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哪位开国将军因一奇功令毛泽东破格授予其中将军衔?


来源:人民网

此后在审阅全军将帅授衔名单时,毛泽东又在皮定均的名下注了6个字:“皮有功,少晋中。”不久,皮定均被破格授予中将军衔,时年41岁。

一旅刚进入瓦西坪就遭到国民党军的袭击,如不迅速杀开血路,就会被围歼。皮定均命令一团团长王诚汉:“动作要快要猛,像撕布一样撕开一个口子!”政委徐子荣号召指战员:“抢过大牛山,向党的生日献礼!”

一团三营七连担任主攻,九连助攻,八连是预备队。七连抽20名战士组成突击队,每人5枚手榴弹,在全连机枪的掩护下一鼓作气冲上高地,国民党军狼狈溃逃。

一旅占领瓦西坪高地后,遭到国民党军的猛烈反扑。敌人连续两次集团冲锋都被一团击溃。在一团的掩护下,二团、三团和旅直强行越过大牛山。此时,大雨滂沱,全山被云雾笼罩,国民党军失去目标无法追击。7月1日晚,一旅全部越过大牛山。

大牛山一战,一旅不仅突破了国民党军的包围封锁,还成功地甩掉了追兵。

青枫岭之战———突围中的第二场恶仗。

告别大牛山,一旅在吴家店进行短暂休整,安置伤员,补充给养。国民党军侦察得知一旅抵近吴家店后,又急令五二七团星夜赶往吴家店地区进行阻击。同时集中2个旅8个团的兵力进行围堵,企图将一旅围歼在大别山区。

7月10日,一旅在青枫岭遭到国民党军挺进纵队第二团的堵击。青枫岭山势陡峭,人马难以通行。国民党军抢先占领了青枫岭主峰,居高临下用机枪封锁了一旅的前进道路。皮定均命令二团坚决拿下青枫岭,保障全旅通过。

二团团长钟发生、政委张春森迅速做出部署:二营担任主攻,一营侧攻。二营四连、六连指战员攀上几丈高的峭壁,穿过没有道路的灌木丛林,用绑腿吊上悬岩,用柴刀、刺刀开出了一条通道,登上了青枫岭的一座高峰。同时,一营一连、二连向青枫岭迂回发起冲锋,两股力量冲上山顶与国民党军展开了白刃战,经过两个多小时激战,终于攻占了青枫岭,并追击了5公里。此战,毙国民党军200余人,俘19人,打通了通往淠河的道路。

淠河之战———突围中的第三场恶仗。

磨子潭是大别山东陲门户,位于淠河西岸,山陡水急,地势险要,三座大山壁立对岸,突破敌人围堵必须渡过淠河。

一旅向磨子潭疾进时,国民党整编第四十八师一部正朝磨子潭赶来截击。为抢在敌人前面渡过淠河,皮定均命令先头营抢先渡河,并命令工兵排搜集材料抢搭浮桥,保障全旅过河。

谁知抢先渡过淠河的先头营发生了意想不到的情况。先头营营长显然没有意识到形势的严重性,过河之后只派一个连占领山头,突围行军已经13天的官兵疲惫到了极点,营长和两个连在山下睡起大觉。占领山头的一连官兵都由大别山子弟组成,因不愿意离开家乡,集体跑回到大别山打游击。在山下睡大觉的两个连差点被摸上山的国民党军包了饺子,险些给全旅造成灭顶之灾。

河对岸山顶上响起了敌人的机枪声,曳光弹在河面频频划过,工兵架起的简易浮桥一再被洪水冲垮。

一旅面临危急时刻,皮定均没有惊慌失措。他冷静地命令一团火速徒步涉河,协助对岸先头营保护渡口。

凌晨,王诚汉率一团在河东三团的掩护下徒步过河。国民党军以轻重机枪的密集火力封锁河面。渡河部队利用夜暗和大雨的掩护,拼死强渡。登上东岸后,与先头营会合占领渡口,掩护大部队过河。

三团在强渡淠河时,三连被敌人切断,与主力失去联系,后被鄂东军区独立第二旅第五团收编。

一团发起渡河攻势后,皮定均继续沿河侦察,终于获知上游几百米的地方水位比较浅,适合部队徒涉。全旅数千人手拉手渡过了淠河,化险为夷。

7月13日,皮旅终于撇开纠缠不休的国民党军,急行军到达大别山最后一个山坡———东山坡。

[责任编辑:唐智诚 PN008]

责任编辑:唐智诚 PN008

  • 好文
  • 钦佩
  • 笑抽
  • 泪奔
  • 无聊
  • 气炸

凤凰历史官方微信

凤凰新闻 天天有料
分享到: