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孔令辉遭新加坡赌场追债,为何在世锦赛当口出这事?


来源:凤凰卫视

原标题:锵锵三人行 孔令辉遭新加坡赌场追债 尹乃菁:时间点有意思5月31日,《锵锵三人行》就孔令辉遭新加坡赌场追债事件展开讨论。嘉宾尹乃菁提出疑问,为什么在世锦赛的当口上面出这个事?尹乃菁认为,这件事

原标题:锵锵三人行 孔令辉遭新加坡赌场追债 尹乃菁:时间点有意思

5月31日,《锵锵三人行》就孔令辉遭新加坡赌场追债事件展开讨论。嘉宾尹乃菁提出疑问,为什么在世锦赛的当口上面出这个事?尹乃菁认为,这件事情一传出来之后,最有意思的就是他背后的阴谋论。

以下是节目的文字实录:

窦文涛:《锵锵三人行》,今天谢谢乃菁又来给我们增色。

尹乃菁:谢谢,谢谢。

窦文涛:但是你对面的这位他是有所为而来,因为他呢今天的话题特别要借助于他的特长,就是孔令辉赌博这事,家辉在这方面那是老江湖了是吗。

马家辉:老江湖,老江湖,我已经戒赌了二十年,十九年,满了二十年。

窦文涛:你看,你看。

马家辉:可是每一次走在路上看到一些香港的有些商店卖麻章牌(音)卖扑克牌卖筛子赌具我都痒的,真的是痒的,是生理上面手痒就抓又又抓,要回想那时候赌的那种过瘾的感觉。

窦文涛:对,但是每次看看插在戴口用餐巾纸。

马家辉:怎么这样说。

窦文涛:就知道赌博的后果。

马家辉:什么餐巾纸。

窦文涛:我说你沦落到什么,这大家看这就赌徒的下场,厕所里拿的还不是餐巾纸是那个手指。

马家辉:我跟李瑶(音)一样发律师信告你诽谤,这不是普通的餐巾纸。

窦文涛:我觉得像咱们公司厕所里的真的。

马家辉:没错,是凤凰电视台的,因为我本来湿巾弄丢了来的途中,来到这里你们专业的服装师,服装指导的说没关系家辉,每一个男主播都是用餐巾纸,我说那太软。

窦文涛:现在男主播也要告你。

马家辉:我说这餐巾纸太软了,我说等一下我去厕所把它弄硬了用过了才比较硬。

尹乃菁:你有没有发现那个压纹其实是很有LV风格的。

马家辉:是吗。

窦文涛:真的,真的,有品位,有品位,所以。当然咱们还是说孔令辉,孔令辉有点倒霉,这说是也不能说他招谁惹谁,但确实是违反规定了。

尹乃菁:犯了事。

窦文涛:要不说我觉得通过这个事我作为一个中国人我得到很多学习,因为很多法规我都不清楚,因为我一听说孔令辉出事,我的第一反应就是说中国人在境外合法的地方如果赌博也不行吗,后来我一查党的纪律国家的纪律确实是赫赫在目,就是说国家工作人员在境外的赌博都不行,轻者什么党内警告处分,重者开除党籍等等,所以说现在对他这个处理也是在规定的,但是问题在于这事有很多疑点,咱们先看看,乃菁你对孔令辉这个形象熟吗。

尹乃菁:我真的不清楚,要不是因为这件事情的话,我才知道说原来他是大满贯的冠军。

窦文涛:大满贯的冠军,当年红极一时,现在是中国女队的。

尹乃菁:教练。

窦文涛:教练嘛,现在是胖了,那个时候还挺帅的。

马家辉:对,这个样子好像刚输了几把。

窦文涛:中国乒乓球协会暂停孔令辉教练职务,然后你再看这个跟孔令辉的咱们再看下一个,跟他的回应也有关系,他这个回应讲的也有点诡异,亲朋好友进去娱乐,我在旁边观看,期间帮他们去取筹码并留下相关私人信息,然后我已经赶快请欠资者出面赶快还钱,没了,这个事情那个什么乃菁先说说,你查到一些什么有关资料。

