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巴西总统未赢人心又惹刑案 或被自己人逼下台


来源:澎湃新闻

原标题:释新闻|巴西总统特梅尔未赢人心又惹刑案,或被自己人逼下台 继巴西前总统罗塞夫遭遇弹劾后一年不到,巴西政坛又陷入另一起政治风波。 巴西联邦最高法院总法官埃德森·法金于5月18日下发

原标题:释新闻|巴西总统特梅尔未赢人心又惹刑案,或被自己人逼下台

继巴西前总统罗塞夫遭遇弹劾后一年不到,巴西政坛又陷入另一起政治风波。

巴西联邦最高法院总法官埃德森·法金于5月18日下发命令,允许开始对巴西总统米歇尔·特梅尔的刑事案件立案调查,特梅尔将正式成为贪污案嫌疑人。

有消息称,特梅尔参与了收买巴西前众议院议长爱德华多·库尼亚的行为,巴西议员们呼吁弹劾特梅尔。

新华社援引巴西媒体17日的报道称,巴西肉类生产加工企业JBS集团负责人若埃斯利·巴蒂斯塔向司法部门交出一段今年3月录下的与特梅尔谈话录音,内容显示特梅尔要求这家企业继续向已经入狱的库尼亚每月支付一定费用作为封口费。

特梅尔18日下午发表讲话,重申他没有向库尼亚支付封口费,强调自己不会辞职,并希望对这一事件进行彻底调查。

当地时间5月18日晚,巴西各地举行大规模示威游行,要求特梅尔下台。

从临时总统到总统,特梅尔是被市场期待的改革者,巴西左翼人士眼中的“非民选”总统,也是与巴西经济困境、政坛乱象相伴的掌舵者。这一年间,他究竟给巴西经济带来过什么?特梅尔将何去何从?

敢动巴西经济沉疴

2016年春,时任巴西左翼政党总统罗塞夫陷入政治危机。罗塞夫政府的干预主义经济路线、高福利社会政策早已为市场和商界所厌弃,来自右翼的特梅尔备受经济界的期待。

北京师范大学政府管理学院副教授、金砖国家合作中心主任王磊对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介绍道,经过10年快速发展,巴西经济从2013年起呈现出强弩之末的态势,巴西政坛的微妙变化也从那时开始,以特梅尔为代表的右翼势力找到了空间。特梅尔是老辣的政客,对巴西政坛各方势力都介入很深,又是典型的右翼政客,这从他上任后削减劳工福利、减少社会福利、减少对教育等公共财政的支持、重视贸易、信奉自由主义经济路线,“小政府、大社会”的政策理念中都能看出。

不过顶着“非民选”总统的压力,外界留给特梅尔的改革空间并不宽裕。

2016年8月,刚刚正式接任巴西总统的特梅尔匆匆踏上前往中国的班机,他要赶赴在那里召开的二十国集团杭州峰会。会议间隙,特梅尔特意前往中国经济中心上海,向中国商界释放信号——帮助巴西重振经济。

2017年初,特朗普就任新一届美国总统,尽管外界对于特朗普的拉美政策并不乐观,特梅尔还是在第一时间同特朗普就升级两国合作关系达成口头协议。在拉美国家内部,巴西也在积极促进南方共同市场成员国之间的贸易和合作。

在国内经济改革方面,特梅尔也敢于向巴西多年“公共财政支出过高”的现象开刀。2016年底,巴西参议院通过宪法修正案,为各级政府公共开支设立上限。评论人士当时指出,该修正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显示了特梅尔的改革依然能获得议会多数的支持,特梅尔及其政治盟友还是能够基本控制住巴西政局。

未能抓住巴西人的心

接下来特梅尔动刀的是巴西的养老金制度。这项将延长巴西人工作时间、降低养老金来弥补财政预算赤字的宪法修正措施,自提出来就举步维艰。根据《圣保罗页报》最近公布的调查数据,七成巴西民众反对这项改革。

据路透社18日报道,一位支持该改革法案的议员表示,在特梅尔被调查后,该法案已经“没有推进的空间”。

这些改革在带来市场活力的同时,也刺激了投资者的热情。《文汇报》报道称,在受国际环境影响的经济衰退时期,生产关系的相应调整已然势在必行。大多数经济学家和金融机构均对巴西政府的改革方案表示支持,认为这是“能真正触及根本、改善经济结构的重要举措之一”。而穆迪、标普和惠誉三大信用评级机构也均已表示,将会根据改革方案是否通过来调整巴西信用评级。

