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平远街头号悍匪单人持轻机枪对抗101名军警


来源:凤凰号

萨沙著名的张子强团伙覆灭的时候,缴获的武器很多都是中国产的。根据张子强交代,包括79式冲锋枪之内的枪械,全部是在云南文山州平远街镇购买的。审讯人员问:为什么不去枪支泛滥的越南、柬埔寨或者缅甸买枪?张子

萨沙

著名的张子强团伙覆灭的时候,缴获的武器很多都是中国产的。根据张子强交代,包括79式冲锋枪之内的枪械,全部是在云南文山州平远街镇购买的。

审讯人员问:为什么不去枪支泛滥的越南、柬埔寨或者缅甸买枪?

张子强回答:平远街是亚洲闻名的黑枪中心,什么枪都能买到。

那么,这个威名赫赫的平远街镇什么来头?

平远街今天叫做平远镇,处于文山州砚山县。镇子地处几条公路的交汇处,是交通枢纽和商贸小镇。只有几万人口的镇子,曾经鼎鼎大名。早在明代,平远街就是文山州回民的主要居住区。小小的镇子,有10多个清真寺,包括有名的田心大清真寺。这里天高皇帝远,九成都是少数民族,几百年来基本都是自治。到了解放以后,地方以村为单位,仍然是少数民族自治,村长清一色都是非汉族人。这些村子生活方式和古代没什么不同,国家的变更对他们影响不大。很多政府政令只停留在县城,根本传不到农村。

从明代开始,一旦政府影响到少数民族的利益,他们往往团结起来对抗。这里苗族、壮族、瑶族、彝族等少数民族中,又以回民为最厉害。回民心很齐,动辄集中数百甚至上千人闹事。干架时候,老少男女齐上阵,上到七十岁老头下到十一二岁的娃娃,甚至妇女都操家伙上。早在明代的历史记载中,就有数百回民鸣锣罢市包围镇政府的记载。

长此以往,历代地方政府对镇的管理有所顾虑,只能依靠回民村长控制村子。

这些回民村长并不代表政府,而是回民的保护者。其中一些村长自己或者直系亲友就是毒贩和枪贩。

直到1979年,这里几乎就是自治的,只是镇上驻守一些其他民族干部和公安武警而已。

70年代平远街曾经出现回族和瑶族大规模械斗,最终调动部队才制止了斗争。70年代以前,平远街还是可以镇压的住。一来回民没有武器,二来镇上的公安武警较多,必要时候还可以调动部队,大体能够控制局面。

一切的转变在1979年。当年,对越自卫反击战打响,平远街镇所在的文山州被划为战区。军方忙于打仗,地方的行政管理不可避免的松弛了,平远街原本的高压态势瞬间结束了。

于是,镇上尤其是农村几乎成为无政府状态。借助这种千载难逢的机会,平远街镇本来就猖獗的地方力量,迅速发展武装起来。镇子成为无人敢管的化外之地,也是无法无天的罪恶集中营。

实际上,政府已经失去了对平远街镇的控制。

当时的平远街汇报资料上写到:说来令人难以置信。在平远街,结婚不领结婚证,居民没有身份证,街道没有门牌号,生育不用搞计划……一切都是处于无秩序的状态。为了避免找麻烦,道路交通部门不敢来此办私车牌证,收养路费;税务部门不敢来此收取各种税款;工商管理部门不敢来此收取市场管理费;部队设在平远的军供站,也只好弃而不用(14军军供站因倾倒垃圾的小事,被回民用手榴弹炸毁,驻守的工兵连被迫撤走)。在这儿家家私藏武器,贩卖枪支;户户经营毒品;社会治安极为混乱,盗窃、抢劫、伤人甚至杀人如家常便饭,连全副武装的公安民警都不敢随便下村走动。

在滇西南的司机中有一句顺口溜:“吃饱饭,加足油,平远街上不(敢)停留。”

从1979年开始,平远街各种恶性对抗政府案件不断。

1979年9月21日,平远镇心田村几个人在镇政府门口,围着几名镇领导吵闹谩骂。平远镇民警(上级特派)余全毕路过这里,见闹的太不像话,就上前劝阻。几个闹事的家伙不仅不听,反而高喊:“给这个管闲事的狗杂种点颜色看看。”说着,他们就上前殴打余全毕。

