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那些改写历史的冷战枭雄,最后一个个离开了


来源:牛弹琴

冷战结束,是20世纪后半叶最重大的历史事件。随着德国前总理科尔的去世,经历过那个激荡岁月的风云人物,又少了一个。

在32°C的罗马,正在出访的德国总理默克尔,终止了正常活动。一身厚厚黑色套装的她,很疲惫地出现在媒体面前,向科尔去世表示沉痛哀悼,赞扬他是伟大的德国人和欧洲人,并且,“我个人非常感谢他给予我的一切”。

这个科尔当年口中的“我的小姑娘”,现在已经是世界最知名的女政治家。正是科尔将她带入了政坛,悉心栽培,并教会这个“不会正确使用刀叉”的东德姑娘,正常的政治规矩和礼仪。

这个大腹便便的德国人,最大的历史成就,则是促成了德国的统一。他最辉煌的时刻,可能就是1990年10月2日夜晚,他发表电视讲话说,“几个小时后,一个梦将变成现实。在经过40年痛苦的分裂岁月之后,德国,我们的祖国就要重新统一,对我来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幸福的时刻之一。”

第二天,东西德合并,纳粹第三帝国覆灭整整45年之后,统一的德国,再次在欧洲中心地带崛起。随后,则是东欧的剧变,苏联的解体……

对峙了半个世纪的世界格局,发生了让人无法想象的重大变化。

但时间是最无情的敌人,终结冷战的西方三巨头——英国首相撒切尔夫人、德国总理科尔和美国总统里根,随着科尔的去世,最终都化为了墓碑上的一行文字。

科尔的晚年,夹杂着苦涩。他是德国统一的最大功臣,但德国人也厌倦了科尔的执政。1998年,他出人意料惨败给了社民党,冷战英雄就此落寞地离开了政坛。

2001年,科尔的结发妻子汉内洛蕾因忧郁症自杀身亡。他的儿子指责父亲对家庭漠不关心,愤怒地与科尔断绝了父子关系。科尔后来再婚,但父子关系更加恶化。

2008年一次严重摔伤之后,科尔的余生,就只能在轮椅上度过了;颅内淤血造成脑功能受损,破坏了他的语言功能。用一篇媒体文章的话说,在许多公众场合,人们看到他疲惫而茫然地坐在醒目位置上,艰难地用普法尔茨口音念出几个不连贯的单词。

科尔最终成为了一块政治化石,孤独地活在自己曾经的盛名之下,无力挣脱却又无可奈何,直到最后离开。

和他类似命运的,还有略比大年长的撒切尔夫人。

这位英国的“铁娘子”,曾是冷战结束的重要推手,也是英国改革的争议性人物。爱戴者认为她拯救了国家,仇恨者认为她毁灭了生活。当她意气风发还想领导英国时,却突然遭到众叛亲离,在1990年级她被迫退出了政坛。

儿子的丑闻,丈夫的去世,让晚年的撒切尔夫人,显得无助和苍老。病魔也随即而来,中风让她神情呆滞。

对于她的晚年的悲惨境遇,老朋友琳达·麦克道佳尔曾在《星期日泰晤士报》上这样写道:“这么多年来,我一直羡慕她的那股自信,但是现在,我从她身上看到的是恐惧和不安。她自己也感觉到了这些变化,她感到恐惧,因为她想要阻止这些变化却又无能为力。”

2013年4月8日,“铁娘子”走完了自己的人生历程,和科尔一样,都是终年87岁。英国为她举行了隆重的葬礼,但西方很多国家领袖拒绝出席。伴随她的,还有路旁的抗议者,以及哪首诅咒她的歌曲《叮咚,老巫婆死了》。

撒切尔头脑还算清醒时,出席了2004年里根的葬礼。他们是真正的老朋友,冷战时最亲密的两个战友。

1981年2月25日,在里根宣誓就职1个月后,撒切尔夫人就飞往华盛顿,与里根会晤。特朗普上台后,特雷莎·梅正是效仿撒切尔夫人,立刻去华盛顿拜会了这位美国总统。

虽然同样都是高龄总统,特朗普可能永远无法取得里根的成就。在2005年美国在线举办的票选活动“最伟大的美国人”,里根名列榜首。这位幽默的好莱坞演员,被认为终结冷战的最大功臣,尽管柏林墙在他卸任后才开始倒塌。

但晚年的里根,也非常落寞。离开华盛顿5年之后,里根向公众宣布,他患了“老年痴呆症”。人生最后的十年,他就在混沌中度过,无法辨认出身边所有人。2004年6月5日,因肺炎加重,里根在加利福尼亚的家中病逝,享年93岁。

