人支持吗?

于海龙:我做的这些事情,家人不仅不反对,反倒很支持。捐款我老婆做得比我还积极。我丈母娘也不反对,说咱们捡这个东西,又不偷又不抢,扔了也可惜,捡回来用也可以。

剥洋葱:还会继续做下去吗?

于海龙:对呀。因为对环保这个理念,这件事情刻不容缓。咱不光是说要捡多少废品,咱希望这个废品一点都没有,环境好了,就达到了目的。

[责任编辑:王家乐 PX043]

责任编辑:王家乐 PX043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