余全毕被打后忍无可忍,拔枪自卫,向天鸣枪示警。

谁知道,这些回民早就嚣张惯了,毒贩的马礼三猛扑过来夺枪。争夺中,枪走火击中马礼三大腿。

本来袭警抢枪完全可以当场击毙,在这里却等于捅了马蜂窝。

这些人煽动镇上600多回民,冲进镇政府大院,用石块、砖头猛击余全毕。被打后,余全毕被迫再次鸣枪示警。毒贩马礼三、沐绍亮等仗着人多势众,一拥而上,将余全毕打昏,血流满地。

平远街派出所所长邓忠祥,紧急带领几名干警赶到出事现场。不过,对方有数百人之多,民警压根不敢正面对抗,只能极力相劝,将余全毕偷偷背到派出所隐藏起来。这里的回民们迷信暴力,哪里肯听什么劝阻。他们一窝蜂似的冲入派出所,打倒拦阻的民警,闯进余全毕藏身的房间。一阵乱棒乱刀,余全毕当场被他们殴打致死。事后经法医检验,余全毕全身伤痕累累,各种刀伤棍伤不下百处,皮开肉绽,惨不忍睹。

冲击警察局又杀民警,这还了得?

可惜,在平远街的回民看来,这不算什么。

这些家伙杀人后还扬言:“如果敢为余全毕开追悼会,我们就拿枪把参加追悼会的人扫光!”迫于他们淫威,直到92年平远街严打前,当地政府竟然真的没有开追悼会。

要知道,这还是1979年,当时平远街的黑枪还不算多,尚且如此夸张。

随后10多年,就更不得了。

相关资料写到当年的场景,让人触目惊心:由于平远街是通往中越边境文山州麻栗坡老山前线的必经之路,在1979年至于1989年中越边境战争时,军火与物资的必经之路。当地回民,趁机抢劫和偷窃了许多军火与军用物资。手里有了枪,毒贩枪贩的胆子就壮了。在70年代末、80年代初,毒贩们大多只拥有几把山寨手枪,只能炫耀同道,横行乡里。 

1979年以来,战争使得毒贩们的武器数量、质量都发生了很大变化。手枪、手榴弹之内已经随处可见,甚至连冲锋枪、轻机枪、火箭筒也可以搞到。

公安部估计:仅在平远街私藏的军用武器弹药,至少可以武装一个野战营。云南省公安厅鉴于这种情况,史无前例地设立了平远街镇公安分局,派出大量警力,以制止日益恶化的治安形势。

结果如何?成效微乎其微。持军用枪支的回民们,根本不把只有几把手枪的公安干警放在眼里。

平远街的恶性事件逐年增加:1980年到1987年发生较大暴力抗拒执法事件31起,1988年42起,1989年58起,1990年81起,1991年高达130起。

仅仅举几个例子

1986年1月16日,公安干警到松毛坡抓捕毒贩马会礼,不法分子煽动数百人围攻殴打执法人员,并强行缴了公安干警的枪;

1987年6月28日,犯罪分子纠集数十人,借口公安人员执法开枪,打砸平远派出所,打伤8名民警;

1987年12月30日,公安人员查处一起违章驾车案时,遭到数百人围攻。不法分子打砸平远公安分局和派出所,还用手榴弹炸伤15名干警,烧毁警车和档案卷宗,放走5名在押犯人;

1990年10月10日,毒贩沙维俊手持冲锋枪,在光天化日之下闯入村民家中,打死2名执法干部后扬长而去。

1990年10月14日,松毛坡村的沙忠福非法走私木材,途经弥勒时,居然强行冲卡。堵卡的公安干警见鸣枪无效,便开枪将沙击毙。林洪恩、王保恩等人闻讯,率120多人分乘几辆大卡车,到弥勒县政府兴师问罪,将“323”国道交通阻断8小时之久。他们要求县政府赔偿10万元,否则将再派人带枪来“踏平”县政府。为了不让事态扩大,弥勒县政府违心赔偿了4.7万元。

1991年,个旧市公安干警追查赃车到田心村。一进村就被几十名手持冲锋枪、手枪的回民包围,民警只能赶忙逃走。

同年,一名外省警察到平远办案时,被当地回民砍断脚筋成为残废。

1992年6月,一辆初来乍到的外地卡车驶入平远,司机将车停在路边小店门口。在众目睽睽之下,4个当地流氓砸烂卡车玻璃,抢劫驾驶室内财物。司机大声呼救,却遭一阵毒打,头破血流。一名镇上公安干警路遇此事,立即上前制止,反而被打翻在地并扔进路边的臭水沟里。随后,4人拿着抢来的财物大摇大摆地走了。