尹乃菁:第一个孔令辉是有点奇怪,因为他说他之前报告过,所以跟单位报告过所以知道他要去新加坡玩。第二个他说他是大家在玩了之后他去帮忙借赌资,可是家辉既然是行家就应该知道他的程序不是这样的,他一定是进去了之后他先去因为他的身份或者是说他因为他以前有过相关的信贷的记录,他才能够借出这么一大笔钱来。然后以他的这个钱的金额他们是可以坐到贵宾厅里去的,不是这样边打边,你可能中间你还要再加借,你要再加借借筹码的话,他们会再开,所以说我想他应该不是第一次吧,否则的话他怎么会第一次就可以借出这么大笔钱来供亲朋好友玩筹码呢,这个有点怪。

马家辉:技术上是可能的,因为中间有些具体乃菁说的对,有时候是假如真的用我名义,我一定前面有记录,我借过了,然后他才再借给我。

窦文涛:你一般是不是找太太去代你拿筹码。

马家辉:不是,我还没,我这样赌精还在门口他们已经冲出来辉哥今天来这个筹码给你,先给你,他们很聪明不怕的,他们站在你后面,站在你后面,你赢了他马上辉哥行,你就会打赏他吃红嘛,你输了就讨债利息,所以他们不怕你没钱赌就怕你不借钱来赌,就把钱借给你来赌,我说技术上还是有一个可能性的,比方说我现在你是我亲戚你赌钱,你坐在那边输了,然后说家辉去替我拿钱,可以用你们的名义还是可以的,因为旁边有人,甚至你先给我支票,甚至我不晓得数额是多少。

窦文涛:两百五十六万。

尹乃菁:对,两百五十六万。

马家辉:不可能一个麻包带着现金,技术上他要真的要讲的话,还是有这个可能,可是重点在于说,组织要查政府要查太简单了,全部有录像无所不清楚嘛。

窦文涛:而且还有一个问题就是说,为什么这个新加坡的法院赌场他通过新加坡法院到香港法院来告。这个我刚才还查了一下,人家说的都是很神秘,就是说当然他这个案情当中还有一些细节我们也不了解,但是有人给出一种猜测,就是说因为在大陆内地赌博是非法的,所以追逃赌债也是非法的。那就是个大陆的法律不承认你根本你达成的,赌场赌博达成的合同大陆法律不承认的,所以过去有过这样的先例,就是澳门赌场还有什么新加坡的赌场都有可能向香港法院。他为什么向香港法院,因为最有利的当然是母国法律,然后其次就是我即便找一个法院告那个法院所在地的那个法律跟我相近。比如说香港司法是不是认这个东西,所以而且这个有可能如果当时在赌场签下什么协议,一般咱们签协议都得签嘛,就是说如果发生纠纷,到底大家约定哪个法院有管辖权,可以到哪个法院起诉,所以有个法律界人士,我看他这么猜。

马家辉:对,还有一个技术问题,他借给你的钱是从他香港的公司来借给你的嘛,所以等于是说不管就算我在非洲把两百八十万给你,可是你签那个东西合约的时候是跟我的香港公司马家辉企业然后来借的,所以我就可以去从香港那边来告你,跟你公司的注册地的地点有关系,所以细节不太清楚。

尹乃菁:那这样不就更玄了嘛,那就表示说孔令辉他可能在香港有公司或者是有资产。

窦文涛:哇,人民的名义出来了。

马家辉:没有,我刚刚的意思是说他把钱借给你的人,我的公司是在香港。

尹乃菁:在香港。

马家辉:所以好像我是在澳门把钱把筹码给你,可是那个筹码的来源是我香港的公司,所以你不是欠我澳门的赌场,你是欠我香港的公司,像很多的美国拉斯维加斯什么有些赌场也经常来香港告香港的商人欠债不还,一样。

