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小学要恢复留级吗?


来源:北京晨报

但也不能说学者提出的恢复留级制度的理由不对,事实上,教育学者认为学生存在成绩、心理、生理的差距,并建议为此给学习进度慢的孩子更多的机会,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现在很多家长,总是希望孩子能够更早上学,不够6岁的也想方设法报名上学,希望孩子更早一点儿开始接受教育,能够跑在别人前面,这更容易导致孩子因为太小而不适合小学教育。

原标题:小学要恢复留级吗?

日前,北京师范大学教育学部副教授钱志亮表示,“希望能够恢复留级制度,给生理年龄、心理年龄发育较迟的孩子一年的缓冲时间”。这一观点发表后,迅速引发广泛的争论,支持者认为慢下来的基础教育,或许能够让孩子成长得更加从容,而反对者则认为,如果不改变升学率至上的教育观念,留级可能导致更大的问题。

教育要好

而不是要快

熊丙奇(教育研究者)

留级现象的消失,可能和保证九年义务教育的普遍实现有关,表现在学籍管理上,就是不能开除、不能留级。这当然是一种好事,保证了人受教育权利的实现,但同时,却也不能忽视它所带来的一系列问题。

首先,不能开除,这当然没问题,但我们缺乏相应的制度,对于一些特殊的学生进行特别的教育,比如那些欺凌同学、甚至违反法律的学生,怎样保证他受教育的权利,同时还防止他影响别的学生呢?过去采取的办法无非两种,开除或送到工读学校,现在不开除了,工读学校也没有了,他们留在校园里,又得不到有针对性的教育,导致校园暴力、欺凌现象多发,应该引起重视。

其次就是不留级的问题。世界上没有两片相同的树叶,当然也没有两个相同的人,在同一年级里,有人学得快有人学得慢,这是很正常的现象,当然也就有跟不上的情况,那么那些跟不上的孩子怎么办?如果不能留级,就可能导致学生应付着学、老师应付着教的情况,致使义务教育的质量下降,甚至上学无用论再次流行,越来越多的孩子初中没毕业就早早辍学打工,义务教育的目的反而没有实现。

而留级,无疑是保证义务教育质量的办法之一,我们通过一定方法考核学生,合格的升级,不合格的留级,尽可能地让每一个孩子都接受有质量的教育,而不是仅仅在学校呆了九年。

当然,恢复留级制度必然会带来一系列的变化,比如说九年会变成十年乃至更长,这里面就有经费的问题,我们知道,现在不少学校生源不足,尤其是中西部的小学,招生困难,如果允许留级,他们会不会通过留级来获得教育经费呢?其次,凭什么判断谁升级谁留级?以考试分数判断显然不行,这就容易再次制造差生,对学生成长不利。

所以,这是一个系统性问题,留级只是一系列教育改革外在的表现,内里,是对义务教育质量、教育评价体系等诸多方面的期待。

如果教育质量真的能够得到良好的监控、评价体系能够进一步多元化,那么我想留级是没有问题的。更广泛地来说,和留级相对的,还有跳级,它们共同组成一个弹性的学制,优秀者可以缩短时间,学习进度慢的可以适当延长。

这并非空想,事实上,在一些发达国家,留级或者重修是很普遍的现象,比如英美,实行十二年义务教育,但并不要求学生必须在十二年中完成,他们的学校,甚至鼓励学生慢一点儿,合格地完成每一门课程的学习,如果不能按时完成,他们也鼓励重修。

我们教育的目的是什么?是培养合格的人,而不是完成教育的数量,不论是学科上的,还是时间上的,都是如此。教育应该让孩子更好地成长,而不是更快地成长。

今天,要做到这一点,技术上并没有什么难度,互联网时代,学籍管理变得更加有效和直接,问题在于我们愿不愿意为孩子的慢投入更多的教育经费。其次,我们愿不愿意建立更多元的评价体系,全面地衡量一个孩子的成长道路是否顺利,是否达到了教育的目标。事实上,现在有些地方确实在尝试,从孩子的成绩、心理、生理等方面综合评价,我想未来这样的尝试会更多。

除非自愿

否则或适得其反

孙宏艳

(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少年儿童研究所所长)

在更早以前,我们是有留级制度的,后来取消了留级,这本身也是一种进步,证明我们开始站在孩子的立场上去考虑问题,尽可能地避免因为成绩的差距、乃至心理、生理发育上的差距,而将孩子区别对待,最终伤害孩子。

但也不能说学者提出的恢复留级制度的理由不对,事实上,教育学者认为学生存在成绩、心理、生理的差距,并建议为此给学习进度慢的孩子更多的机会,是有一定道理的。尤其是现在很多家长,总是希望孩子能够更早上学,不够6岁的也想方设法报名上学,希望孩子更早一点儿开始接受教育,能够跑在别人前面,这更容易导致孩子因为太小而不适合小学教育。

所以,恢复留级制度的建议,其实也可以看作因材施教,但同样的,我们也必须思考,留级是否只有好处没有坏处?