同年,第14军1辆野战用通讯车,被盗卖到平远街。一位将军亲自带人前去寻找被盗汽车。进村前,持枪回民们竟缴下他们的武器,宣传交10万元方可拖回车辆,并强行对他们进行搜身。返回昆明后,这位老将军气愤地说:“老子当了一辈子的兵,打老蒋也没这么窝囊过!” 最后镇公安局做了大量工作,部队花2万元才赎回。

以上种种事情,不过是冰山一角而已。

鉴于平远街实在无法无天,1991年8月,中共云南省委痛下决心,向平远地区派驻了高达近千人的工作组。

他们准备用两三年时间,逐步解决这一地区的贩毒贩枪问题。不料,这些家伙嚣张至极,根本不予理会,甚至公开进行挑衅。某日,有人竟然打电话给工作组说:“我们刚进了一批枪,今晚要试枪,你们不要惊慌!哈哈哈!”在平远街,喜事、丧事都鸣枪,代替了放鞭炮。从70年代起,平远无论白天黑夜枪声不断,令人胆战心惊。有的毒贩家中客厅墙壁上,就挂着冲锋枪和子弹;有的毒贩甚至公然带着挎着冲锋枪的保镖,在村子里大摇大摆耀武扬威。

1992年3月30日,在省民委干部王明良带领下,文山州政法委书记金寿平亲自带着4名民警去东白泥村抓捕毒贩。毒贩的房子位于公路边,金、王二人一前一后刚走进屋,一颗67式手榴弹在他们脚下轰然爆炸。金寿平书记被炸得血肉横飞,当场牺牲;王明良也被炸倒在地,另有2名公安干警负重伤。毒贩随后和剩余2名民警隔着房子对射。当增援人员赶到时,毒贩纵火烧了房子,逃之夭夭。人们把金寿平和王明良的尸体从瓦砾中拉出来时,两个人被烧得面目全非,惨不忍睹。从干部王明良扭曲挣扎的姿势看,他当时没被炸死,因伤重无力爬出,才被大火活活烧死。

公然杀害州政法委书记,恐怕全国没有第二个镇子敢这么干!

一部纪录片中,记录了1992年4月,公安部派出秘密工作组进驻平远的情景。身着便衣的公安部特警们,站在公安分局大门口不过几分钟,就有人来搭讪。平远街的毒贩见有外地人来,主动围上来招揽生意。调查组成员用手比划枪的样子,毒贩们高兴地引他们往家里走。地下室里的手枪、冲锋枪、反坦克雷、手榴弹、自动步枪、轻机枪甚至40火箭筒等轻重武器琳琅满目,特警们被惊得目瞪口呆。

到了这种地步,政府已经无法回避平远街问题。

公安部在一份向中央政法委的报告中写道:我们认为平远街的问题,已到了非解决不可的地步,不能再拖下去了。绝不能容忍如此无法无天的现象,继续发展下去。

经党中央、国务院批准,中共云南省委、省政府决定,采取断然措施,调集武警部队和公安干警,彻底解决平远地区严重犯罪问题,割除这块“恶瘤”。

8月29日, 100多辆军车以拉练为名,连夜向平远街出发,3000多军警陆续开到平远街附近。其中2000名武警军警在37公里长的平远地区形成大军压境和重兵把守的态势:村内有大部队集结;村外制高点有火力控制;平远街外围200公里内到处有武警和交警实行交通管制,设卡堵截;在山坡、乡间小路上,也布下了全副武装的巡逻兵。

第二天,授权云南日报发布了有关情况,同时云南日报也刊登了一条消息“美国的军事卫星发现中国在向中越边境集结部队,美国正密切关注中越边境情况的发展”。

越南方面发现中国突然集结大量兵力,以为解放军又要进攻了。他们吓得屁股尿流,全军进行戒备

与此同时,我们进行政治攻心,对平远街的犯罪们发布了一个自首的期限。

自然,平远街有名有号的毒贩就有800多人。按照当时贩卖50克毒品就要枪毙的法律,这800多人没有一个可以活命。

在前期的政策宣传下,一些人罪行较轻的家伙,已经主动向政府投降,换取一条生路。

这些“小角色”交出的东西已经相当惊人:小毒贩马国选,一次交出13支冲锋枪;女枪贩林红玉,交出126支枪支;从毒贩马武生的鸡窝里,搜出海洛因3万2500克;毒贩马赛伟,交出海洛因7万2800克;平远街公认的“穷光蛋”王华聪,吐出毒资200万。

