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揭秘:周恩来在生前抱病会见的最后一位外宾是谁?


来源:人民网

在陪同总理会见的无数个外宾中,周总理同罗马尼亚共产党书记伊利耶·维尔德茨的会见,给我留下了终生难忘的印象。这也许是因为,它是我为总理作的最后一次翻译,也是总理生前会见的最后一位外宾。

当时周总理的身体状况,是不允许作长时间谈话的。所以,这次会见本来只计划合影留念,握个手,简单交谈两句。但是,周总理却执意把维尔德茨请到了会客室。病魔的摧残,“四人帮”的迫害,夺走了周总理健康的体魄,我看着周总理憔悴瘦削的身影,深陷的脸颊,艰难的步履,心里觉得十分难过。后来听周总理身边的工作人员说,这已是会见外宾前整容刮胡以后的神态了,实际上还要憔悴得多。周总理当时穿的仍是原来的中山装,可是却显得空荡荡的,更衬托出里面瘦弱不堪的身体。从医院门厅到会客室短短的十几米的路程,对重病的周总理来说已显得有些漫长。纪登奎想上去搀扶,但周总理拒绝了,他坚毅地一步一步移动着走完了这段路。

记得自从得了绝症以后,周总理会见外宾时总是让外宾坐松软的沙发,自己坐高沙发椅子。可是这次,周总理坐的是和外宾一样的单人沙发。当周总理走到沙发边时,首先举手请维尔德茨落座,然后自己缓慢地坐了下来。坐时把右手拳指顶在沙发座上,左胳膊肘撑在沙发扶手上,好像在支撑和减轻着微微前倾的身体重量。虽然身体已很衰弱,但周总理思想仍明快深遂,面容慈祥和蔼。他一个个地点名请维尔德茨转达对罗马尼亚领导人的问候,从罗总统、总理到熟悉的老朋友。周总理还特别关切地询问了当时同样身染沉疴的波德纳拉希的健康情况:“他的病怎么样?听说他也很困难?”当维尔德茨说,波德纳拉希也不大好时,周总理又一次要维尔德茨回去后代他问好。接着,维尔德茨表示非常感谢能有机会会见周总理,罗党领导和总书记本人向毛主席、周总理表示最诚挚的问候和最良好的祝愿,祝周总理幸福健康。周总理表示了感谢。当维尔德茨表示,罗马尼亚高度评价罗中两党和两国人民的关系,要采取一切措施来发展这种关系时,周总理再次表达中国人民的坚定意愿说,“我们两党、两国的关系很好,今后一定能发展得更好!”

接着,维尔德茨询问了周总理的健康情况,周总理显示了一个彻底的唯物主义者对生死问题的达观与坦然,言谈举止中丝毫没有悲戚与恐惧之情。他平静而诙谐地说:“马克思的请帖,我已经收到了。这没有什么,这是不以人的主观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接着,周总理无限憾慨地说:“时间过得真快!还只有10年,就在10年前,我到布加勒斯特去参加乔治乌一德治的葬礼,大衣也没穿,步行走了4个多钟头。现在,我可以告诉你,就连4分钟也走不了了!”往事历历,如在眼前。回想当年健步如飞的周总理,再看看现在他饱受病魔摧残的面容,大家的心情十分沉重,会客室里的气氛变得有些伤感。

仿佛为了冲淡这过于凝重的气氛,周总理无限深情而乐观地回忆起了以前访问罗马尼亚的美好印象:“我再也不能看到漂亮的布加勒斯特了。但是我还可以从电影上、从照片上、从图画上看到她!”这寥寥数语,是一位即将告别人生的伟人抒发出的对人生的无限热爱和留念。翻译着这些话,我的眼泪禁不住夺眶而出。周总理的话也深深地打动了维尔德茨,在返回宾馆的路上,他无限感慨与痛惜地喃喃道:这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自然法则啊!

会见最后,周总理谈到了中国的接班人问题。我想,这大概是总理执意会见维尔德茨的一个重要原因吧。多少年后,我才真正地理解了总理谈话的含义。

当时,中国正处在毛主席、周总理等老一辈领导核心年迈而重病缠身之际,周总理在毛主席支持下,已经赋予邓小平以党政军领导的重任。因此,“四人帮”又把邓小平当作最大的绊脚石,施展各种阴谋诡计欲以除之,加以各种罪名进行打击。对此,周总理既忧心如焚,又对邓小平寄托着无限希望。周总理对维尔德茨说:“经过半个多世纪毛泽东思想培育的中国共产党,是有许多有才干、有能力的领导人的。现在,第一副总理已经全面负起责任来了。”这时,纪登奎插话解释说,这就是邓小平同志。接着,周总理表情十分严肃地说:“具有55年光荣历史的中国共产党,是敢于斗争的!”

周总理逝世后20多年的历史,完全验证了他历史性预言的正确性和远见卓识。后来,维尔德茨回忆这次同周总理的谈话时,意味深长地说:“经过中国后来的历史演变,我才真正理解了周总理当时说的话。”

在半个钟头左右的会见中,周总理的热诚使罗马尼亚客人十分感动,维尔德茨在回宾馆的路上激动地说,“周恩来是罗马尼亚人民的伟大朋友!在罗马尼亚也有很多他的朋友。”周总理逝世后,罗马尼亚领导人曾满怀深情地说:“周总理的逝世是中国人民的巨大损失,也是世界人民的巨大损失!”曾经无数次访华受到周总理接待、重病期间曾直接受到周总理的帮助、对周总理怀有无限敬仰之情的波德纳拉希,在周总理于1976年1月8日逝世后,在当月24日相继去世。

和往常一样,周总理在最后一次会见外宾中,也体现了对翻译工作人员的关怀和爱护。会见结束时,外宾陆续离去,周总理看见走在最后的我仍频频回顾,便又一次带着微笑向我伸出手来。我赶紧跑上去,紧紧握住他瘦弱的手。可是,谁能料到,这竟是他和我最后一次握手了。这是周总理赋予我一个普通翻译工作者的最大荣誉!

一代伟人,就这样匆匆逝去。但是,周总理在最后一次会见外宾中表现的对国家命运的高度责任感,对邓小平寄予的厚望,以及他对死神来临所抱的淡如水的平静态度,对普通的翻译工作人员的关怀,都深深地给我以教育和启迪,永远铭记在我心里。

[责任编辑:唐智诚 PN008]

责任编辑:唐智诚 PN008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