在两德统一过程中,科尔最头疼的是法国总统密特朗。

这个执政14年的法国二战英雄,被认为是法兰西第五共和国继戴高乐之后最伟大的总统。他是科尔推动欧洲一体化的最重要伙伴,却也是德国统一暗中最积极的反对者。在密特朗看来,一个统一的德国,是对法国的威胁。

但密特朗和撒切尔夫人阻止两德统一的努力,最终没有成功。但密特朗却成功地隐瞒了自己的癌症病情。1995年5月,他最终卸下总统职务;半年后,他即告别了人世。

密特朗晚年时候,不止一次说:“让历史来裁决我吧。”在葬礼上,他的两个家庭实现了团聚,他的夫人达妮埃尔,流着眼泪拥抱了密特朗的私生女玛扎莉娜。

在柏林墙倒塌前夕,昂纳克是东德的最高领导人,也是最后一个最高领导。这个柏林墙的催生者,曾经和勃列日涅夫热情亲吻的东德领袖,还信誓旦旦地说,柏林墙会矗立50年乃至100年。

在柏林墙倒塌几个月后,昂纳克被以滥用职权罪和叛国罪,被东德政府逮捕,随后流亡苏联。但八一九事件后,苏联解体,俄罗斯总统叶利钦成了莫斯科的新主人。他不愿收留这个东德的罪人,昂纳克只能逃到智利大使馆寻求庇护。

但最终,他还是被遣返回德国,关在莫阿比特监狱。前东德受害者控诉他曾下令射杀翻越柏林墙的逃亡者。肝癌拯救了他,审判被搁置。1993年他突然飞往智利,与家人团聚。一年后的5月29日,他因肝癌在智利逝世,终年81岁。

驱逐了昂纳克的叶利钦,终结了苏联的存在。他被认为是现代俄罗斯的国父,但他采取的“休克疗法”,也让俄罗斯经济濒临崩溃。在最终确定普京是继承人后,1999年12月31日他辞去了总统职务。

接下来的几年,是叶利钦“老来专以醉为乡”的洒脱岁月。但常年的酗酒,让他的心脏病加重,2007年4月23日,叶利钦在莫斯科逝世,享年76岁。

被叶利钦赶下台的戈尔巴乔夫,却还依然健在。这个苏联的最后一位最高领导人,被认为是苏联解体的的罪魁祸首。近几年却是各种奖章的获得者,1990年他获得了诺贝尔和平奖,2005年被颁发德国统一奖,2008年获得美国颁自由勋章,2012年被授予俄罗斯最高荣誉圣安德烈勋章。

这个冷战的活化石,还活跃在国际政坛。他蜚声世界,但毁誉参半。他常常赞美普京,但也私下抱怨普京从不征求他的意见,更可气的是,普京的那些助手,还多次拒绝他提出的见面要求。

冷战结束时,美国的总统是老布什。他自认为缔造了历史,他见证了柏林墙倒塌、苏联解体、冷战胜利;而且,他还发动海湾战争,打败了萨达姆。但当功勋卓著的他,试图寻求总统连任时,却出人意料输给了很年轻的克林顿。

八年后,他的长子小布什竞选总统成功,才算是报了一箭之仇。老布什回忆说,当时听到这个消息,他的泪水夺眶而出。

晚年的他,眼泪似乎特别多。他为大儿子糟糕的政策辩护,会哭;他为小儿子站台选战,会哭。2006年,在小儿子佛罗里达州州长杰布·布什的竞选集会上,老布什几度哽咽,泪流满面。他后来解释说:“我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虽然我并不想如此,但当你越来越老,讲到自己深爱的人时,你便会不由自主的这样表现。”

他确实是老了。2015年,老布什在家中摔跤,颈部骨折,病情一度危急;最近几年,他几乎都在病榻上生活。但父亲的眼泪,永远不会被忘怀。

他们都曾是叱咤风云的人物,万众瞩目,不可一世。

他们的人生,充满了传奇,更是国家命运的一部分。

谁能想到,科尔栽培的那个东德“小姑娘”,现在成了决定欧洲方向的舵手;

谁能想到,叶利钦临时拔擢的普京,一路执政到现在,看来还将继续;

谁能想到,最长寿的却很可能是戈尔巴乔夫,现年86岁的他,还似乎非常健康……

但所有的荣耀,最终都将化为尘烟。

是非成败转头空,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