尹乃菁:我看那个新加坡他们自己的一个报告,他们就说在2013年的时候包括圣淘沙跟金沙这两个赌场他有关于他的就是讨债就是他的呆账(音)的部分,中国的赌客占比颇高。

窦文涛:不是颇高是极高。

尹乃菁:就是因为他追不回来,有些赌客他们都已经告到澳门了,就是送达判决或什么的送达了,但钱都还是要不回来,所以就有一个说知名的中国的女赌客就欠了一千多万港币到现在就是变成呆账。而且这个案子还有一个很奇怪的地方就是,如果按照他们描述的这个过程的话,孔先生他并不是完全没有还,他过去有还,他突然停了就没有还了,所以现在有余款。所以他们现在在余款上面在追讨,所以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而且这件事情一传出来之后,我觉得他最有意思的就是他背后的阴谋论。

窦文涛:什么阴谋论。

尹乃菁:包括第一个为什么在世锦赛的当口上面出这个事。

窦文涛:对对对。

尹乃菁:这到底是怎么回事,第二个就是像刚才文涛讲到的是,为什么会跟香港的法院最高法院提出这个诉讼。到底是他有在香港有资产呢还是有什么什么事情,第三个就是说到底这个过程里面是不是跟孔令辉过去在执掌中国乒乓球,女乒乓球的教练惹起来的一些风波有关系,所以才会采取这么决断的手法,就是回来就立刻回来,从前线上面他们就把他给叫回来。

窦文涛:对,咱们中国乒乓女队上次好像是什么亚锦赛还输了,要当心有人阴谋是吧,我们临阵换将搞我们一道。我跟你讲家辉你的那个赌债你欠过赌债吗。

马家辉:欠过,欠过。

窦文涛:最后怎么解决。

马家辉:老婆还。

窦文涛:你知道我想起什么,当年我们这个行当,我刚来香港的时候有一个香港金牌司仪你记得吗,自杀了。

马家辉:那个那个,对。

窦文涛:就是欠的。

尹乃菁:赌债。

窦文涛:就是欠的赌债,但是我现在发现这个赌场里边江湖水深得很。今天有个人讲说孔令辉自己说的他帮人拿筹码,不是没有可能的,就是这个东西你当然得进一步调查。但是他们讲了一个事情就是去年路透社有一个报道,两个保姆叫家政服务员给在澳门威尼斯酒店给扣住了,说她们欠赌债叫六百四十万美元,说这是怎么回事,说保姆欠赌债,他才发现了一个这个赌托,就是你比如说你在赌场你让人家贷款也好或者借赌债也好,有的时候你这个所在国的这个赌客不方便。比如说中国人你不方便,然后这就会出现一种中介机构,这种中介机构在澳门更多,新加坡也有几家,就是这种中介机构他就出个人就帮你来贷这个款办这个手续,所以最后那个逃了嘛,逃了那几个保姆,这几个保姆就是当托的就以她们的名义签的协议贷的这个赌债。

尹乃菁:太倒霉了。

马家辉:她们在澳门赌场那是。

窦文涛:但是孔令辉你能想像他成赌托了,也很难。

马家辉:是有可能,比如说像澳门赌场生态很好玩的,你去观察,像有些中间人借钱给你去玩。有不同类型的,有大妈型,我以前年轻的年代跟我妈妈去赌场这是大妈型,一输了钱就去找三姑,三姑六婆的三姑,你看那个扑金(音)上面赌场有个女人走来走去拿着一个皮包三姑你跟她要钱要筹码,她不给你现金打开借多少钱三千块五千块筹码;然后跟她要船票,输光了真的我们最穷的时候输到买一包烟没有钱,跟她要船票要回香港嘛,她这种大妈型也有,然后后来当然有些黑社会型的嘛,在那边叼着一根烟怎么样要多少这样这样那种。

后来时代进步了,现在你去澳门那些游说借钱的人我称为什么社工好像当辅导工作的辅导员,他会主动找你,比方说我看过亲眼看过,我已经戒赌了,后来我反正去完澳门跟我太太要回香港在码头在等的时候,看到有些人一脸衰相,好像刚才孔令辉那个样子,就是输光了嘛,然后他等着船,就有人过去就劝他怎么样回香港吗?输光吗没关系人生总有高有低,熬过了低潮就是高峰的在前面。所以我觉得你先不用回去,需要帮忙吗?然后就拿个钱给他,完全讲了五分钟十分钟完全心理辅导到他觉得我拿了你这五千块一万块我回去一定能够把我这辈子输的钱都赢回来这样,然后就走。