还有一些罪大恶极的毒贩,自知难逃一死,决定负隅顽抗。其中最厉害的一个,就是马慈林。

34岁的马慈林,砚山县小石桥村人,回族。这个家伙是平远地区有名的恶霸和毒贩。他曾经参过军,受过军事训练。退伍以后,他曾经到邻国给土军阀当过保镖,会使用各种苏制军用枪支。

马慈林身背多条人命,是个亡命徒。他的身上时刻带着一把上膛的54式手枪,就连到家后院的菜地拿菜也不离身。他平时很少出门,只要出门一定腰别54式手枪,肩挎冲锋枪。此人养有4个情妇,亲手杀害过2名逮捕他的公安干警。马慈林穷凶极恶,声名狼藉,连其他毒贩枪贩见了他也退避三舍。

根据情报,马慈林拥有包括轻机枪在内的很多军用武器,家里修建的像城堡一样,非常不好对付。

最终这一艰巨任务,落到了武警云南总队第三支队二中队101名军警的肩头。

8月31日,进攻战打响。

武警和民警很快将马慈林家包围,却被复杂的建筑所阻挡。

马慈林是一栋面积很大的别墅,包括1栋别墅楼、1个大院子、3个小院子、一些瓦房和2道高达2米的围墙。正门是一个沿街的小卖部,有几间瓦房。

强行攻击的话,武警们必须从正门进入。但进入正门就是一个大院子,空空荡荡,军警们没有可以隐蔽的东西,会成为活靶子。

院子的那一头,是1栋坚固的2层别墅和4个花坛。别墅的房间众多,有很多暗门互相连通,还有很多夹墙可以躲藏隐蔽。利用任何一个房间开枪射击,就可以封锁军警进攻的道路。

即便民警能够杀入别墅,也面临一场恶战。马慈林对于建筑极为熟悉,可以利用暗门、夹墙和过道进退伏击。一个在明一个在暗,一个有准备一个没有准备,这仗非常难打。

如果从别墅的后门强攻,则是会遇到1个后院、2个厕所和1片菜地。后院设有铁门,不容易打开,情况还没有正面好。

马慈林这家伙不是草包,早在建造别墅之初就考虑到防御。所有墙壁都加固过,可以有效阻挡7.62毫米普通冲锋枪子弹和手枪子弹。甚至连窗户玻璃都是茶色玻璃,可以从内看到外,从外却看不到里面。

情况如此不利,本不应该强攻。最终,还是强攻了。

武警云南总队第二支队二中队副中队长庞如宝,带领武警班长游建强、 刘天茶撬开正门,摸进大院子,冒险敲响了别墅的门。他们得到的命令是抓捕歹徒,不能误伤无故平民。

开门的是马慈林的老婆。这个婆娘也不是善类,一见全副武装的军警,立即大叫:“你们这些挨刀子,背着家伙来我家干哪样?”

不好,马慈林的老婆有意在给马慈林发信号!

砚山县公安局干警高文亮立即喝道:“别叫!我们是公安局的。”

庞如宝严厉地低声说道:“马慈林在哪?”

马慈林老婆说:“前天去外面了,现在也不知道在哪里。”随后,这个女人将门反锁,躲了进去。庞如宝等人反复敲门,交代政策,十多分钟后她才又打开大门。

庞如宝命令她:“你赶快带着孩子离开这里。”

500

随后,庞如宝和平远街镇本地民警高文亮及砚山县公安局副局长毛正德等,轮流对着别墅喊话:“马慈林,你被包围了,赶快放下武器出来投降!”

几分钟过去了,没有任何动静。

上吧,七八名军警冒险冲入别墅。搜索了10分钟,一个人也没有找到!见鬼了,莫非马慈林真的不在?

突然,民警游建强看到一楼一扇窗户闪过一个人影。他立即高喊一声:“有人!小心!”

