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黄兴国武长顺杨栋梁的圈中友都是什么结局?


来源:观海解局

原标题:黄兴国武长顺杨栋梁的圈中友都是什么结局? (法制晚报记者 李洪鹏 编辑 熊颖琪)5月19日,天津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陆为民在做客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时谈

原标题:黄兴国武长顺杨栋梁的圈中友都是什么结局? 

(法制晚报记者 李洪鹏 编辑 熊颖琪)5月19日,天津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陆为民在做客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时谈及,“圈子文化不绝,政治生态遭破坏”和“政治原则性不强,好人主义盛行”的问题。其中特别提到了黄兴国、杨栋梁、武长顺等人大搞圈子文化。

这仨人的圈子里都有谁?他们都因自己的“交友不慎”遭致了怎样的下场?法晚·观海解局记者(微信ID:guanhaijieju)为您一一揭秘。

天津组织部:3只老虎大搞圈子文化

今天上午,天津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陆为民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上表示,天津圈子文化不绝、好人主义盛行,黄兴国作为当时的“一把手”,违背五湖四海、任人唯贤的组织原则,封官许愿、任人唯亲,奉行好人主义,对自己人设计路线,着意栽培使用,使拜码头、拉山头等歪风邪气蔓延,败坏了政治风气,带坏了一批干部。杨栋梁、武长顺等案件,背后都有圈子文化的影子。

天津市委组织部副部长陆为民做客在线访谈

陆为民还表示,去年,天津市纪委委托有关部门作了一个问卷调研,36.2%的受访干部群众认为天津存在圈子文化现象,这充分说明圈子文化在天津的泛滥程度和负面影响不可小觑,党内党外都有反映。

他给黄兴国通风报信终被开除公职

陆为民在今天访谈过程中首先点名的圈子文化代表人物就是黄兴国,法晚·观海解局记者(微信ID:guanhaijieju)梳理媒体公开报道发现,他的圈子中至少2人身份已公开。

时任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主任穆红玉在中央纪委宣传部、中央电视台联合制作的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表示:中央纪委第六纪检监察室原副处长袁卫华是典型的以案谋私,2014年到2015年,袁卫华在天津查办相关案件,时任天津市委代理书记、市长的黄兴国就主动地多次与袁卫华接触,打探武长顺案件、杨栋梁案件的相关信息,同时也套取、打探关于黄兴国本人一些问题线索。袁卫华都一一奉告。为此黄兴国多次地请袁卫华喝酒、吃饭,赠送名贵手表等贵重的礼物。

袁卫华

目前,因严重违纪,袁卫华被开除党籍和开除公职处分。

除了袁卫华这个“朋友”外,其下属张泉芬也是朋友圈中人。据《中国纪检监察》杂志报道,天津红桥区原区委书记张泉芬的一个鲜明特点,就是擅于上下结盟。对上,她是黄兴国“圈子”里的人,并因此顺利坐上了区委书记的宝座。对下,她与被查处的5名干部都有利益往来。也正因为有这层关系,当发现他们有问题苗头时,她从来都是“装聋作哑”、视若不见。

值得深思的是,围绕在她身边的这些干部,如区政协原党组成员、副主席李可、杨茂顺,区园林委某下属公司原经理多时春等,最终都因为为各自的“发小圈”“兄弟圈”谋利,走上了严重违纪违法道路。

2016年12月21日,据天津市纪委消息:经天津市委批准,天津市市委委员、红桥区区委原书记张泉芬(正局级)涉嫌严重违纪,接受组织调查。

“跟武长顺的关系像上了高铁速度太快”

“我跟武长顺的关系就像我上了高铁一样,我下不来了,速度太快了。当时认为跟他交往还特别高兴,谁能跟武长顺说句话,谁能请武长顺吃顿饭,包括好多领导跟武长顺吃顿饭,那都是好像是另眼看待的。”

在央视播出的电视专题片《打铁还需自身硬》中篇《严防“灯下黑”》中,已落马的天津市纪委信访室原副主任刘忠如是描述自己与武长顺的关系。

刘忠

上述专题片的解说称,和武长顺关系好,当时在刘忠看来是件有面子的事,并乐于在人前显摆。而对于刘忠的请托,武长顺从来是有求必应。

刘忠对着镜头说,“我跟武长顺的关系不是秘密的。他们别人办不了,你看,我能办,武长顺买你账。”

据最高检案件信息公开网消息,2016年6月,天津市新闻出版局原纪委书记、监察室主任刘忠(正处级)涉嫌受贿一案,经天津市南开区人民检察院侦查终结,已移送公诉部门审查起诉。

武长顺的另外一个“朋友”则是原江苏省委常委赵少麟的儿子赵晋。据《法治周末》和《齐鲁晚报》报道,2014年7月初,天津高盛地产和天津汇景地产的高管被有关部门控制,其中就包括赵晋。而这两家公司的法定代表人均为赵晋。