窦文涛:我跟你说我平生头一回去澳门赌场就是给这种人唱衰的,你知道脸色我还记得叫大一聋(音)嘛,叫大耳聋嘛。我那时候刚到香港工作,终于第一天我终于可以投奔澳门了,我已经买好了你知道二十四小时就是来回的船票,你知道我去了之后凌晨回来的,最后就是只剩下一张船票回来的,然后到了香港到了中环码头还打电话给一个同事,打的来接我,这就一分钱没有,为什么?我跟你说,就是在那个赌着本来运气不错的,就来一个这种大一聋他常年在赌场呆着的这种人,脸是绿的。我就衰就是老在我身边他看中我了老在我身边叨叨,要不要翻本,你看就跟周星驰的电影一样他说要不要翻本,我一输了他要不要翻本呢,我说我还有钱的,老跟在我背后跟苍蝇似的,最后衰的我真是到凌晨就剩下一张回去还是事先买好的。

尹乃菁:这种人太厉害了,就是这个赌场里面有各种各样的让你就是一再的回来一再的回来。他们说在比如说拉斯维加斯他也是,他会营造整个的气氛让你是希望沉溺在那个的环境里面,你就是觉得说。因为人会有的时候会有这种刹那,你如果说突然你看到了外面的阳光,突然看到了一个很明亮的一个时候,你会突然从那个沉溺的境界里面醒过来,对不对。

窦文涛:没错。

尹乃菁:所以他们就不让你在这样的一个环境里面,一直不停的让你在赌场里面看表演做这些东西,换个心情或什么,总之不能让你回到房不能让你走出去,你走出去一看一亮你可能就醒过来了。

窦文涛:我真的觉得在赌场里的时间过的没有时间,过的特别快,你知道就最快的就是你觉不觉得,一通宵就过去了我觉得不知道。

马家辉:赌桌上面是,每一个赌场都聘请了一群叫赌博心理学家,基本上就行为心理学家。他在几个方向来控制你这种感觉,第一个是说让你找不到出口的,出路,每一次我们在赌场约,比方说文涛大家各自赌一下,六点半在那边门口集合吃饭,到时候一定有人迟到为什么迷路,就算你准时好了时间够了起来,你找不到了东南西北。第二个你刚说时间没有钟赌场没有钟的,还有第三个空气,香港澳门的赌场比较糟糕不专业在都一定有喷香水在空气里面,刺激你的嗅觉,我分不清楚,嗅觉,让感觉愿意留下来,当然还有(英语)免费饮料什么,所以它完全是专业的心理学家的行为。

窦文涛:你别说免费饮料,我上次去拉斯维加斯就是我那个时候还是一个我拿这个喝红酒当安眠药要不我睡不着,但是我那天在那个拉斯维加斯那个酒店下面就是赌场嘛。我觉得我要是要一瓶我一个人也喝不了浪费了,但我知道这赌场是可以免费的,所以我没有想赌我就想睡觉,但是我坐在旁边贪便宜嘛,给我来一杯红酒,但是呢他半个小时也不给我送来,你知道嘛最后等我输的够买十瓶红酒了,才给我送来这叫倒霉的。

尹乃菁:这太厉害。

窦文涛:我现在我得问你们一个重要的问题,就是说咱还得回到正轨上,就是像乃菁你像我们大陆的就叫党员国家工作人员,台湾和香港的公务员让不让到境外合法的地方赌博。

尹乃菁:让吧,我觉得没有这种规定吧,因为你怎么知道呢,就是说当然在陈水扁时候那个时候他的办公室的副秘书长陈哲男到济州岛去赌博,就被拍了,爆料出来。

窦文涛:这怎么样。

尹乃菁:没怎么样,但是他的所以说他本身赌博的行为不违法,当时被怀疑的就是说他有没有牵涉到洗钱或者说你总是有会引起一些非议嘛,就不会是像说孔令辉这样子是党跟国家的纪律这是不容许的。

马家辉:看不同地方,因为。

窦文涛:香港呢?

