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总说装甲|99总师没接手坦克时 就研发了这款反坦克杀器


来源:凤凰军事

祝副院长的“兵器沙龙”刘晓峰刚来北京时,祝榆生就住在研究院的招待所,招待所是五层的筒子楼,每层只有一个才调换到招待所东头的套间,两室一厅一卫。当时,南京华东工程学院没有驻京办事

祝副院长的“兵器沙龙”

刘晓峰

刚从南京调入北京时,祝榆生就住在兵器科学研究院的招待所,招待所是五层的筒子楼,每层只有一个才调换到招待所东头的套间,两室一厅一卫。当时,南京华东工程学院(现南京理工大学)没有驻京办事处,祝榆生的宿舍就成了他们学校的“联络点”,不少来北京出差的老师们,都喜欢到他的住处看看老院长,聊些学校的趣事,通报下自己的工作情况,有时还与老院长探讨一些技术问题。祝榆生每次都十分热情地接待。有一次两位来京办事的老师实在找不到住处,祝榆生硬是把他们留自己房间里凑合了一宿。

苏联的钢铁洪流在很长一段时间内都是中国北方的重大威胁。

炮兵出身的祝榆生,是从自己的老本行——火炮,开始介入兵器科学研究院坦克车辆专业的。70年代末,中国北方大片国土受到来自西伯利亚方向十几万钢铁洪流的威胁,甚至首都北京也不例外。有鉴于此,解放军亟需新型机械化装备,尤其是作为地面突击武器的新型坦克。

此时,中国陆军装备的大多是在苏联专家帮助下生产的59式中型坦克,与苏联当时装备的T-62、T-72坦克性能相差甚远,已经与对方出现了代差。形势严峻,当时主管中国常规兵器研制的第五机械工业部召开了一次关于反坦克武器的重要会议,主要研究和部署中国新型坦克炮和反坦克炮的研制工作。此时,刚刚担任院副院长的祝榆生,凭借自己多年从事科研管理工作的经验,敏锐地察觉到了这次会议对于装甲兵和炮兵在新装备研发方面的重要意义。

1978年2月5日,距离新春佳节只有2天,北京的街头萦绕着浓烈的节日气氛。这一天上午,祝榆生召集手下主管火炮、坦克以及其它科研工作的几位处长,以及兵器行业内部来自各路的专家,来自己家里开个小型讨论会。他们中有不少是哈军工、华工出来的。

“老首长,我们来给您拜年!”几位处长踏进祝榆生家门的时候,脸上挂满了喜色和敬仰之情。祝榆生站在门口迎接大家,因为只有一只左手,不方便挨个握手,就招呼大家往里走:“外面冷,快进屋头坐。”

祝榆生30岁时,为研究迫击炮平射,在排险中失去了右臂。

在祝榆生心里,与自己的下属们在家里开会是一件最得意的事情,这是他在延安时期养成的工作习惯。祝榆生经常把自己的部下召集到家里来,在轻松的氛围下讨论问题,没有了会议室里的拘束,所有人都可以畅所欲言、毫无顾忌,正是这种今天看似头脑风暴的会议模式,往往能够碰出智慧的火花。

见与会者陆续到齐,祝榆生收起了笑容,原先轻松愉悦的氛围突然变得凝重起来。要是不熟悉祝榆生的人见了,很可能会被这突然180度大转弯的情景吓到,但在座的几位处长都知道,这是他们敬重的祝副院长研究重大问题的前奏。几个人坐定后,祝榆生首先发问:“星期六部里下了个文件,关于反坦克炮和坦克炮的,大家都听说了么?”

“听说了”,几人不约而同地答道。

祝榆生紧跟着说:“这次会议,咱们五机部邀请了装甲兵和炮兵的副司令参加,会不会是为了出新装备召开的会?咱们是搞科研的,要开动脑筋,想想国家现在需要什么武器,咱们接下来的工作重点应该放在哪里。”

主管坦克科研工作的处长接了祝榆生抛出的问题,说道:“炮兵和装甲兵都来了,会不会是准备研制打坦克和装甲车的武器?”

祝榆生眉眼露出一丝笑意“对头!我们国家现在的情况是缺少打坦克的装备,过去我搞过无后坐力炮,那是针对T-62坦克的,现在人家的技术先进了,我们过去的武器怕是不得行。”

坦克是反坦克的最好武器,但在那个缺乏坦克、却又硬要打坦克的特殊年代,各大军工科研单位都在积极探索办法。正是在祝榆生的支持下,诞生了专门为T-62坦克“量身定制”的“营82”无后坐力炮。他要求该炮火力能够在500米距击穿T-62坦克正面装甲、射速能够在T-62坦克接近阵地前开炮两次。

82毫米无后座力炮曾是解放军的经典装备。

说起“营82”无后坐力炮,这是祝榆生华工时期的杰作。1969年3月珍宝岛冲突,苏联T-62坦克首次与中国军队交火。原来的40火箭筒和65式无后坐力炮都对这款新坦克攻击效果甚微。仅能想办法打断敌人坦克的履带,对于从正面击穿坦克装甲,则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基于这个需要,时任华工副院长的祝榆生提出一个构想,要搞一个能在500米距离上攻击T-62坦克的武器。