两报报道称,赵晋在天津负责开发的多个项目普遍存在擅自增加楼房层数,将卧室处理成“飘窗”、“装饰性阳台”的计算方法,无限制扩大容积率,牟取暴利。

据《法制晚报》报道,曾有天津房地产业人士向记者透露,赵晋和7月“落马”的天津市政协副主席、市公安局局长武长顺的亲属有合作,且关系密切。

赵晋被带走后,《法治周末》报道称,赵晋在天津政界的许多关系都是依靠其父亲赵少麟的关系建立起来的。

此外,法晚·观海解局记者(微信ID:guanhaijieju)还注意到,武长顺的公安系统的”朋友“也有人落马。据天津纪委通报,中共天津市纪委对天津市公安局原副巡视员、二十一处处长庞文升,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原副巡视员、副政委陈和平,天津市公安局法制办公室(法制总队)原党委副书记、政委孙晓乐,以及天津市公安交通管理局大港支队原政委、天津华同实业公司原总经理杜全顺严重违纪问题进行了立案审查。

经查,庞文升、陈和平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天津市公安局原局长武长顺实际控制的企业,在获取企业用地、核拨工程资金、承揽交通设施工程、垄断驾驶员培训市场、兼并其他驾校等企业经营方面谋取不正当利益,收受巨额贿赂;孙晓乐为在干部选拔任用中谋求个人职务升迁,先后多次通过他人向武长顺行贿巨额钱款,并在武长顺的关照下多次获得职务晋升;杜全顺利用主管公司财务工作的便利,经武长顺同意或个人擅自决定,先后多次挪用公司巨额资金,借给其亲属的公司用于偿还贷款、购买设备、资金周转等营利活动。

2015年,庞文升、陈和平、孙晓乐、杜全顺被开除党籍,而稍早前,司法机关已分别对这四人涉嫌犯罪问题立案侦查。

杨栋梁帮忙伪造履历她受到纪委检查

2015年9月,中组部通报了5起干部人事档案造假典型案例,并评价这5起档案造假案“情节恶劣、性质严重”。中组部的通报中,透露了杨栋梁插手的三起档案造假案内情。

通报中称,从2000年7月开始,杨栋梁受原同事周梅谦请托,向时任天津市经委副主任狄俊霞等人打招呼,将周梅谦的女儿周涤安排到华泽公司财务部担任会计,并指使狄俊霞伪造周涤担任华泽公司财务部部长任职经历,违规将时为普通企业职工的周涤调入天津市国资委。

而2000年7月时,杨栋梁正担任天津市委工业工委副书记、市经委主任。2001年3月起,升任天津副市长一职。

受到杨栋梁“提拔”后,周涤先后担任天津市国资委经营预算处副处长、处长,财务监督与经济运行处处长,总会计师(副厅级)。在不到13年的时间里,通过杨的“圈子”,周涤从一个连公务员都不是的普通员工成为了副局级领导干部。

2015年12月,狄俊霞、周涤因档案造假问题,被天津市纪委立案检查。

此外,杨栋梁还在明知私营业主叶宝林儿子叶玉鹏学历不符合担任秘书必须具备全日制本科以上学历条件的情况下,伪造学历和履历,名义上经报中央组织部同意安排安监总局政策法规司一名干部作为其本人秘书,实际秘书工作却由叶玉鹏承担。其间,杨栋梁收受叶宝林巨额财物。

天津治理圈子文化要挖根子动真格

对于如何整治圈子文化,陆为民在中央纪委监察部网站“在线访谈”上表示表示,市委书记李鸿忠亲自抓,直接抓圈子文化和好人主义问题专项整治,主持召开座谈会和工作会议,专题研究部署推动整改工作;在全市重要会议、重要场合多次对破圈子、铲山头、打团伙,修复政治生态提出明确要求。各级党委(党组)切实担负主体责任,动真碰硬、揭短亮丑,挖根子、查病灶。市委强调,决不允许在整治圈子文化和好人主义问题中再当“好人”、再犯错误。

针对官员中存在的不正当圈子文化,《人民日报》曾发表《“朋友圈”可以有,“共腐圈”要不得》评论文章,文章指出,人是环境的产物,领导干部也不是生活在真空中,交朋友、维系“朋友圈”很正常,但交友必须慎重,“朋友圈”必须干净。早在几千年前,孔子就作出“益者三友,损者三友”、“君子周而不比,小人比而不周”等判断,认为交友之前要“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诸葛亮在《出师表》中也提到:“亲贤臣,远小人,此先汉所以兴隆也。”古人尚知如此,对于今天手握权力的领导干部而言,更应该谨慎择友,正确选择“朋友圈”。假若交错一个朋友,误入了以利相交的“小圈子”,只恐怕“进圈”易“退圈”难,等到“廉关”失守、脚踩“红线”,后悔都来不及。

[责任编辑:张梦阳 PX034]

责任编辑:张梦阳 PX034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