马家辉:也要这样看,成文跟不成文,还有不同的部门。比方说香港的纪律部队比方说警察,你就要报告要申报报告回来报告,特别越位阶越高他们有不同的守则,我报告我参与了什么样的赌博什么什么,甚至香港的纪律部队警察你欠人家钱。比方说我是警察特别越高级的,我欠窦文涛先生两万块虽然你从来不借给我,我要求了好几百遍了,我要报告的,我欠债他不准许为什么呢?因为他怕这样会影响你滥用权利的问题,所以这个叫行政守则不一定是法律,不一定是守规是你那个部门的行政守则,像香港的你假如高很高级的公务员某个级别上面你做任何会破坏政府形象的事情你就要报告或者说有可能被纪律处分的,他说你赌钱这是破坏形象你赢钱还好你输了居然代表我们政府那么笨还输钱这样,所以不行。

窦文涛:所以家辉就是因为这个从小就不想当公务员。家辉比如说香港我不知道有没有体育局,假如说香港有个体育局的副局长他被发现是到赌场去了,这个事情会影响他吗。

马家辉:第一个形象有影响嘛,假如形象有影响的话,当那么高的公务员就会被批评会有压力,可是这个应该不是法律是内部的专业守则,据我知道假如没记错的话像澳门,澳门就应该是很严格的规定,公务员什么就不可以进赌场就是违规的。还有澳门我记得我以前有个长辈就是在澳门经营报社的,做生意的,我每次我们全家大小去澳门玩,他会陪我们进去他站在旁边不赌的,就算要赌也叫我替他下注,他说什么,他说很简单家辉我们做生意的一被人家看到你赌了,马上第二天银行电话就来了,跟你讨债,他不信任你,你今天能赌一万块明天会赌十万块,怎么闻到我卫生纸有点臭味,果然是用过的。

窦文涛:我们的洗手间都洒香水的放心。

马家辉:好臭,没有理由,我这个是从女厕拿的,蛮香的,有点血的味道。所以他说是信任的问题,所以这个有分成文不成文嘛,反正赌钱不好,赌钱是瘾,跟赌瘾一样。

尹乃菁:我蛮佩服的,因为我觉得赌就是像家辉讲一样就跟毒一样,你既然能够戒赌所以这个是不容易,台湾有太多这种例子了,影剧圈这些赌然后身败名裂。之前的时候台湾那个撞球有漂亮宝贝,他也是签赌他是签赌逃债,逃债逃了五个月才回到台湾来,这一陷溺在那里就是很难以自拔,孔令辉这个事情我是比较妇人之仁,我一看到说这样子的一个大满贯的一个教练。

窦文涛:世界冠军。

尹乃菁:这样子被招回来了,然后后面又牵涉到这么多事,我也觉得很可惜欠这么多钱,身败名裂,我会觉得好可怜。可是还有一件事,他的前女友在微博上发了一个非常有玄机的一段话,她说有人喜欢的是好看的外表,有人是要欣赏就是那种珍贵的灵魂,原剧我不记得了我都有,我想这是什么意思呢,她是在说孔令辉什么事呢。

窦文涛:前女友又出来了。

尹乃菁:他的前女友,所以她说旧爱还是最美嘛,在这个事情上旧爱真的是够狠。

窦文涛:我跟你,我对他呢说实在也有一点点同情,就是说你知道我对他这一类人在大陆,他有一个现象,其实他是个运动明星,他是个体育明星,你像体育明星英国踢那些踢足球的嫖娼的球星乔丹就是个大赌鬼。就是这个体育明星说实在的这种黄赌毒的事情在世界上是常见的,可是在中国你要有一种明星我觉得现在挺惨的,因为现在在中国明星要做守的道德都守不住了,本身就不是什么雷锋。二一个往往这还有党是党员身份,你知道中国因为体育这种举国体制,他这个体育明星他同时是国家干部。

窦文涛:一直想着。

马家辉:偶尔去看,看那些来自中国各地的赌桌的上面的男的,大家一输了用不同的方言来互骂,很好玩的。

窦文涛:然后你就在旁边想不想翻本,想不想翻本。

[责任编辑:柯小娇 PX004]

责任编辑:柯小娇 PX004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