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慰安妇忆日军暴行:被折磨得160公分个子缩到140公分


来源:澎湃新闻网

此后整整三年万爱花躺着无法动弹,等能下床后,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变了形……原来160多公分的个子萎缩到了140多公分。

核心提示:此后整整三年万爱花躺着无法动弹,等能下床后,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变了形,人站不直,胯骨和肋骨骨折,手臂脱臼,颈部陷向胸腔,腰部陷入骨盆;右耳耳垂被日兵扯掉了一块,头顶被日兵扎打过钉板后,头顶凹陷,有两处伤疤不长头发;原来160多公分的个子萎缩到了140多公分。

 

本文摘自:澎湃新闻网,作者:苏智良,原题:《中国“慰安妇”:强征与诱骗基础上的军事性奴隶制度》

理论上而言,“慰安妇”受害地点应在慰安所,日军将其视为“合法的强奸中心”。但也有相当部分人的受害地点是其他地点,例如日军据点、炮楼。

在日军慰安所或日军据点炮楼里,“慰安妇”完全失去人生自由,不少受害者曾遭到日本兵的香烟烫伤、打伤、刀枪刺伤或者扭伤、骨折等,对于这种种伤害,慰安所的经营者往往视而不见,不加任何处理。

林亚金1924年出生于海南省保亭县南林乡番云淘(黎语,黑豆村)。1943年10月,在田中割稻的林亚金与谭亚鸾、谭亚优、李亚龙一起被日军抓捕,押入崖县的打朗据点,成为日本兵的性奴隶。假如林亚金表现出不愿意的神态或动作,那就要被打。假如日本兵哪天心情不愉快,更是林亚金的厄运。一次,一个日本兵抽着香烟进来,摁住林亚金后竟将燃着的烟头狠狠地揿下去,痛得她大叫起来,当天就肿了半个脸,后来在左鼻根处留下黄豆大凹下的一个疤。

山西盂县的万爱花,曾三次被日军抓到进圭村据点。日本兵把她打得死去活来,万爱花的脚、腰、肋骨,都被打伤、打断。万爱花记得强暴她的日本兵长相特征,最凶残的是“红脸队长”和“獠牙队长”,她多次被折磨得昏死过去。后来日军以为万爱花要死了,便将她扔到村旁的乌河沟里,幸好被好心的同村老人发现,将她救起。此后整整三年万爱花躺着无法动弹,等能下床后,发现自己整个身体都变了形,人站不直,胯骨和肋骨骨折,手臂脱臼,颈部陷向胸腔,腰部陷入骨盆;右耳耳垂被日兵扯掉了一块,头顶被日兵扎打过钉板后,头顶凹陷,有两处伤疤不长头发;原来160多公分的个子萎缩到了140多公分。

像万爱花这样的中国受害者难以计数,许多受害者被日本兵折磨致死。在海南石碌慰安所里,一名女大学生不甘凌辱,被日军吊打至死。新婚不足一周的香港矿工梁信妻子黄玉霞被日本兵押入慰安所,梁信历经千辛万苦终于找到妻子,但还没团聚,梁信就被日本管事打死,黄玉霞也含恨上吊。该慰安所的两名“慰安妇”被折磨得筋疲力尽后,不能继续接客了,便被暴虐的日本兵脱光身子,吊在大树上活活毒打而死。1941年夏的一天,在海南乐会县博鳌市慰安所里鬼哭狼嚎,50名中国年轻女子不愿遭受日军蹂躏,她们竟被日军拉到塔洋桥边,全部被杀。所以,一部日军“慰安妇”的历史,就是世界女性受难的悲惨史。

[责任编辑:高飏 PN035]

责任编辑:高飏 PN035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