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秃顶


来源:吉林日报

原标题:秃顶

于二辉

我比较讨厌男人的秃顶。

光溜溜,没上釉,远像灯泡近似球;在琳琅满目五光十色的今天,确实缺乏美感。然而不知道是人们食用的五谷杂粮中化肥的毒素作用,还是喧嚣浮躁的生活节奏扰乱了人们平稳的神经。总之,秃顶的人起哄似的层出不穷,从年长的到年轻的,大有领导时尚发型新潮流的势头。据资料显示:我国土地沙漠化的趋势正以惊人的速度发展,而沙漠化的头顶也正以势如破竹的气魄越来越多地显示出中国男人的独特个性。

我珍藏着一张自己得意的照片。绝不是形象的潇洒和阳刚,而是那张照片记载了我曾经有过那么一头浓浓的黑黑的头发,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的满头乌发开始随波逐流,每次洗头,水面漂浮一层。听朋友说吃胶质食品能有所抑制,同时还能美容年轻;于是一进饭店,必点红烧猪皮或狗皮,吃得直打闷嗝。还听人说,经常往头上蹭生姜或生蒜,可以促进头皮细胞再生,于是姜蒜熏陶的脑袋让我在人群中遭到无数的白眼。记得有次乘车,一位让我刺激得忍无可忍的女士让司机立马停车,下车后蹲在路边倒海翻江清净肠。去医院,吃偏方,忙活得钱没少花,罪没少遭,头顶没长一根毛,叫我怎能不心焦。

秃顶让我睡不着觉。躺在床上仔细想来,秃顶确实不美,别说影响市容,起码有碍观瞻,让人觉得青春已随发飘逝。于是我开始忌恨镜子,同时我也开始喜欢帽子。冬天、春天和秋天可以欲盖弥彰,但炎热的夏天不戴帽子都出汗,秃顶的隐私捂是捂不住了,干脆,硬着头皮示众吧,别人愿说啥说啥,我自一毛不拔。说不准哪天一觉醒来会成为“脱毛霜”最形象的广告代言人呢。

几年过去了,心态也平和了。其实我一不想当演员,二不想找情人,干吗那么在乎秃顶呢?现在倒觉得秃顶有秃顶的妙处,秃顶有秃顶的风格;葛优正是因为亮亮的脑袋在荧幕上获得了观众的认可;陈佩斯也因为光光的头颅而在舞台上让大家捧腹开怀。我等秃顶,既不是赶时髦,也不是标新立异,更不是哗众取宠,而是绝对自然状态下的生命成熟过程。我的朋友方英文说:中国男人是因为在各个方面都受“憋”,所以男人们的头顶都“憋”成了飞机场,“中华鳖精”才热销一时。冷静分析没啥道理,倒不如说是人类基因的蜕变或整合带来的生命进化的结果。也许若干年后,秃顶将成为一种时尚,一种潮流,男人们头顶毛囊都被智慧的细胞物化,秃顶才显得那么从容、那么洁净,那么光彩,那么“黑夜是明星,雨天是精英”。

人们常说聪明绝顶,我却傻得可怜,头上不“发”的人,一般生意上肯定能“发”,我却连工资都数不过来,岂敢做生意?由于秃顶的原因,我一般不喜欢照相,尤其是和别人合影,也不太乐意去理发店,目前的理发店基本上都改成美发中心,消费极高,进去一次光理发最低也要十元钱,我这几根毛五元钱他们都不亏本,干吗让他们多挣五元钱呢!

草拟一首《秃顶歌》,不是为自己的秃顶辩白,是为我的所有秃顶弟兄们送去一丝丝安慰:

秃顶秃到锃光瓦亮,

人前方显智慧形象;

省却洗理不梳不烫,

黑夜独行照耀方向;

从不担心虱虮干仗,

男人威严矗立头上;

怒不冲冠洗不玩浪,

无发慈悲宽宏肚量;

走进人群绝对时尚,

不准手摸只许照相。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