答案显然不是肯定的。在我看来,留级和不留级各有利弊。如果有留级,好处是学习进度慢的孩子有追赶教育进度的机会,有助于提升教育质量,坏处是可能会有老师因为某些孩子成绩不好而放弃,既然学的不好就留级吧,不要影响班级的平均成绩,这样的情况以前并非没有。

反过来,如果不留级呢?好处是老师要带着学生们往前,去下一年级,那些走得慢的孩子,就要拉他一把,在他身上付出更多的精力,让他不会落伍,坏处则是,如果他一直跟不上,一直落后下去,孩子的压力会更大。

更值得重视的是,如果恢复留级制度,那就必须有一个标准,什么样的学生要留级?考试成绩?班主任评语?学生推选?这些似乎都不太好,我们必须要考虑一种更加万全的衡量办法。同时还要注意,如果是强制性的,不符合标准就必须留级,必然会给学生带来沉重的心理压力,留级生毕竟不是一个好听的词汇。而且,孩子适应环境的能力是有限的,留级之后,离开熟悉的班级,要和一群陌生的同班同学重新磨合,其间会发生什么,他会被新同学排斥、嘲笑吗?留级不仅是重新学习一遍课程,更要重新认识朋友,重新塑造自己的人际关系,我们必须要考虑到这一点。

留级不是不可以,但一定要有一系列相应的措施,发挥它的正面作用,抵消它的负面作用,怎么才能避免老师为了升学率而把成绩不好的孩子踢出班级?怎么才能避免留级给孩子造成的心理压力?怎么才能让孩子在留级之后尽快地融入新环境?这些问题不解决,留级很可能适得其反,变成另外一种唯分数论、成绩排行现象。

还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孩子也是一个有思想、有好恶、有选择权的个体,把孩子当作一个独立的人去看待,是人类花了几百年时间的努力才实现的,绝不应该轻易地否定,在教育中,在留级问题上,必须征求孩子本人的意见,甚至以孩子的意见为主。如果孩子是自愿的,愿意暂停一下,我们提供给他追赶进度的机会,这没问题。如果孩子不愿意,老师、学校强迫他留级,可能会产生更多的问题。

所以,我认为,如果自愿留级,在相关措施配套的情况下自然可以,但不应该强迫留级。当然,留级问题也提示我们,教育不光要符合学生的生理发育特征,也要符合心理发育特征,尊重教育规律,尊重孩子的权利,让每一个孩子,都能够自由而健康地成长,而不是把我们的意愿加在他们身上。

●主持人说

快慢不是最重要的

《论语》里,子路问“闻斯行诸”,听到对的就要去做吗?孔子说“有父兄在,如之何其闻斯行之?”有父兄在,怎能自己轻率行动呢?但等到冉有问“闻斯行诸”时,孔子却说,“闻斯行之”,不去做还等什么呢?

孔子是一流的教育家,他洞悉二者的不同,子路过于冒进,要使之慢,三思而行,冉有过于谨慎,要使之快,勇猛精进。在孔子的眼里,快慢从来都不是问题,重要找到适合学生的方法。

教育根本的目的,不是教给学生多少知识,而是培养合格的现代人,而这恰恰不是留级能解决的,留级可以多一点时间背书,但能够多一点儿公民的素养吗?

上学可以留级,人生不能暂停,什么样的年龄做什么样的事情,才是鲜活的生命,才是健康的成长。正常情况下,某个学生学习不够好,往往并非学习时间不够,而是学习之外的原因使然,是学校、老师、家庭的问题,留级了,老师就变得更好吗?家庭环境就变得更好吗?所以,明明是成年人的问题,为什么偏偏要孩子承担责任呢?

本版主持 周怀宗

推荐

凤凰资讯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