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港大优等生:命运选择我们见证一个和平时代


来源:凤凰资讯

[生于1997]港大优等生:命运选择我们见证一个和平时代小档案:姓名:梁柏诗(Jasmine)生日:1997年4月10日简介:香港大学新闻系本科生,曾去过20多个国家旅行,也去过大陆的北京上海。图片:

[生于1997]港大优等生:命运选择我们见证一个和平时代

小档案:

姓名:梁柏诗(Jasmine)

生日:1997年4月10日

简介:香港大学新闻系本科生,曾去过20多个国家旅行,也去过大陆的北京上海。

图片:Jasmine在港大新闻系的公共休息室。

她笑起来眼睛弯弯的,像月牙。虽然才20岁,已去过二十多个国家。

“我比同龄人更大胆。”她去过的地方,不仅包括欧美等发达地区,也包括东欧甚至朝鲜。“我更喜欢去那些大家没怎么听说过的国家。”

见到她时,她刚从柬埔寨回来。飞机延误了9个小时,最后不得不乘坐红眼航班。刚回到香港,睡了几个小时,就赶来见面。

“我的家境属于相对富裕,中产高一点吧。”她自小成绩优异,爱好广泛,除了背包旅行,还喜欢玩帆船。

“我中学时比较文静、胆小,没有想过自己可以背包去旅行。不会玩帆船,不会去跳伞。如今希望自己可以走出舒适区,突破自己,看看自己的能力可以去到哪里。”

她当然也去过北京上海。“中国很特别,有深厚的文化和历史,食物也很吸引。”

聊天的地方在香港大学新闻系的公共休息室。这里有电脑、沙发椅,学生们平日在这里休息、做功课、聊天。Jasmine说,她也会经常带着午饭到这里吃;或者坐在沙发上,抱着自己的笔记本电脑做功课。

港大新闻系本科每年仅招收30名学生,其中还有内地生。整个新闻系本科只有120人左右。能考上港大新闻系本科的,都是香港学生中的尖子生。

她本来有去澳洲读书的机会,但她舍不得香港的美食,还有人情味——尤其是过农历新年时。虽然她不吃瓜子、萝卜糕,但她喜欢看到四周红彤彤一片喜气,喜欢看到街上陌生人互道“恭喜发财、新年快乐”,喜欢二十多人的大家庭一起热热闹闹吃团年饭。

“同热爱这片土地,大家刻骨铭记。愁或喜,生与死,也是香港地。”一首很多年前的流行曲《香港地》,唱出不少像她一样的香港年轻人的心声。

想念住公屋时的浓浓人情味

Jasmine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香港人。她出生那一年,香港回归,那时一家人还住在公屋,同一条巷子里邻里关系和睦,互助友爱。

如今她父亲从事外贸,母亲在私人会所工作,早已搬离公屋,住一层只有两户的私人楼宇。但一家人时不时还会怀念住公屋时的浓浓人情味。

Jasmine在幼儿园学过普通话,但其后练习机会少了,如今普通话已经生疏。

就像许多大陆学生学广东话,通常是通过“煲TVB剧”;香港学生学普通话,也可以通过“煲大陆剧或台湾剧”来实现。“我们那个年代,很多人看《恶作剧之吻》,但我不太喜欢煲剧,家里又常说英文,所以普通话越来越差,”她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港大作为香港最顶尖大学,气氛较为开明,内地生数量也不少。她对大陆同学的印象是“很勤快,上课会问很多问题;香港同学会比较害羞,作为聆听者。”

大陆同学到港大,必须修一门“广东话”课。但有些日常俚语,还是难以弄懂。比如香港人说“十点踏三”,很多大陆同学不知道是“十点十五分”的意思。Jasmine自认普通话不算好,有时她会试着用普通话与大陆同学沟通,而对方以尚未纯熟的广东话回应。不过不到十分钟,双方就会决定还是都用英文更顺畅。

2016年10月,她独自背包去北京玩了四天:“我一个人搭车去八达岭长城,车上有很多来自各省的游客,全部都是男的,看到我一个香港女生都觉得很好奇,我们聊得很开心。后来我在长城上不小心滑倒,身边的人也赶紧扶住我,问我有没有事。我觉得很暖心。”

经常旅行让她能从更大的格局去看世界。“内地的年轻一代,教育水平很高,我去外国旅行,住青年旅社,遇到大陆的同龄人,英文非常好。再过20年,内地将会很不一样。”

她觉得,过去20年,香港与内地的关系,无论是经济、文化,都有更密切的交流,很多小学也与内地小学组成姐妹学校,连小学生都有更多机会去内地交流。

“我挺关心政治”

她说,选择学新闻,是因为自己“贪玩,喜欢到处旅行”。

香港过去20年在经济和科技方面的发展,让她家人的生活质素有很大提高,她爸爸从事制衣行业,会与内地同行有紧密合作。

她提到,用香港特区护照旅游很方便,比如去俄罗斯等国家都有十几天的免签待遇,让她有更多机会拓阔视野。“从小学开始,学校很支持我们去内地的姐妹学校交流,也有内地的小朋友来港。我们可以了解他们的学习模式、文化差异。”

如今读新闻的她,喜欢和不同的人交流。“我不喜欢坐在办公室对着电脑。有机会还是想做一两年记者。可能全世界的记者都是钱少、工时长、辛苦,没有社交圈,起早贪晚跑新闻。但是我还是想去感受下。”

港大新闻系要求学生必须辅修另一个专业,她选择的是“全球政治研究”。“港大很自由,允许你讲政治,经常可以看到不同的学者出现,所以我挺关心政治的。”

她觉得自己是“政治中立”。深爱香港的本土文化,但不支持港独,因为她始终觉得香港是中国的一部分。

2016年立法会选举,住在新界西区的她,也迎来人生中第一张选票。投票给她的感触很深:“以前都是在投票站门口看着爸妈去投票,一般来说队伍并不太长。但2016年我自己投票,却要排队好几个小时。我想大概现在大家对本地政治都很关心,老的嫩的都出来投票。”

她觉得投票率上升是好事。“1997年回归后有很多大事发生,尤其我们这一代,我有很深的感受,好像是命运选择了我们这一代见证很多不同的事。我们见证了一个和平的时代,看到很多年轻人关心香港。我觉得投票是一个最理性、和平的方法,用于表达自己的立场和意见。”

(作者:孙莹)

[责任编辑:王民和 PN141]

责任编辑:王民和 PN141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