听到这声呼喊,隐藏在房内的马慈林知道暴露,立即开枪射击。

哒哒哒,一串轻机枪子弹,射向院子内搜索的几位军警。

猝不及防,马关县公安局城关派出所民警黄云高左手和右大腿中弹,栽倒在地下。这是第一个负伤的参战军警。

此时四散在围墙内的军警约有20人,大部分使用的是79式冲锋枪,人数还是占优的。

发现战友负伤后,傍边的马关县公安局内保科民警苏太德,立即用79式冲锋枪还击,掩护战友撤退。下图是苏太德。

没想到,79式冲锋枪射速实在太快,弹匣仅有20发。苏太德是第一次实战中使用这种武器,心情比较紧张,连续扣动扳机。结果,仅仅扣了三四下扳机,子弹就打光了。为救出战友,苏太德必须保持持续火力,只好不断换弹匣。因79式冲锋枪射速太高,短短5分钟内,苏太德就耗尽了5个弹匣。

受伤战友还没有退下去,苏太德已经没有子弹了。按照当时的情况,苏太德完全可以自行翻过围墙逃走,保住自己性命。平时沉默寡言踏实肯干,被同事戏称为“老黄牛的”苏太德为了掩护负伤战友,咬牙没有撤退。他身上只剩下手榴弹,就连续向马慈林所在位置投掷。

谁都知道,面对敌人枪口投掷手榴弹是有极大的危险,稍有不慎就会送命,更别说苏太德根本看不到马慈林在哪里。

当他抓起第3枚手榴弹,正准备投掷的时候,一颗子弹击中了腹部。马慈林手持1挺RPK轻机枪(另外背着1支56式冲锋枪),弹药威力巨大。腹部中弹后不到三分钟,苏太德就壮烈牺牲,年仅37岁。

目睹战友遇难,庞如宝极为悲痛。他不顾自己安慰,端着冲锋枪从二楼冲下来,对着马慈林可能躲藏的地方扫射。在他的火力掩护下,民警游建强、刘天茶急忙救护伤员。

遭遇射击时,屋子内的马慈林并不随意还击。这个家伙曾经当过兵,在缅甸做保镖时接受过丛林战军事训练,有一定的军事素养。他明白屋内近距离作战不能胡乱扫射,而是要把握机会精确射击,打完立即转移阵地。尤其军警有20人,他1个人。他只能利用这种打法尽量杀伤军警,然后看看是否能寻机逃走。

见扫射没有反应,庞如宝拿起一颗手榴弹扔入房屋内。

“轰”的一声巨响,屋内火光四射,几分钟不见动静。无奈之下,庞如宝冒险冲进一楼屋内。

刚刚冲了进去,他就遭到躲藏在卧室一角的马慈林三点射。哒哒哒,庞如宝右臂中弹,肌肉撕裂,血流如注。

副中队长庞如宝是武警的训练尖子之一,也有一定军事素养。中弹后,他并不慌乱,立即换成左手持枪。他一面向马慈林射击,一面向后撤退。

这边马慈林被庞如宝压制,也不恋战,转身逃入傍边的厨房。此时,庞如宝打手势给,包抄过来的砚山县公安局缉毒队干警高文亮。两人交叉向厨房射击投手榴弹,马慈林仓皇跳出厨房,又转移到其他的地方。

此时,鲜血染红了半边衣服的庞如宝才得以冲进厨房,用菜刀切开急救包,包扎伤口。

高文亮和其他战友,继续追击马慈林!但别墅有两层楼,房间太多,马慈林四处游走,难以堵住他。高文亮对赶来的战友罗杰说:“罪犯活动范围太大,得想办法控制住他,不让他来回移动。他现在可能钻到了堂屋右边的房间,我们冲进去占领左边房间。”

说罢,高文亮抢先冲入堂屋,用79式冲锋枪对准左边方面扫射了一通,罗杰则掩护他的侧后。两人配合,一前一后冲入堂屋左边的房间。

马慈林此就在右边房间,正在向窗外射击。门口瓦房上已经上了2个武警,用轻机枪封锁院子,同马慈林激烈枪战。

马慈林从窗户出不去,房间门又被高文亮和罗杰火力封锁。这样下去,一个手榴弹投进来,他就要完蛋。情急之下,马慈林表现出了一定战斗经验。他迅速脱下衣服,捆成一捆。然后,他将室内的一桶汽油泼在衣服上,点燃后扔进了左边的房间,顿时燃起了大火。马慈林妄图借助大火,逼退高文亮和罗杰,然后强行冲出。

见马慈林放火,这两名警察扔坚持在烟雾中不撤,但视线受很大影响。马慈林见火势很大,判断民警已经逃走了,突然冲了出来。埋伏位置靠前的罗杰,立即对准他射击。双方近在咫尺,马慈林大吃一惊。就在十拿九稳的情况下,万万没有想到,罗杰手中的79式冲锋卡壳了。马慈林立即向后滚倒,随后向两名警察扫射还击。

高文亮见罗杰无法继续射击,一边开枪一边高叫:“快撤!我掩护你!”就在罗杰跳出窗的一瞬间,马慈林一发子弹射过来,将高文亮打伤。又伤了一个,第三人了!