王磊表示,特梅尔通过节流的措施来改善财政状况,具有很强的现实意义。巴西主权货币雷亚尔在国际市场上长期不被看好,特梅尔的政策使得雷亚尔的境遇有所缓解;面对巴西短缺和陈旧的基础设施,特梅尔也采取了针对性的措施,包括募集社会资本、出让政府股权,这些都为巴西经济营造了一个良好的环境,算是“对症下药”。

加利福尼亚大学圣迭戈分校美洲内部事务研究院戴维·马雷斯(David R. Mares)教授对澎湃新闻称,“特梅尔也好,罗塞夫也好,都在推进巴西的经济改革。但是经济改革不是短时间内就能看到效果,这一点不是特梅尔存在的问题。”

王磊说,劳工党执政的这十几年,高福利赢得了民心,老百姓的生活状况改善也较快,不过从长期来看,劳工党这十几年的政策走得比较过急、过激,政府放任自流的财政开支现象比较严重,没有很好地按照巴西经济发展的的状况进行。不过,这种拉美“民众主义”的执政理念——即通过满足民意的政策措施来拉拢民众的投票还是比较有市场的。面对目前巴西国内的乱局,特别是2018年大选前的不稳定局面,问题不是出在特梅尔这些政策本身,是大的环境很难支持这些政策落实。

特梅尔依然没能抓住巴西人的心。到今年3月底,他的支持率仅有10%。

堡垒已从内部攻破

2016年春,将劳工党总统罗塞夫赶下马的特梅尔,其实从出任代总统的那天起,就面临不少政治压力。其反对派一直要求重新进行大选,并对特梅尔进行弹劾。但更糟糕的的是特梅尔政府内部出现的分化迹象,据英国广播公司(BBC)报道,巴西右翼最大政党社会民主党正要求离开同特梅尔共同组建的右翼执政联盟。

对此,王磊指出,首先,从副总统到临时代总统再到总统,特梅尔一直都是各种诉讼缠身,政治清誉度本身就存有问题,给了反对党派口实和操纵的空间。从特梅尔代表的右翼将左翼执政党赶下马之时,他本人就面临来自左派的强大压力;与此同时,这次对于特梅尔的揭露也可能是来自右派内部,右派阵营内部分崩离析,权势博弈非常明显,将由谁代表巴西右派出战2018年巴西大选,还尚未可知,也可能存有右派政治势力在操作这件事的可能性。

接下来,特梅尔将会何去何从,备受关注。

在巴西最高法院作出对特梅尔进行调查的决定后,路透社援引一位接近最高法院消息人士的话称,特梅尔的处境将越来越危险。

美国《外交政策》杂志指出,不同于罗塞夫,特梅尔可能不会遭到弹劾,因为他的党派还能够控制议会。不过,如果要求特梅尔下台的呼声过高,特梅尔也只能接受现实。《外交政策》援引特梅尔密友的话称,特梅尔已经做好被保释的准备,尽管18日他还在告诉全国他不会辞职。

“目前来看情况不乐观,特梅尔所在的民主运动党虽为巴西国会第一大党,但不控制议席的绝对多数。现在右派各方力量都在瞄准2018年大选,右派势力在调整,出现了想将特梅尔这个‘政治负资产’切割掉的想法,此次事件后,民运党本身的议员甚至就提出罢免特梅尔。”王磊解释道,2016年,右派需要整合起来对抗劳工党,这次外部环境变化——各方势力秣马厉兵,希望能够赢得未来5年的执政权,加之特梅尔事件目前来看证据充足,右派对于把特梅尔及早赶出政坛,为自己在明年的大选做预备,可能性很大。

按照巴西法律的规定,如果下一步特梅尔遭到弹劾,巴西众议院议长罗德里戈·马亚将在30天内代理特梅尔的职务。之后,巴西国会将选出新的总统来接替完成特梅尔的任期,直至2018年巴西大选诞生新的总统。

[责任编辑:张博麟 PS038]

责任编辑:张博麟 PS038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