为什么要提出500米的要求?祝榆生的解释是,当时的步兵反坦克武器直射距离为300多米,按照坦克的前进速度,在这个距离上,战士仅有一次射击机会;如果将直射距离提高到500米,则有时间进行第二次射击,命中机率会大一些,战士也更加安全。

此外,根据部队实战经验,战士在使用射程为300米的火炮时,还能够勉强适应;而如果单纯依靠增加装药量提高射程,巨大的后坐力将是人员无法承受的。于是,祝榆生想尽办法去图书馆查阅专业书籍。终于,他在一本国外杂志上找到了一篇介绍火箭增程弹技术的文章,虽然只是一张标满了外语单词的图片,但长期从事军事科研教学工作的祝榆生当时就认出了这是一枚小型火箭推进器的结构示意图——火箭推进器,是一种几乎没有什么后坐力,又能提高射程的理想部件。

老炮工的人都知道祝副院长不会外语,但他却能看外文杂志。没有外语功底难不倒祝榆生,这全靠他手下的一帮外语水平极强的得力部下。祝榆生每当看到外文杂志里与炮兵武器有关的图,感兴趣了,就把懂外语的老师请来帮他翻译。所以,好些新的技术、新的概念他了解得比一些专业课老师知道的都都要早。

华工的朱鹤荣教授是兵器界资历较深的外弹道专家。他有一次讲外弹道课程时,祝榆生到场听课,当时大家都知道祝榆生提出了给无后坐力炮使用火箭增程弹的建议,但当时的资料只有国外杂志上两篇介绍相关技术的科普文章,距离科研的需求还差得远。下课以后,朱鹤荣教授主动找到祝榆生说:“祝院长,我从北京带了一份外文资料,关于火箭增程弹的。”

祝榆生听后,只是说了一句:“好啊,这是好资料。”说完就走了。没想到的是,下午下班以后,祝榆生专程到朱鹤荣教授家里,听朱鹤荣教授详细地讲解了这份材料当中的内容,然后借走了这份资料。

没过几天,祝榆生把自己的想法写成书面形式,连同这份资料一同拿到了曲作家和郭锡福面前,祝榆生把自己的想法详细讲给他们。

三代坦克总师祝榆生(右)观看三代坦克发动机研制情况。

“你们帮我算算,看能不能实现。”祝榆生把任务下给了曲作家和郭锡福。经过计算后,他们向祝榆生汇报:无后坐力炮火箭增程弹的设想,从理论上讲是可以实现的。祝榆生说:“我们需要研制一款带有火箭增程弹的步兵反坦克武器。”祝榆生又指着办公桌上一张T-62坦克的照片接着说道:“敌人在不断地变化,我们也要变化,不能够一成不变,最好拦头截,拦头截做不到的话,至少也要解决现实问题。”

在祝榆生的提议和指导下,由华工自主研发的反坦克武器进入了紧张有序的研制过程中,不久之后,华工师生凭借自己的力量,试制出第一枚带有火箭增程弹技术的反坦克炮,并开始进行实弹射击测试。

然而第一次测试的时候,师生们寄以厚望的模拟弹没有命中目标就钻地了,祝榆生马上集中外弹道方面的科研人员,经过研究,发现问题出在点火时机上。当炮弹飞行的弹道轨迹出现下降以后,火箭发动机才点火,此时的炮弹是向下飞的。于是,大家做了针对性改进,提前了点火时间点,在上升段点火,并延长了增程药推进的时间,最终使炮弹有效飞行了500多米。

“打的远”的射程达标后,祝榆生又带领师生们将注意力集中到“打得准”上。他把观瞄和测距的教师聚集到一起,逐步排除试验中发现的问题。但是,由于这款反坦克武器在当时没有正式的国家或省部级立项,没有经费支持,直接影响了试验进度。祝榆生决定将学校其它研究项目的经费尽可能地节约下来,支撑新型反坦克炮的研制工作。由于经费有限,每个月仅能做出十几发炮弹,因此华工的师生们特别注意试验数据的搜集,在每次打靶之后,开会总结经验时都特别细致。经过一年的研制、一百多发炮弹的试验,研究人员都总结了不少经验。

此时,火炮的身管尺寸、喷管设计、火药选配都已初步确定。眼看着申请正式科研立项快要水到渠成。就在此时,祝榆生遭到了“文革”的冲击,离开了华工的领导岗位。直到1969年8月23日,中央军委召开反坦克武器大会,并在当天成立了“823”指挥部,负责组织全国各个部位的力量,研制反坦克武器。祝榆生此前指导并参与的新型反坦克炮作为营一级火力,被列入了重点项目,正式得名“营82”炮。

80年代以后,由于“营82”炮具有相当高的实战价值,装备部队后深受广大官兵的喜爱,不仅我军自己装备,也有大量外贸。这种自己好用、对外好卖的武器,后来被冠以“兵器三朵金花之一”的美誉。

[责任编辑:安晨 PN104]

责任编辑:安晨 PN104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网公益基金救助直达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