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揭秘:建国后毛泽东每天必看的是什么书?


来源:人民网

1959年3月,毛泽东在一次谈话中说:“现在的报纸我只看一些消息,但《参考资料》《内部参考》每天必看。”

毛泽东、内参与外交事务:通过看内参“懂得点国际知识”

内参资料不仅可以帮助处理内政,对应对国际问题亦很重要。毛泽东就多次表示,自己懂一点国际知识,靠的就是每天两本《参考资料》。他不但自己看,还设了专门秘书帮他看。林克原任《参考消息》编辑组组长,1954年被调去做帮毛泽东看参考报道的秘书。江青也任过此职。在相关档案文献中,留存了一些毛泽东给江青写的便条,有一部分的内容就是要她注意阅读或研究某篇参考报道。

毛泽东阅读《参考资料》非常认真仔细。重要之处总是画线或圈点,有疑问处则打问号或写下质疑,有差错还认真地予以纠正,对一些有重要参考价值的文章,则作眉批旁注,并推荐给其他领导同志或身边工作人员阅读。在这些批注中,毛泽东的立场观点和对问题的观察,跃然纸上。以1958年9月24日下午版《参考资料》为例,有20篇文章他看后做了眉批旁注,文内留下密密麻麻的圈圈点点和有长有短的杠杠线线。如在《梅农说联大不充分讨论我代表权问题是违反世界大多数人民愿望的行为》的标题旁批注:“极好!要看。”对《阿登纳认为现在只有苏美两个大国有一天中国将加入大国行列》一文,他批注:“值得看!!”对《美联社说美在联大阻挠对我代表权问题的讨论甚为孤单》一稿,他批注:“极重大,值得看。”对《美联社透露美企图利用中美会谈阻挠我解放台澎金马这一阴谋如不得逞就打起联合国招牌来干涉我国内政》一稿,批注:“这是一篇极重要的文章,值得看。”又如1958年11月,看了李普曼写的《苏联的挑战》一文,毛泽东批示:“此件印发,值得一看。”1958年12月,中共八届六中全会期间,他又将《参考资料》上刊登的3篇报道,亲自重做标题、重写提要,批示邓小平印发给与会中央委员阅读。

对一些有助于了解世界形势、认清对手政策意图的参考报道,毛泽东常常批示在更大范围的报刊登载,或者作公开报道。比如1950年12月28日,他批示“可将胡佛演说以资料名义刊于人民日报第四版及世界知识上”。1953年2月28日,看到《内部参考》上台湾媒体关于华东等地军力部署的报道,他立即写信给新华社:台湾大道通讯社的两条消息,可移载《参考消息》,这是蒋介石向美国人说的,表明他无力进扰大陆和海南岛,和近几个月前蒋介石向美国通讯社发表的谈话为同一性质。1959年4月5日,《参考资料》刊出《印度新闻社报道西藏叛乱情况》和《印度新闻社记者报道西藏叛国分子谈几年来准备发动叛乱情况》,毛泽东在这两篇报道的目录旁边批以“可阅”,并指示:“即送周恩来阅。这个新闻社的这两条报道,是不利于尼赫鲁的,我看可以全文发表,请与吴冷西一商。”

毛泽东一直把《参考资料》作为他增加知识的重要“教材”。1971年到外地巡视途中对各地负责人谈话时,他说:“我天天当学生,每天看两本《参考资料》,所以懂得点国际知识。”周恩来1972年8月1日在人民大会堂对各部门负责人讲话时也谈到:毛主席说,“他要学点新知识,主要靠两本《参考资料》”。

毛泽东多次指示要尽量多地收集外部世界各方的情况,特别强调向中央提供参考报道要全面,正的反的、好的坏的都要反映。他很重视外界和我们唱反调的言论。比如1957年6月24日《参考资料》选刊美国《新共和》杂志的一篇文章,他看后在给陈云的批语中写道:“17页有一句话,值得研究一下。这一句话是唱反调的,但也应当促使我们注意。”按这篇文章题为《在我们的对华政策上的辩论》,毛泽东批示注意的是其中“垮台论”小标题下开头的这句话:“‘一百万人委员会’说,‘北京政权现在并不能牢靠地控制住大陆’,工业产品、猪肉、棉花和煤的缺乏,反映出一种‘严重的经济危机’。”

1958年炮击金门期间,《参考资料》刊登的材料数量很大,毛泽东每天都仔细阅看,认真研究。他发现编辑对稿件的处理和所拟标题不符合中央方针政策,几次提出批评。10月初,毛泽东在中南海的住处连续召开政治局常委会议,讨论台湾海峡局势。会议期间,常委们还议论了《参考资料》的报道工作。据列席的吴冷西传达,常委会议提了4点意见:一、中央要消息灵通,《参考资料》应尽快向中央提供最新情况;二、编辑人员不了解有关的中央政策,应好好学习;三、编辑人员要研究情况,抓风向;四、编辑人员要客观,不要主观,要把情况原原本本地反映给中央,由中央判断。

读了《参考资料》上的信息后,毛泽东会有所思考,甚至形成决策。这些决策当然不是靠一两条参考报道就能作出的,但也不是说个别参考报道对决策没有起过作用。比如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后,中国决定出兵援朝,但什么时候宣布中国人民志愿军进入朝鲜呢?一直等到外国通讯社报道了在朝鲜发现中国人民志愿军后,才正式宣布。再如1964年10月中国第一颗原子弹试爆成功,一直等到外国通讯社报道瑞典地震台测出中国西北地区有震感,周恩来才在人民大会堂举行的一个集会上正式宣布。这一天,新华社社长吴冷西就守在收讯机旁看收到的外电,副社长朱穆之成了通讯员,负责传递有关信息。这两个故事说的虽是新闻宣布的时机,但也算是一种小的具体的决策。

[责任编辑:唐智诚 PN008]

责任编辑:唐智诚 PN008

  • 好文
  • 钦佩
  • 喜欢
  • 泪奔
  • 可爱
  • 思考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