杀开一条血路,马慈林终于冲出了堂屋。

此时公安干警刘兴发现马慈林,立即向屋内投掷手榴弹和催泪弹。马慈林非常熟悉地形,他利用暗门和夹墙一会跑一会躲,根本伤不到他。相反,大量的烟雾让我们搞不清马慈林的动向。

马慈林再次试图从正门冲出,遭到2挺轻机枪的扫射,被迫退回别墅。他在屋内前后一阵扫射后,从后窗跳入后院,躲藏在男厕所内伺机反扑。

这边,负伤的庞如宝和高文亮仍然在坚持战斗。他们交替掩护追击到后院,向马慈林所在的男厕所扫射投弹。

高文亮向厕所窗口连投两枚手榴弹,轰轰,小小的厕所几乎被炸毁。高文亮兴奋的说: “炸着了,这次肯定炸着啦!”

万万没有想到,马慈林已经转移到女厕所。他用冲锋枪对准两名民警扫射。哒哒哒,高文亮躲避不及,中弹倒地。子弹打在心脏上,平远街镇当地民警高文良当场牺牲,连一句遗言都没有来得及留下。

一旁的庞如宝见战友牺牲,热血冲头,顾不上自己的安危,跳出来对准马慈林连续射击。庞如宝是武警训练的尖子,枪法很准。马慈林被击中肩部负轻伤,被压制在女厕所内。女厕所只有1个门,庞如宝只要火力封锁这个门,掩护其他战友投弹就可以胜利。但他的身边已经没有别的战友。更要命的是,79式冲锋枪又因高射速,20发子弹瞬间打光。庞如宝无奈,只得被迫投掷手榴弹。马慈林早已扔掉携带不方便的轻机枪,只用一把56式冲锋枪。这把冲锋枪装弹30发,火力持续性比79式冲锋枪要好得多。

当庞如宝拧开一颗手榴弹盖时,被马慈林的子弹打中钢盔。子弹击中的是钢盔正面,距离又非常近,子弹穿透钢盔在颅内炸开。庞如宝壮烈牺牲,与高文亮倒在了一起。下图是庞如宝的钢盔。

官方资料中写道:庞如宝、高文亮、苏太德3人的牺牲,使参战人员无比悲愤。“前指”和整个战区的对讲机里10分钟听不到声音,指挥员、战斗员哽咽得说不出话来。武警云南总队政治部副主任马敬光听到噩耗,冲出作战室和副参谋长唐尚林一起亲率特勤中队火速支援。我武警军警和公安干警共有数百人,将满腔仇恨压进枪膛, 向马慈林藏身的地方猛烈射击。

据说短短10分钟内,别墅被射中上万发子弹,其中包括大口径机枪子弹。整个房屋打的千疮百孔,到处都是火光!见在留在房子马上就会被击毙,已负伤的马慈林冒险逃走。

当马慈林爬上围墙,企图外逃时,被密集的子弹击伤,摔倒在围墙外。在外围守候的第三支队和曲靖地区支队的军警追上去,一齐开火,将马慈林打成了马蜂窝……战斗持续了两个多小时,马慈林身中20余弹。

此战以几十倍兵力围攻马慈林一人,却付出3人牺牲,数人受伤的代价,可谓相当失败。

1992年11月18日,历时81天的“严打”作战胜利结束。共收缴海洛因896公斤,鸦片85公斤,其他毒品93公斤,枪支964支,各种子弹4万发,手榴弹、手雷、地雷278枚,赃款1047万,黄金2.5公斤,白银14.6公斤,脏车60辆,摩托车34辆。

平远街第一次钉上了门牌,实行了城市户口管理办法。10年来第一次补交了公粮、税款,居民办了身份证,124对夫妇补办了结婚登记证。

【萨沙讲史堂第二百六十二期】(你不知道的大案第24讲)

本文来自凤凰号,仅代表凤凰号自媒体观点。

[责任编辑:吴雨洪 PN011]

责任编辑:吴雨洪 PN011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频道推荐

凤凰军事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