流浪人员的畸高死亡率,不该成谜

在一个一条流浪狗能激发起海量的口水和转发的时代,几十条(甚至上百条)人命不应如此悄无声息在世界上消失。

文丨沈彬

49天里,死20人!在承担流浪人员的托养职责的广东新丰县的练溪托养中心,死亡率如此之高。

2016年10月,15岁的自闭症少年雷文锋从家中走失,于10月19日被辗转送到这里,当年12月3日,雷文锋死亡,被确定死因为伤寒。而他的父亲在认领尸体时,几乎没认出他,因为尸体全都“瘦得不成样子”。

雷文锋之死,似乎揭开了问题的冰山一角。之后,新丰县民政局要求这家托养中心整改,并“疏散”了被托养人员共733人。而在广东省社会组织公共服务信息平台上,该托养中心目前已“撤销”。

一切似乎回到了原点,一切似乎都没有发生过,但是,雷文锋们死了,至少几十条的生命,就不值得一个彻底的调查和追责,以告慰死者,安慰生者吗?

事实上,新丰县的练溪托养中心作为一家“民办非企业单位”,托养了广州、深圳、东莞等地的流浪人员的临时安置的业务,被托养人员包括智力障碍人员、未成年人,但其安全、卫生环境之恶劣让人发指:

托养中心由原看守所改建,用的还是水泥通铺,而不是民政部规定的单人床;且违反规定,将未成年人与成年人一同看护;屋舍臭气熏天;有目击者称,“屋子内一些人瘦成了皮包骨头,形容枯槁。有些人脚底浮肿”。

目前中心已经被关闭,中心有没有虐待、克扣被托养人员衣食的细节,媒体难以获知,但是,该中心仅2014年死后刊登公告的就有22人;据当地殡仪馆的记录,今年1月1日到2月18日,49天内由练溪托养中心送来的死者是20人。广东某地方救助站相关知情人透露,他们在6年里向该中心送去200多人托养,截至今年3月,已经有近百人死亡!“送去的时候人基本是健康的,但是新丰(过得)实在太差。”在他统计的死亡原因中,有数十人死于肺炎。“这和中心卫生条件不够好有很大关系。”

读到这样的高死亡率,感到恍若隔世。这还是一家“救助”机构吗?一具具躺在冰柜里的尸体,便是对于练溪托养中心恶劣生存环境的无声控诉,这是需要生者去挖掘真相的。

在一个一条流浪狗能激发起海量的口水和转发的时代,几十条(甚至上百条)人命不应如此悄无声息在世界上消失。这么人命关天的事,必须做出全面调查。而且,中心背后还有当地民政局官员疑似参与“经营”的问题,中心每人每月660元的供养费中,居然还要被抽走50元作为新丰县民政局的“管理费”。这中间有没有涉及腐败的问题?

2015年通过的《刑法修正案(九)》,扩大了“虐待罪”的外延,明确规定“对未成年人、老年人、患病的人、残疾人等负有监护、看护职责的人虐待被监护、看护的人,情节恶劣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托养中心这么高的死亡率,中间是否涉及“虐待”的刑事犯罪,必须由司法机关做出全面调查。

我们不希望这件关系到最弱势群体的生命的大事件,最终被淹没在“你家孩子走丢了,还要找政府赔?”的民粹主义的嗜血狂欢之中,我们希望这个世界变得更加美好。我们任何一个人都可能会发生意外,我们的父母有可能会因为老年失忆,成为城市的“流浪人员”,他们应该得到社会的底线保障,应该有最起码的卫生条件和温暖。

 

练溪托养中心畸高的死亡率,不该成谜。

作者

沈彬

沈彬

时评人

作者其他网评

下一篇

琼瑶谈死亡的方式“很琼瑶”

熬了一辈子鸡汤,年老时熬制的这罐,仍然被鸡汤看待,这也是琼瑶摆脱不了的宿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