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林建欣:金融服务的另一翼是实业


来源:消费日报网

对于公司的业务前景,林建欣表达,蚂蚁金服还没上市就有高达六、七百亿美元的市值,有人甚至估计蚂蚁金服上市冲到万亿市值都有可能。为什么?因为金融第三方服务在美国拥有60%的金融服务市场份额,中国才1%左右,成长空间令人充满想象。所以,纳斯达克很快就批准了我们的上市申请,说明他们了解我们的商业模式。

原标题:林建欣:金融服务的另一翼是实业

就在蚂蚁金服上市甚嚣尘上之时,另一家金融服务机构CIFS(中国互联网金融服务有限公司)上周收到纳斯达克主板上市申请的批准回函,悄然加快了上市的步伐。

“与蚂蚁金服这样的金融巨无霸相比,我们还在成长中。”CIFS的创始人林建欣笑着说。

第三方金融服务的机会

根据CIFS上市申报的资料显示,CIFS于2014年成立,2016年的净利润为近1亿人民币。

这样的业绩看起来有些惊人,对此,林建欣解释说:“这个公司虽是成立于2014年,但是历史沿革可追溯于2008年。公司短时间内取得好的业绩,得益于我们将早年自身成熟的团队、客户及业务同步引入公司,所以才会成长迅速。”

对于公司的业务前景,林建欣表达,蚂蚁金服还没上市就有高达六、七百亿美元的市值,有人甚至估计蚂蚁金服上市冲到万亿市值都有可能。为什么?因为金融第三方服务在美国拥有60%的金融服务市场份额,中国才1%左右,成长空间令人充满想象。所以,纳斯达克很快就批准了我们的上市申请,说明他们了解我们的商业模式。

“做实业时有金融服务的需求,但金融机构却不了解企业,需求和服务总是对接不上,差强人意。这给金融居间服务留下了空间。”林建欣说。

“实业+投资+金融服务”的模式

虽说看到了金融服务的市场机会,但林建欣以商人的天赋感到:并不是一个人拥有一定的专业知识、拎个皮包就可以搞金融服务了。“人家除了看你的专业度、信誉以外,还要看到你的实力。”

基于这样的判断,林建欣开始构筑“实业+投资+金融服务”的业务模式。2008年,一个“天上掉下来的机会”摆在了林建欣的面前,江西要做一个内地最大的单体服装产业基地,招商引资的条件诱人。林建欣与几个朋友一合计,决定大干一场。

众所周知,中国的纺织服装这样的劳动密集型产业集中沿海,特别是广东、福建、江浙一带。外来人口增大,劳动力成本也不断地上升,企业的竞争力下降。当时有一个政策上的建议是“腾笼换鸟”,希望沿海一些劳动密集型产业可以内迁,一方面减轻沿海的负担,让沿海有产业结构调整的机会,一方面又促进内地的发展。这是一个很好的设想,然而,“林建欣们”却在江西的实践中遇到困难。

“纸上谈兵之所以不可行,是因为你永远不知道你会面临什么样的难题。”林建欣说。

实业困境

“林建欣们”面临的第一个问题便是工人的素质问题。熟练工并不是一天就能培养出来的,工厂最希望找到年轻的工人,体力好,学习能力强,然而,现在的年轻人、特别是90后根本不愿意做这种辛苦的工作。这样以来,“林建欣们”只能以招收年龄较大的劳力为主。这些劳力,由于守着家门,他们并没有工厂劳动纪律和制度的观念,劳动技能、劳动效率、劳动观念,整个都成问题。比如,他们希望工厂一大早就可以上班,然后早早地下班,这样回去照顾老人和孩子。一到春耕秋收时节,就地招聘的农民工得下地干活,这个雷打不动。工厂会阶段性的出现用工荒。

产业环境也是一个问题。福建之所以诞生了众多的鞋服品牌,与产业集群效应分不开,而位于江西的这个最大单体服装产业基地,在产业配套上也有问题,采购和物流的成本加大了,效率下降。这些都是阻挠产业成功的因素。

财富转换

“交了好几亿的学费。”林建欣笑着说。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除了劳动效率和产业配套的问题以外,对于当时深陷实业困局中的林建欣来说,企业需要的金融服务也不到位,他从下游的企业端逆向思考上游的金融服务,觉得大有空间可为。

江西项目的挫折反而让林建欣对企业的认识更加深刻。具体运用到投资和金融服务上,现在,他在判断一家企业时,能够大到宏观,小到细致入微,对风险控制也有了更深的理解。这对于他的金融服务业务和投资业务来说,又可以说是一种难得的经历。

“现在,我们服务的客户有两种类型,一种是贸易型客户,一种是生产型客户,都是我们非常熟悉的企业,我们经常能够创意出一些金融组合的产品来满足客户的需求。所以,与客户的粘度也非常高。”林建欣说。

林建欣认为,做金融服务的人一定要有实业经历和背景,这样才能切中真正的需求,蚂蚁金服也是这样。

晓晓/文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